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三章 “掏粪”之路
    ..,平步仙路

    人虽然找到了,但孙长空却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那就是如何和一个聋哑人进行交谈。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是看不懂对方要说的意思。

    “你的车,我,能不能,用一下,钱,可以,你的。”

    孙长空穷尽思绪,将自己的话变成肢体语言。但不知他的表达能力太差,还是刘壮实的脑子不好使,在一番夸张的动作之后,后者的脸上仍然是一副迷茫的样子。二者不知僵持了多远,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在孙长空的耳畔响起:“你在做什么!”

    听闻间,孙长空回头看向身后,一个身材瘦削的黝黑男子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为何,当看到对方这副尊容之后,孙长空竟有一种忍俊不禁的冲动,因为对方的形象实在有点像刚刚烧成的木炭。

    与刘壮实一样,那人手zhong也推着一个硕大的板车,车上罢满了统一大小的木桶,如此看来,这人应该就是刘壮实的弟兄了。

    终于遇到一个会说话的,孙长空仿佛真的看到了新人一般,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掌,全然没有抵触心理,随即说道:“这位兄台,可不可以把你的车借给我,我可以给你……”

    “钱,是吧?”

    不等孙长空把话说完,那名黑瘦男子已经抢先说道。看到这一幕的他心道有戏,看来对方是一个极好说话的人。可接下来的回答却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错,少在这里清甜,赶快滚蛋!”

    一根黢黑的木炭变成了一根正在熊熊燃烧的木炭,虽然都是同一种事物,但前后的差别却是天壤一般。起初,孙长空只以为对方可能会稍微为粗野一点,但心总归是好的。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并没有那么乐观。

    “呵呵,不借就不借,干嘛要发这么大的火、再说,你就和钱这么过不去吗?”

    说罢,孙长空的手zhong已经变了一枚浑实的金锭子,这是出来之前轩昂宝帅塞给他的包袱里的。不过对于他而言,钱财乃身外之物,留着也只是祸害,还不如将他送给别人,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然而面对眼胶的突然巨财,这名不起眼的夜香郞却展现出与其外表气质霍然不同的傲骨,随之声如惊雷道:“我让你滚你难道听不到吗?莫非,你真的想想这夜香淋身的滋味?”

    说着,黑瘦男子的手已经扶在了临近夜桶的桶盖之上,要说凭孙长空如今的修为,要对付一个这样子的地痞还是极为轻松的。可多一事少一事,毕竟这次出来有事在身,不便暴露身份,想到这里,他只能暂且作罢。

    “呵呵,好有骨气的汉子,我佩服你!”

    这时,那名黑瘦男子再次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孙长空,后者如今已经能够嗅到来自夜桶之上陈年佳酿的气味,为免意外发生,他只得先行闪身离开,只剩下齐壮实和他留在那里。

    “大哥,你怎么样?他刚才有没有打你?”

    刘壮实虽不会说,但却懂得运用手语。而和他相处的时间久了,那名黑瘦男子多多少少也懂了一些手语的含义,勉强能和他作简单的交流。看到刘壮实的回答之后,黑瘦男子随即愤怒道:“这帮登徒子,真是色胆包天,为了潜入飘渺云巅,一睹众女杰的芳容,竟不惜乔装改扮成我们的样子,真是可恶至极。想利用我们的工作实现非分之想,我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时,躲在一旁树冠之zhong的孙长已经听到黑瘦男子所说的话,至此他才明白对方为何对自己充满了敌意。按理来讲,能做如此卑贱的工作,想来家里的经济情况都是相当贫穷的,一般情况之下,穷人如果看到了一锭金子,一定会想尽办法得到占有它,而不是弃之不础,如此说来,这位不起眼的‘兄台’还真有一些侠义之心,可以说是整个飘渺云巅的护花使者。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对于这人的行为不禁心生敬佩之情,而之前的种种不快也随之化为乌有。

    “虽然精神可嘉,可我孙长空还是要进到飘渺云巅之zhong。所以,你们就不要怪我了。”

    自言自语的孙长空,嘴边忽然升起一抹略带深意的笑容,计上心头的他,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树冠之上。

    “老大,这次我和你一起去飘渺云巅,那些女弟子们不会有什么看法吧?”

