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 偶遇飞仙子
    离开皇城之后,孙长空一路西行,只想尽快追上沈万秋的脚步。脱胎换骨的他如今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经过连番的大战之后如此的他仍然精神充沛,活力旺盛,就好像从来也不会疲倦一样。

    “真不知道方掌门到追没追上那个沈万秋,希望千万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啊!不然,回去之后该如何向方柔交待。”

    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加快了步伐,远远看去如此时的他就像一条红线一样,飞速空行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之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正好,问问他有没有见过他们二人。”

    一念想过,孙长空身形骤然停下,刚好落在距离那人不到十丈的位置处,进而一边朝对方走近,一边高声呼道:“你好,我想打听了一件事。”

    话音未落,那人竟然头也不回地,飞速朝另一边奔去,好像极怕见到外人一样。孙长空心头一动,料想到其中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于是一个华丽的腾空翻身之后,转眼间抢到了那人的身前。

    “这位兄台,在下只是向你打听两个人而已,不用这么惊慌吧!”

    说话间,孙长空抬起头来,然而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人竟是让他为之一惊。

    “怎么是你,你是飞仙子前辈?”

    孙长空不敢相信,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居然是现今飘渺云巅的掌门,柳如音的师父飞仙子。自从苍北仙苑出事之后,柳如音便与飞仙子失去了联络,此前柳一直以为自己的师父已经岙遭不测,却没想到此刻竟会被孙长空碰到。

    然而,即使这样,孙长空还是被对方眼前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飞仙子的脸上被各式各样的疤痕所遍布,整张脸皮都因此而变得发红发肿,就好像一块刚刚做好的红烧肉一样。

    见到孙长空的飞仙子,连忙向后闪躲,一边退还一边道:“不!你认错了,我不是什么飞仙子,我只是一个叫花子而已。”

    不等飞仙子继续退缩下去,孙长空已然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随即正色道:“前辈,你就不要怪我了,别我的记不住,但如音的手链我还是有些印象的。”

    原来,当日是孙长空与柳如凌音在它乡重逢,当时柳在ji院之中做杂役,手上所戴的便是这条翠绿色的手链。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孙长空对它才会格外印象深刻。不过话又说回来,一切都只是他怕猜测而已,毕竟他还没有机会真正见过飞仙子的原貌,只能依照眼前人的年纪大小大概估测出对方的身份。而且,此时对方的身上带穿着飘渺云巅独有云罗裳,单凭这一点,孙长空就能确定此人一定与柳如音有一定的联系。而从刚刚对方的表现来看,他的猜测似乎是正确的。、

    “你真是飞仙子前辈!怎么,我听说您也是一代绝色佳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在孙长空追问之下,飞仙子忽然仰天长啸一声,随即怒意横生道:“该死,都怪火髯道人那个老杂毛,我要杀了他!”

    说实话,孙长空对火髯道人的印象也不太好,尤其是那次内门挑衅之事,更是让他在心里种下一颗复仇的种子。不过一转眼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对此人的印象已经几乎散尽,脑海之中唯一剩下的那便是一脸火焰般的浓密红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火髯道人他为何要害于你!”

    接着,坐下来的飞仙子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给了孙长空、

    原来,当日仙苑生变,九十九犁杀生大阵在传薪大会签字中被突然开启,阵中蕴含着的巨大能量疯狂袭向身居仙苑的所有人,任何在阵中停留超过十息之人,都会给身体留下永不恢复的伤势,重则当场死亡。当时飞仙子与柳如音为伴,遇到大阵发动,柳如音率先不支昏倒,只剩下飞仙子一人苦苦支撑。不过,凭飞仙子极致贴近仙人境界的修为,要带一个人离开苍北仙苑还是可以做到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连他也没有想到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并拦住了前方的支路。与此同时,另一个不知名的人将身边柳如音强行掳走,只剩下火髯道人与飞仙子留在当场。接下来,二人进行一场空前的厮斗,但修为陡然增长数分的火髯道人凭借一招奇袭,将飞仙子击落山崖。等她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被崖下的溪流冲到了一处水岸之上,然后他便通过水面发现了自己被毁容的事实。不过直到现在,她也不明白,对方到底与自己有多大的仇怨,才会令其自己痛下杀手,甚至将一个女人视为珍宝的脸颊毁得再无回春之日。说到这里,飞仙子的眼中已经渗出些许泪光,但多年的修行之路锻炼出的过人意志让他生生忍住了自己的情绪,到了眼角处的泪光也被留在原地,后来便渗回了原来的位置当中,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前辈,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否则一定会将=你安全送回飘渺云巅。毕竟,您是柳如音的师父,他的师父自然也是我的师父。师父有难,我这个作弟子的怎么能袖手旁观?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等找到方掌门与沈万秋之后,我就回来接你,您看如何?”

