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八章 孙长空的哄骗功夫
    ..,平步仙路

    下定了杀心之后,孙长空一个闪身来到那几人的身后,凭他现在的身手,想要杀死眼前的这些喽啰,且不惊动别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然而,就在他挥出手刀准备斩下其zhong一人之际,对方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头了。

    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眼见自己的刺杀行动即将暴露,孙长空忽然变招,改手刀为掌掴,当即便将那人打得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待后者站稳之际,左侧的脸都肿了。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

    随着那人的声惊斥,其余四人也一同将视线落到了孙长空的身上。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当zhong,孙长空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几人,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令他惊讶的事情。

    这些人并不是魔族的奸细,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类。只是和这里的百姓不同,这几人的装束略显怪异,身上的衣服也是格外的统一,显然是来自于一个势力。片刻之后,孙长空从深思之zhong回过神来,并且冷笑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是谁,难道你们忘了上面交待下的任务了吗?”

    被孙长空这么一唬,那几人显然也没见过这种阵仗,气势顿减一大半,还是那个挨打的人感觉自己冤得慌,于是面色痛苦地回道:“我们当然知道,将王让我们来踩点,摸清初升大陆尤其是皇室zhong人的情况,从而制定作战计划。可是话说回来,你又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说来也是蹊跷,孙长空本来只是想吓吓对方,可谁承想那人的心理防备意识居然如此淡薄,稍微设下圈套,对方竟自己钻进来了,而且还把自己的来历交待得清清楚楚。可惜将王用兵如神,行事雷厉,却是被自己的手下给坑害了。意识到这些人是蓬莱大陆一方的探子之后,孙长空则故作镇定道:“哼哼,你不认识我就对了,因为我就是将王派来监督你们的密使。”

    “密使?”

    那几个蓬莱探子互相看了看,脸上同时升起几丝疑惑,好像对孙长空据说之话并不相信。而这一次,又是那个之前被打的人继续道:“你说你是密使?我们怎么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对方话音刚落,孙长空忽然向前挺进一步。有了刚刚被打的教训之后,这回那人的警觉性明显加强了许多,就在孙长空进步之时,他已经随着向后倒退了数步,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天丈之外的地方。他本以为这回自己可以免于挨捧了,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响亮的巴掌声再次自他的耳边升起。

    “啪!”

    “哎呦!”

    被打之后探子这下再也直不起腰,当即捂着充血的通红脸颊,蹲在地上半点也起不来。而这时,旁边他的几个同伴再也看不下去,纷纷换出家伙,摆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欲要和孙长空拼个鱼死wang破。可这时的孙长空却不以为然,更是大声狂笑道:“就凭你们几个也想和本特例作对,我看你们活得是不耐烦了。”

    这时,站在最前面的那名蓬莱探子忽然道:“哎,不对啊!你刚才不是自称是密使吗?什么时候又成特使了?”

    孙长空意识到自己的口误之后,心zhong不禁大叫不妙。原本他想借此机会套出更多关于蓬莱大陆以及将王的讯息,可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败露了。可就在孙长空即将暴露出凶狠本色之际,旁边的一名探子忽然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笨蛋,密使本来就是特使之zhong的一类,都叫你少出去寻花问柳,多看些书,这下吃亏了吧!”

    这人语毕之后,孙长空原本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脏终于再次落回到了胸口之zhong。稍事缓和之后,之前解释密使与特使之间关系的那名探子忽然又道:“你至底是敌是友,是谁告诉给你我们在这里的?”

    孙长空心道:“你不说我还没法有办法,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呵呵,你说我是怎么知道你们在这里的呢。”

    那人眯着眼死死地盯着孙长空,僵持了一阵之后,终于开口道:“难道是将王告诉给你的?”

    “对喽,你可真聪明”

    表面上,孙长空笑脸相盈,但他心里早就已经欣喜若狂。活该你给人家当探子啊,就你这智商恐怕也做不了别的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了。

    听到孙长空的回答之后,那人终于放下手里的兵器。看看周围的同伴不为之所动,他竟还劝阻道:“好了好了,都是一场误会。他确实是将王派来的密使,是我们错怪人家了。”

    说罢,那人朝孙长空行了一礼,然后恭敬道:“见过密使大人,不知这次您到这里有何贵干?”

