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六章 血河之源
    冲天血柱升起之时,不只是整个大地,就连孙长空的心脏都不禁为之颤抖起来。那是一股何等强大的恐怖力量,哪怕是强于仙宗古浊之类的一界之尊,也无法与之媲美。那究竟是什么呢?

    思绪未完,脚步也没有因此停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发现自己的不远处有一道踉跄的身影正在朝事发地点缓慢移动。说起来也怪,那人的周围竟是笼罩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黑气,就好像一只没有实体的魔掌一样,将他死死地握在手心之中。仔细看去孙长空便发现,那些黑气不是来自别处,正是缘于那人的身体之中。

    随着速度加快,孙长空与那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至二人相差不到五丈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前方之人正是自己的熟识。

    “方掌门,等一下!”

    方惜时,居然是方惜时!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千方百计想要寻得二人之一方惜时,居然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随着他的那声呼唤,方惜时将那张惨如死灰的脸庞转了过来。这时孙长空才明白对方为何看起来那么死气沉沉的了。原来,他已中毒!

    孙长空三步并作两步,眨眼之间已经窜到方惜时的面前。而见到“亲人”的方惜时仿佛一瞬之间被抽干了身体似的,直接扑倒在孙长空的怀中,嘴里却是不停道:“快!不要管我!沈……沈万秋去了苍北仙苑,他想要破解杀生大阵!”

    方惜时的话让孙长空不禁为之一震,但细想一下他便不禁问道:“破阵?用来破阵的符水不是已经都被毁了吗?沈万秋靠什么去解除大阵的封印?”

    方惜时剧烈地咳嗽了两声,随即嘴角与鼻孔之中同时渗出了惨绿色的汁液,这便是他现在的血液。只可惜,这些原本身体的必要物质此时已经不能为他借给能量,而是成了致命的毒物,无时无刻不在对他的身体进行着一波接一波的沉重打击。

    “这件事我也不清楚,可是在我看来,破阵之法一定与他本身有关。按理说,被那么多的符水侵蚀了身体,那家伙不可能还活着。可刚刚我与他交手之时发现,如今的他非但没有受到毒素的影响,反而变得生龙活虎起来,丝毫看不出中毒的迹象。也许,那些所谓的剧毒已经在他的体内发生了变异,进而与他的身躯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从而让他苟延残喘了下来。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现在的沈万秋就等于是一瓶移动的符水,只要运用得当,就能将杀生大阵完全破坏。借时,失去了阵法保护的魔界大门将会再现在间。数以万万计的魔族大军定会卷土重来!”

    意识到眼下的情况刻不容缓,孙长空已经按捺不住,这就想要去仙苑一看,尽量弥补自己迟到带来的后果。可看到方惜时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又不忍心就此离开,于是便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方惜时活了多少年,孙长空这点心思他一眼便看透了,为了不成为对方的累赘,他只得强颜道:“你去仙苑那边看看吧!我没事,等一会儿将毒逼出体外,我就前去追你。”

    孙长空苦笑道:“掌门,您就不要再骗我了。您的情况我十分清楚,如果三言两语能够解决的话,恐怕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了。这样吧!我背您上来,咱们一起去仙苑,怎么样?”

    方惜时睁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态道:“背我?你?不了,我一把老骨头了,活不活都一样。反倒是你,还有大把的青春,大好的前程,万一被我身上的毒给沾染上,那可就……”

    这边话还没等说完,孙长空不顾方惜时的挣扎,直接将对方从地上背了起来,面色沉着道:“掌门抓住了,咱们这就要飞了!”

    孙长空所说果然没错,此话一出,二人便像地里的蚂蚱一样,双双射入到高空之中。这时候,方惜时左右顾盼着两侧的风景,竟发现原本遥不可及的云朵居然就在自己的眼前。

    这一跳的力量委实巨大,竟将他们二人送到了万丈高空。呼吸之间,二人已经飞到了苍北仙苑的上空,而那道讼人窒息的巨大血柱几乎近在咫尺。

    “就是这里!我们下去看看!”

    孙长空点头应诺,随即身形骤降,狂风吹过二人的发丝,立即将他们变作两个披头散发的疯子。这一上一下的剧烈身法,几乎让方惜时的整个心脏都为此炸裂。很难想象,以那种速度落到地上的二人还能毫发无损,就在刚刚触底的瞬间,方惜时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你小子原来一直都对我有所保留,原来你的修为已经精进到了这般地步。莫非,你爹孙逸扬已经将他毕生修为传授给了你?”

