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天水仙逝
    ads;火髯道人仰天大笑数声之后,这才说道:“人又如何,魔又如何,我们这些辛辛苦苦干了上百年的卫道士,不是照样最后落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吗?天水从小就心地善良,经他手所救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难道,为了他的命而自私一次就不行了吗?”

    孙长空义正言辞道:“当然不行!因为你没有权利决定一个人该活还是该死。同样,天水道人的命也不该由你来去争取。如果一定要的话,那还得看他自己的意志。”

    火髯道人苦笑了下,接着道:“意志?呵呵,现在的天水哪里还有什么意识。他留下的只有自己的力量,识海早在阵法之中被全部毁灭。我不甘心,他还有大好的时光,他还能有在作为。如果就这么死的话,恐怕连云影子师叔也不会答应的吧!”

    看着对方如此固执的态度,孙长空不禁道:“也许,他老人家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弟子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吧!与其让他以这种形式存在下去,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放屁!你给我滚!我打不过去,我还可以打别人。总有一天,我能为天水道人寻得一个合适的寄主。只要我火髯道人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放弃。”

    孙长空明眸一闪,随即口气阴森道:“你这是在逼我杀你!”

    听到这话的火髯道人,眼中不由得露出几分怯懦,虽然他不知道孙长空是通过什么法子达到这般恐怖的境界的,但凭现在他的实力,根本就没有机会逃出对方的掌心。生杀大权,全在孙长空之手。

    “你你不敢杀我,我是仙苑的道人,和你师父一样,都是你的长辈。你杀我,就等于欺师灭祖,从此成为仙苍的罪人。难道,你想一辈子都活在被人追杀的日子当中吗?”

    孙长空的嘴边划出一个诡异的弧线,接着他俯下身子,附在对方的耳边道:“在这里杀了你,又有谁知道呢?”

    “你!”

    意识到孙长空已动杀心的火髯道人连忙起身,然而牵连连石缝之中的发丝将他死死地钉在了原地。无奈之下,他只得咬咬牙,挥掌斩断自己那一头红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从他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人人呢!”

    “我在这里!”

    如鬼似魅的孙长空以其高深的身法,转眼之间便闪身到了火髯道人的身后,与此同时他的一只右手竟已搭在天水道人那张死气沉沉的脸庞之上。意识到对方随时都有可能将天水道人的残骸从自己的体内抽离,向来心高气傲的火髯道人竟然双腿一弯,当场跪倒在满是鹅卵石的地面之上,并且哀求道:“别,千万不要!我就算我求你,不要把天水道人分离出来。我保证不再打别人的主意,求你了!”

    看着对方一脸哀求的表情,孙长空轻轻吐了一口气,随即道:“虽然我也相信你,而且你也有可能履行自己的誓言。但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我只能”

    “呲!”

    随着掌中的力量传入五指之中,天水道人那张早已生机全无的面庞直接被从火髯道人的体内的“拔”了出来。在这个瞬间,孙长空分明看到,手中的那副面容之上竟然浮现出一抹会心的微笑。原来,这也是天水道人所希望的。

    当把天水道人放到火髯道人面前的时候,后者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多波澜,甚至没有一丝怨恨的神色。如今他的样子,就好像丢了魂的孩子一样,不关心自己,不关心别人,就连这个世界似乎也与他没有关系了。

    “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吧,即使让天水道人‘活’下来,留在世上的也只是一具皮囊而已。刚才我在触摸他的时候便已经发现,他体内的三魂七魄已经全部散尽,真正的天水道人已经魂归幽冥了。”

    火髯道人低沉着脑袋,轻声道:“我知道,我知道,不用你来提醒我。”

    孙长空道:“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要让别人给天水道人陪葬呢?”

    火髯道人道:“我也说不清,可能,只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个念想吧!”

    孙长空斩钉截铁道:“你说得太对了。你只是为了签名自己而已,天水道人才不想用别人的命来换他的命。自私的只是你火髯啊!”

