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七章 拿来主义
    ;与遮天皇战斗时候的状态不同,现在的白霜仙使再也不用担心失手错杀了对手,所以此刻使用的招式也是极其霸道,堪称他的最强杀招。

    万剑唯空诀,关键在于在将剑意剑法剑式融于万物之中,使之遁于无形,进而达到天剑合一的境界。此招一出,使用者混身上下任何一个部分都能发出无坚不摧的森然剑气,令人防不胜备。

    剑诀一经释放,白霜仙使的身上立即浮现出仿佛刺猬一般的尖刺,随即便将孙长空招式轻松化解。趁着这个时候,他又一次调转方向,直指孙长空的胸膛。

    “万剑唯空第一式,万剑穿心!”

    剑气未至,剑意先行,如今孙长空感觉自己的胸口出竟传来阵阵隐痛,再看外侧的皮肤之上已经渐渐渗出血迹,但却并没有直接受伤。而这些,便是剑意的厉害之处。

    剑意与剑势虽然名字不同,但原理却是大致相同,二者全都是通过人的意念来控制,而且一经出现,便会立即作用在敌人的身体之上,达到一瞬杀人的地步。然而,虽然是这样,但剑意从某种程度之上不有胜过剑势,尤其是它那无孔不入的刁钻攻势,更是让人疲于应对。很多人,即使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反应,从而接下下面的几记剑意。但剑意的攻势实在太过密集,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久而久之深陷在剑意之中的人便会逐渐气力亏空,最后力竭而亡。然而正是因为如此,在对付剑意这种棘手的招式之时,被攻击者往往都会孤注一掷,搏上一搏。运气好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杀出一条血路。可是如今的孙长空却和那些人不同,他淡然地站在那里,身体没有丝毫动弹,只是两只眼睛之中的光芒在不停地闪烁,仿佛有两个人影在他的瞳孔之中打仗一样,斗得不可开交。

    明知道自己的势剑不是对方剑意的对手,但孙长空并没有退缩,甚至还展现出了过人的勇气与胆识。单是这一点,就让其它在场的仙人暗中不禁为之赞叹。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做出如此壮举呢?

    “云来势剑!”

    随着一声高亢的呼喊,势剑如同漫天飞蝗一般,轰然迎向那些无形无色的剑意。万剑穿心剑意不仅霸道非常,而且灵活多变,让人难以琢磨。虽说势剑在数量之上占有绝对优势,但那道剑意总能找到势剑之间的缝隙,并从中间轻松穿过。感觉到剑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孙长空知道云来势剑已经奈何不得它,只能竖起一道由罡气组成的浑厚气墙,借此阻挡剑意的攻势。

    “呵呵,这点能耐也想挡下我的万剑唯空诀?受死吧!”

    一个小小的念头自脑海之中飞闪而过,与此同时前方由白霜仙使操控的万剑唯空剑意陡然一窜,势头竟然再次攀升了数倍。在它的面前,孙长空的气墙就好像宣纸一样,当场便被轻易击破,紧接着,在他左侧胸膛的位置处,赫然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气旋,一个针眼般大小的窟窿登时出现在他的身体之上。

    不知为何,现在的孙长空显得无比的平静,而事实上,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难得的祥和与安宁了。这一刻,他的耳中传来阵阵尖鸣,乍一听上去就好像春日林中的百灵鸟一样,声音婉转动听,让人痴迷。如今的他竟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现实当中,还是处于幻境之内。也许,这就是死前所看到的神奇景象吧!

    “哎,怎么回事,那个小子怎么不动了?”一名仙人忽然低声叫道。

    “好像那个小子的气息怎么突然不见了了。难道,刚才的一招已经分出了高下?”另一人补充道。

    “有吗?我怎么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仅仅就打了个照面,根本就没有出手的动作。难道,他们是靠自己的意志来决斗的吗?”

    这时,一个长相年纪稍大一些的仙人又道:“我听说,白霜仙使的万剑唯空诀能自由控制剑意,从而达到杀人于无形无声之中。难道,那个小子就是败在了剑诀的剑意之下?”

    “这这也太悬乎了吧!剑意也能杀人?”

    那人回道:“我们或许不行,但那并不代表白霜仙使做不到。不要忘了,他可是由仙宗认可,天界之中数万年来少有绝顶天才。如果说天底之下有人能达到那种境界的话,白霜仙使必能占据一席之位。”

    就在众人对战局纷纷道出自己的见解之时,白霜仙使已经回过身来,面对大家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把这小子给我绑起来。刚才与我对决的守界者传人已经死了,可遮天皇应该还在他的体内。为了防止他再次逃脱的话,必须要用八荒封印术将他的神识禁锢在这具身体之中。山老,河夫,丝竹,你们三个来吧!”