    刘壮实与黑瘦男子推着车。一路上走走停停,夜幕将临之前已经来到了一处山洞跟前。这是刘壮实以往前去飘渺云巅的必经之地。这里可以供他们夜里休息,也算是一处容身之所。不过,现在天冷了,经常会有什么飞禽野兽躲到里面借以避寒,刘壮实便在这里遇到过一只熊瞎子,要不是及时倒地装死,说不到现在的他已经死无全尸了。有了上一次的宝贵经验,这回刘壮实显得十分谨慎,他先是用自己笨拙的技法叫了两声,接着又往山洞里面丢了几块石子,确实里面没有其它活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二人将车停好之后,又把之前车上准备的铺盖拿了下来,准备去山洞里面过夜休息。而这一切,全在孙长空的掌握之zhong。

    “哼哼,既然软的不行,那我就只能来硬的了。你不是不给我车吗?待会我就把前面必经之路上的桥给你砍断,看你们怎么去往飘渺云巅。介时,我只要按照你们的装扮变一变样子,就能上到飘渺洞府之zhong,寻找飞仙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到底回没回到门zhong呢?”

    就在孙长空为此事深思之际,一道惨叫忽然自山洞之zhong传了出来。

    “不好!”

    与生俱来的反射神经使得孙长空像箭一样,射入到那个山洞之zhong。虽然他与黑瘦男子曾有过节,但人命关天,他还不会分不沮轻重缓急。然而,还未看清洞zhong的情况,他便已经被空气之zhong弥漫的热气所震惊了。

    这里的温度实在不太正常。

    齐壮实与黑瘦男子进去不过那么短的时间,别说是生火,就连站稳脚脚跟的时间都没有。所以说,这里的热并不是来自他们,而是来自于别人。突然间,孙长空面前豁然一亮,但随之而来并不是光明,而是一道犹如出笼猛兽一般的火舌。

    巨大的火舌像一只手掌,轰然卷向孙长空的身体。恍惚间,他发现就在前方不远处的洞顶上方,竟且一道倒挂在那里的光影,面向着自己,但是因为火光太过耀眼,所以并看不到对方的面貌,甚至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见此情况,孙长空惊斥一声,随即大袖飞舞,一道澎湃气劲随即破空而出,欲要将那道火舌撕成碎片。

    然而。这道火焰的来势之强,实在超乎孙的意料。眨眼的工夫,自己的招式非但没有让对方消失殆尽,反而是越烧越旺,呼吸之间便已经将他团团包围。甚至,孙长空已经可以微微地嗅到毛发烧焦的糊味,这令他不得不集zhong精力,迎战强敌。

    “好家伙,你以为我就没有火了吗?去,湿婆火势!”

    一念闪过,自孙长空的口zhong忽然跳出一道栩栩如生的人影,说是人影其实是由火焰组成的人形火舌而已。然而与之前的火舌不同的是,湿婆火势是经由孙长空伯意念所化,一行一动之间都受到他的控制。可以说,这道人形火舌就是孙的一道分身。借着湿婆火的势头,孙长空一跃便将对方的火焰冲得四散开来,而由他控制的“火人”则是一眼数丈,瞬间便窜到了那道黑影的跟前。

    “给我下来!”

    忽然间,火人伸手抓住了对方的奥体,恐怕的热量立即透入到对方的身体之zhong,生起大片的白烟。而在这股灼心之痛的折磨之下,黑影口zhong终于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嚎!”

    人不可貌相,不知名的生灵更是如此。孙长空本以为就自己如今的实力而言,碰上任何的魑魅魍魉,将之降服都不在放下。可是就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错了。陷入疯狂状态下的黑影突然一怔,随即身体之zhong话筒出千万道夺目光芒,刺得人眼几乎睁不开。与此同时,火人的手腕处也传来一道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登时便将整条火焰手臂扯断下来,然后踉跄地窜出洞外。

    “我的乖乖,刚才飞出去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惊魂甫定的孙长空看了一眼那道火焰分身,随即后者便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不见了。山洞之zhong的气氛变得凄冷。尤其是在那时断时继的低声呜咽之zhong,显得更为瘆人。孙长空走到山洞的内侧,发现刘壮实和那名黑瘦男子都在那里。只是后者如今已经真的变成了木炭,刚才那道逃出山洞的黑影已经将他化为了一堆焦炭,而刘壮实则伏在对方的遗骸跟前,小声地哭泣。

    “唉,还是来晚了。”

    孙长空悻悻地摇了摇头,转身看向洞外的天空。在那里,好像有一只披着晚霞的居鸟正在迎风翱翔,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不禁有些出神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