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六章 万剑唯空
    ;大地已经狼藉一片,而遮天皇与白霜仙使,确实说还有挪天人的三人大战已经暂时告一段落。现如今,挪天人脸色煞白地半跪在地,右侧的手臂已经鲜血淋漓,其中一段桡骨甚至从体内刺了起来,白里透红,看得让人心惊肉跳,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同样身为天界之人的白霜仙使就要显得从容许多了,但很不幸,始祖剑并不能和他一样毫发无损,它断了,而且断得有些离奇,断口的方向并不是横向,而是绕着中心轴呈螺旋状从头断到尾的。要说一折两半的话,白霜仙使还有能力将其修复。可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想让始祖剑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恐怕不太现实了。

    作为以一敌二的主角,遮天皇,所受的伤势最重。只见他的前后衣物已经尽数粉碎,两个一模一样的漩涡血痕赫然呈现在身前身后的皮肤之上。表面看来,他的伤势似乎并不严重,但事实上挪天人的一招“斗转星移”已经将他的内脏以及起到保护作用的肋骨已经尽数绞毁,成了一滩可有可无的“浆糊”。现在,他还能有一息尚存,靠的仅是身体内部,孙长空正在使用的百骨鬼林图。没有他的话,二人早已一同死去。

    “你这个挨千刀的混蛋,我好心将身体借给你,你居然把它伤成这个样子。说,你该怎么补偿我!”孙长空大声吼叫道。

    遮天皇苦笑了一下,随即沉声道:“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你想要我的命,就拿去吧!反正”

    说着,他抬头看向正在前方运气调息的白霜仙使,再过不了多久,对方就能恢复正常。

    “反正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嘿,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就因为你打不过所以才临时怯场了吗?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让我上场?再说,你”

    不等孙长空发完牢骚,庶天皇那边已经抢先道:“方才挪天人的杀招不禁破坏你的身体,还令我的神识受到了伤害,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现在我要睡一会儿,从而恢复一下失去的元气。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哎,你等一下,我还没有说完呢!”

    话至此处,遮天皇已经再无回应,看来他真的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眼见对方将这摊烂事丢给自己,孙长空又在心中暗骂了几句。

    “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回头我一定要在你的身上把我应得的讨回来!”

    想到这里,孙长空全力摧动体内的无二真经图,一股股精纯的灵气随即自丹田之中滚滚涌出,面蝗流向伤患部分,滋养修补受损的环节,并将错乱的器官经脉重新归到正常状态。

    “嗯?怎么回事,受了这么重的伤,遮天皇居然还有回息之力!不行,我得动手了!”

    想到这里,还未完成调息的白霜仙使强行运功,挥着那柄残破不堪的始祖剑,径直冲向孙长长空的身体。然而,早知对方会有此招的孙长空,陡然睁开双眼,紧接着无比凌厉的云来势剑如狂风暴雨一般,轰然攻向对方的命门死穴。

    “这!”

    早已在之前见识过云来势剑的威力,不过换到自己新身感受的时候,白霜仙使的脸上还是忍不住显露出几分讶异,同时心中暗道:“没想到,凭借人类的智慧居然可以造就出如此强大的剑招,当真是旷古烁金,绝无仅有。”

    想到这里,白霜以手中残剑连忙运功抵挡。然而,如时的始祖剑已经十分虚弱,再加上那云来势剑霸道非常,两种因素作用之下剑体之上登时掉下几块碎片。白霜仙使看得成为心痛,连忙将神剑眉回,改用手掌抵御。

    可是,这势剑之锋,远超他的想象。肉掌一经接触,立即被划出一道道血口。想他堂堂白霜仙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竟被一个不入流的小鬼割伤了手掌,这简直就是对他莫大的侮辱。气愤之余,他将左手食指中指顺势并拢,同时高呼道:“你找死!”

    “死“字刚刚出口,孙长空伸出的手掌已经在半路之上拦下了那两根蕴含着天底之下最强剑气的手指、确切来讲,那应该是两柄手指模样的指剑。

    “嗯?套路有变,看来他与遮天皇真的不是一个人啊!”

