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八章 仙宗临凡
    ;“我的万剑唯空诀居然被他学会了,怎么会这样!”

    面对眼前这巨大的打击,白霜仙使的身上忽然升出一股无力感,这是他纵横三界上万年以来首次出现这种反应。甚至,他已经有些后悔这次的出行。或许他真的应该像神流仙使说的那样,云游四海,寄情于山水之中反而逍遥自在的多。然而,事已至此,作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他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待。

    “本来,我也不想使用这一招的,但现在的你太过强大,如果任由你继续生存下去的话,保不刘哪天会对天界造成前所未有威胁。为了防止那样的事情发生,你就认命吧!”

    说话间,只见白霜仙使的身体之中忽然闪烁起一道道湛蓝色的光芒,这些光芒相互叠加,组合,进而形成了一个微型的法阵,浮现在胸前之上。而见到这一幕的众仙人纷纷脸色大变,其中一人忽然高声道:“不好!白霜仙使要动用真正的神力了,我们快跑!”

    神力,与仙力霍然不同,是一种完全凌驾于众生之中的超自然力量,谁能将其具为己有,都能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作为自己的杀手锏,白霜仙使一直都保留着这最后的手段,以备不时之需。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逼自己使出这一招的人,竟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鬼。稍微细想一下这件事,他便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能逼我使出神力的你,单凭这一点就可以死而无憾了。小子,准备上路吧!”

    看着混身放光的白霜仙使气息不断递增,孙长空不由得惊叹了一声,随即道:“好厉害的力量,好强大的气息。真不知道,这股力量与我的五行神力相比,究竟孰强孰弱呢!”

    一边说着,孙长空缓缓抬起右拳,此时只见他的右手之上竟然升起了一道炽热的能量,金与红的光交织在一起,进而衍变成另一种惊世骇俗的力量,以至于脚下的大地立即纷纷瓦解,二人所在的区域更是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深坑。

    “好家伙,到现在居然还有尚未使出的招式,这么说来我的寒霜神力并没有白白浪费,哈哈!”

    身如流光,动如雷霆,一闪过后,白霜仙使已经纵身攻到孙长空的面前,汇聚了他全部神力的那只右掌直击对方面门。而与此同时,闪烁着仿佛太阳一般金光的拳头,在孙长空的摧动之下,同样击向对方的要害心口。这一招之后,不是孙死,就是白亡。

    “住手!”

    生死瞬间,一个沙哑却带着无比威严的浑厚声音赫然传入二人的耳朵,与此同时,孙长空的左拳,白霜仙使的右掌竟全都同一只手掌死死握住,而隐没其中的两股神力同时骤然退去,化为一缕缕灼热的白烟,漂向天空。

    白霜侧身一瞧,脸上立即涌现出大片惊愕的神情,显然对方的出现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而与他所不同的是,孙长空见到那人的时候却显得格外欢喜,并且不由自主地叫道:“是你!那个跛脚的大爷!”

    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不等孙长空继续说下去。另一边的白霜仙使已经跪伏在地,同时低头无比虔诚地说道:“参见仙宗!”

    孙长空抬起眼皮,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又经过了一番头脑风暴之后,这才迟迟道:“你你是仙宗?”

    老者解下头上的斗笠,拿在头上。只见如今的他不同于一年之前的模样,竟变得更加沧桑,更加衰老,眉须眼解之间尽是颓废之色。孙长空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糟老头居然就晃这个世上的主宰仙宗。

    老者大声朗笑了数声之后,随即伸手拍在孙长空的肩膀之上,态度和蔼道:“怎么,仙宗就一定要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吗?年轻人,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听到仙宗的问话,孙长空不禁犯起难来。说实话,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年自己过得是好还是坏。论修为,他确实有了质的飞跃,甚至已经跻身一线高手之列。但同样,他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双亲更是在前不久相继离世,令他悲痛欲绝。说实话,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他宁愿自己没有进入过苍北仙苑,不去学那些修行成仙之道。他只想和自己的父母相依为命,过着粗茶淡饭、却又处处和谐的生活。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平淡对于自己而言是多么奢侈,而他一切的奢望都只能留在记忆之中了。

    “不好也不坏吧!如果要我和你说的话,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仙宗点了点头,继续道:“那好!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们就找个地方,好好听听你这一年来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正好,我最近得到了两坛女儿红,刚好可以和你痛饮一番。”

    二人只是自顾自地畅快交谈着,全然将旁边的白霜仙使忘到了九霄云外。如今的他就算心中有万般不愿,也只能忍着了。

    “我看你体内似乎还寄住着一个别人的灵魂,虽说现在看来没有大碍,但长此以往定会对你的根基造成永不恢复的伤害。我看,还是把他请出来吧!”