    对于方惜时的说法,孙长空一笑了知,随即淡淡道:“我连我爹死前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怎么有机会接替他的衣钵?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确实与我的双亲有些关系。好了,闲话不多说,我们还是去那道血柱边上一探究竟吧!”

    这回,两人达成了共同的意见,就这样,孙长空搀扶着身体虚弱的方惜时一点一点朝血柱方向慢慢进发。好在,他们之间距离并不长,否则到了那里之后一切都晚了。

    还未见到血柱的真身,孙长空便听到了空气之传来的刺耳尖啸声,那是一种中有高速气体通过极小缝隙之时才会传出的风啸。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还发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因为那道诡异的血柱出现,而沾上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吹在身上也会有一种淡淡的粘稠感,反正就是让人十分不舒服。连番的赶路已经让孙长空血脉喷张,再加上这里的闷热空气,他索性将上身的衣服退了下来,露出其中白晳而又棱角分明的精壮身体。

    “快看!我们到了!”

    随着孙长空的手指,方惜时抬头看向树林深处的那道血光,远远望去,那里就好像有一座血色的瀑布一样,正在飞速向上倒流搠天,看上去十分神奇。然而,此时的二人已经来不及欣赏眼前的奇观,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沈万秋,并阻止他破除杀生大阵。

    进入空地的孙长空第一眼便见到了那道血柱的源头:大地之上有一个三丈见宽的深坑,血柱便是从那里面射向天空之中的。虽然这道血柱已经出现了有段时间,当通过地上那一条条密集,错综复杂的皲裂纹,他便能想象到,这道血柱出世之时带来的恐怖破坏力。如果将他作用在一个人的血肉之躯上时,恐怕就是仙人也要瞬间灰飞烟灭了吧!

    “好强大的力量,是谁将这道血柱从地下引了出来。可话说回来,这血柱又有什么用呢?”

    说着,孙长空回头望向方惜时,却不曾想此时对方的面色竟是无比复杂,就好像吃了蘸了糖和盐的苦胆一样,难以形容。

    “掌门,你怎么了?”孙长空不禁问道。

    “这……这怎么可能!”方惜时面色骇然道。

    “掌门,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您倒是快说啊!”

    “这……这是血河之源,血瀑!我所掌控的所有血河水,都是从血瀑之中流淌出来的。”

    “什么?血瀑是血河的源头?那这么说,这血瀑也是您的了?”孙长空不由得惊声道。

    方惜时摇头道:“血河虽是我最得力的战将,但说起来,当年赐予我这件宝贝的还是魔皇大人的意思。”

    孙长空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于是道:“那您的意思是,这血瀑是魔皇召唤出来了?”

    虽然方惜时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抹挣扎之色,但在事实面前,他还是不得不低下了头。

    “是他!一定是他!普天之下,能随意召唤出血瀑的人,只有魔皇自己。他是血瀑之父,正是创造血河之人。他来了,他一定就在这附近。”

    一听到魔皇二字,孙长空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随着真气涌上掌心之后,他的两只肉掌之上立即泛起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比起天上的日头也不遑多让。面前最强之敌,自然要用最强之招与之应战。现在孙长空所积聚的,便是五行神力的最强神力,金刚不败,也曾被孙逸扬称为万破皆破。在这股恐怖的神力之下,任何坚实的盾牌都形同虚设。

    然而,就在二人进入到完全戒备当中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的身边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就是一只小猫小狗也没有出现过。血瀑仍然活跃得厉害,不时还会因为洞口太小而发出阵阵爆鸣,使得原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大地之上再添新伤。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哪握是苍北仙苑也会完全毁灭,到时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废墟了。

    “血瀑还在,可人不见了。那沈万秋他到底能去哪里呢?”

    方惜时稍事沉吟之后,随即口中自言自语道:“既然沈万秋前来的目的是为了破除杀生大阵,那他一定是前去寻找大阵所在位置了。如此说来……不好,他们居然是在利用血河水来充当他们的耳目,从而尽可能快地找到目标点。不行,我们必须要先于他们一步!”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