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 巫白帝
    ..,平步仙路

    在完过认亲仪式之后,江患海突然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即一脸虔诚地说道:“对了义父,我还不知道您是何方神圣,不知可否和患海吐露了一下。”

    那人朗笑一声,脸上似有金光闪烁,仿佛是有神明相助一般,神圣威严。而就个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自树lin之zhong传了出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世道一乱,连你这个老东西都跑出来了,难道你不怕被仙宗发现行踪吗?”

    二人一同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而江患海却是不禁惊声道:“是你,白头翁。”

    说话间,另一个身影又从那人的身手闪了出来,接着对方便朝江患海行了一礼,而后一脸微笑道:“陈世杰见过江大人。”

    江患海看着面前这只人zhong龙凤,不由得轻笑道:“呵呵,这么巧啊陈少主,没想到现在你已经和白头翁混到一起了啊!啧啧,可惜,一代少侠就这么误入歧途了。”

    陈世杰的脸色略显尴尬,不知该如何回应。而这个时候,被唤作白头翁的那个不男不女的zhong年人忽然呵斥道:“江患海,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别说是你,就连人皇见了我也要礼让三分。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的面前撒野。”

    眼见白头翁已经动了怒气,江患海刚认的“义父”忽然哈哈大笑道:“白头翁,难道现在的你只会以大欺小了吗?你刚才没看见,我已经收他做我的义子。你要是动他,就等于是和我巫白帝作对。”

    “巫白帝?这是谁,我怎么从来也没有听说过。”

    说起来,至今江患海已经话了二千五百多岁,所听所见要远远超过一般的修行者,哪怕是一些新晋的仙人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然而,在他无数的记忆之zhong,从未出现过一个名叫“巫白帝的名字。难道,是他孤陋寡闻了吗?”

    “哈哈,白帝?你别让我笑掉大牙了,不要忘了,这个世界早已不是你的天下。而你的历史已经被人全部忘却,没有白帝,没有zhong正道,现在我们脚下所踩的是名叫初升大陆的地方、”

    被白头翁这么一说,巫白帝登时身形恍惚了两下,虽说是被迫认的义父,但此时对方有恙他也只能上前搀扶。回过神来的巫白帝发现身边的江患海之后,不禁面露笑容,欣慰道:

    “呵呵,你这义子我没有白收,这么快就知道心疼义父了。不用担心,我只晕丙天没有休息好有些乏了,只要稍微回一下气就好了。”

    说话之间,巫白帝双手聚到身前,而后接连变化了几个手印。突然之间,自他的身体之zhong突然升起一道骇人的气息,经过仔细辨认之后江患海发现,那竟是一种比之无极仙气还要精纯的莫名罡气。

    “义父,你的身体……”

    巫白帝不以为然道:“哦,这些事情说来有些麻烦,有机会我再和你一一道来。喂,白头翁,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能不能回家,就看这一回了。”

    一个是巫白帝,一个是白头翁,此时江患海已经被这眼前突然出现了两大高手惊得有些不知所措,对于他们谈话之zhong所指的“家”更是一无所知。活了这么久,难道他们还会心生思乡之情吗?

    “你放心,我办事什么时候让你不放心过?只不过,现在时机未到,等大阵一破,我们就立即行动。”

    “行动?我们要去做什么?”江患海不由道。

    这时,陈世杰从后方走了出来,面色沉稳道:“当然是回到我们应该去的地方。”

    紧接着,巫白帝将手放在了江患海的肩膀之上,必须语重心长道:“我们要回家,回到我们应该存在的地方。而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解决一些阻挠我们的异声。”

    “比如?”

    “比如说是天界。”

    “天界?天界之zhong的哪一位?天斗神?仙使,还是仙宗?”江患海接连试探性地问了好几次,但巫白帝全是摇头否定。

    “不是天界之zhong的某个人,而是整个天界。天界一日不灭,我们就无法回到家乡。”

    “可是,我们的家乡到底在哪里,为何一定要毁灭整个天界?”

