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章 老天门生
    一眨眼的工夫,一只鲜活的手掌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这在任何人看来无疑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然而,在那名神秘高手看来,这一切似乎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脸色的表情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波澜。

    “嗯,凋零的力量果然名不虚传,这回老夫领教了。”

    说话间,那名神秘高手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相当意外的动作,哪怕是魔皇不禁为之屏气起来。

    “呲!”

    随着一道悦耳的尖鸣声,神秘高手的整只手臂竟被他自己一起扯断下来,而就在这之后的短短数息之中,残留在其中的凋零神力竟将这条断臂完全吞噬,不费吹灰之力。怪不得他会如此决绝的将自己的一条手臂废除,原来是用来保住自己的性命。壮士断腕的事情历史之上经常出现,可亲眼见到这一幕的魔皇还是忍不住为其惊人的行为拍手称赞。

    “厉害,厉害,真是厉害。没想到你能赶在凋零传遍你的身体之前,将感染部分全部切出,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事到如今,你不是不愿报出自己的尊姓大名吗?”

    被魔皇这么一招激将法,那名神秘高手先是一愣,而后才轻声道:“名字,早忘了,来历,也不记得了。只是,你的这身邪气却是让我相当熟悉,如果不是你主动现身,恐怕现在的我还活着浑浑噩噩之中呢。”

    魔皇脸色一冷,忽然叫骂道:“你这个老东西,莫非是等着专门来对付我魔皇的吗?”

    神秘高手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最终才木讷地看向魔皇,随即恍然道:“可能是吧!”

    “少在那里装腔作势,看你有几条手臂可以斩!”

    魔皇刚要运气再攻,可怎料胸口出的紫色血瘢竟开始隐隐发作,连同其中已经坏死的器官一起对其身体产生巨大的负担与影响,使之气息不畅。然而,眼下的魔皇已经铁了心要将对方置于死地,哪怕是在自己身体我有不便的情况之下,仍然没有打消这个念头。关键时刻,他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股极为残酷的笑容,同时那道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黄绿色气息骤然下落,化作一只巨大的拳头,当即轰在他自己的身体之上,位置刚好与那埠红瘢重叠在一起。

    “哈哈,你狠,我比你更狠。既然你的力量已经将我的器官毁坏殆尽,那我干脆就让他们全部从我的体内消失不见。”

    话音一落,那块圆形的紫瘢轰然出现了无数开同经脉的细小的纹路,接着这些纹路越来越多,颜色也愈发浓郁。忽然间,其中一条稍微粗一些纹路脱离了皮肉的包裹,当即跳到了体皮外面,并将那块紫瘢一分为二。再然后,紫瘢之中跃出的纹路越来越多,而紫瘢也被分割成了若干罗小的碎片,并且随着纹路的出现迸出体外,并从身上滑落到地面之上,碎成无数更小的尘屑。逐渐地,这种情况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最终魔皇的胸彰位置处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其中降了血污与虚无之外,便再针其它。现在的魔皇除了这副皮囊与灵魂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其它的多余东西了,里面的器官已经被他自己的凋零神力消化得一干二净。

    看到这一幕的神秘高手不由得叹了口气,随即摇头苦笑道:“你这又是何必呢!只要你能向我示弱,我便立即解除你体内的封锁,使之坏死的器官重焕生机。现在,你将它们全部销毁,无异与提前为自己宣判了死刑。”

    “哈哈,你懂什么。这具躯壳虽然已经时日是无多了,但遭殃的并不是我,而是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实话告诉你,现在他还存在于这具身体的某个角落之中。不信,我把他叫出来让你瞧瞧!”

    说罢,魔皇低头朝着自己胸前那枚巨大的缺口,神色疯癫道:“喂,沈万秋,快点出来见见人吧!再不出来的话,你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神秘高手先是看了看魔皇那张煞有其事的面容,然后又瞧向那个一无所有的窟窿之中,一时之间不禁陷入了心中的疑惑。可就在这时,只见那具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之中上忽然传来一阵异动,在那枚大得吓人的血洞边缘处,无数新生的血肉正在拼命增生分裂,并使出全部的力气将其中的缺口尽力弥补。但在神秘高手看来,那个被渐渐堵上的血洞之中,竟是出现了一张相当抽象的人脸,那是一张男人的脸庞。

    然而,让他为之震惊的是,那张脸并不是魔皇的,而是属于另一个人的,而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即将出现的这个张人脸的主人,正是魔皇口中所说的那个沈万秋。

    “你就是沈万秋?”

