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九章 竞技
    魔皇一出,万籁俱寂。包括孙长空在内,都不禁为之噤声,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实在叫人压抑得难受。

    魔皇向前走出一步,孙长空便向后倒退一步,就这样,二人一直都到石壁边上,孙长空已经退无可退,这时魔皇才沉声道:“你怕我?”

    孙长空镇定了一下心神,这才强颜道:“废话,只要是怕死的人,哪个不怕你。我是人,我当然也会怕。”

    听到这话的魔皇先是一怔,随即便大声朗笑,并且道:“原来,你也怕我。既然这样,当初在夹缝空间之中,你就不应该得罪我。毕竟,你是孙逸扬的后人,他给我带来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战斗,就凭这一点,我就应该留你一条命。或许,再过个三五十年,你也能成为一个像他那样强大的对手。到时,我们便可以一战为快了。”

    孙长空咧了咧嘴,却没有笑出来,现在的他实在太过紧张了。

    “可是,你现在的意思似乎并不想放我走啊!”

    魔皇将身上原本属于沈万秋的衣物扯掉,露出自己那件漆黑色的魔铠,随即道:“是的,毕竟,我那么做无异于放虎归山。这样的惨痛教训历史上数不枚举,我不想再步前人旧路,更不想成为人们口中的狂妄之徒。以防意外发生,我只能在今天杀了你。”

    孙长空打量了一番对方的身体之后,之后脸上竟是亮起一道异样的光彩,接着道:“只可惜,现在你的状态似乎并不好啊!借助沈万秋的身体才复生没有多久,你的力量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吧?或许凭现在你的实力能强行杀死我,但你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不是吗?”

    魔皇咬了咬牙,面色冰冷道:“我只是还没有习惯这具身体而已。在那之后,我会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将你慢慢玩死。”

    说话间,魔皇突然探出右手,然而,此时二人之间还有些距离,所以孙长空并没有立即防备。然而,就在这个空当之中,就在他的左边空间之中忽然伸出了一只阴森森的“鬼爪”,当即便将他肩上一块皮肉连同外面的衣物一同扯了出来。这时他才向前看去,却愕然发现从自己身上被掳去的东西竟落到了魔皇的手掌之中。

    魔皇将那块带血的皮肉凑到跟前,然后用力嗅了一下,随即心满意足道:“好新鲜的血,好精纯的仙气。吃了你,我的修为恐怕又能增加不少。怎么,是我亲自动手,还是你自己乖乖送上门来呢?”

    孙长空仔细回忆着之前发生的情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一幕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突然,他的视线不经意地落在了地上一块沈万秋的衣物之时,一时之间,心中的迷雾随即消散不见。

    “原来,他使用的是孙长空的弃道秘术。背弃仙路之法,虽然困难重重,但却剑走偏锋,让人防不胜防。如果被这一招缠住的话,恐怕真的没有回天的余地了。”

    孙长空自信凭自己现在的修为,哪怕是和这世上最强大的敌人站到一起,也绝不逊色。可相对而言匮乏的实战经验,以及较少的武功招式,使得他在应对一些突发情况之时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眼下魔皇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单论修为的话,刚刚重生的魔皇自然不是刚刚得到五行神力传承的孙长空的对手。但凭借其与天生的魔皇气场以及刁钻的攻击套路,竟能稳稳压过孙长空一头,而且还能游刃有余。从这一点上,孙长空便认识到,平常时候基础训练的重要性。如果能够挺过这一劫的话,他一定要去找方惜时好好讨教一番。

    “弃道秘术,呵呵,没想到你竟会使用我们凡人的招式。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默认凡间的功夫已经超过魔界了呢?”为了给自己回气创造机会,孙长空决定靠话语和对方消耗时间。而魔皇对此似乎不以为然,竟然真的开口回答道:“呵呵,你说弃道是人间的功法,你是听谁说的?”

    “我不用听说,这明明就是事实。沈万秋是人类,而弃道是他祖上传下来的不世秘籍,所以理应是人间之物。”

    对于孙长空的说法,魔皇一笑了知,而后道:“你说的只是发生在人间的事情,你怎么知道,这功法不是从我魔界之中流传出来的呢?”

