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章 难逃一死
    ,

    得知好不容易相逢的他们又要离开,孙长空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尤其他的双亲才刚刚离世不久,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关心与安慰。而此刻苏如云与沈青的离去,无疑是对他又一次强烈的打击。

    “干娘,你和干爹难道就不能多在人间留两天吗?阔别人间这么久,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人间变了多少模样吗?”

    苏如云苦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点起脚尖,摸着孙长空的后脑勺,语气温和道:“想,我当然想。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和人间并没有半点关系,哪怕是飘渺云巅于我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你们阳间的事情,当然理应你们阳间的人来办,而我们这些死鬼还是回到冥界之中,好好体会那里的生活吧!”

    苏如云顿了一屯,随即又道:“长空,现在的你已经足够强大,干娘也没什么可以教授给你的了。趁着最后,我再告诉你一句话。生死有命,不要被别人的离去而失去希望,不要忘了,你就是我们的希望。”

    原来,短暂的相处之间,苏如云已经将孙长空视若己出,虽说知道对方此刻的心情不好过,但作为干娘的她更愿意看到孙长空坚强地活下去,而不是像个孩子一样哭哭啼啼。为了不让对方太过牵挂,苏如云只得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后挽着沈青的手腕,走到崔判官的身后。

    “好了吗?”崔判官问道。

    “嗯!我们走吧!”

    “小心,路上有点颠!”

    说话间,崔判官将身上的紫红色的官服用力一抖,三人随即隐没在在宽大的衣物之中,一转眼的工夫,便和那个冥界的入口一同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而就在这时,孙长空发现,天空这中忽然落下一滴水,刚好掉在他的嘴边。孙长空轻轻泯了一下,发现那水竟是又咸又涩,那不是雨,而是泪,是苏如云的泪水。想到这里,孙长空心中不禁一阵绞痛,一时间他不禁开始怨恨老天,为什么要有悲欢离合,为什么要有生离死别。做人难,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更难。不过二十三四的他已经尝尽了人世间的辛酸,自打有记忆以来,他第一次有了厌世的想法。

    “长空小友!”

    忽然间,仙宗的一声提醒将孙长空重新唤回神来。后者恍然未觉,眼角竟已聚起一片泪光。

    “仙宗有什么事?”孙长空不由道。

    “呵呵,没事,只是这里的事情已经大致结束,我也要带着众人一同返回天界了。有机会,咱们再做到一起,把酒言欢,你看如何?”

    孙长空强颜欢笑道:“好,那就一言为定。”

    说罢,他竟伸出了手掌,欲要与仙宗击掌为誓。而看到这一幕的神流仙使不由得气由中来,立即勃然大怒道:“休得放肆,仙宗大人怎么可能与你这种毛头小鬼立下誓约,还不快滚!”

    仙宗回身瞪了神流仙使一眼,后者连忙缩回身去,安静得就像一只犯了错的猫咪,再也不敢说一个字。而这时,仙宗这才恢复了之前的神色,继续与孙长空道:“好,那我们击掌为约!”

    “啪!”

    随着仙宗伸出手掌,拍打在孙长空手心之上,在场的众多仙人如幻影一般相继遁去行踪,而神流仙使也在恶狠狠地瞪了眼孙长空之后一同消失不见。原本看起来越显局促的空地之上陡然间变得空旷起来。直到这时他才发生,现场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唉,走得这么潇洒做什么,害得我心里这般凄凉。也罢也罢,走了更好。”

    想到这,孙长空连忙飞身前往苍北仙苑,追捕沈万秋去了。然而,他不知道,就在不远处的树林之中,一场大战正在悄然进行。

    “嗯?那些仙人的气息怎么突然之间不变了,莫非战斗已经有了结果?”

    江患海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三胖等人,随即跃上旁边的树冠,举目向之前的战场看去。然而,如今的那里已经空空如也,除了满地的狼藉与疮痍之外,再无其它。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对了,不知道诸葛流芳那边进展如何,我要的东西他搞到手了吗?”

    思绪未完,如性子如石头一般坚硬的朱大闯第三次从地上站了起来。眼见此时的他混身浴血,从头到脚已经湿了个遍。在寒风之下,他怕身体变得无比虚弱,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战。

    “呵呵,怎么,还不死心?一定要死在我的手里才肯罢休?”江患海冷笑道。

    “哼,你也不要太过得意,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你现在还能活着,只是说明天意还没有来到。等到那个时候来临,我保证你一定会死的异常凄惨。”

    对于朱大闯的诅咒,江患海一笑了之,而后神色温和道:“呵呵,我会不会如你所说那样我不知道,但我清楚,今天你一定会死得十分难看!”

