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五章 去而复还
    看着饕餮消失的地方,众仙人还有一种如梦似幻的错觉,就好像之前都是自己的妄想而已。而当看到奄奄一息的熊震之时,他们才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办,人皇真的已经弃我们而去了吗?难道我们真要像那只凶兽所说的那样,与人皇公然为敌吗?他的厉害我们是清楚的,我怕到头来非但阻止不了他,最后还要死在他的手上。不知你们怎么想的,反正我是不要继续待在这里了。初升大陆的百姓是死是活,说到底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趁着现在时候未晚,我要带着我的妻儿去逃难了。”

    说罢,那名仙人起身就要离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快如闪电的急光突然从众人身后飞射而来,无声无息,如果不是正眼瞧见根本意识不到它的存在。而那名仙人此时刚好回过头来,见到了这一致命的偷袭。看到这一幕的他连忙使出一记鹞子翻身,惊险地躲过了身后的攻击。“呲!”

    随着一声轻微的尖啸,那人瞪大了眼睛,随即看向自己的身前,却愕然发现原本应该已经被自己避过的急光竟然已经戳在了自己死穴之上,虽然外表看来没有一丝血迹流出,但他知道自己的心脏已经被这一击毁得一无所有。

    “你!”

    不等那人伸手指向杀害自己的凶手,他的生命已经戛然而止,带着满腔的不甘与愤怒,坠入幽冥之中。

    “是谁动的手?”许仙人忽然看向众人道。

    众人交头结耳,互想猜测着凶手的身份,毕竟就连他们也没有看清对方出手的动作。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紫色衣衫的男子赫然向前迈出一步,沉声道:“是我,怎么了?”

    当众人看向这位紫衣人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同时都浮现出一股忌惮的神情,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是人皇的得力助将之一,定京大将军姚正忠。

    作为与江沛齐名的大将军,姚正忠虽没有为人皇扩展疆域,抵御外敌,但为了平覆内乱,铲除异党,死在他手中的皇族之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而且个个都是曾有意想反叛人皇的当诛之人。正因为这个缘故,大家为他取一个形象的外号,灭亲大将。

    灭亲大将的出现使得众仙噤若寒蝉,人人自危。他们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与背叛人皇没有任何区别,而姚正忠正是为这个时候而存在的。

    “我听你们刚才有人似乎要背弃人皇,我看看还有谁啊?”

    姚正忠的身材不算高大,但此时他在众人的心目就好比那擎天柱一样,令他们不得不直目仰视,不得不为之正色。现在,也许一个轻微的动作都可能将他们引入到死亡的漩涡之中,所以可以的话,从现在开始他们连一个字都不想吐露了。

    然而,人总是抑制不了心中那份悸动,尤其是像许仙人这样的性情中人更是无法自持,虽然明知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有可能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但他还是率先开口了:

    “姚将军,您是什么时候来的,我等刚才怎么没有见着您?”

    姚正忠笑了笑,随即走到那已死去一会儿的仙人面前,伸手探了探对方的脖颈脉搏之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

    “哦,就在刚刚那个吞天兽重伤熊震的时候。没和你们打招呼,是我唐突了。”

    听到这里,许仙人不禁怒声道:“什么?你见到那个吞天兽了?既然这样,你刚刚为何不杀了他,反而要先处决周仙人?你这明明就是欺软怕硬!”

    姚正忠笑了笑,不以为然道:“姚某是不是贪生怕死,欺软怕硬,你说是不算。就说当年人皇的兄弟断河王叛乱那一次,当时人皇一念之差,令断河王集聚了一批蓬莱仙党,险些害了我诸葛家的大好河山。要不是我临危受命,孤向夜袭敌方大本营,一连杀了一十三名好手,外加主谋断河王,也许现在的人皇就要易主了即使这样的话,你也要这般评价我姚某吗?”

    听罢姚正忠的话之后,许仙人先是一愣,随即才迟疑道:“可……可你为什么要放走那只吞天兽,他可是怂恿大家背叛人皇的罪魁祸首啊!”

    姚正忠正色道:“你所说没错,但我也清楚,吞天兽只是人皇请来的外应,不是皇族之人。我姚正忠所监督的,是真正的皇族之人,而不是那些乌合之众。哼哼,你以为一只凶兽就能吓倒本将军吗?”

