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杀招频发
    被突如其来的火光吓了一跳的许仙人,刚刚定下神来,便瞧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自他的面前一闪而过,之后又隐匿于漆黑无比的地底通道之中。隐约之间,他能听到其中传出的阵阵交手动静。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光从声音之上就可以判断,下面正在进行的这场搏斗一定是无比激烈,引得他那颗尚未老矣的战心再次蠢蠢欲动。

    “好厉害的招式,好强大的力量,让我看看你们的庐山真面目!”

    说话间,许仙人顺着面前的缺口,纵身跳入其中。然而,由人皇召唤而出的那条疯狂龙影,如今正和血河打得如火如荼,四溢出现的血水无所不在,将整个地下世界染成了红色。

    “这里到底发生了干什么!”

    眼见面前这等触目惊心的场景,许仙人一边惊叹着一边想要继续前进。可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饕餮忽然高声叫道:“下面情况怎么样,如果不乐观的话千万不要勉强,省得出现无谓的牺牲。”

    许仙人仰头看向上方,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好像一只井底之娃一样,为何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

    “放心吧!这里暂时还出不了什么大事,我往前方看看,兴许能找到人皇。”

    饕餮又道:“那你自己千万小心,我就不下去了。”

    说来也是奇怪,天不怕地不怕的饕餮对于这条地下通道似乎十分忌惮,从刚才开始他便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本来对方可以跟随姚正忠等人一同潜入地下,共同阻止人皇的恶行。可是他却以自己有要事在身,不能陪同作为理由,硬是留在了地上,所以才使得姚正忠的刺杀小队功亏一篑。否则的话,现在的人皇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奶奶的,没想到这种时候反倒是我这种修为最为卑微的人成了先锋军,不知人皇怎么样了?”

    就在许仙人为人皇的情况好奇不已之际,远在数百丈之外的地下深处,人皇与方惜时正展开着生死决逐,胜败全在一念之间。由人皇所操控的凶煞龙影,如今气焰正旺,哪怕是无穷无尽的血河水与之相比起来,都要相形见绌,而用来束缚龙影的血水锁链也即将迎来崩溃解体的命运。眼见自己的招式马上被破,方惜时张嘴咬破自己的舌尖,一道纯洁的精血立时从他的舌尖处喷射而出,而后落在血河之中。也就在这个时候,稍显疲软的血河水立即狂性大作,高达数丈的血浪连番出现,以至于地表上的人听起来有种来到海边的错觉。

    “这!”

    眼见方惜时已经和自己以命相搏,人皇当然不会蠢到和对方拼命。毕竟在他看来,自己的性命要比对方重要的多得多,而且现在的他还有重要的使命。在没有完成之前,绝不能倒在这里。

    然而,如今的血泉显得无比霸道,由血河水组成的数条锁链,随即幻化成一杆杆拔地而起的长枪飞予,眨眼之间便已经将那条巨龙死死地钉在了一旁的石壁之上,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幅栩栩如生的壁画一样,让人看了不禁开口惊叹。

    “呵呵,以为制住一道龙影就可以打败朕了吗?真是天真!”

    说话间,人皇混身的气息随即陡然一变,又一只顶天立地的巨型兽影赫然出现在略显渺小的方惜时面前。

    “这是”

    “哈哈,不用猜了,说了你也不知道。因为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千年以来用以保护皇族的护龙祥瑞,皇天。今天,你死定了。”

    所谓的皇天,在方惜时看来不过是一个体形稍大,长着一口尖利獠牙的土狗罢了。虽说这家伙力量十分之强,但意识却是十分淡薄,和那些拥有人类意识的凶兽妖兽相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不过好在,正因为它的大脑构造简单,以至于主人说什么话,它都会无条件的服从,就算让他去死,他也会奋不顾身地从山涧之中跳下去,而这便是人皇口中的皇天。

    不过,既然能被唤成“天”,想来这只祥瑞应该有不少看家的本领。想到这里,方惜时随手一挥,一道箭一般的血泉立时破空飞出,直射皇天的咽喉。就在方惜时看向对方之际,巨大的皇天竟然开口血盆大口,紧接着那将那道还带着温度的血箭一口吞了下去。眼见自己的独门杀器成了对方的果腹之物,方惜时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下来。

    “该死,这家伙为何可以免疫我的血河箭,难道”

    不等方惜时说完,另一边的人皇已经主动交待道:“不用好奇,皇天本来就是依靠血液为生,而你刚才所施展的血河水刚好就是他的大补品。再提醒你一句,皇天虽然是我们皇族的护族神兽,但本性极为嗜食,如果填不满肚子的话”

    人皇将话语的尾音拉得老长,方惜时不禁道:“没想到你们堂堂初升大陆的皇室,居然也会使用如此阴毒的手段,这样一来,与我们魔界有什么区别。”

    人皇淡淡道:“对付你们这种邪门歪道,还在乎什么阴毒不阴毒。如果可以将你们魔族之人消灭干净的话,就算是把阴德消耗干净了又何妨。废话少说,受死吧!”

