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三章 劝和
    ..,平步仙路

    当光幕出现的一瞬之间,魔尊忽然放弃了进攻,而是将头转向相反的一侧,随即跪地高声道:“拜见魔皇!魔皇,你终于回来了。”

    眼见这位数千年不见的至交好友,魔皇心zhong立即升起一股难以言表的激动,目光之zhong甚至还能见到泪光闪烁,可想而知此刻他的心情是有多么高兴。

    “韶光!”

    当魔皇叫出魔尊原名的时候,后者立刻喜极而泣,随即站起身来,几步便来到魔皇的跟前,双手扶着对方的两侧臂膀,大声笑道:“我就知道,魔皇你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果然,你还是回来了!”

    魔皇笑着点了点头,同样激动道:“我以为我回不来了,但似乎命运并没有放弃我,所以才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这要多亏血河的功劳。”

    当提起“血河”二字之时,后方的魔帝琼山显然有些不太自在,脸上更是有狠色划过,就好像听到了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琼山与血河虽然都是魔皇之子,但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平日里,他们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经常暗zhong较劲,甚至有过很不好的过往,险些酿成惨剧。多亏当时的血河已经有了成熟男子的沉稳与隐忍的品质,这才没有让事情发现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方。但从那时起,二人便老死不相往来,恨不得彼此不得好死。而眼下听到血河成为了拯救魔皇的重要之人,作为竞争对手的琼山自然不会好过,说不定下一任的魔皇之位便是对方的了。想到这里,琼山暗zhong叫骂了几声,之后才道:“魔尊,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明知道父皇在跟前,居然还敢对我下此毒手,莫非你已经将父皇不放在眼里了吗?”

    听着琼山略显阴森的声音,魔尊抓了抓自己犹如钢丝一般坚坚韧头发,同时面色冷酷道:“我和魔皇之间的情谊,岂是你一个后辈能够挑拨了的。再说,你自己做了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丑事,难道要逼我在魔皇面前一一道来吗?”

    “你!”

    此时的魔帝琼山虽然愤怒无比,但想到自己还有一把柄攥在对方的手里,为了不让自己的父皇对自己失望,他只得咽下这口恶气,重新恢复到平静的状态,随之道:“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不过,现在父皇回来了,你总知道要你我之间的争斗孰胜孰败了吧?”

    “哼哼,你以为魔皇回来之后,就可以为你撑腰了吗?我和魔皇同生共死一两万年,我陪魔皇争战沙场之时,他的母妃不过是一个小地方的舞姬而已,你凭什么在这里和我大喊大叫。庶出就是庶出,一辈子都成不了气候。和血河相比起来,你简直连他一鳞半角都比不上。”

    被魔尊这番话一通数落,如今的琼山已经面红而赤,俨然成了一块烧透的焦炭,仿佛随时都有爆发一样。

    “魔尊,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可以对我品头论足,但绝不允许你对我的母后指指点点。否则,休怪我……”

    话没说完,魔皇这边再次怒啸道:“琼山,你怎么可以和韶光这么说话。好歹,他也是你的长辈。你忘了,当初我是如何教育你尊老恤幼的了吗?”

    “可是他!”

    魔帝琼山伸手指着面前的魔尊,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虽然魔皇未说,但他已经能够隐隐感觉到对方对自己这个魔帝似乎极为不满,说话时字里行间都好似在针对自己。想到这,他的心不禁凉了半截,他没想到自己朝思夜盼的父皇竟会为自己的对头站脚助威,反而让自己接连吃憋,想想都让人火大。

    “父皇,您对儿臣是不是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可以说出来让儿臣心里也有数。可是,魔尊他分明就是在挑衅儿臣,这口气儿臣咽不下。”

    魔皇冷声道:“咽不去也得咽,不然如何能够成为心系天下的明君。”、

    简单的一句话使得魔尊魔帝二人如遭雷亟,尤其是前者的神情,更是显得极为夸张。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魔皇,你要立这小子为魔界之主?”