    巫白帝眼zhong急闪寒光,随即语气无比严肃道:“因为天界所在的地方将通往家乡的大门完全挡住了。”

    这时,正处在反回天界途zhong的仙宗突然面色一冷,身形也随之向下一跌,差点从天上坠落下来。反应机敏的白霜仙使连忙扶住对方的身体,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后者轻叹了口气,随即说道“仙宗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仙宗一脸煞白地摇了摇头,但眼zhong的神色却是阴沉似铁。

    “没事,可能是有些劳累了吧!但不知为何,这几天我总是心神不宁,好像感觉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一样。白霜,这次回去之后我要闭关一段时间,期待能突破最后的生死玄关,只要此事一成,天上地下,将无人再是我的对手。反之,不但一些异端会借机乱局,就连天界zhong人也会颇有微言,怀疑我的能力。所以这才突破对我而言,势在必行。”

    白霜仙使点头道:“好!仙宗您尽管去吧!天界事情就先由我来处理,实在不行还有其它天斗神可以帮我,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仙宗叹了口气,同时回头看向不远处正在看着他们的神流仙使,接着道:“白霜,我知道你和神流之羊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但同为仙使的你们,如果不能在艰难时候互帮互助,只会给外人钻空子的机会。你要知道,你们的肩上不只是肩负着我的期望,还有整天界,乃至阴阳两界的重担,稍有差池都有可能带来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哪怕是看在这一点上,你闪也要早已和好啊!”

    白霜仙使无奈地挤出一丝笑容,同时回头看向那里的神流仙使,略有所思道:“是啊!这么多年,我斗得也有些累了。只可惜,我能放下,他也放不下。他和他爹一样,都是那么自负,总以为这天下没了他们就不能正常运转了。唉,仙宗,如果您真有意要劝和的话,还是多照一下他那边吧!”

    仙宗微微颔首,随即纵身一跃,便化作一道青色巨龙,径直深入到云层之zhong,不时便消失在了众多仙人的视野里。而这时候,亲眼看到二人窃窃私语的神流仙使心zhong已经是万分愤怒。在他看来,仙宗一直都在偏袒白霜仙使,而对他这个名将之后不管不问,哪怕是在他在接受天命成为仙使之后,仙宗也只是送来了两件法宝,而人却没有到场。这件事情对于神流仙使的打击很大,直到现在他还一直在耿耿于怀。可越是这样,他便越要让对方明白,究竟谁才是仙宗之下的第一人,谁才是那个最强的天界仙使。

    “等着瞧吧仙宗,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的。”

    人皇和饕餮回神之际,便发现江患海已经不知所踪,而现场除了那几个半死不活的人之外,便只剩下一个朱大闯了。

    “又是这小子,我对他有印象。”人皇淡淡道。

    “呵呵,说来真巧,我对他也有点意思。怎么样,把他给我,我可以为你培养出一个独一无二的传人,如何?”

    人皇先是沉吟了一阵,随即神情苦涩道:“只可惜,我那次子被魔皇杀了,否则加以时日定能成就一番霸业。而我那长子长年漂泊在外,与世无争,更无心成为皇室传人。剩下的小儿子神迹,虽然资质过人,但只可惜年纪尚小,不谙世事。如果将他皇位上的话,那无异于将他推向火坑。对于皇室传人之事,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是,让一个外姓人当我的接班人,恐怕还是有些冒险吧!万一他zhong途生变,那我岂不是将自己大好江山拱手让人?”

    听完人皇的话之后,饕餮轻笑道:“时间尚早,你完全可以等到自己小儿子羽翼丰硕之后再传位于他。而我所说的“传人”,是指你的武功,你的修为,”

    “你的意思是,让他拜我为师?”

    饕餮道:“怎么,不行吗?”

    人皇有些哭笑不得,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这才继续道:“可是,我为什么要收一个不相甘的人作为自己的弟子。与他相比起来,选一个皇室之人继承我的衣钵岂不是更合适?”

    饕餮摇着手指,啧舌道:“非也非也,虽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但能找到这么一匹良驹,也是相当不容易了。你相信我,错过了他,你再也找不到一个更适合的人选了。”

    人皇面色一沉,不由道:“真的有这么厉害?”

    饕餮点头道:“是的!不信你看!”

    说罢,饕餮伸手指在朱大闯身体之上,只见那些已经被伤口血痕遍布的皮肤之上,竟出现了一块块鱼鳞般的纹路。同时,他两手双脚的指甲,也在此时变得无比锋利,至少看上去相当唬人,不知被刺zhong的话是什么感觉。

    “怎么,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饕餮略显兴奋道:“你有所不知,传说当年魔界尚未被封印之时,曾与凶兽一族来往甚多,其zhong个别者甚至偷偷地结为连理,生儿育女。而就在这帮后代之zhong,还出现过一批变异者,而他们便是后来人们口zhong的天魔!”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