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七章 捡了个“义父”
    ..,平步仙路

    阳光之后还有雨,将王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泪痕,这可是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的。一方霸主,居然会当着外人的面落泪,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要不这人精神有问题,要不就是人家当你是自家人。然而在孙长空看来,他更愿意相信后一种情况。

    “将王,你没事吧?”孙长空不禁关切道。

    将王摇了摇头,随即昂然道:“没事,只是李剑跟我也有几十年了,突然少了他,我还真有些不舍。阿九兄弟,刚才委屈你了。”

    将王的歉意让孙长空有种莫名的负罪感,实际上他之所以搞出这么多事情,甚至不惜为轩昂宝帅背黑锅,目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在对讲诉心目zhong建立正面形象,并且提升筷在对方印象之zhong的好感。而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反而却又陷入到极度的自责之zhong。

    “没……没什么,这也是我自愿的,和轩昂宝帅没有关系。”

    将王点头道:“嗯,我知道!凭轩昂的性格,我知道他绝对做不出那种找人为自己顶罪的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你的修为为什么会突然衰减那么多,是身体不适的缘故吗?”

    孙长空淡淡地笑了笑,将王所说的衰减就是自己刚刚zhong针的时候,但也许是因为对方的注意力都在战斗之zhong,所以才没有意识到李剑zhong途暗算自己的事情。不过,现在人都死了,孙长空也不想为此事追究李剑的责任,更不想因为这件事而继续牵扯精力。现在的他有些累了,急需一个机会停下来好好休整一番。

    “我将王向来都是说到做到,既然你已经接住了我的三掌,那从前往后你我便是一家人,同时,你也是我的义子。”

    言至于此,空间之zhong传来一阵莫名的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旁边的轩昂宝帅忽然道:“哎,你还愣着做什么,将王要收你作义子,还不快点叩拜义父。”

    轩昂宝帅的话使得孙长空恍然大悟,以前他以为自己的脑袋挺聪明的,可是现在看来还是太过天真了。于是乎,孙长空赶紧跪倒在地,神态虔诚道:“多谢义父!义父在上,请受阿九一拜!”

    将王笑呵呵地将孙长空从地上搀扶起来,看他脸上的笑容根本想象不到半柱香之前二者还处在你死我活的激战之zhong。而正如将王所说,一旦接信了三掌之后所有的事情全都一笔勾销,现在站在面前的,只有一个面目慈祥的父亲,这也是孙逸扬遇难之后孙长空首次拥有这种感觉。

    “好了阿九,你先回到军营里吧!拿上这个令牌,你就可以处由出入各个地方,没人再敢阻拦你。”

    说罢,将王将手上的玉制令牌交到了孙长空手zhong。接过令牌的一刹那,他感觉那块玉石之zhong忽然流出一道沁人凉意,随即钻入到指尖之zhong,并且融入到奇经八脉之zhong,使得体内受损的部位重唤生机。毕竟,没了蚀腐不死身之后,孙长空的自愈能力大打折扣,要想通过自身灵气疗伤还不知要竺到猴年马月。现在好了,有了这块玉牌之后,孙长空感觉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大为增加,而这仅仅只是数息之间的感受。如果时间稍一加长,效果将会更加显著。

    就这样,孙长空拿着半王亲自授予的令牌,打算就此离去。可走了没多久,孙长空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哎,为何他们不和我一同回去,要先把我支走、难道,他们两个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虽说之前承蒙了将王与轩昂宝帅那么多的信任与恩情,可是孙长空也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是为了收集更多关于蓬莱大陆以及将王的情报。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怠。报着这种想法,孙长空再次折返回之前的位置,想要一探究竟。然而。还没有看到空地上的情景,他便已经被远处传来的对话当即惊到了。

    “轩昂,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

    “轩昂,虽然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曾经明令禁止同门人自相残杀、不管密使犯了多大错,也都应该交给我来定夺,而不是由你来决定他的生死。现在,我就罚你废去修为与寿命二百年,你好自为知吧!”

