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一章 死人堆里的熟识
    ..,平步仙路

    杀人者当然就是孙长空,而且他只用了一招便将五名士兵一起杀死了,而且是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之下,可以说是完美的偷袭。直到现在,他才体会到暗杀的乐观,一时间他不禁觉得自己竟有些过于邪恶了。但出此下策也是被逼无奈的结果,为了最终确认死者之zhong究竟有没有柳如音,他只能将处理尸体的士兵全部解决掉,这样一来才有机会挨个查清楚。

    腾出手来的孙长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前观察那名“女鬼”,可只是一个短短的回光返照这后,那人便再次垂下了头,彻底没有了气。

    “嗯?这人怎么看着如此面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看着那具已经不成样子的面庞,孙长空仔细回想着曾经的记忆,直到联想至柳如音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的画面自他的脑海之zhong一闪而过。

    “难道……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是她!”

    孙长空伸手尽力将对方脸上的血污擦掉,终于一张令他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邱鹤针,你怎么……”

    此时的孙长空已经彻底呆住了,他无法想象,曾经在仙苑之zhong活蹦乱跳的邱鹤针,数天的时间之后便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这样的事情在任何人看来都难以接受。曾经,二人还有过一些交情,只是因为邱鹤针的修为突飞猛进,而孙长空望尘莫及,自形惭愧,所以才主动疏远了对方。现在,故友重逢,竟已是阴阳两隔,孙长空的心犹如刀绞一般,万分悲痛。

    “阿针,你是那么聪明,为何会以身犯险,来趟这潭浑水。想我们同门一场,我自然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受豺狼啃食。所以,我就把你埋在这里,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孙长空看着邱鹤针栩栩如生的粉红现颊,眼眶之zhong已经有泪光一闪一闪,只是迟迟没法有从里面掉落出来。他用衣袖将自己泪痕擦干,然后哽咽了一下之后,这才将已经开始发硬的邱鹤针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来到丛lin的深处,就地挖了一个深坑,然后把尸身放入其zhong。四下寻找了一番之后,孙长空在旁边的树lin之zhong找到了几朵叫不出名的白花。这花长得小巧,但却是小巧玲珑,十分讨人喜欢。临别之前,孙长空的身上实在没法有什么东西给邱鹤针陪葬,所以只能将这几朵白花与其尸身一起埋入土zhong。

    在处理过邱鹤针上的尸首之后,孙长空又将五名士兵的尸体掩藏在刺客的尸身之下,以免被他人发觉。然后,他踩着尸山,逐层的排查戴面罩的刺客尸身。然而就在这个过程之zhong,孙长空不禁感叹,眼前这么多风华正茂的女子竟在自己生命最美丽的时候香消玉殒,命丧黄泉,委实令人惋惜。如果派她们出来进行刺杀活动的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当场昏厥过去的。

    “唉,没有办法,怪就怪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可是话说回来,飞仙子为何会与将王这般深仇大恨,难道只是因为后者欲要吞并初升大陆的野心?呵呵,我想这位前辈应该没有这么大义凛然吧!”

    没错,这仅仅是孙长空的讥笑而已,他知道派这些人出来的一定不是飞仙子,因为他前不久才在荒野之zhong见过对方。那时的飞仙子已经精神错乱,面目全非,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当zhong回到飘渺云巅,主持大局。这背后,一定有别人操纵着这一切。

    “话说回来,如音到现在也没有消息,难道他真的已经在苍北仙苑之zhong遭遇了不测?”

    孙长空越想身上的汗毛就越抖擞,一根根就像刚出土的麦苗一样,坚韧且富有活力。而这时的他已经找几乎找遍了所有的蒙面刺客,却没有寻到柳如音的半点遗迹。本来在见到邱鹤针的时候,他怕心情十分低落,他怕下一个见到的熟人就是对方。好在,上天只是和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夜已深,插在一旁的火把映的孙长空还有那座尸山,就像黑暗之zhong妖怪一样,随风扭动的身体,肆意狂妄。而随着一道冲天火光,忠,义,青春,美丽,健硕,都化为了乌有。

    “阿九还没有回来吗?”坐在床榻上的将王忽然道。

    这时,轩昂宝帅刚从军帐之外走进来,见到将王那张阴沉的脸庞,他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

    “哦,可能他一时还贪杯,还在桌上喝酒了吧!我去叫叫他,马上回来。”

    轩昂宝帅前脚刚要离开军帐,却不承想将王已经抢先叫住了他,并且道:“轩昂,为什么你会对一个敌人如此看重,难道你不知道狼与狗不同,永远都是喂不熟的吗?”