    “哦,照你这么说,弃道真是魔界之物喽?”孙长空道。

    “呵呵,不只是弃道,就连沈万秋的祖上也是我魔界之人。只是,沈家在人间待的时间太长,早已与人类通婚,所以魔人的特征也就退化得差不多,与真正的人类没有什么区别了。不过,作为魔皇的我,还是能够从他的身上嗅到我们魔界独有的气息。而我也坚信,他是我的子民。不过话又说回来,多亏他的这具身体,我才能如此完美地再次复活。不然,就算回到这个世上,力量也会有所折损。孙长空,你恢复得怎么样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感情对方早已知道自己的心思,枉他还在这里故作镇定地演戏,原来只是在现丑而已。想到这里,孙长空用力吐出胸口的一口浊气,随即愤然道:“魔皇,别以为我孙长空就真的被你吃定了。不要忘了,我还没有使出全力。”

    魔皇微微一笑,随即伸手将地上的道残焰握在掌心之上,双眼看着它道:“你说的是这种奇怪的火焰吗?呵呵,你这个蠢材,莫非你以为同一种招式能伤我两次吗?”

    一言说罢,自魔皇的指缝之中忽然升起一缕淡淡的黑气,并且融入进那道湿婆火的残焰之中。按理说,作为能够焚尽世间一切的无情神火,湿婆火可以轻松将那道黑气化为虚无的。然而,让孙长空大吃一惊的是,自己破为得意的湿婆神火非但没有将对方消灭,自己反而被其吞噬,随即化作一道轻烟,飞上了穹顶,消失不见了。

    “怎……怎么会这样,我的湿婆火居然也有失效的时候!”孙长空惊声道。

    “呵呵,你的火焰确实有两下子了,我在夹缝空间之中也险些栽在它的手上。不过,一切能量在我的面前,都是形同虚设。”

    见到魔皇这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孙长空不由道:“为什么?为什么其它的能量对你没有作用?”

    这时,魔皇忽然摊开手掌,只见一道纤细的气流忽然自掌心之中油然升起,好像一只灵活的小蛇一样,在其间自由扭动,好不活泼。然而,此时魔皇的脸色却变得无比的恐怖,与那神话故事之中的恶魔坏人简直如出一辙。

    “因为我掌握着令一切能量凋零的力量,所以你的火才会熄灭。”

    孙长空喃喃道:“凋零的力量,那是什么?”

    魔皇莞尔,然后对着孙长空高呼道:“趁着还有点时间,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凋零的真正威力。”

    说着,他将那只带有黑气的手掌,慢慢贴附在旁边的石壁之上。在没有一丝能量波动的情况之下,以其手掌为中心,整面石壁之上都浮现出大片片的龟裂。紧接着,石面剥落,露出里面的内容。而那种山倒一般的颓势并没有因此消退,反而愈演愈烈,魔皇的手掌就好像是一枚煞星一样,凡是与他接触的东西都会随即土崩瓦解,化为尘埃。

    当魔皇结束这场令人惊叹的表演,收回自己的手掌之时,孙长空这才痴痴地说道:“我爹,是不是就是死在这一招之下?”

    “呵呵,没错!不得不说,你爹他确实是我平生见过的少有可以与我旗鼓相当的对手。如果没有这一记杀招的话,说不定死的就是我了。不过,就算你爹的力量再强大又能如何,到头来不还是败在我手中,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孙长空的双眼被发丝遮掩着,看不到其中的光彩。但这时他的周身之中,竟有一股恐怕的气息正在迅速递增,如同一件由仇恨炼制而成的盔甲一样,将他的身体全副武装。

    “你杀了我爹,我要你偿命!”

    身如刀,势如锋,孙长空甫一抬头,一道轰然锐气立即破空而出,径直搠向魔皇的面门。这一刻,他仿佛看到无数兵刃正在朝他飞驰而出,下一秒自己便要被凌迟处死了。

    “好家伙,原来你已经得到了守界者的真传,学会了所谓的万破皆破。那好,就让我替你爹看了一下,你的万破皆破到底有没有青出于蓝呢!”

    说到这里,魔皇伸手在自己的身前划了一个圆圈,与此同时攻到跟前的万破皆破一经与基接触,便立即纷纷溃败,看上去似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然而,对于这种情况孙长空竟没有显出丝毫怯懦,此刻他眼中的复仇之火竟烧得越来越旺。

    “啊!”

    随着孙长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就在众多万破皆破神力消亡之后的空间之中,一道突然出现的力量立即成为了一扭转局势的关键者,而那看似无懈可击的凋零气旋也在此时,出现首次动摇。

    “嗯?这是怎么回事?”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