    不等孙长空继续上前,一道耀眼的金光突然从茂密的树叶之间透射进孙长空的眼眸之zhong。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为之出窍了,一股强烈的无力感同时袭上身体,令他异常颓废。

    “我……我这是怎么了?刚才那道光是怎么回事,如果刚刚交手之时将王使出这一招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必败无疑?”

    联想到之前将王对自己连使三掌时候的情景,孙长空的心zhong不禁升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而直到此时,他也终于认识到,自己与将王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

    不知过了多久,当丛lin上方闪过将王快影之后,孙长空知道时机到了。于是乎,他快速闪身到之前的那块空地之上,可眼前的景象使得他不禁为之错愕。

    空地之上确实瘫坐着一个人,可这人却又不是轩昂宝帅。因为二人的年纪差距实在太大,如果说曾经的轩昂宝帅是一个孩子的话,那现在的这人简直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而让孙长有这种感觉的不是对方的外貌,而是那股死气沉沉的衰老气质。

    可是,稍一仔细观察之后孙长空还是发现,此人正是轩昂宝帅,绝对没错。

    孙长空出现之际,轩昂宝帅同样也发现了他。不过如今的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宝帅,你!”

    孙长空走到跟前,到嘴边的话却又生生卡在喉咙里,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轩昂宝帅摆摆手,接着用一种极为沙哑,好似砂纸一样的声音说道:“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可是,你的修为,还有你的寿命,刚才将王对你到底做了什么?”孙长空随即气愤道。

    “没什么,做错了事就要认罚。自从我杀了密使之后,我就知道自己会有此劫。”

    “所以李剑才会想让我来为顶罪,所以说他也知道你会有此一天?”

    轩昂宝帅点了点头,但这回他没有继续说话,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此时的轩昂宝帅身体异常之沉重,孙长空好不容易将对方抗上肩膀,这才起身返回军营。这期间,轩昂宝帅虽然多次示意让孙长空将他放回到地上,可后者就像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要将他背回去,以示自己对他的欠意。轩昂宝帅拗不过他,只得听之任之。可是才来到军营外侧的孙长空,却是惊讶发现将王已经在门口zhong处等候自己。不过可以看出的是,此时对方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而接下来的话语也恰恰证据了这一点。

    “你没有直接回来,而是zhong途又返回了原地,钭轩昂背了回来。阿九,你可真是一个重情义的孩子啊!”

    不知怎么了,“重情义”这三个字在孙长空听来,竟是格外的尖酸刻薄,这也让也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眼前的将王。憨态可掬的面容之下究竟隐藏着一张怎样的可怕面目呢?

    “对不起义父,我只是想……”

    不等孙长空将话说完,将王已经接着道:“阿九,你不用在意,我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下次再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希望你能当面与我说,而不是像贼一样偷偷摸摸的。要知道,成为了我将王的义子之后,就不能像原来那样不顾自己的形象了,不要忘记,你现在不只是代表着自己,更代表了蓬莱大陆以及我这个将王。”

    “是!阿九明白了。阿九保证,今后绝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直到听到孙长空的回话之后,将王才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身后两名护卫道:“你们两个去把轩昂宝帅抬到军帐之上好好调息一下,我和阿九还有事情要说。”

    就这样,两名扩卫从孙长空的和zhong接过轩昂宝帅的身子,可不知怎的,就在二者分别的时候,孙长空在对方的眼睛之zhong似乎读出一种复杂的情感,。那股情感之zhong有失落,也有恐慌,害怕之zhong带着些许的愤怒,似乎是在向自己暗示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似的。不过孙长空对此已经不屑一顾,因为他的面前还有一个将王,直觉告诉他,就算自己把这个世上的人都得罪了,也绝不能招惹眼前的这位蓬莱王者。

    “阿九,你才进入蓬莱精英部队之zhong没有多久,现在需通过几个任务来加深你在众人心目之zhong的印象。怎么样,你想不想为义父做事呢?”

    此时孙长空的心zhong的如意算盘已经打得飞起,但明知道接下来的这件事可能是一个有去无回的陷阱,但为了取得将王的进一步信任,他只得强颜欢笑道:“义父有事直说就好,阿九一定竭尽所能、”

    “嗯,好的!那你去把飘渺云巅的掌门飞仙子给我杀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