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七章 杀皇行动
    人皇怎么也没有想到,姚正忠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是在自己全然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实在有些诡异。想到这里,他不禁提高了戒备,随即开口讯问道:“姚爱卿所未何事,居然潜到此处与朕会合?”

    姚正忠看着对方一脸正色的模样,不禁心头一颤,而后忌惮地说道:“我看陛下与那只饕餮前来此处,发现后者行动鬼鬼祟祟,神神秘秘,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一样。臣看事有蹊跷,便一路跟随,果然发现那厮居心叵测,心怀不轨,竟趁着陛下潜入金佛下方的通道之际,强行将入口封死,然后扬长而去。未免打草惊蛇,臣在对方离开之后才敢露面,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听完姚正忠的解释之后,人皇先是一愣,然后放声大笑道:“姚爱卿,朕怎么可能怪你呢。你救驾有功,朕赏你还来不及,又怎会以怨报德?快,快过来,现在朕有一件大事需要借姚爱卿的一臂之力,你一定会帮朕的,对吗?”

    妙正忠心生疑云,不由问道:“人皇所说的大事指的是?”

    人皇两眼绽放出慑人的光芒,犹如黑夜之中的两颗明珠一样,散发出熠熠光辉,令人不敢与之对视。而姚正忠自然不能例外,思量间他已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生怕惊扰了圣驾。

    “呵呵,姚爱卿就不要装糊涂了,朕来此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吧!我说的大事当然指的是开启魔界大门。”

    姚正忠眉头不由得一皱,虽然他的心里早有答案,但当对方说出此话之时,他的脸上不是显现出几分惊色。

    “开启魔界大门?人皇,您真的已经考虑清楚了吗?”

    “那是当然!”人皇不假思索道。接着,他缓步来到姚正忠的面前,后者想要抽身闪避却发现自己的躯壳已经不受控制,只能站在原地,一点一点等待着死神一般的人皇到来。

    “不要害怕姚爱卿,朕是舍不得让你覆汤蹈火的。不过,眼前,朕有另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

    说罢,人皇伸出右手,只见他的掌心之竟安静躺着一枚精致的镂花金匣。小小的金匣之中却是暗自涌动着一股不可小觑的能量,仿佛一经打开便会如同洪水爆发一样席卷整个空间。

    “这是什么?”姚正忠不禁问道。

    “呵呵,你别害怕,这是方惜时之前留给我的一件宝贝,说是关键时候会派上用场。现在,杀生大阵已破,魔界大门失去屏障之后,再无强力后盾。这下,我们只要满足‘开门’的条件之后,就只可以将魔界引入人间了。”

    姚正忠看了一眼那只金匣之后,随即说道:“这么说来,这只金匣就是开启大门的钥匙?”

    人皇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现在开启大门还要有一个持匙人。只有持匙人才能开启真正的魔界大门。否则,魔气非但引入不到人间之中,反而会给初升大陆及至蓬莱大陆带来一场灭顶之灾。”

    这回,姚正忠也淡定不得,只能跪地哀求道:“呈蒙人皇错爱,姚正忠无以为报。但持匙人这么重要的工作,放在臣的身上属实不妥,我看陛下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姚正忠抱拳行礼之后,欲要转身离去。可谁成想人皇就好像吃这下了他一定,闪身挡在他的面前,脸色阴恻恻道:“姚爱卿,你也知道朕对你的期望,远远高于其他人。现在皇族身处生死关头之间,胜败在此一举。成,则吾皇室一族飞黄腾达,一展宏图。不成,整个皇族无一幸存不说,就连周围的城镇也要因此遭殃。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了吧?”

    姚正忠看了一眼人皇冰一样的目光,随即又将视线转向那只金匣,陷入了深思之中。许久之后,他终于叹了口气,随即轻声道:“也罢,既然人皇如此看得起我姚正忠,那我自然是义不容辞,甘愿为皇族命脉鞠躬尽瘁。人皇,把钥匙交给我吧!”

    说话间,姚正忠已经伸手探向人皇的掌心之中,将那枚精致的金匣收入了自己的手中。而与此同时,他竟在那小小的空间之中感受到了不下五道精纯浓厚的气息,这让姚正忠不禁大吃一惊。

    “这……怎么会……”姚正忠惊愕地喃喃道。

    看着对方那一脸夸张的神情,人皇淡淡地笑了笑,接着补充道:“不要怀疑金匣之中的东西,它们是撕开魔界之门的关键所在。没有它们,就算我们拥有毁天灭地的能耐,也拿那两扇大门束手无策。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

    听到这里,姚正忠随即看向自己手中的金匣,手掌不禁为之攥紧起来。

    “这玩意真有这么重要?如果真像人皇所说的那样,没有了所谓的钥匙岂不是魔界大门再无重启之日了?”

