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四章 妖魔般的火髯
    不知为何,这次看到的火髯道人,与孙长空之前记忆当中的大为不同,原本的一身浩然正气已经悉数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郁的邪恶气息。他的火髯已不像从前那般飘逸轻盈,仿佛是被被某种力量封禁了一般,变得浑然一体,就好像画上去的一样。

    “火髯道人,这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于孙长空问候,火髯道人就好似没有听见一样,直接走到靠后一边的飞仙子面前,随即声音无比冰冷道:“和我走!”

    看着对方阴森的面容,飞仙子不由得向孙长空的身后退了两步,而后声音嘶吼道:“你这个混蛋,居然趁人之危,出手重伤我!我,我和你拼了!”

    说话间,飞仙子身形陡然一变,一只手掌已然率先攻出。这一掌来势之快,实在让人有些意外。然而火髯道人就好像早有预料一样,当即伸手便将对方的手掌控制起来。无论飞仙子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火髯道的束缚。

    “你……你放开我!你这只恶魔,你和你走,你一定会杀了我的。”

    火髯道人面色一沉,同时呵斥道:“别闹了,你现在有病,神智不清,根本就记不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快,和我走,我可以帮你疗伤。”

    孙长空刚要上前询问,却不曾想火髯道已经先道:“不用说话,跟我来就是了。”

    就这样,孙长空稀里糊涂地与飞仙子一同跟随火髯道人朝一处荒山行去。这一路上,满眼黄沙,别说是活物,就连个树枝都看不出。他实在不知道,为何这个地方会变得这般荒凉,甚至有些不像话。

    “道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天水道人也和你在一起吗?”

    火髯道人脸色一变,一股隐隐作祟的怒意随即显显现在面容之上。然而,终究他还是没有发作,而是轻声道:“嗯,和我在一起,只不过他受了很重的伤,无法自行活动。”

    孙长空点了点头,不再说下去。怪不得对方的脸色会是如此难堪,原来是天水道人出了事情。不过,在他的印象之中,天水道人的修为虽说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但遇上一般的对手是能够轻松应对。既然说是身负重伤,看来凶手一定就是苍北仙苑之下的杀生大阵。

    很快,三人来到一处漆黑的洞口面前。这时,火髯道人回过身来,向二人警告道:“一会儿进去千万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也不要点起火折,天水他怕光,受不得强光的照射。”

    听到这里,孙长空心中不禁升起了疑问,到底是多重的伤势,竟会让曾经声名远播的天水道人变得如此狼狈,甚至连光都照不得。火髯道人越是这么说,他便越想看看对方的伤情。

    山洞之中湿潮无比,刚一进去,孙长空便被头顶上的一滴水珠打湿了头发。他不明白,天水道人明明已经重伤,为何还要被安置在这种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就算是个没病的人在这里待久了,恐怕也要被闷出病了。虽然心中的疑惑很多,但为了不点燃火髯道人这只“炮竹”,他只得将自己的好奇心压制下来。

    终于,三人从下坡的状态之中走了出来,现在他们三人来到了一处相对空旷的平地之上。这时,孙长空竟可以听到耳边传来的阵阵水泠声。原来,这里还有一条地下暗河。不过,这样以来孙长空就更不明白了,为何这里有水的情况之下,外面还是生机全无。莫非,问题还在于水源,而是土壤的原因?

    就在孙长空为此沉迷于思考之中的时候,迎面吹来的一阵凉风令他不禁为之精神抖擞。而一处站在靠后一侧的飞仙子忽然惊叫了一声,一边疯狂舞动着双手,一边惊呼道:“不!不要过去!前面有魔鬼!”

    见到飞仙子忽然发疯的模样,孙长空赶紧上前安抚对方。然而,这时他才发现,空气之中竟然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腥臭气,闻起来就好像是咸鱼的味道一样,令人不禁反胃。多亏,过去一年当中的杀戮已经让孙长空练就了一个百毒不侵的鼻子,现在就算把他泡在血池之中,也不会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道人,这里是怎么了,为何气味会如此奇怪?还有,天水道人的人呢,我怎么……”

    不等把话说完,孙长空便通过空气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息正在缓缓升起。紧接着,他仿佛看到眼前的空间之中似有一困若有若无的火苗在微微攒动。孙长空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了口冷气,这不正是将他们带到这里的火髯道人吗?