    此次对话使得方惜时对于人皇又有全新的看法。之前,他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狠手辣之徒。但从刚才他所说话的字里行间之中,无处不能发现他对人间百姓的爱戴与呵护,甚至不惜自损阴德,来换取人间的太平。可是他怎么也想不通,既然如此人皇又为何要与魔皇联手呢?

    思绪未完,正处巅峰状态下的皇天祥瑞再次疾扑而来。这一刻,方惜时感觉自己混身上下,头到脚,所有的毫毛都竖立起来。仿佛,对方这一击要将自己碎尸万段一般。多亏他早有准备,心念一闪,大片的血河之水如席地巨幔一般,将身前大片的空间遮挡起来,用来阻止皇天的攻势。

    然而,被注入了大量的澎湃无极仙气的皇天祥瑞,如今身上竟已挂上了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浩然正气,任何与之相左的能量事物一经与之接触,便会立即解体崩溃。

    血河水虽没有固定的形态,但说到底也是由真正存在的物质所构成,所以在皇天的面前,他那看似能够包罗万象的庞然体容量竟是丝毫不起作用,被折叠了数十层的血河水幕也被其撞出了一连串的窟窿。

    “这还不行吗?”

    思量间,方惜时手中立即凝起一股耀眼血虹,随着血河之水的不段累加,那条血虹的颜色越发浓郁,最后竟成了歇斯底里的黑色,直挺挺得躺在他的手心之中。千钧一发之际,那条血虹之上随即激荡起一股骇然剑意,这一刻方惜时与那条血虹已经合而为一,融为一体。

    “看我这一招,苍漠一剑!”

    长虹刺出瞬间,风云变色,地喑天悲,一眼望去,所有的树木都不禁之外侧倾覆,似是已经被那股无可比拟的剑意吓得魂飞魄散,所以才不敢与之相对。这时候,刚刚从空中向下坠落的孙长空,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神志,眼见下方的地面之中再次传来危险的信号,他的整张脸上都浮出出一股极为难看的煞白之色。

    “方掌门也已经毫无保留了吗?看来,这次他真的已经弃暗投明了啊!”

    想到这里,孙长空急忙调转身体方向,令自己的头部径直戳向地面上的那枚巨大的缺口,以便以最快的速度达到事发现场。然后就在他继续下落之际,一道扑面而来的暖风忽然令他不禁为之一震。

    孙长空伸手摸了一把略感潮湿的面颊,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已经被一种极为细小的血珠染红。紧接着,整片区域之中的空气都被这种微微的甜腥气完全占据,让人的内腑之中不禁微微翻动。

    “已经结束了吗?”

    穿过数层石壁到达地上通道的孙长空刚刚稳住身形,环视四周之后,却发现这里已经悄然无声,看上去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可让孙长空好奇的是,不管是人皇,魔皇,还是方惜时,都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以及随处可见的血泊。这些都是血河发动之后残留下来的个别分子,只是因为太过匆忙所以未能完全收回。如此说来,如今的方惜时情况一定不容乐观,否则绝不会出现这种失误。

    “方掌门,你在哪里?”

    孙长空极目远眺,但无奈地上的光缆有限,就算尽了最大的怒力之后,依然一无所获。带着满心的忧虑,孙长空一点一点向前摸索着,忽然间他发现不远处的拐角处传来一阵巨大的水响。

    “这难道是魔界大门已经开启了?不好!”

    意识到情况不的孙长空立即飞速奔向对面,回身之余,两道高大的身形赫然立在自己的面前。

    “人皇,魔皇!”孙长空不由得脱口而出道。而随着二人转过身来的时候,只见魔界大门上的机关之上,已经被安放下五指金光熠熠的戒指。而在它们身上的光辉带动之下,两扇铜门上所雕刻的神秘花纹也随之光芒四射,一枚枚各不相同的法阵接连从中飞射而出,然后化作金色粉末,消散于空间之中。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