    想到这里,姚正忠收回自己的那只右手,随即昂首道:“人皇,多谢您的厚爱,可是,这一回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人皇面色一寒,不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姚正忠,你不会是想造反吧?”

    “不敢不敢,那种大逆不道之事,陛下就是给臣一百个胆子,臣也万万不敢。但魔界之事牵扯巨大,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贻害苍生。为了避免那样的悲剧发生,这回我只能做一次不人了。”

    话音未落,姚正忠身形一晃,化作九道分身,一同冲向来时的通道之中。然而如今的人皇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笑容道:“姚正忠,你也未免太小看朕了吧!”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段话,听在姚正忠的心中却是字字霹雳,轰得他六神无主,七孔淌血,随着一道道残影相继隐去,伤痕累累的真身赫然出现在人皇的面前。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姚家迷踪术为何会失效,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我不相信。”

    面前姚正忠如痴如狂的叫嚣,人皇缓步来到对方的跟前,指着对方手里的金匣道:“刚才竟给你钥匙的时候忘记告诉你了,这玩意狂暴得很,任何微弱的能量波动,都可能引起剧烈的反应。多亏刚才你施展的招式杀伤力不大,否则如今的姚正忠已经沦为烂泥一滩了。”

    听完人皇的讲解之后,姚正忠缓缓张开手掌,却愕然发现自己手中的那枚金匣不知何时已经变作一柄奇形怪状的兵刃,深深地刺入到皮肉之中。

    “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人皇,你是何时发现我叛变的!”姚正忠竭力地问道。

    人皇指了指姚正忠的脑袋,随即冷笑道:“你的脑子不好使,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朕和你们说过吞天兽,但从未提饕餮的事情。既然如此,你又是如何得知朕身旁的那名凶兽男子是他呢?显然,你在撒谎。你早已与饕餮串通一气。”

    话了好几千年,人皇最为痛恨的就是背叛,尤其是来自自己信任之人的背叛。如今的他恨不得将姚正忠碎尸万段,因为对方辜负了自己对他的信任。而一个轻易辜负自己的人,绝没有继续让他活下去的道理。所以,人皇出手了。

    人皇一经出手,幽暗的通道之中忽然闪出了另两个黑影,分别从一左一右夹击人皇,使之疲于应对,不得不暂时撤离。然而不等人皇将脚跟站稳,一双波光一般明亮的锋刃直接帮了他这个“大忙”。

    两柄千年寒冰一样冰冷刺骨的利刃自人皇的脚底之上径直没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并从两侧的脚面上双双跳了出来,整个过程不费吹灰之力,简直就是势如破竹。而身中此等重创的人皇也真的像众人所希望的那样,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人皇,得罪了。”

    忽然间,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自人皇两腿中间的石板之中脱尘而出。只见此人大头大眼,方脸兜风耳,却生了一个身高不足三尺的短小的身体,即使站真了身体也能以与人皇的腰间持平。而人皇也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能够打伤自己的居然是一个丑陋畸形的侏儒。

    “土风行,居然连你也背叛了朕!朕待你如何,竟让你不惜下此毒手!”

    土风行拍打了一下双手上的泥土,随即不以为然道:“呵呵,人皇,你就不要再假惺惺了。表面上你是轱辘同情收留了我。但明眼人都知道,你看上的是我那如花似玉的美人。你和她的那些丑事,我早已了知于心。之所以迟迟没有揭穿你虚假的面具,就是为了给你一个忙过从新的机会。只可惜现在看来,这个机会似乎用不上了。”

    不知怎的,留在人皇脚上的那道血口就好像能读懂土风行的心思一样,就在刚刚怒气暴增的瞬间,原本已经初见凝血的两脚血口竟是再次迸发出大片的血浆。刹那间,之前参与刺杀围剿的众人们纷纷自暗处显现出真身来,而这一切的主谋者也随即出现在人皇的面前。

    “又是你饕餮,难道你一定要置朕于死地吗?”

    说话间,人皇的眼中已经烯起熊熊烈火,似要将这世间的一切焚烧殆尽。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