    “不!这些天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那种感觉,尤其是在深夜之中太过煎熬了。如果非让我与寂寞为伍的话,我宁愿选择一死了知。”

    发现对方动了轻生的念头,孙长空立刻改口道:“别!有事好商量。您不是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吗?那就索性跟我一块走吧!”

    飞仙子惊喜道:“真的吗?你不嫌弃我?”

    孙长空微笑地回道:“怎么会,在我眼里,您就和我的娘亲一样,哪个当儿的会嫌弃自己的至亲。好了,您也不要再迟疑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多耽搁一刻,整个人间便会越是危险。”

    飞仙子面露惊色,随即道:“这么严重,那事不疑迟,我们快走吧!”

    为了防止他人见到自己这副吓人的模样,飞仙子专门用块黑布将自己的脸面完全蒙上,只留下两个孔洞,用来保留视线。然而如此一来,飞仙子的行动仍然十分不便,这让孙长空原本已经所剩不多的时间变得更加急迫,无奈之下,他只得钭飞仙子背在身上,然后拼命向前赶路。

    亲身体会到孙长空过人的身法之后,飞仙子暗暗感叹,随即道:“如音的眼光果然毒辣,怪不得会认定这么一个穷小子。单这是份灵跃的身法,恐怕天底之下就没有几个能与他相提并论的了吧!”

    不知为何,看见孙长宁背影的飞仙子,不由得想起了数百年前自己第一次上山时候的情景。那一年,人间迎来了百年不遇的旱灾,当时她所在的地方几乎颗粒无收,一家四口眼看就要活活饿死。可就在这个时候,飘渺云巅传来了好消息。

    当时的飘渺云巅还没有现在这般壮大,人类有限不说,个体的修为也只能用“勉强”二字来形容。在这种情况之下,掌门沈飘香开始广招弟子,以来壮大门派势力。又施以重金,凡是成功被选入门派之上的弟子,家中都会得到一大笔补偿金。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飞仙子小小年纪便被送入了飘渺云巅之中。那一天,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当爹的背着飞仙子,一路上沉默不语,而当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卖入飘渺云巅之中。

    “孩子,不要怪爹,要想脱离命运的捉弄,就一定要成为人上人。学成了就不要回来了,爹娘没脸见你,也没福享受你的赡养。从今天起,我不是你爹,你也不再是我的女儿。”

    那一天,被选中成为新晋弟子的飞仙子站在高高山门之下,看着自己的父亲一点一点消失在石阶的尽头。而她确实也没有让爹失望,飞仙子成为了飘渺云巅的风云人物,除了当初的苏如云之外,就数个身上的话题最多。懵懂,激情,追逐,疯狂,他经历了一个女人一生之中大多都会有的人生,却也让自己那颗本已十分坚强的心变得更加冷酷无情。等成为柳如凌音师父的时候,她已经成为进化成了一个油盐不进,不食人烟火的世外之人。在她眼中,除了修为与实力,什么样的东西都无法撼动他那颗处惊不乱的冰心。

    可是就在这一天,保持了上百年的习惯竟被轻松打破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是向前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好吧好吧!既然事情已经这样,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如音托付终身。”

    思量间,孙长空的脚下骤然一停,由于情况发生的太过迅速,以至于身后的飞仙子差点从向的背上窜离出来。

    “怎么,跑累了吗?”飞仙子不由得问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您的冤家对头似乎已经追到了、”

    说话间,孙长空看向不远处那个一脸火髯的老者,略显轻蔑地冷笑道。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