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一章 誓言
    正与方惜时朝皇城火速前往的孙长空,身形陡然一滞,不再移动。方惜时看了一眼对方,不禁关切道:“怎么了长空,现在时间刻不容缓,再这么耽误下去的话恐怕就要赶不上魔皇了。”

    孙长空伸手扶着自己的胸口,随即声音微弱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何感觉刚才的身体好像被人抽走了一缕魂魄似的,整个人都变得有气无力。”

    方惜时凑到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孙长空,随即道:“你可能是太过劳累,一直都没有休息,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要不,你先再这么歇息一会儿,我自己一个人先去追赶。”

    孙长空摇头道:“不了!凭掌门你一个人,根本不是魔皇的对手,狐身前往的话无疑是自寻死路。算了,咱们继续赶路吧!”

    说罢,孙长空迈步就要走,可谁成想一股强烈的无力感立即袭遍全身,逼得他不得不跪倒在地。同时,心脏处传来的一阵刺痛令他着实难当,不一会儿的工夫他的头上已经汗如雨下。

    “长空,你没事吧?我怎么看你脸色如此难看!”

    孙长空咬着牙,艰难道:“不……不好,有人对我的身体动了手脚。我,我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正在迅速流逝。”

    就在这个时候,远在数百里之外的皇宫之中,类似的场景同样发生在高渐飞,柳如音,还有黄起凤的身上。柳如音还好,有三胖在一旁照料。而高渐飞和黄起凤这对患难鸳鸯,却是真的叫天天应,叫地地不灵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之中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力量都在朝里面飞速流失。”

    高渐飞勉强支起身体,挪步来到黄起凤的面前。可是如今她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原本红润的嘴唇竟已惨白一片。

    “我……我这是要死了吗?”黄起凤苦笑地说道。

    高渐飞作出一副发怒的模样,向对方呵斥道:“我不允许你说这种丧气话,有我在,你就绝对死不了。”

    黄起凤欣慰地笑了笑,这一刻,仿佛身上的疼痛也不再那么剧烈,一股暖流随即涌入四肢百骸之中,滋润着他受伤的身体。

    “你这个傻瓜,我当然不想死。好不容易遇见了你,我怎么能够舍得离开你。”

    高渐飞脸色又是一红,不过这回他的胆子明显大了许多,说话的底气也浑厚了数倍。

    “都什么时候了还是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难道你和之前的那些心爱之人,也是这般模样吗?”

    嗅出高渐飞身上的醋意,黄起凤莞尔一笑,随即用手肘将自己的上半身支了起来,同时轻声道:“怎么,你在乎我的过去?”

    高渐飞心头一震,不禁反驳道:“怎么会,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我绝不会因为你的过去而心生芥蒂,同样也不会因为以后的隐患而影响现在。”

    黄起凤支着身体,一点一点蹭到高渐飞的怀里,躺在对方的膝盖之上,面朝高渐飞道:“你这话当真,不会反悔?”

    高渐飞脸上的红晕已经完全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只属于男人的坚毅与果敢。这时,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握在了黄起凤的手上,目光也与双方的交织在一起,摩擦出剧烈的火光。

    “我高渐飞从来都不会做后悔的事情,卿不负我,我不负卿!”

    柳如音已经瘫倒在地,惨白的脸庞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悯之情。三胖不知她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关于女人的一些私密事情,他也只是道听途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所以也就不能确定柳如音此时的病症了。思前想后,他决定还是将地上昏睡之中的柳如音轻声叫醒。

    “嫂子,你怎么了,用不用喝点热水啊?”

    柳如音睁开慵懒的眼皮,当看到三胖那张圆嘟嘟的脸颊之时,她的嘴上不禁扬起了一抹会心的微笑。

    “热水不是对所有不舒服的女人都管用的,我的身体没有问题,但只是感觉有些软弱无力,就好像没了骨头一样。”

    三胖不假思索道:“要不,我来背你?”

    柳如音同样干脆道:“不要!”

    三胖轻咦一声,不由道:“嫂子,你可不要胡思乱想,我三胖可不是那种见色忘义之人,我真的只是想帮你一把,绝没有非分之想。”

    眼见三胖的紧张神情,柳如音不禁又笑了笑,随即接着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解释。只是,男女授受不亲,这也是古时候定下的规矩。算了,我自己可以走,你不用管我。”

    说完,柳如音拿出佩剑作为自己的拐杖,刚要向前行去。谁知,三胖眼急手快,一把便将柳如音背到了自己的身上,撒腿就跑。

    “你……你要干什么,快!快放我下来!”