    孙长空早就从遮天皇的口上听说过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尤其是遮天皇,更是将仙宗视作杀父仇人,恨不得将其杀之而后快。如果真的将遮天皇送出去的话,那无异于是将他推到了火坑之中。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由道:“这个嘛不着急,我和他还有一些事情要说,等完成这些,我再将他交给你。怎么样?”

    仙宗看着孙长空,神情随即一滞,然后才一脸和气道:“无妨,你都没说什么,我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现在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孙长空心头一颤,已经隐隐感觉到一丝不祥的预兆,随即道:“什么事,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我知道你的身份,同样也清楚守界者孙逸扬是你什么人。守界者作为这方天地之中的卫道士,除了保护三界太平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职责,那就是甄选天地主宰,也就是所谓的仙宗。话说,你爹临死之前,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遗物,或者只言片语吗?”

    孙长空稍加思考之后,这才道:“真是不巧,我爹遇害之时,我并没有在旁边,就算他有什么话,我也一无所知。话又说回来,我爹是魔皇所害,他是不是知道一些内情呢?”

    仙宗的脸色立即凝重了许多,之前的淡定从容也随之消失。显然,魔皇不只是整个人间的噩梦,也是他命中的一大灾星。可以的话,他宁愿一生都不要听到这个名字。

    “魔皇,又是魔皇,刚刚复活的他居然就能击杀那么强大的守界者。如此说来,如今的魔皇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孙长空稍微想了想,突然面露喜色道:“不对,魔皇并没有得偿所愿,因为魔皇之力出现在了一个名叫沈万秋的凡人身上。”

    “沈万秋?你认识他?”仙宗不由道。

    “嗯,说起来,我和他还是同门师兄弟呢!”

    接着,孙长空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一遍。而听到沈万秋被用来破除“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的符水害了身体之后,他的神情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这么说来,他现在人呢?”

    孙长空道:“呃,实不相瞒,这里面的事情太过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虽说我派掌门方惜时是前血河魔君,但现在的他已经弃暗投明,选择站在我们人类这一边。就在沈万秋遁走之时,方掌门已经追了上去。凭他的实力,想要捉到沈万秋应该不难。”

    仙宗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即道:“据你所说,二人一早便已经离开皇宫范围,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那样进展顺利的话,那他们应该早就回来了吧!莫非,那位方掌门在路上又遇到了什么危险?”

    这下,孙长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他并不能保证对方一定能够将沈万秋追回来。

    “这样吧!如果你要是担心的话,我可以亲自去往苍北仙苑方向一探究竟。既然沈万秋离开是为了破除九十九犁杀生大阵,那他就一定会前往苍北仙苑。”

    仙宗面露欣慰道:“好!有你这样的正义之士,还怕什么邪门歪道祸害众生。你去吧!”

    说话间,仙宗往手里孙长空的手里塞了一个小玩意。孙长空摊开手掌一看,竟是一个黄豆大小的玉珠。

    “这是我的信物,任何时候,只要你将他捏碎,我都能立即出现在你的身边。万一你支瓣路上遇上了无法解决的难题,便可以凭此物寻求我的帮助。”

    孙长空仔细把玩了一番地枚玉豆子,想要一探其中的秘密。不过看了好几遍,他也没有能窥得其中的奥所在,最后只能悻悻作罢。

    “哦对了,我还有几个朋友下落不名,麻烦你一会儿帮我找找他们。”

    接着,孙长空便将三胖,高渐飞朱大闯几人的相貌特征大致说了一遍。不过,仙宗显然并没有上心,只是不断地催促道:“快去吧!晚了可就大事不了。”

    “既然这样,我就走了。”

    孙长空向仙宗道别之后,又看了看地上的白霜仙使。不知为何,他觉得现在的白霜仙使有些可怜。没想到,之前还那般英勇神武的仙使,竟也会变得如此不堪,甚至连尊严都不再拥有。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