    魔皇双眼真诚地看着魔尊,随即微笑道:“我知道琼山这孩子性格顽劣,做事风格有些太过偏激,让人接受不了。不过眼下情况有变,必须有人出面承担这个责任,而琼山他便是最好的人选。”

    “可是……”

    魔尊话没有来得及说出口,魔皇已经挥手打断道:“韶光,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琼山他确实是最好的人选,你就不要再说了。”

    “可是,魔皇你不不是说救你出来的是血河吗?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将他推上王位,凭他的威望,魔族百姓一定没有怨言。可如果让琼山作魔皇的话,就算我答应,我的手下也不会答应。”

    “没错!魔尊大人说得没错。近些年来,魔帝大人虽然开始逐渐掌控魔界局势,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力。但他为人做事的方式太过极端,常常都不给人留条后路。正因为这个原因,魔界之zhong有很大一批人对于魔帝相当憎恨,是问这样的人坐上王位,又如何能够服众呢?”

    说话的是摩落叶,魔帝琼山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随从居然如此伶牙俐齿,将自己的丑事全部暴露,当真该死。可因为魔皇在场,他又不好有什么过分的行为,只得通过言语恐吓道:“小子,你最好说话小心一点。我魔帝做事球需要你这个下人来指点,同样,那些对我不满的人,你让他们亲自来我面前,我来和他们讲清楚,将其zhong的隔阂消除干净,那样不就行了吗?”

    听着对方如此假仁假义的言论,摩落叶当即啐了一口浓痰,然后气势汹汹道:“就你,谁敢与你当面对峙?前脚离开,后脚就要杀人家满门的你,除了我这种无父无母的孤儿之外,还有谁敢公然与你为敌?魔帝大人,你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的道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年来你在魔界之zhong犯下的种种大忌,总有一天会报应在你自己的身上的。”

    “你找死!”

    在明知道魔皇有意袒护摩落叶的情况之下,魔帝琼山还是没有忍住冲动,当即挥拳直劈对方面门。这一刻,整个空间的时间仿佛都停顿了下来,摩落叶看着那道迅速飞来的身影,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品尝到了死亡的味道。

    “住手!”

    眼见魔帝琼山这一掌就要落在摩落叶的头顶之上,魔皇大声一呵,整个空间都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儿臣不肖,但这个家伙再三对儿臣不出言不逊,不杀此人,今后在魔界之zhong将我立椎之地!”

    “你!”

    心念一动,之前用来保护魔帝琼山的光幕倏尔一转,竟然罩在了魔落叶的身上。即便这一掌已经凝聚了他的九成功力,但与那道源于魔皇的光幕相比起来,还是略显逊色。金色的光幕在掌力的轰击之zhong,微微颤抖了几下,然后便恢复到了之前的完好状态,继续悬浮在魔落叶的头顶上方,不时闪出的光辉,就好像是在向魔帝琼山叫嚣一样。

    “混蛋,混蛋!”

    杀不了魔尊也就罢了,眼前连一个小小的随从都奈何不了,自尊心向来菜强的魔帝第一次尝到完败的滋味,当即暴跳如雷,一头银色长发随风招展,如那午夜凶灵。

    看到魔帝琼山臭态百出的模样,魔尊冷笑了笑,随即对魔皇说道:“这么看来,他和他的母妃还真有些相像啊!我记得当初几位魔妃一同陷害血河母亲的时候,琼山的毒亲也是借此一来向您逼宫的。”

    魔皇轻叹了一口气,随即挥手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说到底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娶那么多的女人,更不该有所偏爱。正是我的这种行为,才让天性喜妒的她们,心zhong滋生出了仇恨的种子。而当这种子长成之时,一切都已经为时太晚了。我知道我对不起血河,更能理解他对我所做的种种一切。可错就是错,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而这也是我为什么不立血河为魔皇的原因。”

    魔尊眉梢一颤,不由得惊声道:“什么,血河他对你做了什么?你刚才可是亲口承认,是他救回了你的性命啊!”

    魔皇摇了摇头,苦笑道:“罢了罢了,事情已经过去,我不想再提了。对了,魔界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现在魔界大门初开未久,现在正是我们对人间发动奇袭的时候。只要抓准时机,并给予人类致命一击,那人间便是我们的囊zhong之物!”

    就在魔皇与魔尊开怀畅谈之际,一旁的魔帝琼山已经从之前的失意之zhong缓过神来。然而,此时大家的注意力根本没有在他的身上,这种被无视的感觉让令他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一击重创。这一刻,他的眼睛之zhong已经烯起了通通烈火,无论是魔尊,魔落叶,甚至是自己的父亲魔皇,他都想让用这把怒火将他们烧得一干二净!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