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章 厉兵秣马
    ..,平步仙路

    魔帝琼山与魔尊韶光能如此心平气和地出现在同一地点,这是近千年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而指引这一切发生的关键人物,正是这方世界的主宰,魔皇。

    “呵呵,吾儿,你终于来了。”魔皇看着面前缓缓走来的人影,随即脸上显现出以往从未有过的欣慰之色。没有想到,就在自己不在的这几千年里,当年那个少不更事的小琼山居然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还能将魔界之zhong的相关事宜管理得井井有条,这是相当难得的。不过,在这期间,魔尊的功劳同样不可忽视。虽然二者多年以来都在你争我夺,但至少麻界百姓并没有因此挨饿受冻,经过一番调查之后,魔皇才发现,原来是自己错怪了二人。

    “琼山,韶光,今天我将你们召唤到魔殿这里,除了计划进攻人间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让你们二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

    听到魔皇的话语之后,琼山不由得轻笑道:“呵呵,父皇,不是我不想与他和好。可就算是我答应了,我手下也不会答应的。”

    说罢,琼山看向自己身边的一位魔域四天的成员,好似在等对方的回答一样。而后者果然心领神会,于是先向魔皇行了一礼,然后才声音沙哑道:“魔皇恕罪,您有所不知,这些年来魔尊一直与魔帝大人处处为敌,其zhong发生战役大大小小,不下百起,而我们的亲人朋友很多都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我的妻儿与娘亲就是如此。”

    说到这里,那名魔域四天的成员突然将胸前的衣服扯开,随即呈现在魔皇面前的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窟窿之zhong空空如也,没有皮肤,没有血肉,甚至连生机也没有。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魔皇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随即惊声问道:“你咽喉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随着魔皇的疑问,那人看向魔尊身后一个身材多小的魔人,并且表情狰狞道:“就是魔尊手下的释毒童子干得好事。”

    听到这,魔尊刚要说话,可后面那个孩子般的释毒童子已经抢先道:“哼,当初没能杀死你是我的失误,毒哑了你的嗓子可真是便宜你了。”

    说着,释毒童子举起右侧那个空落落的袖管,随即一脸怨恨道:“拜你所赐,我这只施毒的右手也被你一招斩下去了,这下你我应该算是扯平了吧!”

    见此情况,那名魔域四天成员欲言又止,稍微想了一下才道:“那我家人的仇怎么算,他们就活该去死吗?”

    别看释毒童子长相不起眼,但口舌却是异常伶俐,随之回道:“你问问我们这些人,哪家的亲人没死过几个,这也算是你们来为难魔尊的理由吗?”

    眼见二人吵得不可开交,即将大打出手之际,身为魔界王者的魔皇终于开口道:“你们不用争了,要怪就怪我吧!”

    魔帝琼山不由得抬起头来,略显生气道:“父皇,这事与您有何干?”

    魔皇沉声道:“你想想,如果当初我没有贸然进攻人间,致使魔界元气大伤,而我也丧生于人间高手合力之下,麻界群龙无首,这才让你一个孩子担负起如此沉重的责任。”

    话音一顿,他又看向另一边的魔尊韶光道:“当然,魔尊是我之前亲自委任的临时管理者,却因为琼山是我子嗣的缘故,众人选择支撑他这个正统血脉,而摒弃了你这位魔界功臣。可以说,许多人的做法深深伤害了你的内心。”

    魔尊苦笑道:“这么多年了,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我曾经信任过的,推崇过的,尊敬过的,疼爱的,他们都一个一个地离我而去,最后剩下的却是这些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们。”

    说着,魔尊环视一周自己身边的随从们,并且声音悲伤道:“我没有自己的骨肉,而他们就是我的孩子。谁要是敢对我的孩子们有任何伤害的行为,我就算拼了命也要讨回一个公道。”

    魔帝淡淡一笑,随即将旁边的那名魔域四天成员推了出来,并且冷笑道:“人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当着我的面杀了他。”

    魔尊蓦然抬头,他先是看了一眼座上的魔皇,然后又看了看身边的释毒童子,这时后者的脑袋像一个波浪鼓一样来回摇晃,示意魔尊千万不要冲动。而这时,那位魔域四天的成员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一股无形的悲壮感油然而生。

    “小四,不用害怕。如果你今天有什么闪失,我也会舍命为你报仇的。”

    那个叫做小四的护卫回头看了一眼魔帝,随即微笑道:“多谢魔帝厚爱,小四就是死,也能心甘了。”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在搞什么,难道一定要在我面前斗个血流成河才能罢休吗?”

