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八章 屈人之兵
    ..,平步仙路

    孙长空的内心是挣扎的,他没有想到自己进入蓬莱精英之后的第一件任务就是去杀自己心爱之人的师父。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飞仙子对于柳如音而言,应该也与亲娘没有什么区别吧?刺杀自己的岳母,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刺激了。

    然而,明知道此事不可为的孙长空,还是硬着头皮,鼓着勇气接下了这一次看似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知道,这是将王对自己的考验,只要经受住才能真正成为蓬莱大陆的一份子。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在心zhong暗暗叫骂起将王,不得不说,姜还是老得辣啊!只是这一次就连对方也不知道,自己的无意之举竟让他这般为难。

    “怎么样阿九,凭你现在的实力,或许正面格杀飞仙子要耗费一些时间,但如果能把握机会,趁对方不注意的情况之下进行偷袭,拿下这这块硬骨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孙长空应和着点了点头,实际上他的心思早就不在对方的身上了。一提起飞仙子,他便不禁联想起柳如音,自从上次在苍北仙苑分别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对方的音信,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了。难道,她已经返回了飘渺云巅?

    看出了孙长空的异样,将王用他那双如炬一般的慧眼,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随即沉声道:“怎么了阿九,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如果真的感觉困难的话,我可以叫别人去做。”

    “不不不。义父多虑了,只是孩儿近些天来有些疲倦,所以精神状态不太好,出现走神的情况,也是正常的。”

    将王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过深究。毕竟,刚才二人的交手确实有些过火了,以孙长空的实力要想做到完好无损也是不太现实的。想到这时,他不禁又道:“这样吧,你把手给我。”

    孙长空望了对方一眼,但见到对方眼zhong那股真挚的神色之后,他心zhong的那份不安立即烟消云散,手掌也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突然间,将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了孙长空的手腕,就在后者准备挣脱对方的束缚之时,一股清泉一般精纯灵气随即涌入到他的身体之zhong。

    “义父,您这是……”

    “不要说话!你现在内界空虚,我来给你过点灵气,也好叫你恢复得快一些。”

    听到对方这番话语,孙长空的心zhong再次升起一丝暖意,原来受人关心的感觉是如此舒畅,看来以前的他还是太缺少爱了。毕竟,在苍北仙苑之zhong,除了三胖与王道人之外他就几乎不和别人打交道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王道人现在身在何方,他也不知道。他更是不知,原本的王如水王道人本是自己父亲的一条手臂所化,现在孙逸扬死了,王道人自然也是形神俱灭,不复存在。

    一柱香的时间很快,但孙长空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略晚,天边的日头也几乎垂入到山zhong,即将归于沉寂,黑夜即将到来,而孙长空的心zhong同样一片漆黑。

    他发现自己的心态变了,从一开始单纯的“卧底”工作,进而衍变成如今的感恩行动,就连孙长空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现在究竟站在初升大陆一边,不审蓬莱大陆一边。一边是养育之恩,一边是知遇之恩,他没有想到不过二十出头的自己竟要面对这种艰难的选择。世事无常,也许只有处在这种世道之下才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吧!曾几何时,他也想过起平常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用提防别人,同样也不用被别人提防,人与人和平相处不是挺好的吗?为何还要自相残杀?不过他现在已经有些明白了,人之所以会争抢,会打斗,就是因为心zhong的**。人的**越大,斗争也就越会激烈,进而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最终,人会被自己心zhong的**所吞噬,最终迷失自我。而曾经的孙长空便一度陷入在这种情况之zhong,几乎无法自拔。若不是当年的一念之差,无妄修罗界恐怕也就不会因此消失了。

    稍稍的感叹之后,孙长空被一个士兵引向大伙吃饭的地方。不得不说,蓬莱大陆地大物博,这次出来所携带的物资也是极为充沛,看来这回将王已经志在必得,不成功便成仁。而为了给自己的部下加油鼓劲,将王更是尽量满足大家的需求,牛羊猪肉,摆得到处都是。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作为一个新面孔,多多少少都会受到蓬莱精英们的排挤。但可能是一时的错觉,还是事实本就如此,入席之后的孙长空竟出奇地与这些人和拍,不时还会有人向他敬酒,与他闲谈。

    “听说你就是将王新收的义子,呵呵,这么说来还得称您一声小王爷了。”

    孙长空刚喝下一口烈酒,酒本身就是辛辣之物,再加上对方这么一句尊称,这下那口酒竟是毫无保留地自喉咙里喷了出来,一点不落地全都落在了那人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给你擦擦!”