    三胖一边跑,边气喘吁吁道:“嫂子多有得罪了,可我也不能将你一个留在这种是非之地。如果要怪的话,等长空回来,我定给他负荆请罪。”

    说罢,三胖脚下的速度变得愈发迅捷,眨眼之间便已奔出数里之外。

    秀儿看着腿边蜷缩起身体的方柔,脸上不禁浮现出几分同情之色。就在刚刚,对方才经历过一番生死煎熬,剧痛让方柔数次昏厥,然后又从恶梦之中惊醒过来。就这样反反复复数次之后,精疲力竭的她已经无力再去管自己身上的异样,直接倒头睡去。

    “不行啊,这样可不是个办法。万一方姐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向孙大哥交待呢?”

    虽说自己的娘亲一直被江患海控制,生死不明。但想到自己的身边有一条生命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威胁,秀儿终于鼓起了勇气,挪动着并不灵便的下半身,竭力朝洞外行去。可就在他准备走出洞口,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的时候。一道山一样健硕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要去哪里,我不是交待过让你好好照顾那位方小姐吗?”

    “江大人!”

    秀儿抬头一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那个令自己无比惧怕的魔鬼,也是将自己害成现在模样的江患海。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不知道是她的运气太差了,还是对方的运气太好了。

    “我……我……”

    说话间,秀儿忍不住瞟了几眼身后的山洞。见此情形的江患海心叫不妙,于是连忙推开身前的秀儿,大步流星地闯入到洞口之中。

    “她这是怎么了?”江患海怒声问道。

    一见对方露出凶恶的面目,秀儿吓得手软脚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而现在江患海的本来就在气头上,再另上秀儿这般吞吞吐吐,看上去就好像心里有鬼似的。想到这,江患海的心中更加愤怒,遥空一抓,鲛人模样的秀儿当即飞入到他的眼前,并被他的右手虎口死死箍住了咽喉,动弹不得。

    “你……你放手!”秀儿挣扎道。

    “说!是不是你害得方柔成了这副样子,快说!”

    “我!我!”

    由于咽喉被江患海死死握着,以至于如今的秀儿连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随着挣扎的继续,秀儿的呼叫声越来越小,蹬踹的双脚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欢腾。终于,在一阵剧烈地抖动之后,秀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从失控之中回过神来的江患海,眼见手里的秀儿尸首,不禁脸色大变,一股悲愤交加的复杂情感随即占据了他的整个面容。

    “你……你,都怪你!你不怨我,这都是你咎由自取。算了,死都死了,也不能浪费了你的鲛人之躯。虽然死尸的效用要比活着的时候减弱许多,但至少比没有强上一些。也罢,这就是所谓的命吧!”

    昏暗的幽光之下,一道道瘆人的咀嚼声不时从洞口处传入到方柔的耳中。就在刚刚江患海为难秀儿。她就已经微微有了一些知觉。可直到现在,他除了脑子可以思考活动之外,身体的其它部分都处在失灵的状态之中,任他如果努力也叫不出一声,更动不了一下。心知秀儿是因自己而死,方柔那颗善良的内心随即陷入到深深的自责之中,泪水像小溪一样自耳角处流到脸上,打湿了头下的地面。

    “江患海,你不得好死!”方柔发自内心地诅咒道。而就在这时,饱餐一顿的江患海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见到方柔的有过流泪的迹象,他不禁喜悦地说道:“方柔,原来你没事啊!”

    方柔愤怒地睁开那双吐火的星眸,两束利剑一般的神光随即射在江患海的身上,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

    “呵呵,你看到我杀秀儿时候的样子了?”江患海轻描淡写道。

    方柔用尽全身力气点了点头,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说不出半个字。就好像,她的灵魂已经和身体完全分离,无法协同工作了一样。

    “实话告诉你,我之前所以留那个丫头的性命,就是要吸食她体内的鲛人血脉,从而提升我自己的功力。现在,他的使命完成了,也算功得圆满,可以早日升入极乐世界了。”

    这时,方柔不知从哪来的一股蛮力,硬是将嗓子里的一口浓痰,用力吐在了对方的面目之上。看着江患海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方柔的脸上终于露出一股冷酷的笑意。

    “”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