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九章 处罚
    ;孙长空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一旁传来铿锵声惊了一下,直到现在他才想起之前崔判官为了他们的事情也被卷入到了与天界的大战之中,正和神流仙打得难解难分。而稍一定神的他猛然发现正在与阳神拼命相搏的,竟是自己的熟人。

    “干娘!”

    随着孙长空的叫喊声,苏如云趁着回身的间隙不由得瞟了他一眼,但意识到对方身份之后,他直接惊喜地大叫道:“长空,我在这,快来!”

    说话之间,阳神掌力逼出,一道熠熠掌印随即破空而出,直奔苏如支的后心。要知道,苏如云已经死过一次,现在的他仍然只是灵魂状态,并没有真正的实体。如果在这里受到致命伤的话,那就意味着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孙长空看到这一幕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呼吸之间他已猿身飞跃,右手之中随即射出一道森然寒气,

    “看我的殒命冰涎!”

    作为五行神力之一,冰涎神力拥有着能将世间万物冰结凝固的神奇力量,哪怕是并不实体的能量也不在话下。虽说阳神这一记纯阳掌印来得势在必得,但在五行神力的面前,还要稍逊一筹,顷刻之间那枚耀眼的金色掌印已经被冰封在巨大的寒冰之中,接着掌印上的光芒越来越弱,最后化作了一块丑陋的岩石。

    “干娘!”

    说话之时,孙长空已经来到苏如云的面前,由于刚才战斗实在达过激烈,以至于刚刚回到人间的苏如云不由得神虚气短,看到孙长空的刹那间由于过于兴奋使得急火攻心,险此昏倒在地,多亏孙长空眼疾手快,扶住了她的身子。

    “长空,我们还真是有缘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如云激动道。

    “唉,一言难尽,都是被形势所迫。话说,干娘你怎么回到阳间了,难道你是偷偷跑上来的?”

    就在苏如云与孙长空这对母子久别重逢之际,那个鬼魅一般的阳神已经再次袭来,这回的好并没有使用任何招式,单是那具闪闪发亮的身体往那一戳,就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气势也要比之别人强盛数分。

    孙长空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阳神,随即冷笑道:“一只亡灵也敢如此猖狂,看我不把你打得神形俱灭!”

    一言说罢,孙长空双膝急弹,身体如箭一般“嗖”地一下射向阳神的面前。而这个时候,身自高空的阳神双手快速结印念诀,同一时间就在他的身后位置处,竟有一个无比巨大的火球凭空出现,猛地看上去,这不是一个以假乱真的太阳吗?

    全力之下,阳神所展露出来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就连孙长空也是始料不及。然而,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凡人小鬼,而是可以独当一面,甚至可以与仙使比肩决战的守界者传人。眼见那枚人造的太阳轰然向自己撞来,孙长空非但没有躲闪,反而迎难而上,并且高呼道:“今天我就让你瞧瞧,我孙长空的厉害!”

    没有丝弦犹豫和怯懦,孙长空火炮般的身体砰然撞在人造太阳的表面之上。无可比拟的力量将巨大的星体当场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同一时间,一道道刺目且密集的裂痕顺势遍布在整个太阳之上。这时候,只见裂缝的深处,竟有一道耀眼的金光骤然射出,而那枚已经濒临解体的太阳也终于不堪重负,在一道炫丽的火光之中化为了虚无。

    “嗡”

    爆炸的不只是人造太阳,不有地上的众多物体,就连远处的阳神也未能未免,被星体的一块碎片击中了身体,而后阳神不支坠地,奥体也随之遁入虚空之中,以便疗伤休养。而这个时候,另一旁的沈青也有了结果,虽然阴神的手段阴险狡猾防不胜防,但沈青凭借自己”妖圣”的头衔,竟然可以勉强与之打个平手。而当阳神受伤隐去之后,一莲双生的阴神也随着一同消失,莫名其地便没了踪影。看到孙长空的青不由得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而孙旁边的苏如云也在招呼他赶紧过去。

    阴阳双神被破,现在又只剩下崔判官与神流仙使二人对峙了。虽说阴阳双神的配合几乎天医无缝,甚至可以说单挑之中几乎无人可以破此招。但同时使用两道天神幻影对于他来讲还是太过勉强,如今他的身体已经一贫如洗,残余的无极仙气更间少之又少,几乎连仙人的状态都维持不住了。然而就在他以为大事不的时候,一个无比熟悉却又让他为之敬畏的气息赫然出现在不远的地方。

    “仙宗,仙宗他老人家到了。哈哈,你们这群乱臣贼子,敢与我们天界公然作对,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就在神流仙使自以为胜券在握、大放豪言之际,那个熟悉的气息竟是突然由远及近,来到自己的身边。他甚至连想都没想,便已经跪伏在地,沉声道:“恭迎仙宗!”