    魔皇的话像惊雷一样落在每一个人身上,倒不是说他的话多么有分量,而是因为话zhong所蕴含的王者气势,使得众人不敢再有任何造次的行为。片刻之后,魔帝已经跪倒在地,并且语气忌惮道:“父皇旧伤未愈,莫要动气,儿臣不争就是了。”

    随着魔帝的跪地,魔域四天也一同伏在地上,不敢再有任何回应。而见此情形的魔尊也效仿着魔帝全部行了大礼,只希望魔皇能够平复一下心zhong的怒火。

    看到众人如此畏惧的模样,魔皇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即道:“你们这又是何必呢,大家都是为魔界长治久安而奋斗,为何又要拼个你死我活!从今天起,你们二人就是我的左膀右臂,谁若是再敢挑起纷争,不管是多年的挚友还是血浓于水的骨肉,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是!”

    魔帝的回答干脆,魔尊的回答利落。然而二人就像同床异梦的夫妻一样,表面上和和气气,私底下却是暗流涌动。尤其是魔帝琼山,魔尊这颗眼zhong钉在他眼窝之zhong待了太久了,为了以后继承魔皇之位,此人必须除掉。

    “哼,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就先忍让一下你!不过等这一阵风声过去了,咱们再分个高下也不迟!”

    “好了,明天清晨,当太阳露出地面的时候,我们魔界便对人间展开全面进攻,你们二人快去通知魔界之zhong其它区域的魔君,为魔界抛头颅撒热血的时候到了。”

    “是!”

    魔尊魔帝各自带着自己的人马,风一般地离开了魔殿,空当当的大殿之上又只剩下了魔皇,好吧,还有人皇。现在的人皇已经陷入了长睡之zhong,除了脸上不时会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之外,就再也有没任何生命迹象。而魔皇对此也是颇为无奈。

    “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你的尸首的话,我魔皇也许会和你一样,丧命在皇城的地下世界之zhong。可是天不亡我,又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并借由你体内的残余力量以及无极仙脉,起回生机。可以说,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而我魔皇也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它日有机会的话,我定帮你重回人间。”

    想到这里,魔皇心念一动,只见他的右臂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缺口,紧接着人皇的头颅连同周围的组织迅速地向其靠拢,并被吸入到那个缺口之zhong。当一切完毕之后,缺口刚好被人皇的残骸所填满,乍上去和普通的手臂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在他的右臂之上,竟是出现一条金色的龙纹,更为玄妙的是这条龙纹竟可以自由活动,就好像是活的一样,栩栩如生。

    “这就是无极仙脉吗?果然厉害。不过谁也想不到,和山势一样连绵数百上千里的龙脉,竟可以缩小到这种地步吧!人皇啊人皇,我还真是有些佩服你了。”

    说到这里,魔皇起身离开魔座。而就在他抬脚踏向前方的时候,脚下的一块地板忽然向下凹陷,同时魔座后方的墙壁之zhong传来阵阵“隆隆“的轰鸣声。片刻之后,原本雕刻着群魔乱舞图的石壁竟变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模样,就在魔座的正后方,一个巨大的圆形图案赫然出现在魔皇的面前。

    “多少年了,你们也想我了吧?可是,现在还不是你出来的时候。不过你放心,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你便会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了。“

    在孙长空的眼皮底下,几名蓬莱士兵已经将刺客的尸体高高地码了起来,不看不知道,原来此次飘渺云巅出动的人员如此之多,粗略估计恐怕得有一百来人。要知道飘渺云巅不比苍北仙苑,只收女徒,所以生源也是极为有限。哪怕算是门内的长老师父之类,也达不到千人。这次损失的百人,对于飘渺云巅来讲可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而接下来,她们恐怕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才能将这镒的损失弥补回来。

    “那个屈兵华夫还真是心狠手毒,经他手的竟都是一招毙命。看来以后得对他敬而远之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欲要转身离开,可是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名士兵惨叫一声,随即便从尸山上跌了下来,仰面倒在地上,一命呜呼。再看在那众多的尸体之zhong,一个满脸是血的“魔鬼”忽然站起身来,其余的几名士兵缓缓地将他包围起来,欲要以人数优势彻底了结了他的性命。可就在这时,几道相当意外的气劲突然划破空气,相继搠入到那几人的后脊之zhong,直击人的要害死穴。

    至死,他们都不知道杀害自己的凶手是谁,而此时孙长空的得意笑容却是异常浓郁。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