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一章 认人为父
    ..,平步仙路

    说来也奇怪,这人一经出现,人皇还有那个凶煞一般的饕餮便双双不见了踪影。此时这方土地之上便只有他们二人。然而,当那人来到自己的时候,他才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熟识。

    “你是谁,为何要救我?”江患海站在那里,痴痴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的你要是死了,未免太可惜了。话说,你的计划还没有达成吧?”

    江患海先是一愣,随即不由得轻笑道:“什么计划,我怎么听不懂?”

    那人低声道:“就是你的终级仙体的计划啊!现在的你不是还欠缺最关键的一个要素吗?”

    “什……什么要素?”江患海声音颤抖道。

    听到这里,那人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发黄纸张,纸张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但看上去却是与纸张极为协调,就好像是早已设定好的一样。而见到这一幕的江患海当即便上前一步,欲要抢下对方手里zhong的东西。

    “哎,你这是在做什么?”那人将手里的纸张高高举过头顶,极力地向后伸出,摆出一副挑逗的架势。而此时的江患海显然没有那个闲情逸致陪他浪费时间,于是口气冰冷道:“快!把那东西给我!”

    那人回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纸张,而后不以为然道:“给你倒是无妨,不过,你得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条件?”

    这时,那人已经将手臂从半空zhong放了下来,同时将那张纸小心翼翼地叠好,攥在手心之上,面色阴沉道:“做我的仆人。”

    “开什么玩笑?做你的仆人?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了你!”

    怒不可遏的江患海,双掌之zhong流光涌动,突然之间,方圆百丈之内的树lin之zhong水响不断,乍一听上去就好像山洪暴发的架势一样,令人心绪不宁。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竟是不紧不慢地走到江患海的面前,几乎脸贴脸地说道:“你可要想好了,如果我死了,我手里的东西也会跟着一起不见的。这玩意全天下只有一件,你不会是想自己的多年付之东流吧!”

    说着,他的手上已经升起一道不起眼的小火苗,这火虽然十分微弱,但却足以让那张黄纸化为灰烬。如今的江患海心zhong无比的挣扎,但却一直不能坚定自己的信念,做出相应的选择。

    “快点做出决定,我可是个大忙人,没有时间和你这耗下去。干不干就看你的了。”

    “好吧!我答应你!”江患海忽然叹了口气,声音低沉道。

    “哦?答应我?答应我什么,我怎么忘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你!”

    面对那人的无理与戏谑,江患海多次想要发作,然而心zhong一直坚定着信念的他强行心里的恶气咽下,然后才没精打采地说道:“我说,我答应你,从此以后做你的仆人,为你效命。怎么样,这下你满意了吧?”

    那人哈哈一笑,随手将那张纸张递给江患海。几乎是眨眼一瞬之间,江患海抢过那张对他而言意义非常的黄纸,然后纵身跞到一旁,哈哈大笑起来,并且道:“你个蠢材,我江患海可是堂堂正正的大丈夫。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是为了某一个目的的话,就算说说违心的话应该也无伤大雅吧!真是抱歉,我欺骗了你,欺骗了你的对我的信任,哈哈哈!”

    随着江患海那狂妄的笑声,那人居然也随着一同大笑道:“就是就是,我怎么忘记了这一点,是我太大意了,哈哈!”

    江患海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滞,随即身上腾起一道森然杀气,面色铁青道:“好了,既然我要的东西到手,那你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了。敢威胁我江患海,你已经犯下了死罪!”

    一言说罢,江患海翘起左手,随即掐指聚气,一道晶莹的水珠随即落到他的zhong指指甲之上。紧接着,他将手上的水珠轻轻抖,那滴不起眼的水珠随即幻化成一道无坚不摧的火光,轰然袭向那人的身前。

    “呵呵,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吗?还真是一个急性子啊!”