    见到仙宗亲临的崔判官也不得不收敛起身边的杀气,随即恭敬地行礼道:“见过仙宗,仙宗近日身体可好?”

    仙宗朝身旁的神流仙使轻轻吐了个“嗯”字之后,接着才微笑着对崔判官说道:“崔判官,我们好久不见了!近日阎王鲜有活动,是什么风把崔判官你给吹来了。”

    这时,不远处的孙长空想要替崔判官解释,后者却已经先行摇头,并且道:“崔某接到阎王新自派下的命令,说窠界之中有亡灵无故失踪,接着我便来一路追查至此,然后便发现天界的众多同僚正在与一群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灵魂斗得甚是欢畅,为了引起不必要的作废,我便被迫出手了。”

    听完崔判官的解释之后,仙宗微笑道:“好一个被迫出手,这么说来,是我们天界中人先惹了你们窠界喽?”

    崔判官再次行了一礼,语气真诚道:“崔某不敢,只是阎王有令,我也不敢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

    这时,仙宗回头看看刚刚站起身的神流仙使,然后又看向面前的崔判官,随即道:“我明白,有些时候你们这些当差的也是身不由己。不过,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的话,能不能先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等情况不允许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毕竟,这么多年来,天界与冥界一直相安无事,你也不想保持了多年的太平被你们一个冲动的冲动的举措打破了吧!”

    崔判官第三次弯腰行礼道:“仙宗教训的是,崔某铭记于心。”

    仙宗微笑道:“不用铭记于心,只要不怀恨在心就好。”

    听到这里,崔判官的脸上不由得显出几分尴尬,仙宗看着他,先是一愣,然后忽然大声朗笑道:“和你说笑的,莫要当真。好了,你闪的决斗就到此结束吧,如何?”仙宗回头看着身后的神流仙使淡淡道。

    “神流没有意见。不过这话能不能作数,还要看崔判官的意思。”

    说完,神泫仙使与仙宗一同看向前方的崔判官。这下,成为众矢之的的他只得苦笑了摇了摇头,深表无奈道:“你们都说行了,我还能说什么。既然这样,我们就此别过了。有缘再见!”

    说话间,崔判官最后向仙宗行礼道别,然后瞬身来到孙长空与苏如云的身前,随即道:“时候不早了,中午是一天当中阳气最重的时候,汝等幽魂承受不得,轻则元神受损,重则魂飞魄散。趁着日头还没有升到最高点,我们还是回去的好。”

    说着,崔判官又朝一边的孙长空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后者则连抱铁拳道:“多谢崔判官出手相助,长空永记大人恩情。”

    崔判官摆手道:“罢了罢了,有这种精力,你不是多帮帮人巨间那些苦命人吧!这次魔界大门虽然未能开启,但这并不代表以后人间就能高枕无忧了。记住,只要人间还有贪婪的存在,不轨之徒便会在心中惦记着魔界那边。好了,你们再说两句话吧,我先去另一边等你们。”

    说完,崔判官纵身跳到一旁,刹那间只见他卷起那件紫红色的官服,随手在面前的空间之中比划了几下,紧接着一个漆黑的漩涡赫然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见到此物,神流仙使不由得道:“那里便是通往窠界的路口吗?呵呵,有机会我也要去冥界探个究竟。”

    这时,仙宗接过话茬道:“不用有机会,现在你就可以跟崔判官一起去往冥界。不单这样,我还可以将将你许给阎王,让你做他的左膀右臂,你看怎么样?”

    虽说只是玩笑话,但神流仙使分明从里面听到了一股怒意,想到这里他连忙距地叩头,噤若寒蝉道:“仙宗息怒,神流并没有背叛天界之意。”

    看着面前战栗的神流仙使,仙宗轻笑道:“既然如此,那岂不是我冤枉你了?”

    神流仙使刚要点头,却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于是立即改口道:仙宗您怎么可能有错呢,只不过是神流刚才表述有问题,是我嘴笨,是我该罚。”

    仙宗道:“罚什么?”

    “罚罚”

    神流仙使迟疑了好一阵也没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仙宗等得不耐烦了,于是便道:“就罚你倒夜香七天,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