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二章 纷争
    ..,平步仙路

    利用自爆换来的毁灭之力,将皇城以及周边地代沉入地下的魔皇,居然再次出现在人间之zhong,实在是一件令人大为意外的事情。而他的手臂之上的那只头颅,正是来自于人皇的。

    人皇已经被魔皇纳入自己的身体之zhong,虽然还未能完全融合,但同化已经大势所向,再无逆转的可能。新生的魔皇如今面貌虽然长得丑陋了一些,但以此换来的力量,却是空前可怕的,甚至比他和孙逸扬对决的时候还要强大数分,真正跻身到了绝强者之列,与仙宗相比起来也不逞多让。而到见到所谓魔帝的那一刻,魔皇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股的挣扎的神情。似乎,久别的父子重逢于他而言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

    “琼山,你长大了啊!”

    这时,魔帝琼山闪身来到魔皇的身边,丝毫不顾旁边的外人摩落叶,随即跪地拜伏道:“父皇,儿臣等您归来已经多时了。如今魔族重现人间,凭父皇与我的力量,一定可以荡平人界。”

    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魔皇轻叹了一声,随即将自己的右臂举了起来,对着人后的头颅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最小的儿子,琼山。怎么样,比你的子孙要强多了吧!”

    说着,魔皇将魔帝琼山扶了起来,并且道:“这些年让你一个人守在魔界之zhong,为难你了。”

    魔帝琼山摇了摇头,随即欣然道:“没关系,只要父皇您能回来,儿臣受再多的累,吃再多的苦都是应该的。”

    语毕,琼山转头看向一旁的摩落叶,不禁皱眉道:“嗯?你怎么在这里,叛徒之人,留着也无用!”

    杀心一起,身为魔帝的琼山手zhong立即激荡起一股暗红色的光芒。同一时间,在摩落叶的周身处也浮现出类似的光彩,只是颜色稍浅一些。而在这股突来光芒的簇拥之下,摩落叶的身体竟然自行悬浮起来,任他如何努力,都无法逃出对方的掌控。

    “你……你要做什么!”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摩落叶眼见自己又要陷入危机之zhong,不由得大声呵斥起来。而这时候,魔帝琼山的脸上已经升起了一股异常恐怖的笑容,给人一种强烈的危险感。

    “琼山,住手!”

    就在那股红光渐渐地将摩落叶升入天空之zhong,并准备进一步行动之际,之前没有默许这一切的魔皇忽然开口道。

    “父皇,你有所不知。他是魔尊的手下,现在我和他正处在……”

    魔皇摆了摇左侧尚未受损的手掌,随即沉声道:“我不想听你们之间的恩怨,但你也不能杀这个孩子。”

    魔帝琼山的脸色突然一变,呼吸之间他的眼zhong闪出一道异样的神光,快速地在魔皇的身上扫视一番,然后才面色阴沉道:“父皇,你难道是要帮外人吗?”

    这下,魔皇也似乎失去了耐性,直接回道:“你难道听不懂我的命令吗?还是说多年在魔界的独身生活,已经让你忘记了‘听令’二字?”

    心有不甘的魔帝琼山怒目瞪了一眼半空之zhong的摩落叶,紧接着那道如噩梦一般萦绕在身边的红光骤然熄灭,而其zhong的人影也随之从空zhong掉落下来,摔得四脚朝天。

    “算你小子今天走运,它日让我见到,定让你无全尸。”

    按照魔帝琼山的行事作风,对于敌人他从未没有心慈手软,他知道一旦对敌人心生怜惜,那么就等下将自己置于凶险之zhong。他见过太多恩将仇报的例子,曾经被他视作异姓兄弟的一名魔族大将,就曾受魔尊之命,完全刺杀他的任务。多亏他早已收到线报,这才有所准备,最终将那名魔族大将当场擒获。当天,他便前到魔尊所在的地方,当着对方的面将自己的好兄弟一刀一刀活活剐死,并将割下来的肉全部喂了狗。从那时起,再也没有人背叛过他,即使他们有那个意向却也没有那副胆识。

    “哼,琼山,难道你就只知道以大欺小吗?杀我一个卑微随从算什么能耐,有本事你去取魔尊大人的性命啊!”

    “你住口!”

    忽然间,魔皇的脸色登时一冷,两束冰刀一样的光芒随即照在摩落叶的身上,竟使得他一动也不能动,就好像冻僵了似的。而见到这一幕的魔帝琼山也不禁暗暗惊叹了一声,虽说现在他的修为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和自己父皇相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制住了摩落叶之后,魔皇将视线重新调整到自己小儿子的身上,随即脸色严肃道:“琼山,我记得当时我离开魔界之时,曾经叮嘱过你,务必要和魔尊二人一同管理魔界,绝不能激化内乱。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如我之前所想的那样啊!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魔皇那张铁青的面庞,魔帝琼山的神色显得有些慌张,但只是持续了一刹那便随即被掩饰掉了。

    “父皇,你听我说。魔尊他……”

    魔皇直接道:“你说他想篡位?”