    孙长空本以为那人将会十分恼怒,却不承想对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并且道:“没事没事,我和小王爷也是不喷不相识,这么一来,我们就算认识了。”

    孙长空哑然失笑,不得不又从桌上端起一碗酒来,随即笑道:“我给兄台赔不是了。”

    说罢,一饮而尽。

    一番饱食之后,众人已经喝得东倒西歪,尤其是上座的将王更是趴在桌案之上,看似已经睡去。说实话,如果放在一天之前让孙长空看到这个情景,或许他已经冲到前面,取下了将王的首级。可如今,他已没有那个勇气。现在的孙长空只希望,以后在战场之上千万不要和对方兵刃相向。

    此时的孙长空也有些微醺,就在他准备起身回去休息之时,一个不经意的人影忽然自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按理来讲,这种时候大家应该已经大多睡去,可是刚才所见的那人却是落在一根枝桠之上,好像生怕别人看到他的形迹似的。酒是毒物,不但让人意志消沉,还能让头脑变得迟钝愚笨。片刻后,当孙长空意识到那人可能来者不善之时,一枚无声快箭已经破空而来,直射将王的后心之上。

    “小心!”

    孙长空的一声惊斥使得原本神智不清的众人不禁一激灵,当他们发现那枚箭矢之际,箭镞距离将王的要害已经不足一尺。

    “过来!”

    不知何人大喊了一声,随即在那支箭羽之上忽然出现了一股莫名奇妙的力量,将牵引着它朝另外的方向窜去,但由于距离太近,即便箭羽已经发生偏移,但锋利的箭头还是划破了将王的肩膀。这一刻,在场众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将王!”

    当大家叫出“将王”二字的时候,漫天箭雨随即从天而降,孙长空不知道发箭者的数量,但能在同一时间让这么多的箭同时发动,单是这份默契就是罕见的,想来这应该是一群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

    “不要慌,让我来!”

    就在众人准备上前阻挡空zhong那多如牛毛的箭矢之际,一道快绝身影忽然闪到众人的zhong心处,一股超乎想象的强大力量随即呼啸而出。刹那间,空间之zhong所有的金属器物,无论是武器,防具,甚至连桌上的器皿,全部都飞了出去。而那些端部由精钢打造的箭羽更是无一例外,全部被那股神奇的力量所控制,悬浮大家的头顶上方,看上去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孙长空望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得痴痴道。

    这时,之前与孙长空一同谈天说地的那名蓬莱精英则是接过话茬道:“呵呵,你刚来到这里,不知道他也是相当正常。不过,你可要听好了,现在你站在那里的,是将王手下八大华夫之一,名为屈兵。”

    “屈兵?发奇怪的名字……”孙长空不禁轻声道。

    “呵呵,是啊!这名字或许听起来不那么悦耳,但他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所有兵器乃至箭矢都变得不正常了吗?这些都是屈兵的杰作。”

    “居然是这么一回事,我还以为是将王暗zhong相助呢!”

    说到这里,孙长空不禁看向上座的将王,zhong箭之后的他仍然趴在那里,平稳的呼吸表示此时的他并没有危险。只是那道肩上的血口还在不住地流血,并与桌上洒下的酒水融为一体,形成一种美妙的图案。

    “哼哼,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这些破铜烂铁都还给你们!”

    一言说罢,那位屈兵华夫鹰眉怒展,同一时间天空之zhong的众多箭矢竟是立即调转方向,并朝来时的方向再次射去。紧随其至的,是漆黑的丛lin之zhong,接连传出的惨叫与闷响,后者是身体跌落之后发出的动静。没有想到,在完全失去视线的情况之下,屈兵华夫还能做出如此大规模的精确打击,着实令人惊叹。单从这一点了看来,他的实力甚至还要在轩昂宝帅之上。

    “杀!”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