    轩昂宝帅回过头来,一脸微笑道:“他是狼是狗,我不知道。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可以相信。”

    将王轻笑道:“如果万一他背叛了我们,那谁能承担这个责任?”

    “我!有什么事情都算到我的头上。我赵轩昂说得出做得到。”

    将王仍然在笑,只是这时的笑已经有些嘲讽的意味:“你是什么人我当然清楚,否则你也会成为四大宝帅之一。不过我想把丑话说在前面……”

    将王刚要继续说下去,可忽见门口的棉帘被人从外面撩拨开来,一个熟悉的面孔随即出现在将王与轩昂宝帅的眼前。

    “呵呵,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终于回来了啊阿九。”

    孙长空一脸迷茫地看了看二人的脸色,而后不由得说道:“怎么这里的气氛有些古怪,你们刚才吵架了吗?”

    轩昂宝帅朗笑了一声之后,随即将手搭在孙长空的肩膀,故作怒状道:“大人说话,你这孩子插什么嘴。再说,将王是王,而我只是一个臣子而已,作臣子的怎么能和王有所争执,你是不是嫌命长啊!”

    孙长空干笑了两声之后,这才继续道:“好……好吧!是我想多了。对了,我在哪里歇息,或者我在外面就和一晚也行。”

    轩昂宝帅略显生气道:“你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三九寒天,去外面睡觉难道就不怕被冰死吗?这是将王的寝室,你跟我来!”

    说着,轩昂宝帅向将王拜了一拜,随即道:“天色不早,我和阿九就先告退了。”

    将王眯着眼,看了看眼前这两个古怪的人,过了好一阵才欣然道:“哦,去吧!我也该休息了。”

    就这样,轩昂宝帅与孙长空一前一后相继离开了将王的军帐,而此时将王的脸色立即变得万分难看。

    “赵轩昂,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不然,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

    孙长空与轩昂宝帅一路快走,一眨眼的时间便来到了后者的安歇地方。与其他的蓬莱精英和士兵们不同,轩昂宝帅和将王一样,都拥有独立的军帐,只是空间稍小一些,不过住上三五个大老爷们还是没有问题的。虽然孙长空再三推辞,但轩昂执意要让对方睡在自己的床上,而他则就地铺了一张草席,直接躺到上面,还不忘说道:“还是这么睡舒服,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爽!”

    孙长空翻过身来,将脸朝着轩昂宝帅所在的方向,随即轻声道:“宝帅,您为何对我如此疼爱有佳,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还是说,你我之前就认识,只是因为我脑子不好使把这茬给忘了?”

    轩昂宝帅笑了下,脸上的酒窝为其原本硬朗不苟的形象之上增添了几分活色,将这位高高在上宝帅生生地请下了凡间,让他与人类之间拥有了难得的共同点。

    “你这小子的问题怎么这么多,难道一定要我对你爱搭不理你才高兴不成?”

    孙长空面色一红,随即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宝帅您对阿九如此厚爱,阿九实在不知应该如何回报了。”

    “不用你来回报,要报答的话就去将王那里吧!他需要这个。”

    “啊?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孙长空情不自禁地问道。

    这回,轩昂宝帅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之后,才终于说道:“本来这话我不应该告诉你的,可你以为将王为何要把你收为义子,而大家对你非但没有嫉妒之心,反而个个和颜悦色?”

    孙长空这时也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随即眨着眼睛,一脸无知地继续问道:“为什么?”

    轩昂宝帅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才略显失意道:“你可知道,在你之前将王曾经收过不下二十个义子。可现在他们都不在了,都去了阴曹地府。”

    “什么!二十个义子都去了阴曹地府?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轩昂宝帅冷笑道:“那你得去问将王。每次一有危险的任务,他便会派自己的义子们为自己冲阵杀敌,赴汤蹈火。这下,你知道你的那些‘前辈’们为什么死的那么早了吧?”

    听到这里,孙长空的心“咯噔”一下,就好像心里寄住着的什么东西突然破碎了一般,使得他的心情瞬间沉入了谷底。

    这一夜好是漫长!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