    话音刚落,自江患海的右手之中忽然掠起一道透明水刃,快如闪电地搠入到朱大闯的胸膛之中。血像决口的洪水一样拼命向外流窜,蕴含其中的司命血螨也在竭尽全力为其修补伤口。然而,这一记水刃切入的深度之大,宽度之广,几乎将朱大闯一劈两半,此刻他体内的器官已经尽数毁去,要不是有一口气撑着,恐怕已经含恨而终了。但不知为何,这时朱大闯竟然诡异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江患海不禁问道。

    “呵呵,没什么。我笑,就算我死了,你一定也会随上来的。就算我不杀你,也有人排着队要来杀你。”

    “你这胡说八道的混蛋,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

    目绽寒光的江患海突然抬起双手,十道个头偏小,但片片都是削铁如泥的锋利水刃赫然悬浮在他的双手之中,不时闪烁着慑人的水光。此时的朱大闯已经再无还手之力,而其他人还没有恢复神智,更是指望不上。眼下他除了等死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脸上的笑容竟然变得愈发浓郁。

    “笑,笑!我让你笑,现在你就给我笑给阎王去看吧!”

    当心中的愤怒化为恐怖的力量作为在那十片森然水刃之上的时候,朱大闯的身体立即被无数波光粼粼的水纹照得泛白。此时的他甚至能够想象到待会自己的死状会有多么恐怖。现在他已别无所求,只希望同伴醒来的时候不会看到自己遗骸。

    “砰!”

    不知从哪里射来的一团真气,狠狠地撞击在了江患海的身上。由于刚刚他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和上的水刃之上,以至于对方袭来他竟一点防备也没有。那团真气的力量虽算不上惊世骇俗,可这一击所受到的伤害仍然十分巨大,水刃因为分神消失不说,他的嘴里当场便喷出一大口鲜血,血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细小的碎肉。意识到有人从偷袭自己的江患海随即转过身去,欲要破口大骂。然而,当见到动手之人的本来面目之时,他的整个人都因此停滞下来,就连呼吸也不见了。

    “江爱卿,咱们好久不见啊!”

    江患海伸手指着面前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庞,一字一字惊声道:“你……人皇,你为何没有死!”

    人皇四下看了看之后,这才微笑道:“呵呵,说实话,我也以为自己要死了。只可惜,天不亡我,我想死也没有办法。出来吧!反正大家已经见过面了。”

    随着人皇的话语,只见树林的另一端又走近一道身影,这下江患海的神色直接由惊转惧,声音颤抖道:“是……是你,饕餮!”

    饕餮抬手将一块不知从什么活物身上扯下来的筋肉丢入嘴中,口齿含糊道:“你这卑鄙小人,居然趁着我离开的时候对人皇痛下毒手。多亏,我将凶兽之血传了一些给他,这才救回一条性命。否则,你就是死上一百回都抵不过来啊!”

    说完,饕餮随即将手里的大骨头棒子掷向江患海。别看这一招平淡无奇,但来势之猛,力道之强,都是世间极为罕见的,哪怕是身为仙人的江患海也难逃这一击,当场便被抡倒在地,口中立时溢出鲜血。

    “混蛋……这个家伙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早知这样,我就应该将人皇挫骨扬灰了。”

    本来,在江患海的预想之中,只要将人皇的头颅割下来,便可以阻止对方回气再生了。然而,他忽略了身为凶兽之祖的饕餮,哪怕是身首异处也能立即恢复原样的恐怖自愈能力。真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唾手可得的胜利就这样易主了。

    “好了,江患海,你还有什么话说!看在你为皇室兢兢业业不辞辛苦地工作了半生的份上,我就给一个吐露心声的机会。不过,时间要快,因为朕还有其它事情要办。”

    面对人皇的“慷慨”,江患海竟只是以轻笑回应,并没有说话。而这时候的人皇却偏偏为人“任性”起来,随即问道:“怎么,皇室亏待你了吗?你居然对朕有这么大的意见,甚至不惜偷袭于我,险些让朕命丧黄泉。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江患海冷笑一声,表情夸张地笑道:“那又如何,就算我坐上了国师之职,不是仍然难逃一死的结局吗?说多无益,你动手吧!”

    说话间,天,地,空间,所有的事物都停止了运转。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散发着古老气息的身影赫然出现在江患海的面前。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