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四章 与哑巴“交谈”
    ..,平步仙路

    黑瘦男子死了,刘壮实成了孤身一人,面前对方这个不知是何来历的神秘人,他的眼睛之zhong闪过畏惧的神色。好在,通过之前的行为,孙长空已经为自己的高大形象做好了铺垫,至少他可以为自己证明,他并不想伤害对方。

    二人将黑瘦男子的尸身掩埋了之后,刘壮实竟推着板车踏上了返程的道路。对于孙长空而言,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不知为何,看到对方那副失落的样子,他的心zhong竟出现一丝挣扎。最终,这种纠结感战胜了内心的自私,孙长空赶到刘壮实面前,随即从对方的手zhong接过那辆板车,然后不紧不慢地朝山洞方向行去。这回,孙长空一个字也没有说,而刘壮实也没有继续比划,而是跟前他一同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二人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进到山洞之zhong,而孙长空则睡在了之前黑瘦男了的草席之上。在篝火的温暖之下,二人很快进入了梦乡,而之前出现的喷火魔鬼也没有再回到这里,好像真的已经离开了一般。

    天一亮,孙长空便跟着刘壮实一起收拾好铺盖,双双推车,继续禹前进发。和一位聋哑人的独处使得孙长空十分别扭,没人在身旁也就罢了,现在的问题是人就在面前,可支不能交谈,这简直比看到了一个裸ti美女,却只能看不能摸的还要令人煎熬。然而,看似傻乎乎的刘壮实居然看穿了孙长空的心思,接着他把推车上的绳子用力在身上紧了紧,然后空出一只手来,在天上笔划起来。

    起初,孙长空以为对方又在使用手语和自己癄。但稍微观察了一下他惊讶志发现,对方竟在写字,对着空气写字。一个倒夜香的苦力居然识字,这简直太出人意料了。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刘壮实写的字都是反向的,所以在对侧的孙长空看来就好像是自己在写字一般,随即便领会了对方的意思。

    “你问我是不是很无聊?”

    刘壮实虽然天生聋哑,便自小他便学会手语以及唇语,所以即便听不到孙长空在说什么,但他仍能通过对方嘴唇的动作变化来推理出其zhong话语的含义。而这时,读出孙长空语意的刘壮实拼命地点了点头,激动的样子比他恢复听说的功能还要激动。

    “呵呵,没想到你看起来不怎么聪明,实际上却是有点能耐,我开始对你感兴趣了。”

    刘壮实淡淡一笑,继续写道:“你去飘渺云巅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想看看那些女弟子?”

    孙长空摇了摇头,随即动了动嘴唇,刘壮实皱了铍眉头,又写道:“什么大事?”

    孙长空又摇了摇头,然后又动起嘴唇道:“不能说。”

    刘壮实本想通过孙长空来排解一下此时的孤寂,可如今后者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让他颇为无奈。好不容易燃起的兴奋感就这么熄灭了,他又一次沉入到失落之zhong。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伤害了刘壮实,孙长空长叹了一口气,随即扬眉一笑,然后随手将地上的一枚石子吸入掌心之zhong,并丢到对方的板车之上。声音虽然引不起刘壮实的注意,但车上的震动感还是让他有所察觉。当他看向孙长空一这的时候,一个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情景出现了。

    只见在孙长空的左右两肩的肩头之上。赫然伫足着两枚,一红一蓝,一火一冰的气团,而这便是五行神力之zhong湿婆火与万年冰涎。当见到这两种本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能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刘壮实的脸上随即浮现出了一股沟槽的神情。

    这种状态不知持续了多久,突然间他像诈尸一样“嗖”地跳了起来,进而兴奋地比划道:“你是修行者?”

    孙长空点头道:“是的。”

    “那你能不能让我变成普通人的的样子?”

    听到这里,孙长空的表情明显出现了变化,刘壮实生怕对方听不懂,又再一次重复道:“就是能说,会听,最好还能让我身上的怪味一起去除、大家都不喜欢我,我恨死自己了。”

    刘壮实的脸上虽然残留着笑,但孙长空知道对方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换作是谁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能对自己心生好感呢?

    孙长空的修为虽然已经臻至化境,几乎所向披靡。但他毕竟不是老天爷,当初定下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于是乎,他摇了摇头,略显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可是我以我的修为,并不能帮助你恢复听力与说话的能力。不过对于你身上的气味我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聊胜于无,可以看出刘壮实还是有些失望的。不过听到有可能除掉身上的异味,他的脸上再次清丽出憨厚的笑容,随即笔划道:“那你什么时候能帮我把异味去掉?”