    眼见那枚火协和近在咫尺,那人不闪不避,竟然只是挥动了一下右侧的衣袖,江患海的攻势便立即瓦解消失了,亲眼看到这一不可思议的景象,江患海甚至已经忘了对方是自己的敌人。

    “你……你是谁,为何会拥有这么强大的修为,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江患海一脸惊诧地问道。

    “哦,我在人间极少活动,你没有听过我也是正常的。不过,虽说你已经将那张纸抢了去,一法我还是要告诉你,那张纸上留有我专门为你调制的剧毒。只要一经发功,毒素便会沿着你的毛孔,渗进你的体内,进而扩散到四肢百骸之zhong。我劝你现在不要轻举妄动,否则一会儿暴毙惨死可不要怪我。”

    面对那人的警告,起初江患海并没有相信。可看到对方脸上愈发自信的笑容之后,他的心里便不禁打起鼓来,并且暗zhong运气察看自己的身体,是否如他所说的那样已经zhong毒。然而一番尝试之后,江患海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意识到对方是在欺骗自己的他,立即尖笑道:“哈哈,你以为我江患海是吓大的吗?zhong没zhong毒我一试便知。我会让你知道,惹上我江患海是一件多么不明智的事情!”

    身如虹,掌如波,一招之间江患海已然纵身来到那人的跟前,二话没说当头就是一掌。凝聚了全身所以力量的掌劲就在此时此刻达到了极致,万丈蓝光登时从zhong放射而出,竟抢上竭泽而头顶太阳的风头,就连那些金灿灿的阳光也随之消退了许多。

    “唉!”

    就在那记杀掌即将轰落之际,江患海面前的人忽然叹了口气,显出一副惋惜的模样,同时口zhong淡淡道:“这又是何必呢?”

    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此刻江患海的心zhong已经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紧接着他便发现体内澎湃的仙灵之气就像变戏法一样全部消失不见了,而那一记倾注了自己最强力量的掌劲也随之烟消云散。

    江患海四平八稳地落在地上,他的身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但如今却已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原来从始至终自己都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zhong。于对方而言,也许他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吧!

    “为什么要选我!”江患海木讷地问道。

    “呵呵,也没什么特殊的理由。如果硬要说的话,是你对人类身体极限的研究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对你的尝试很感兴趣,只是不知现在的你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江患海惨然一笑,随即回道:“就算我能达到最后的目标又能如何,和现在的你相比起来仍然不值一提。”

    “哎,此话差矣。我反而觉得人活在世上,就一定有他的价值。而你的价值却是与众不同的,很有可能为人类带来一次前所未有变革。”

    “呵呵,是吗?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我江患海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说罢,江患海将手里的黄纸塞到怀zhong,同时跑伏在地,语气敬畏道:“拜见主人!”

    听到这声问候,那人登时放声大笑起来,一边将对方从地上搀起,一边说道:“主人这称号太生分了,叫义父就好。”

    “义父?”

    ‘本来,将眼前之人认作自己的主子就已经令江患海十分气愤了,现在对方竟然变本加厉,欲要让自己“认贼作父”,这无疑是对他那高傲的自尊心最大的挑衅。这一瞬间,他已经可以听到自己被咬得咔咔直响的牙齿,双手之上的青筋也全部绽露。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忽然伸手在他肩膀上轻轻一搭,一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恐怖压迫感随即作为在他的身体之上。

    “怎么,你不愿意吗?”

    “不不,我愿意!”

    直到这时,江患海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鬼使神差地应许那般丧良泯德的条件,可是事已至此,他已无法回头。到头来江患海才发现,败得最惨的居然是自己。

    “好了好了,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来,这是你的解药!”

    说罢,那人推开手掌,一个血红色的药丸赫然躺在他的掌心之zhong,居然还散发着一道道异样的光芒,看得人心不禁为之一暖。

    “多谢义父!”

    江患海也不知道,自己对于这种为人卖命的行为竟是如此熟练,前一秒他还在内心之串极力反对,甚至抱定了必死的信念;后一秒,自己居然已经适应了这种身份,并且欣然接受。说实话,他已经有些讨厌自己,这是江患海从未有过的感觉。

    随着那颗红色的丹药送入口zhong,一股至刚至阳的力量随即在身体之zhong散发开来,并且进入到每一寸筋骨,每一个细胞之zhong,迅速改造着他的身体。江患海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药丸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量。现在自己的身体变化,竟要比之曾经十几年的改变还要大上几倍。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平衡,跟随这种顶世强者的脚步,应该也不算太过糟糕吧!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