    “孙长空,你过来!”火髯道人平静地说道。但孙长空心里清楚,这种时候越是看起来不动声色,背后便越有可能隐藏着一场超乎想象的急风骤雨。

    “呵呵,这就不用了吧!我感觉这个位置挺好的,站在这里也能听见道人你的话。”

    这时,火髯道人忽然叹了口气,略显疲倦道:“我让你过来是让你帮帮我,飞仙子是一个女人,不方便。”

    孙长空一听,心中不禁打起了鼓来。到底过不过去,便成了他眼前最大的难题。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神功加持,而且有无世修为傍身,对方就算突然偷袭自己也能全身而退。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将心一横,于是缓步走向了火髯道人。

    稍微向前走了几步,孙长空惊讶发现此时的火髯道人竟然将上身的衣物脱得精光,然而坚实的肌肉竟在幽幽的萤光之中泛起微光,那是多年以来坚持不懈的修行成果。

    “怎么了道人,有什么是需要弟子我来帮忙的?”

    这时,火髯道人又叹了口气,这时他的嘴里不禁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而后便将自己的背部转向孙长空的面前。

    这下,孙长空也有此不知所措了。

    原来,看似完好无损的身体之后,竟是一个巨大的血洞,血洞几乎漫延到整个上身,而就在中心的位置处,一张惨白的男人面孔赫然呈现在孙长空的眼前。

    “这……这是天水道人!”孙长空大吃一惊道。

    这时,火髯道人再次艰难地回过身来,短短的时间当中,他的脸上已经尽是汗光,显然此时的他正在经受巨大的痛苦。虽说孙长空对此人十分痛恨,但看到这一幕的他也不禁心软下来。

    “哎,都是苍北仙苑下方那个法阵将我们兄弟二人当场重创。而为了救我,天水把我从仙苑之中送了出去,而他自己则不支倒地。等我回去再去寻找的时候,他就已经变成了这副样子。”

    “只剩……一张脸?”孙长空颤抖地问道。

    “嗯,差不多。确切说如今的他只有半个头颅,但凭借云影子师叔传授给他的源源不绝神功,他还是自己的最后力量封印到了自己的头部之中,这才没让自己当场殒命。”

    孙长空打量了一下火髯道人那副身体,随即道:“所以,你就把天水道人的身体残片镶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让对方借助自己的力量与生命来重生?”

    火髯道人点头道:“没错,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

    孙长空道:“一开始?这么说现在遇到了什么难题?”

    火髯道人道:“嗯!刚才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由于我和天水的属性本来就是一火一水,正所谓水火不相融。虽然他的身体里暂时活了下来,但从他身体之中渗透出来的灵气还是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我就要支撑不住了。”

    这时,孙长空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光芒,并且道:“那道人你的意思是?”

    火髯道人突然将头一昂,声音无比阴森道:“我想借你的身体一用!”

    “果然!”

    话音未落,火髯道人那只涂火的手掌已经飞一般地朝孙长空猛击而来。多亏孙长空早有准备,他甚至都没有使出多少力气,随手将那只火掌一粘一卸,火髯道人的身体便狼狈地跌倒在地。要知道现在他们脚下所踩的都是青一色的鹅卵石,坚硬无比,人要磕在上面,定是要被碰得头破血流。见到火髯道人这般惨象,他也有些于心不忍,所以好心地用脚帮对方缓冲了一下。可谁承想,火髯道人非但不领情,反而恩将仇报,借着孙长空伸出的右腿,两手在上面又擒又拿,一路攻向孙长空的上路。此时的孙长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轻蔑地笑了笑,随即两眉一抖,口中道:“云来势剑!”

    火髯道人的身手就算再怎么快,也无法与势剑的迅速相提并论。碰碰三声闷响过后,粘糊糊髯道人的双手和头上的发冠已经被接连击中,等他起身想要再上的时候,却发现剑势竟将他的头发插入到了石缝之中,一时之间还拔不出来。看着呼呼直喘粗气的火髯道人,孙长空再次道:“火髯,你太让我失望了了。你的师弟是人命,难道我就不是了吗?为了救一人的性命而去牺牲另一个人,你这样的行为与那些魔界之人有什么区别?”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