    话至此处,众仙家不禁对面前的这位皇族功臣有了别一种全新的看法,原来这位所谓的忠将不只是手上的功夫了得,嘴上的厉害也是非同小可。就这么几句话竟让在场众人哑口无言,无言以对。而这时候的许仙人也只得悻悻作罢,再也不说话。

    “好了,大家不要乱。或许现在陛下他现在正在经历一些事情,但我们这些作臣子的必须要相信人皇,只要这样,待日后人皇抵至世间巅峰之时才不会忘记大家的不离不弃。否则,周仙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语毕,妙正忠的脸上已经浮现出得意的神情,而他最为得意的,就是欣赏众人敬畏自己时候的模样,令他心中生出一副充盈的满足感。

    “将军所言及是,是我们这睦老糊涂轻信他人谗言,这才让外人有了可趁之机。从今往后,我等一定唯将军之命是从,绝不敢有半分违背。”

    说话的人是孟仙人,不知为何,许仙人看到对方这副面容,不禁心生厌恶。在他眼中,此时的孟仙人就像一只向主人摇尾乞怜的走狗一样,一点所谓的尊严也没有。而和他相比起来,许仙人却不愿听人摆步。他要的是自由,言语与行动,两个方面的自由。而眼前姚正忠的话无缝是将他最为看重的东西全部抹杀干净了。

    “姚将军,您身为皇族的守护者,为人皇说话也是情理之中。可是眼前人皇私自开启魔界大门,置天下苍生于不顾,本来我们这些老骨头们还想凭自己的力量将魔界传来的魔气加以控制,进而为我等所用。可现在只凭人皇一人之力,根本无法控制那么强大的气息。大门一旦开启,魔界扫尾要举兵进攻人间,介时生灵涂炭,血流成河,那真是将军你想看到的吗?”

    面对许仙人的慷慨陈词,姚正忠并没有立即任答,而是淡淡地笑了笑,接着一步一步走到许仙人的身前,伸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之上,这才说道:“许靖,许仙人,听说你不久之前才得到一子,可以说是老来得后,实属大好幸事啊!”

    许仙人想要咧嘴微笑,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他在对方的目光之中读出一种极不寻常的情结。那就好像暴风寸来临之前的宁静一样,虽然看上去风平浪静,但之后便是波涛汹涌,让人不得不为之颤抖。

    “将军,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姚正忠又笑了笑,继续道:“不明白是吗?你过来,我告诉你!”

    说着,姚正忠做出一副附耳窃言的动作,这就朝许仙人的耳边探去。而直觉告诉后者,绝不能让对方贴近自己的身体。可就在这个时候,姚正忠的整个人都变得灵活起来,即便许仙人已经竭尽全力,但对方仍然如影似魅,与他相距离不足一寸距离,对方呼一口气,许仙人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对方体内的温度。这一刻,他终于醒悟,自己的大根之期恐怕就在眼前了。

    “呵呵,为难一个小小的仙人算什么本事,我就在这里,有能耐朝我来啊!”

    随着这句无比威风的叫嚣,一道从天而降的气劲忽然落在许仙人与姚正忠的身前,刚好将二人隔离开来。趁着这个机会,许仙人一连向后跳邮了数丈之远,直到确定对方追不上来之后,这才停下脚步。

    惊魂未定的许仙人四下寻找刚刚出手拯救自己的恩人,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早已离开的“吞天兽”居然再次瑞丽在自己的身边。

    “是你,你是那只吞天兽?”许仙人惊呼道。

    不只是许仙人,其他仙人包括妙正忠也不禁将视线投向那个高大的身影,众人脸上的骇然已经能够说明此刻他们的心情。只是他们不知道,为何刚刚还无所畏惧的姚将军为何现在变得这么安静呢?

    “你就是姚将军?”饕餮冷笑道。

    面对对方的质问,姚正忠当即一愣,之后才恍然说道:“是……是我,怎么了,有什么贵干?”

    “呵呵,没什么,只是我刚才无意之中听到你的话,觉得有些好笑而已。别人想要背叛人皇,你店堂出手杀之。而我公然鼓动大家叛乱,你却当作没有听到。我是该为自己的能耐感到高兴呢,还是应该为你的懦弱感到难过的呢?”

    被饕餮当众戳穿虚假嘴脸的姚正忠神色难看至极,但即便是这种情况之下他仍然不敢与之公然叫板,只是低声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招惹你,请你也不要难为我。”

    “呵呵,有意思!我饕餮这人向来就是这样,越是别人对我示恶,我越是喜欢和他亲近。而别人一旦对我示弱,我便愈想将对方折磨至死。看来,你是以以属于第二类啊!”

    随着话音落定,现场众仙终于明白姚正忠畏惧的真实原因,也明白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凶兽到底是一位怎样恐怖的人物。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