    话刚说完,只见那个初步定形的肉块之中忽然裂出一个狭长的口子,一只硕大无比的眼珠赫然从中凸现到外侧,让人看了不禁为之大惊失色,神秘高手也不例外。

    “我这是怎么了,我还活着吗?”肉块声音嘶哑道。

    神秘高手张开嘴却没有说出话,而是以一种怜惜的目光注视着对方,然后才和蔼道:“当然,你还活着。”

    肉块又道:“可是现在的我为什么会如此难过,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四分五裂,碎尸万段了。我感觉自己右手在脚下,而鼻子却在自己的后脊上。我感觉自己已经被打乱了,你能不能救救我?”

    神秘高手叹了口气,随即道:“好吧!我尽量!”

    虽然只是简单的五个字,但在那名神秘高手心中却是重若千钧。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之下,想要打败一个魔皇就已经实属不易,现在还要在这个过程之中解救一个甚至称不上是人的人,实在是困难重重。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男子说出的话,就应该像掉在地上的钉子一样,掷地有声。想到这里,他将头转向自己的断臂一侧,随即一股白色的仙气从那断茬位置处快速涌出,不时便已经为其勾勒出一只手臂的轮廓。增生,分化,定形,成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甚至都没有耗费任何时间。当魔皇再次看向对方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已经以其完全的状态看着自己,身上毫发无伤。

    “好霸道的修复术,好无解的棘手敌人。我承认,你是我这次重生以来见过的最强对手,比起守界者孙逸扬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神秘高手活动了一下那只刚刚生出的手臂,同时漫不经心道:“可惜,他也死在你了你的手里。不然,也许就轮不到我亲自动手了。”

    听那对方的口气,魔皇不禁心中一颤,而后才不由问道:“你也认识孙逸扬?”

    “何止,事实上,他的守界者身份就是由我赐予的。”神秘高手平静地说着,而魔皇这边的手中已经波涛汹涌,难以言表。虽然对方说话的口吻相当佻,但话语之中的内容却是令人如遭雷亟。委命守界者的身份,那不是只有老天才能做得到的事情吗?

    “呵呵呵,你的意思是你就是老天爷?”魔皇皮笑肉不笑道。

    “不敢不敢,我可达不到他老人家的境界。不过用你们的话来讲,我就是老天爷的门生。”

    听到对方这种极为荒诞的言论之后,魔皇不由得大笑道:“门生,老天爷的?你以为我魔皇是傻子不成?在我的意识之中,老天本来就是一种存在于有与无之间的特殊生命,甚至可以算是一种超乎这个世界规矩的外来力量。像他这种没有实体的生灵,怎么可能会有门生弟子?”

    神秘高手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伸手指着魔皇,语气铿锵道:“你知道,我为何会到现在才出手吗?”

    魔皇道:“为什么?”

    神秘高手昂首道:“因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于我而言,我不过是老天爷的一颗棋子而已。”

    “呵呵,棋子,你还真是会妄自菲薄啊!”

    神秘高手摇头道:“不,我说的是真话。其实,你现在所见,并不是我的真正样子,事实上,我是借由另一个人才出现在这个世上的。”

    说着,那人伸出手掌,一个令魔皇无比熟悉的脸庞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和血河是什么关系!”

    出人意料,出乎魔皇的意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位无名高手竟和自己的子嗣血河有着如此重要的关系。如此说来,之前被人皇逼退的方惜时并没有消失,而是借由现在的这位“老天门生”重新现世了。

    “不好,皇宫那边有情况,再不快点恐怕就来不及了。”

    山洞之中,江患海看了一眼被自己绑成粽子的方柔,随即面色阴沉,只见他手臂一扬,便将对方抗在了自己的肩头之上,随后快步奔向洞外。而就在这时,不久前他才认作义父的巫白帝竟在外面已经等候多时,二人一经碰面,他便立即说道:“看来,我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