    现在,由白霜仙使点名的这三位仙人,是在天界之中被称作山河竹三友的三清仙。三人之中,单体的修为有限,但三人结合起来便能使出这世上最为强大的封印术,也就是之前所说的八荒封印术。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将遮天皇定在这具躯壳这中,防止他半路逃跑。然而,就在白髯山老来到孙长空面前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的现象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仙使,他还活着!”

    随着山老的目光,白霜仙使不由得看向孙长空的脖颈,只见在那里竟真的有微弱却又平稳的脉搏,一颤一颤的,看起来富有生机。见到这一幕的白霜仙使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沉声道:“这家伙的生命力可真是顽强啊!心脏被毁,神识受创,居然还能不死。不过你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忽然间,白霜仙使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电光火石之间,凝聚了他最强剑意的两根手指立即戮向孙长空的眉心,他是要将对方的识海全部毁灭,让他神形俱亡。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不知从哪来的手掌,竟然握在了白霜仙使的手腕之上,巨大的力道使得那只手腕夸张地向上翘起、很难想象,这种情况之下白霜仙使居然还能完好无损,只是样子略显狼狈罢了。

    “你!你居然还能动!”盯着孙长空那只钳在自己手上的手掌,护手霜仙使不由得惊声道。

    “呵呵,那是当然!如果连那点小伤都承受不住的话,今天我怎么能站到你的面前!”

    就在孙长空双眼再次睁开之时,一股超乎想象的强大气息洪水爆发一般轰然扑向四面八方。即便这里有数十位仙人在场,但在这股疯狂的力量之下仍能难逃露出怯态,纷纷向四周散开。而这时,孙长空的身边只剩下白霜仙使一个人,而在刚才那波的冲击之下,风浪已经将他身上那件雪白的天衣撕得破破烂烂,几乎已经衣不蔽体了。

    “你敢弄坏我的衣服!”白霜仙使冷酷道。

    这时,孙长空重新站直了身体,面带微笑道:“哦,刚才一时冲动,真是抱歉啊!可惜我不是女人,不会女工。否则,我一定亲手帮你缝补上。”

    “缝补?你配吗?”

    不知为何,衣服被毁的白霜仙使显得无比愤怒,一道道森然剑气再次从他的身体之中相继钻出,以至于周围的地面被瞬间割得体无完肤,任何与其相接触的物体都会支离破碎。

    然而,还有一个人意外,那就是孙长空。

    虽然他的手掌仍然握持白霜仙使的手腕之上,但剑气闪过之后,他的身上竟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而他脸上的轻蔑笑容却是愈发浓郁。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的万剑唯空诀对你居然不起作用!”

    亲眼看到这等诡异的事情,就连早已见识过无数次大风大浪的白霜仙使也不禁面色愕然,显得无比震惊。而这时,孙长空却是一脸轻松道:“呵呵,没错!不过我能有这等能耐,还要多亏仙使你呢!”

    “我?我怎么了?我可从未教过你破解剑诀的法门。更何况,就连我也不知道万剑唯空诀的弱点在哪里,你是如何巧化解的?”

    面对白霜仙使的质问,孙长空微微一笑,同时张开嘴巴,将自己的舌头伸了出来。白霜仙使定睛一看,发现对方的舌胎之上,竟摊着一柄十分精致的小剑。而这个时候,他竟从那柄小剑之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

    “这这是我的剑意!怎么可能变成这样!”白霜仙使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而这时候孙长空的手掌也随即松了开来,任由对方一点一点远离自己、

    “没错,就是你的剑意!刚才的万剑唯空诀固然是相当厉害,就连我一度也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被那道剑意击中之后,我发现它不但可以对我产生作用,我也可以停靠自己的力量读取他的讯息。就这样,剑意在我的体内,被我的神识慢慢消化吸收,进而得知了剑意的所有法门。现在,不只是你能使用万剑唯空诀了,我也可以!”

    说话间,孙长空右手两指并拢,随即向前方空间轻轻一点,一道无形剑意立即破空而出,眨眼之间便已从白霜仙使的耳边飞过,这时几根发丝随即飘落在地,而他的心也在此时坠到了谷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