    这回,孙长空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自己的脚下,意思是:现在就行。

    二人将板车推到一处相对而言平坦的地方,然后又用石块固定好车轮,这才脱身出来。附近,有一条已经微微结冰的小溪,不过在顽强的生命力之下,溪水仍然在坚强地向前涌动,丝毫不敢有懈怠。

    除掉异叶的第一步当然是沐浴更衣,而像刘壮实这种特殊职业者,就显得更圆石重要了。

    “到水里洗个澡,然后我去准备东西。”

    刘壮实看了看那已经跌至冰点的溪水,喉咙之zhong不知为何,竟好像被痰睹住了一般,脸憋得通红。他的身体虽然向来健康,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洗冷水澡那也是相当危险的,可一想到即将可以去掉向上的异味,刘壮实将心一横,随即跳入到冰冷刺骨的小溪之zhong。

    不得不说,刘壮实身上的“货”还真不少,身上的秽物融入到溪水之zhong,竟在他的周身位置处浮现出一个灰色的轮廓,看上去极为醒目。而意识以自己身上太脏之后,刘壮实不禁将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到了胸前。,

    就这样,刘壮实在冰水里泡了一刻钟的样子,低温状态之下,他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打哆嗦,嘴唇也开始微微泛青,看上去就好像zhong毒了一样。这时,孙长空姗姗来迟,手里已经提了一大把叫不上名的草药,进而道:“哎,你怎么还在水里,难道你不嫌水冷吗?“

    这时,明白了孙长空语音的剂壮实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意思是说我受了这么罪你居然是在耍我。而就在这时,孙长空却忽然笑道:“哈哈,骗你的,里面泡着吧!不到一个时辰绝不能出来。“

    将心重新放回胸zhong的刘壮实再次万利了平静,冰水虽然令人几乎绝望,但随时间的推移,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开始适应这种严苛环境,并从zhong得到了一些从未想到过的好处。比如就是闭合毛孔。

    由于水zhong极低的温度,人体上的毛孔会自行关闭,直到到了一个相双而言比较合适的地方,然后才会打开。而因为身体长时间浸泡在冰水之zhong,为了散去体内的浊气,除了呼吸之外,气孔竟然主动开启,进而为刘壮实本身开发出了这么一套受控的毛孔开闭方法。如果以后有机会修炼学武的话,可以大幅度地提升练功的效率。

    另一个好处就是,因为冰水的缘故,那些存在于刘壮实体内的制造臭气的部分,已经因为低温而逐渐坏死,彻底断了臭气的根儿。而拥有了毛孔的开闭法之后,刘壮实的身体机能有了加进一步的提升,之前就已经相当硬朗的身体如今变得更加健壮,可以算是真正的壮实了,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但在刘壮实看来自己已经流过了一个世纪,甚至还要更多。就在他准备离开小溪、即将上岸之际,孙长空忽然道:“先不要着急,我手上的东西还没有完成呢!“

    一边说着,孙长空抄起之前打胎来的草药,然后放入掌心之zhong用力一握,随即那株草药脱离了原本的样子,变作一抹清秀的翠滴,然后被引入到一枚瓷瓶之zhong。这时候,瓷瓶之zhong已经有了少半瓶的样子,再加上这最后一滴,刚好凑够了半瓶。而就是这半瓶汪起眼的液滴,竟是孙长空耗费了大量的精力真气的成果,这时候的他嘴边已经微笑发白,眼睛之zhong的沤也衰退了许多。

    “起!“

    随着孙长空的一声尖啸,刘壮实所在小溪位置猛然被抬高了整整一大截,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缸。而紧凑着,火光自水缸下方的河床之zhong渐渐露出,原本冰冷刺骨的溪水随即变暖,变热,最后竟有些难以忍受,要不是孙长空之前交待过,现在的他兴许已经跑到外面了。

    “好了好了,再加上这个之后,你身上的异味应该就可以完全祛除了,刘半裸,准备迎接自己的新生吧“

    瓷瓶之zhong的液体流入到那缸热水之zhong的时候,一道道五颜六色的万丈霞光随即映入到天空之上,看到这一幕的刘壮实当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这不是雨后天空之zhong的彩虹吗?什么时候如此美丽的景象能与自己联系到一起,这是他之前想也不敢想的。

    “重生吧!”

    随着孙长空的最后一声大叫,刘壮实的身上立时陷入到一道通天彻地的金光之zhong,而在等巨大的声势之下,整个大地都似乎因此微微颤抖起来。

    (刘壮实所说的话都是从唇语之zhong读出来的,所以并不存在什么矛盾,特此说明一下。)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