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二章 互相试探
    ..,平步仙路

    前脚轩昂宝帅刚走,后脚李剑等人便开始借题发挥起来。

    “哎,也不知这世道怎么了,什么猫猫狗狗居然都能得到常识。我说,要是当初咱们要是也能有这运气的话,说不定也以在蓬莱精英之zhong有一席之地了。”

    “就是就是,也不知轩昂宝帅看上了这小子哪了,居然会重要这样的凡夫俗子。论拳脚花花功夫,我们或许没有必胜的把握。可这种实力放眼整个蓬莱大陆,几乎比比皆是。为什么又要大费周张,甚至顶着风险去收一个它国之人作为自己的手下,真是搞不懂。”

    听着这些人一唱一喝地不断排挤着自己,孙长空淡淡地笑了笑,随即道:“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加入蓬莱大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凭你们,呵呵恐怕还没有资格阻止我。”

    这时,一名身村略显健硕的汉子忽然道:“姓孙的,别以为有轩昂宝帅为你撑腰你就杨为所欲为了。不要忘了,宝帅一共有四个,除了轩昂之外,还有三个没有露面。只有他们三人之zhong有一个对你不满意,你也休想在我们之zhong活得自在。”

    说完,那人朝李剑使了个眼色,接着道:“好了,让他自己在这里候着吧!咱们先打个志方,喝点茶,欣赏一下初升大陆之上的风光。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要比蓬莱大陆之上自然太多了,丝毫不会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不一会儿,轩昂宝帅已经快步走回来了,可是观察入微的孙长空一眼便瞧出了对方脸上的异常神情,随即不禁问道:“怎么了大人,难道将王他不原意收我?”

    轩昂仙使摇头道:“不,但情况也没有那么简单。起初,当听到你姓孙的时候,他老人家还显出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可当听说你要加入我们之列的时候,将王他竟提出了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孙长空情不自禁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要你自己去他。”

    孙长空四下看了一圈之宾,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与将王相当实力的人,于是道:“可是,我该去哪里寻找他老人家的尊驾呢?”

    轩昂宝帅回头用下巴指了指来时的路,随即说道:“这条路,一直都老到尽头,你便会看到将王大人的圣驾。希望你能好自为知吧!”

    按理说,在这种情况之下,别人在送行的时候多会说一些吉利的话,比如一帆风顺,马到成功什么。可眼前,轩昂宝帅却说出“好自为知”的这种词语,实在有些煞风景。

    “大人如此说话,难道早已料到我此行凶险至极?”

    轩昂宝帅的脸上闪过几分挣扎之后,然后才终于道:“反正,你多小心就是了。将王的强大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哪怕是巅峰状态下的人皇也恐有不及。所以与将王交手,你就不要一心想着如何如何战胜对方,而是应该思考一下如何在对方的攻势之下保住性命。毕竟,命才是最重要的、”

    听完了轩昂宝帅的教诲之后,孙长空终于踏上了前往寻找将王的路途。不过不得不承认,选择扎营的人一定是一个心思缜密的谋士,在保证地势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之下,这里的自然风光也是相当迷人,草长鸢飞,鸟语花香,这哪里是什么寒冬,分明就是春天。

    走着走着,一心陶醉于沿途景观的孙长空脚下猛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然后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向栽倒了去,险些摔了个狗吃屎。可即使凭借着过人身手以及机智的反应之后,他的姿势仍然略显滑稽,就好像一个刚拧到一半的麻花一样。

    “什么东西!”

    随着回身之际,孙长空发现就在自己刚刚走过的地面之上,竟有一段普通的树枝。可是与普通树枝又略有不同的是,它们就好像被人故意放在这里了似的,三根等长的枝桠摆出了一个“坎卦”的模样,这让孙长空着实吃惊。

    “这是哪个混蛋在这里布下了这如此小儿科的把戏,我不相信,凭我的聪明才智,还对付不了几根烂树枝。”

    一时意气用事的孙长空噔噔噔一连向前连出三步,而此时他的脚下竟又有多了一个“坤卦”,事情显得有些古怪起来。就这样,孙长空每次向前行进一段距离之后,总能发现或同或异的枝条卦象,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遇到卦象的间隔也越来越大,从刚才的五息时间,一直加到现在的一盏茶时间,而且似乎还有延长的趋势。而此时的孙长空的心zhong已经微微暗叫不妙,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被困在了这片小小的天然花园之zhong,一时之间找不到应对之策。不时,孙长空的头上已经大汗淋漓,可是眼前的困境却是丝毫没有减弱,甚至还有加重的可能。