    虽然不太经意,但火髯道人的眼中已经渗出了两行热泪。没有了天水道人的灵气,位于背上的血洞开始渐渐结痂愈合,以他的修为境界,出不了一个月就能恢复完全。他将天水道人从地上捧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朝山洞走去。迎着外面的光亮,孙长空发现火髯道人的身影似乎一瞬之间苍老了许多,就仿佛是秋天树上的枯叶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坠落在地。可是,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

    “火髯道人,请留步!”孙长空忽然道。

    “还有什么事?”火髯道人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之前听飞仙子前辈说,你在仙苑出事的时候,曾经出手暗算过他,这才令他被大阵所害,面目全非。有这回事吗?”

    火髯道人轻笑一声,随即道:“我火髯道人做人光明磊落,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例外。再说,他一个女流之辈,我更不屑于和他动手,又怎么会出手偷袭呢?”

    孙长空点头道:“我也是想的,凭您的实力,是无需背后使诈的。这么说来,飞仙子前辈是在骗我?”

    火髯道人摇摇头道:“唉,说来惭愧。之前在苍北仙苑的时候我,本有机会凭自己的能力逃出去。可就在这时,飞仙子却像疯了一样,对我穷追猛打,这才让我失去了逃命的最好时机。不过我也不怪她,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飞仙子的脑子似乎有问题。”

    孙长空眉梢一震,不由道:“问题?什么问题?难道,她还有臆症不成?”

    火髯道人道:“不,比那个还要严重。据飘渺云巅的弟子所说,飞仙子虽然实力超群,坚忍不拔。但缺点是性情阴晴不定,时不时地就会对他人发火。当初苏掌门还在的时候,也曾遇过几次,只是念在同门之情的份儿上,才没有与她计较。”

    孙长空道:“这么说来,他告诉我您偷袭他的事情,可能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谎言?”

    火髯道人回道:“恐怕是的。不过,对她自己而言,那并不是谎言,而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事实。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脑子有病,更不知道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说到这里,孙长空随即看向边上的飞仙子,然而,此时的她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嗯?人呢?刚才还明明在这里的。”

    火髯道人道:“本来我出于好心,想让他在这里陪我待一会儿,也好让他混乱的思绪平静一下。只可惜,如今的飞仙子似乎并不认为我是安全的,所以才会先行逃走吧!”

    孙长空道:“不瞒道人,我和飞仙子门下的柳如音已经暗结连理。所以她师父的事情我理应也该插手的。”

    火髯道人点头道:“去吧!现在天水道人已死,我已了无牵挂。”

    “道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想?”

    孙长空以为对方心出厌世之情,刚要开口劝解,却不想火髯道人忽然摆手道:“你想错了,我与天水道人虽然情同手足,但我还不至于因为他的离世而放弃自己。我想过了,既然仙苑已经沦为废墟,那我便去闯荡江湖,行侠仗义,也好为其他地方的百姓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

    孙长空欣喜道:“那样可就太好了。那既然这样,咱们就此别过了。道人,我们有缘再见!”

    话音刚落,孙长空的身形已然消失在了火髯道人面前。空气之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而火髯道人则对着手中的天水道人残骸,淡淡道:“我们老了,该让这些年轻人亮亮相了。”

    不得不说,意识混乱的飞仙子,虽然脑袋不清楚,但修为武功却仍然十分了得,从山洞之中出来之后,孙长空一路向西,奔了大概半个时辰,却仍然没见对方的身影。

    “怎么还没有见到飞仙子,莫非她不是从这条路走的?”

    在这种四通八达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寻人是件好事,同样也是一件坏事。

    好事是,这里的视野十分优越,哪里藏个人一眼便能认出。坏事是,旷野的范围太大,而且没有指定的道路,怎么走都行,在这种情况之下,万一走错了方向,那就很有可能南辕北辙,缘木求鱼了。

    “哎,不管了!反正他也有武功傍身,就算是遇上什么意外了也能化险为夷吧!眼下还是寻找沈万秋与方掌门要紧,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怎么样了?”

    思量间,孙长空突然发现一道绿茵进入自己的眼帘,随即他的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距离苍北仙苑不远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冲天血光突然自那重峦叠嶂的山脉之中破空乍现,一股强烈的不安感随即充满了孙长空的整个心房。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