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二章 臭味相投
    方柔终于还是被五花大绑了,尤其是她那一张玉琢般的小嘴,更是被一条“野蛮”的面条来回缠了好几圈,防止她再啐自己一脸。心满意足的江患海站起身来,这时方柔才发现,对方的嘴上竟有若干血痕。这些血当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来自于可怜的秀儿。

    秀儿已经被他吃得一干二净,唯一剩下的几根骨头也被他随手丢入了山涧之中,可以说是尸骨无存。而随着吞下了仅有的一只鲛人之后,江患海感觉自己多日未曾精进的修为竟然再次有了提升的迹象。不过,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唉,可惜,真是可惜!如果那个小妮子不死的话,兴许作用通史再大一些。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今后我不用再为她的事情操心了。对了,她还有一个娘在我的手里,回头有时间也把他给解决掉。”

    说话间,江患海伸手挠了找自己的脖颈,随即向方柔说道:“不要以为有你爹撑腰,我就不敢动手。之所以让你活到现在,是因为你还有别的用途。要想打开麻界大门,你是一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方柔扭动着身体,想要从地上坐起来,然而,如今的她就好像一只被包好的粽子一样,一条条特制的褐色麻绳将他的身体绑得那叫一个结实,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你……你放开我!我有话说!”方柔艰难地叫道。

    江患海担心对方还有别的猫腻,为防自己再次“中招”,他直接回绝道:“算了吧方大小姐,我不是傻子,放开你我岂不是又要被你啐上一身。要说话的话,你还是保持这种状态吧!”

    这时,方柔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狠色,但随即又消退了下去,并且继续含糊道:“我……我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与精气正在减小,是不是有人在暗算我?”

    “暗算你?呵呵,谁有这个能耐!”

    话音刚落,面带冷笑的江患海突然表情一滞,接着便道:“难道是人皇?”

    想到这里,江患海顺手搭在方柔的手腕脉搏之上,不时他便脸色大变,打气急败坏地怒声道:“该死!人皇居然还会使用这种邪门歪道!怪不得这丫头体内的气血正在飞速流失,原来是他搞得鬼!”

    血,是人类用来运输生命物质的重要载体,一经缺失,人体本身便会由于供血不足而陷入迟滞状态,重则会危及生命。而眼前方柔体内的气血已经隐去了十之三四,虽然看起来比例不大,但实际上对于方柔来讲却是一次巨大的伤害,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休想恢复到健康时候的样子。而就在方柔的身体深处,竟有一个不起眼的旋涡,气血便是经由这里流到体外,不知所踪的。江患海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后,终于确定,普天之下有能力做到的这一点恐怕也只有人皇了。怪不昨吉时当前人皇会如此淡定,原来他早已有所准备。不过话说回来,相隔千里剥夺它人气血的能力,又是谁传授给他的呢?

    地底世界之中,立于魔界大门跟前的人皇,手捧着那只找开的金匣,金匣之中五枚金戒指熠熠生辉,惊为天物。而在他们的戒托之上,五枚不知何时多出的宝石竟在那里放射出各不相同的光芒。

    红得如火,绿得如春,黄得如金,蓝得如冰,还有和泥土的颜色几乎无二的褐色,五种光芒交织在一起,将他面前的那道清泉逼出了一条狭窄的缺口,刚好可以允许一人通行。

    “哈哈,那五个阵中人万万没有想到,早在这场对决开始之际,我便已经拿到了决定胜负的重要道具,五枚阵中神戒都在我的手里。只要它们在,即便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够借助阵中神戒的力量获取汝等体内的气血,进而化为己用。任你们再怎么聪明也绝对想不到我会留有这么一招吧!”

    其实,这两枚阵中神戒本来是当初五名人间高手封印魔界之后留下的神器,以来防止哪一天事发突然,来不及镇压魔界大军,从而通过阵中神戒的力量,将阵中人或者阵中人后代的气轿召唤到这里,并作为封印的能量来源。可让这些先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留下来保护这方天地的宝贝,此刻竟成了涂炭生灵的帮凶。现在,孙长空,方柔,柳如音,高渐飞。黄起凤的气轿已经分别凝聚到五枚阵中神戒之中,并变作为完全形态。看着面前这五个可爱至极的“宝贝儿”,人皇终于露出了少有的贪婪之色,随即伸手将五枚戒指全部戴在右手之上。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架起手掌,迎着前方的微弱洪荒,仔细欣赏着息那只金光灿灿的右手,随即昂然道:“多少年了,我等这一天实在太久了。为了这一点,我付出了太多,而许久不曾精进的修为就在今天马上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魔界,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吧!”

