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六章 恶有恶报
    ..,平步仙路

    幽莲仍在,但威力已大不如从前。这一刻就连孙长空也觉得,自己已经挺过了这一关。然而,残酷的现实以及将王的强大还是让孙长空知道了这个世上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眼见那枚幽莲停止转动,忽然之间自幽莲的体内忽然爆发出一股异常的能量,那枚本来处在含苞待放状态之下的花骨朵陡然一震,紧接着一枚全新的花蕊赫然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并对黑羽与万破皆破这两种力量的联手防御运起前所未有的恐怖攻势。一时间,丰满的羽翼被幽莲那无孔不入的锋刃削得血肉模糊,大片大片的翎羽自上脱落,撒了一地。而更靠后侧的万破皆破之盾更是已经支离破碎,现在哪握孙长空的动作稍大一些,盾zhong都会传出一阵阵不规律的“吱吱”声,似乎是在向孙长空提醒,自己即将解体的讯息。这下,他真的认识到之前的自己是有多么无知了。

    孙长空本以为将王与人皇同为一方大陆的霸主,即便前者实力可能稍高一些,但也不会相差太远、可真正交手之后他才发现,将王不仅精力绵长不逊于人皇,而且连力量都要大帼超越对方。从刚刚一杀幽莲发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可是将王的攻势竟是不减反增,这让孙长空着实有些苦不堪言。如果能有一次再做选择的机会,他绝不会再这般小看将王的实力了。

    “该死,难道我孙长空今天真的要命丧于此了吗?”

    想到这里,孙长空嘴zhong不由得狂喷出一口鲜血,之前被银针重创的部位终于不堪重负,余热如决堤一般完全爆发。随着内伤的不断加剧,孙长空的底力变得越来越弱,此消彼长,一杀幽莲的威力在此时显得尤为凌厉,甚至有些势不可当。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之前出招暗算孙长空的李剑再次出手了。

    “哼哼!这样都杀不死你的话,那我就去死好了!”

    思量间,李剑的手臂漫不经心地向上一抬,与此同时一道黑影猛然自袖口之zhong破空而出,直击孙长空的后心。此时的孙长空虽然已经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与将王的对决之zhong,可是当那股森然杀意临近之际,他还是能够感应到来自对方的到来。这一刻,他已经万念俱灰,恍惚间,他似乎已经能够想到待会自己丧命时候的情景。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就在那道黑影即将击zhong孙长空要害之际,一道身影忽然霹雳乍现,伸手一抓,便将那枚杀器收到了掌心之zhong。

    “这……”

    眼见自己的偷袭失败,李剑心叫大事不妙,刚要趁此机会开溜。可就在这时,对方已经豁然开口道:“偷袭了人还想走,给我站住!”

    当那名突来之人开口之时,将王不由得看了对方一眼,并且略显意外道:“是你,轩昂!”

    没错,刚刚将孙长空从死门关拉加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钭他来到蓬莱大军阵营之zhong的轩昂宝帅。而亲眼目睹了李剑的种种恶行之后,他已经陷入到了盛怒之zhong,并以有这种同伴为耻。

    “敢伤我轩昂的人,我看你是活腻了!”

    一言说罢,轩昂宝帅伸手一挥,掌的那枚“杀器”已经反向射回李剑的位置。只是因为回身的缘故,此时的他竟将自己的后心暴露在了对方的攻势之下,如果被击的话,恐怕当场就会一命呜呼了。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不逃等待他的也是死路一条。既然如此,他选择最后搏一搏,希望能从其zhong见到一线生机。

    “住手!”

    眼见李剑即将惨死在自己的杀器之下,将王心念一动,只见大地之下忽然窜升出巨大的岩石手掌,当即便将那道黑影打飞了出去。而就在将王分神的刹那间,孙长空抓住这仅有时机,聚起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硬是将那枚万破皆破之盾化作万破皆破之矛,骤然搠向幽莲的花蕊zhong心。这一刻,整个幽莲随即为之一震,紧接着密密麻麻的裂痕浮现在莲花表面,为随着一声悦耳的脆响化为了无数高晶晶的碎片,消失在空气之zhong。

    “太好了!我成功了!”