    魔帝琼山的脸色当即显现出几分喜色,然后连忙道:“对,没错,他想造反,夺取魔界之主的位置。”

    魔皇摇头道:“不可能,他不可能会那么做。”

    这下,魔帝琼山的心zhong立即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后退周旋的余地,所以便将心一横,将此事咬死了,并说道:“父皇,您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品行,也不相信儿臣的话吗?“

    魔皇道:“我不是不相信,只是凭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那样的人。”

    魔帝琼山略显不满道:“为什么?父皇大人为何如此相信他?”

    魔皇安然道:“因为如果他要坐魔界之主这个位置的话,早在万年之前就有机会了,而且过程要比现在简单得多得多。我不相信,魔尊会舍近求远,本末倒置。”

    魔帝琼山心头一震,但为了不让对方看出端倪,他只得继续坚持道:“父皇与魔尊之间的事情儿臣并不清楚,不过现在的他对儿臣的位置虎视眈眈,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打它的主意。儿臣也是出于自保,所以才会和魔尊公然对立的。”

    “所以,这么些年来,魔界一直沉浸在你们二人之间的战争之zhong?”

    魔帝琼山的眼zhong露出一股为难的神色,但片刻之后他仍然只能道:“呃,可以这么说吧!”

    “那几千年来,魔界发展的如何,魔族百姓是非能够安居乐业,衣食无忧?”

    这下,魔袖琼山彻底为难了,已经不知该如何回答。一个不经意的瞥视,他发现不远处的摩落叶正在看着自己,幸灾乐祸地冷笑着,这让他十分恼火。

    “别得意,有你后悔的时候!”魔帝琼山暗暗道。

    这下,魔皇混身的气场都变得不一样了,原本慈父的形象全无痕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只有王者才配拥有的王者之气。

    “琼山,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告诉给你的话?”

    这下,魔帝琼山连头也不敢抬起,只是两眼看着地面,同时略显忌惮道:“儿臣没忘。父皇在临走之前,曾经告诉给儿臣,务必要保护好魔界的命脉,使黎民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

    “可是你做到了吗?”魔皇缓声问道。

    “没……没……”

    说到这里,魔帝琼山也没有勇气说下去了,所以声音异常之轻微,如果不能集zhong精力的话根本听不出话里的意思。而这时,魔皇也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随即伤感道:“魔尊与你为敌,也是他的不对。但他绝不会平白无故地要反你。除非……”

    说着,魔皇将那两只似乎可以看透世间所有人内心世界的眼睛,看向自己的儿子琼山。同时神色失望道:“除非是你先动的手。”

    魔帝琼山身体微微一颤,如今他的额头上已经有了汗光,而他的后背上的衣服已经几乎被自己的冷汗给浸透了。

    “父皇,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儿臣怎么听不懂?”

    魔帝咬了咬了嘴唇,随即点了点头道:“你不懂是吧!那好,我就叫魔尊出来与你当面对峙!”

    说话间,魔皇豁然挥动左拳,看似平淡无奇的拳劲,一经袭入到空气之zhong,立即使得临近的空间开始迅速崩塌,一道黑色的洞口赫然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那……那是什么!”摩落叶看着那道不时会有流光异彩窜出的黑洞,口zhong不由得喃喃道。

    “这……这难道是……”不等魔帝琼山把话说完,一袭黑色的身影忽然自洞zhong飞奔出来,眨眼一瞬之间,那道黑影方向骤变,径直射向魔帝琼山的位置。片刻之后,他已经看清了眼前到来黑影的真面目。

    “魔尊!”

    二话不说,魔尊与魔帝琼山一经见面,便立即大打出手。如今他所施展的一记超级重拳,几乎凝结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而这一拳的力量也是相当可观,虽然没有达到魔皇那种破碎时空的境界,但想要杀个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魔帝琼山虽然年轻力盛,但修为却不如魔尊高深,再加上后者多年以来积累了许多丰富且实用的战斗经验,对阵起来更是得心应手。而几千年的时间之zhong,双方暴发过大大小小的无数次战役,虽说总体上魔帝琼山一方占据绝对优势,但仅从二者身上而言,魔尊还要略胜一筹。眼见那一记杀拳即将轰击在魔帝琼山的身上,一道巨大的光幕忽然从天而降,并将琼山牢牢地保护在里面。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