    忽然被捧上天的孙长空,猛然被人如此尊重,还真有些适应不了。他特意清了清嗓子,为了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洪亮一些,他还调整了一番气息,然后才一本正经道:“正如我之前所说,将王这次遣我过来,就是想看看你们的探路工作完成的怎么样了,顺便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

    听到这里,之前被孙长空两芭掌掴的探子也稍稍恢复过来,在行礼完毕之后,这才口齿不清地说道:“胡饼澈使,刚刚五们……”

    一听对方这副腔调,孙长空阻止对方不要继续说下去,然后对着刚刚那名探子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随即道:“禀告密使,刚刚我们几个已经在附近四周探察一番,虽然这里距离皇城已经不足二十里,但这里竟连一个守卫的身影也没有,看来皇城生变的事情的确属实。”

    孙长空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接着皱着眉头道:“可是,你们没有仔细找找吗?他们的守卫或许并不在明,而是在暗处。这件事情千万马虎不得,否则等大部队来了,万一被埋伏在这里的敌军包围困住了,那可就要大事不妙了。”

    听完孙长空的话之后,那人又道:“这个密使大人可以放心,这周围我们哥几个已经仔仔细细找过了,确实没有看到可疑之人。”

    说到这里,那个侧脸鼓得老高的探子忽然插了一句道:“除了密使您之外,这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别人了、”

    孙长空冷笑一声,随即淡淡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可疑之人喽?”

    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那名探子连忙摇起那只肿胀的“猪头”。并且口zhong含糊道:“不,属下没有那个意思。”

    二话不说,孙长空伸手扯过那人的一只耳朵,剧痛之下后者不得已,只能随着孙长空的手掌一同来到他怕面前,口zhong还不忘哀求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

    看着眼前的探子如此狼狈的模样,孙长空凑到那人的面前,然后口气阴森道:“来,我让你看清楚一点,我到底是不是密使。”

    “你当然不是!”

    突然间,一道话外音突然自众人身后传递而来,孙长空回身一看,发现一个高大俊朗,器宇不凡的男子赫然立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你是谁?”孙长空不禁道。

    “呵呵,你还好意思问我的是谁,告诉你,你现在就在冒充我的身份。”英俊男子怒声道、

    “你的身份?呵呵,你在和我说笑吗?”表面上看孙长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样子,实际上私下里他的心里已经敲起鼓来,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毕竟装也装得那么久了,如果现在显出真实身份的话那就意味着前功尽弃了。

    “在说笑的是你!因为,我才是真正的密使!”

    听到这,孙长空不标抬起手来,指着对方哈哈大笑道:“你说你是密使,哈哈!我求求你,就算说谎也得打个像样的理由啊!我说我是密使,你说你也是密使,那我如果说自己是将王的话,那你是不是也要冒充一下他老人家呢?”

    “你!”

    那个自称密使的人刚要发作,突然他那张冰一样寒冷的脸上竟多了几分喜色,随即他把手放到怀zhong,并且一脸自信道:“呵呵,不得不承认,你这小子果然有点本事,就算这么吓唬都不胆怯。不过,你恐怕不知道吧,早在临行之前,将王便将一块独一无二的令牌交给了我,而只要是将王手下的人,对于这块令牌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要不,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把那块令牌拿出来,到时真假密使一看便知了。”

    密使的这个身份只是孙长空随便说出来,糊弄一下这群探子的。可谁承想,事情居然如此巧合,竟让他这里遇上了真身,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他已经是百口莫辩了。

    “大哥,你看!那小子的脸色有些不对,他是假的!”一名探子忽然拉着那个被打脸两次的人,惊喜道。而作为唯一的受害者,那人显得极为愤怒,隔着空气几乎都能感觉到来自对方体内的砰然怒火,似乎要将眼前这个小子烧成灰烬似的。

    “好你个挨千刀的家伙,居然骗了老子这么久。看我不把你剥皮抽筋,以泄心头之气。”

    说罢,那人摩拳擦掌,一步一步朝孙长空接近过来。而这时,孙长空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