    说着,人皇举步走了通往魔界大门的道路,贴着两边的水瀑一直简行,那两扇无比威严的厚重铜门随即挡在他的面前。

    “呵呵,魔界,你等这一天应该也有很长时间了吧!不过你放心,你与我的愿望马上就要一起实现了。”

    就在这个时候,人皇的眼睛忽然落在了门上一处规律排列的五个手指粗细的窟窿之上,而那便是开启魔界大门的关键所在。通过大小的形状可以判断出,那五枚阵中神戒便是在要被安插在这些地方的。而当人皇马上就要按照想法付诸行动之际,头顶上方,大片的断壁残垣出人意料地轰然砸向他的身体。

    由于碎片的体积实在太大,再加上此处空间狭窄,根本就不允许他大展拳脚,施展精妙身法。短暂的思量之后,他决定要用力量将其彻底击毁。

    然而,如果只是依靠以前的力量,虽然能够将那块落石打得支离碎碎,但随之出现的更多碎片会像暗器利箭一样袭向他的身体,进而造成更为严重的二次伤害。可明知事情很可能会发展到那种地步的人皇还是伸出了那只右拳,因为它的上面还有五枚神采奕奕的戒指,里面更是蕴含着相应阵中人体内的精纯气血,可以说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稀罕宝贝。而经由五名阵中人汇聚而生的一拳之力,威力之大,气势之猛,实在已经超出了人皇自己的要领,而那发起人足有十万斤重的落石也在恐怖拳劲的冲击之下,化为乌有。这一刻,人皇被自己的轩然一击吓得半点说不出话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身影忽然如羽毛一样悠悠地落在他的身后。

    “发险!要不是刚才反应及时的话,说不定我已经伤在了你的手里。人皇,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

    蓦然回首,看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人皇终于勉强回道:“原来是魔皇,这可真是太意外了。”

    魔皇低头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五枚阵中神戒,而后略显忌惮道:“魔界起封,作为一界之主的我,自然要见证这一赋有历史意思的一刻。话说,在刚刚来的时候,我似乎感应到了另一个巨大的气息,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不敢贸然进入此处,好像生怕有意外发生似的。”

    听到这里,人皇已经回过神来,随即张口道:“你不是要让自己的魔界大军重入人间吗?如果你不想浪费时间的话,那就赶紧动手吧!万一一会儿来了搅局的人,那可就不好办了。”

    “呵呵,真是抱歉,看来被你言中了。”

    随着头顶传来的声音,二人一同看向那被魔皇强行撞出来的地下深坑,只有两道身影凭石而立,面向他们,冷笑道。

    “方惜时,又是你!你本应该和朕是同一阵营的,现在又为何要兵刃相向!”

    面对人皇苦口婆心的劝说,方惜时却是漫不经心道:“我说过,你现在所看到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而你所认识的那个方掌时,也不是唯一的方惜时。我是因为预见到了将来会发生的恐怖之事,所以才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前来阻止你的计划。相信我,这扇大门给皇室带来的绝不是机遇,而是永无止境的绝望。今天你要是撕开了它,那你便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人皇瞥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阵中神戒,然后才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万一你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我的修为更上一层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最大的输家?不行,就算魔界那边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但为了得到其中的魔气,我觉得可以姑且一试。”

    话音一落,人皇身形一晃,竟已来到巨型铜门的跟前,将那只戴着五指阵中神戒的手掌,轰然击入到机关所在的位置处国。这时候,方惜时已经忍无可忍,径直扑向了人皇的的上空,欲要来一招泰山压顶。可是十当无奈的是,方惜时的体重有限,根本不能对人皇造成多大的伤害。甚至,方惜时的双脚还没有来得及着陆,人皇便已经摔先将他拎了起来。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