    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也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消耗过大,好不容易化解了将王的一杀幽莲之后,孙长空当即瘫倒在地,眼,鼻,口,耳之zhong同时流邮大旦的黑血,看上去异常狰狞,就好像一个从地狱之zhong跑出来的怨灵一样。不过好在,他的嘴边还有一丝笑容,一种可以融合世间任何冰川的笑容。而这时另一边的轩昂宝帅也终于有了结果。

    由将王召唤出的巨大岩手虽然拉住了那道致命的杀器,可一道夹杂其zhong的杀气却趁机钻了空子,燕在李剑的双腿之上狠狠地划了一刀,而他的一双小腿就这样彻底告别了自己,血肉模糊地倒在一旁。而意识到自己已经沦为残废的李剑,则是一边惨叫着一边捶击着地面,哪怕拳头之上已经鲜血淋漓也不停下来。他要发泄,他要将心zhong的怒火全部发泄到这片大地之zhong。

    “混蛋,混蛋,居然敢把我的双腿废掉,我李剑一定和你势不两立。”

    话刚说完,噩梦一般的轩昂宝帅已经翩然落在他的面前。听着对方口zhong不断吐出的恶言,杝不禁摇头笑道:“到了地步居然都死不悔改,看来刚才就应该把你的四肢全部砍下来啊!”

    说着,轩昂宝帅递步上前,欲将继续教训李剑。可就在时,将王已经紧随而至,挡了在对方的身前,并且怒目而视道:“好了,快点住手吧!”

    说话间,将王已经将视线落回到李剑的身上,并且语气关切道:“李剑,你怎么样?”

    知道将王可能会偏袒自己,李剑立即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并且声音悲痛道:“将王,你可要为小的作主啊!”

    眼见李剑的小人行径之后,轩昂宝帅随即勃然大怒道:“你还好意思说,你给我说这是什么!”

    说话间,只见他大袖一甩,之前由将召唤出的那只岩石巨手随即轰然解体,同一时间那道黑色的影子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那是一套黑色的枷琐,枷琐之上倒立着许多闪着碧光的蒺藜,一看就是淬了大量的剧毒。看到这一幕的李剑随即变得六神无主,而其他几名探子的脸色也一下子阴沉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大事不好了。

    果然,见到这东西的将王,明显不再像之前那样淡定,而且对李剑的态度也大不如从前,然后冷颜道:“这东西是你的,李剑?”

    “不,这不是我的,我没有这种东西。”

    听到这的时候,轩昂宝帅已经按捺不住,当即向前挺进一步,面目凶狠道:“你小小子居然还敢狡辩,难道你不知道将王名令禁止,不让使用荆棘锁吗?难道,你已经把将王的话给忘了?”

    知道眼前的事情已经埋不过去,李剑索性连滚带爬,来到将王的脚边,一把抱住对方的小腿,声嘶力竭道:“将王,你饶我这一欠,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再说,这此年来我为蓬莱大陆,为将王您也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您就看在我为您出生入死的份儿上,原谅我吧!”

    听着李剑的哭诉,将王随即蹲在地上,伸出双手将对方的上半身搀扶起来,并且神色忧伤道:“李剑,你知道我的为人,我对你们这些部下如何,你最清楚了。”

    李剑连连点头道:“对对,小的知道。小的知道将王将体恤下属,对我等的关心甚至要超过自己的子女。”

    将王点头道:“没错,我将你们这些蓬莱精英都当作自己的亲生孩子,能不委屈你们就绝不会让你们受哪握一次的恶气。不过,你应该也知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你讳背我的命令,使用了蓬莱大陆之上名令禁止的刑具荆棘锁。你明知道这东西的歹毒,却还要拿他来伤害他人。就凭这一条,我就可以定你死罪了。”

    “不不,将王,我并不想杀他,只是想让您赢得更轻松一些。将王,您……”

    终于,李剑的庆都堵在了嗓子之zhong,再也说不出来,因为将王那虎钳一般的手掌已经将对方从地上拎了起来,然后稍一用力,颈椎应声而断。这下,李剑再也听不到别人的声音,正如别人也不样听到他的声音一样。

    眼见自己的老大已经遭遇不测,其余的几名探子赶紧跪地求饶,生怕被对方连累。而将王也确实没冷了他们的心,确实让他们平平安安地离开了树lin,回到了军营之zhong。现场只剩下孙长空,将王,轩昂宝帅以及死去多时的李剑。空气之zhong再次升起一股淡淡的寒意。

    “第三掌,我也挨过了。这下,将王您可以既往不咎了吧!”孙长空艰难地苦笑道。

    这时,不等将王开口,另一边的轩昂宝师已经抢先道:“将王,您错怪阿群九了。杀密使的是我,不是他。他是怕我受您怪罪,所以才会替我顶罪的。”

    听完了真相之后的将王先是看了一眼后方的孙长空,然后才转向轩昂宝帅,随即沉声道:“不用说了,我早就知道。”

    “什么?您说您知道?可是既然这样,您为何又要难为这个孩子?”轩昂宝帅不解道。

    “呵呵,我只是想考验一下他而已,不过现在看来,他已经通过测试了,非常完美。”

    当说出“完美”二字的时候,将王的脸上明显升起一股罕见的欣慰感,这一刻他的脸上就好像升起了一轮太阳,照在身上,给人一种春日的温暖感。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