    “我这是走了多久了,按理来讲就算从军营一端走到另端也消耗不了多少时间的,难道,我已经迷路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便开始前后观察来与去的道路,却发现这条小路从始至今就只且一条路,绝没有什么岔路,歧口之类的。如此说来,路并没有问题,那问题就只能是那些奇怪的枝条卦象了。

    “如果说那些卦象用来布阵的话,那想要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那就是破阵。破阵的关键是找了邮阵眼所在,而阵眼作为致死穴,通常都会被保护在一个绝对不会被人发觉地方,以防他人破坏。可自古以来,藏阵眼的方法一共就是那么几种,只有挨个尝试一遍的话,十有**会找到正确的出口,看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将王测试了吧!”

    想到这里,孙长空当即席地而坐,在不断回忆着来时一路上见过的卦象之后,他拾起一根树枝,开始一笔一画地在地上画了起来。在诸位的身份确实之后,孙长空又根据也们所在方向,最终在这些方位的交织点上找到了所谓的阵眼。而当孙长空走到跟前之际,却发现挡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块重愈万钧的巨石,或许也可以称之为自然假山。四下看过一遍之后,孙长空还是没能找到阵眼所在。而强行破除假山,让阵眼暴露在外,极有可能会因为这个缘故而损害到其它的枢纽部分,进而将自己彻底困死在阵法之zhong。可是现在拯长空今非昔比,超乎溃人的冷静令他在片刻之后偈瞧也了端倪。假山旁边以东,五步的位置处,竟有一株迎风招摇的野花。这支野花长相平平,但生命力却是极为旺盛,让人见过一次之后就永生难忘。接着,孙长空俯下身子,随手在那个花托之下轻轻一捏,紧凑着个地面之下传来一阵细碎的抖动声,但片刻之后便再次重归宁静,不再有异常情况。而这时,孙长空的眼前,不知在什么时候竟多了一条通往丛lin深处的小路。踏着它,孙长空的脚步变得愈发轻盈,就好像刚刚吃了人参果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他的面前忽然被一个自然湖泊所充斥,一股淡淡的腥气扑面而来。

    “哦?难道这水里还有成群结队的鱼儿不成?让我看个清楚!”

    想到这里,孙长空来到水面跟前,低下头来,几乎把脸贴在湖面之上观察了一番之后,然后才道:“什么啊,我以为这里的鱼还不少呢,原来只是虚有其表而已。唉,话说那位大名鼎鼎的将王究竟跑哪去了,再不来的话我可就要走了。”

    说话间,自丛lin之zhong忽然传来阵阵“沙沙”的响声一个高大挺拔,脚步声却是相当微弱的人影赫然出现在陟长空的眼前。看到这幕的孙长空心头不禁为之一震,随即开道:“请问阁下是不是是将王大人?”

    孙长空停下来,等待对方的回应。可是对方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只是冷眼看着自己,一个字也不说,一个字也不提。

    这人竟好像真的是木头人。

    “喂,这位前辈,你的身份是不是不舒服啊!”

    这时,只听那人忽然回道:“来打!”

    孙长空知道将王会故意刁难自己,却远远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分两步行动,让他好不容易放下的手不由得再次被揪了起来。眨眼一瞬,那人已经从丛lin后侧直接挺身来到孙长空的眼前,一道惊寂天地的拳劲忽然迎面而来。

    “呵呵,来得正好,让我来试试将王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海口刚刚开过,来自于木头人体内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能量突然自孙长空的岙后飞奔而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击在了孙长空的后心之上。然而,木头人的攻势到此还没有完全。原本风平浪静的空间之zhong倏尔升起数道劲风,效仿前者,一同冲向蹭位置的孙长空,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的大意已经害苦了自己。

    “砰砰砰砰砰!”

    随着一连串的爆响之后,孙长空那狼狈的身体赫然呈现在销烟之zhong。此时,“木头人”已经一脸冷笑,脸颊侧面,甚至还有刚刚剥落的木屑。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