    想到这里,白霜仙使连忙抽身离开原地,一步跳到数丈之外,然后才低头察看自己的情况。而只见刚刚被孙长空所擒的手指之上,竟然已经微微泛紫,如果时间再长一些的话,说不定就要被对方生生折断了。先前始祖剑的损毁就已经让他十分气愤了,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小鬼甚至还在不经意间险些废了自己的两根剑指,实在是让人又气又恨。多年以来未被挑战的那颗王者之心再次出现了悸动,心中久久未能点燃的火焰竟因为这一刻而熊熊燃烧。

    “你小子是谁,为何会与遮天皇为伍?”白霜仙使语气冰冷道。

    “哦,用我们人间的话来讲就是缘分。其实,今天我们能够相聚于此,也是缘分所致。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分,否则伤了和气就好了。”孙长空轻佻地回道。

    这时白霜仙使的眉头已经拧成了麻花,而脸上的红晕也已经变得铁一般难看,同时怒声道:“你这小子太没教养,看来我是要替你爹娘好好教育一下你了。”

    说话间,白霜仙使手腕一抖,始祖剑已经遁入虚空之中,再无踪影。然而,没了始祖剑的白霜仙使竟是变得更加可怕,一股犹如火山喷发的巨大力量自他的手掌之中咆哮而出,一柄由无极仙气凝练而成的“气剑”横空出世。

    没错,是气剑不是剑气,那只是因为无极仙气所构造的雏形轮廓便是一柄剑,一柄看不见但却可以被清晰感应的凌厉神剑。气剑一经出现,孙长空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防对方再次发动抢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白霜仙使竟有些有恃无恐,明知道面前的孙长空不好对付,他竟仍然保持之前的优雅与淡然,一步一步朝他走来,手中的气剑也没有丝毫变化。

    “呵呵,怎么,难道你已经放弃希望了吗?要不然,我也和你一样做一把无形气剑,与仙使你切磋两招?”

    “不用!”

    白霜仙使说话之时,持剑的手臂也随即向前顺势一斩,虽然肉眼看不见,但孙长空依靠自己的感觉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果然,白霜仙使是在迷惑他,看似不起眼的气剑自他的耳边划过,竟被边上的发丝一个不落地全部一截两半。然而就在他以为气剑的威力仅限于此的时候,身后一阵骚动令他不由得转身看去。

    然而,看到那一幕的孙长空又不愿意相信眼前的景象,因为他发现数以百计的树干竟然无一例外,全部被一股可怕的力道一分为二,断口平整如新,正是刚刚那道气剑的杰作。

    “什么!一剑居然将半片树林几乎毁绝,这也太夸张了吧!”

    见到孙长空脸上浮现出惊愕神情,白霜仙使冷笑道:“怎么?后悔与我为敌了?不过,现在求饶已经太晚了。不付出点代价的话,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白霜仙使本以为这时候孙长空应该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现在正跪在地上一点一点爬来。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非但没有过来为自己求情,反而跑到对面那些被斩中的大树跟前,仔细观察那些断口的模样,一边看还一边啧啧称奇道:“厉害,真厉害!不愧是仙使,就是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白霜仙使慵懒地抬了抬眼皮,不耐烦道:“少来这一套,别以为用两句花言巧语就能逃过这一劫。今天无论如何,你也要给我有个交待、否则,就算我能饶过你,仙宗他老人家也不会放过你!”

    听完白霜仙使的话之后,孙长空晃然醒悟,随即道:“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向你求饶,更没想得到你的谅解。你的剑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毫无破绽。至少,我的云来势剑你就接不去!”

    白霜仙使哈哈大笑几声之后,随即一脸正色道:“你说我接下住你那儿戏般的剑气?笑话。”

    话一出口,白霜仙使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凉意,接着他伸手轻触自己的脸颊,却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被鲜血染红。

    那是他自己的血!

    “怎么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对那道剑气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是寒气拂过,这恩啊白霜仙使已经没有之前那份的从容与淡定,伸手触碰自己面庞时候的动作,也显得缓慢了许多,好像生怕发现什么可怕的景象似的。然而,真相总是那么残酷,尤其是对像白霜仙使这样自打成仙一来便未尝一败的人来讲,更是天塌一般的沉重打击。血果真自另一侧的脸颊缓缓流出,而这一切的一切,居然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鬼所为。对他而言,这简直就是对灵魂,对尊严的践踏。一瞬之间,护手霜仙使的气息状大了足足三倍有余,手臂之上隆起的青筋,就像一条条贪婪的毒蛇一样,正在全力吸食他的精血。

    “万剑唯空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