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 符水的厉害
    ,

    皇宫之中的战斗打得难解难分,如火如荼,而这个时候皇城之中的其他百姓难道就一点也不知道吗?

    不,他们当然知道。

    但就算知道这场大战的意义,他们又能怎么样呢?抄起家里的锄头,与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一决生死。那不用想,死的一定是这些无辜的百姓。还是说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恐怕随便一道剑气都能将他们杀个十回八回。在这两难的情况之下,他们只能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外逃命,有多远就走多远。然而,战火蔓延的速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尤其是在两位仙使先后加入战斗之后,战火的魔爪更是伸向到了远在百里之外的周围郡县。此时,两道身影正在你追我逐,他们正是之前自皇宫之中奔走出来的沈万秋与方惜时。

    符水的毒性实在太大,以至于已经吸收了魔皇之力的他仍然难以抵御其强大的侵蚀。现在他的皮肤已经开始泛起大量的水泡,水泡一经涨破便会流出腥臭的毒液。说实话,这种情况之下就连沈万秋都开始嫌弃自己。怎奈他还是要活下去的,无论是怎样卑贱,怎样困难,他都要坚强地活下去。

    因为只有活着,之后的事情才会对自己意义。

    “这个该死的方惜时,追了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停下。话说,我不是已经在皇宫之中将他除掉了吗?为何他又会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

    如今的沈万秋还并不知道时间掌握者之中的秘密,对于从未来来到现在的方惜时更是一无所知。不过,对方好歹他是一代魔君,会使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邪术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所以此时的沈万秋并没有多想,还是认为身后的方惜时是自己在皇宫之中遇到的那一个。想到这里,他不禁高声道:“师父,你这又是何苦呢?难道只是因为我抢了你的魔皇之力,所以你才会对我穷追不舍?”

    方惜时心头不禁一颤,随即惊叫道:“什么?你吸收了魔皇之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方惜时的印象之上,未来世界当中的方惜时并没有那样做,而魔皇也好端端地活在世上,没有其它情况。如何说来,他的出现难道真的已经改变了历史?话又说回来,如果历史被篡改的话,那他的女儿方柔是不是也不用死了?

    “你等一下!”

    突然间,方惜时眼中血光爆闪,与此同时在沈万秋身前不到三丈的地面处,突然升起一堵由血水组成的红色墙体,刚好拦住了他的去向。

    眼见对方俨然将至,沈万秋知道自己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于是索性停下脚步,而后转身对方惜时道:“师父,我并不想和你动手,毕竟你对我有养育之恩。”

    这时,方惜时姗姗来迟,随即轻笑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吗?既然你已经吸收了魔皇之力,那么就说明‘我’已经死在你的手里了吧?”

    被方惜时一席话搞糊涂的沈万秋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一不小心他的手掌触碰到了身后的血墙之上。突然间,自血墙之上伸出数条黏糊的触手,当即便附在他的手臂之上,用力地吸食起他体内的血液。然而,如今的沈万秋不只是表面上中了毒,就连血液之中也充满了致命的毒素。血墙一经接触到这股毒液立即砰然解体,而之前生机勃勃的触手现在也已经坠到地上,死得那叫一个彻底,不一会儿便在太阳底下被蒸干了。

    “你的身体居然……”

    随着方惜时的话,沈万秋随即抬起自己的手臂,眼睛之中充满了惊喜之色。他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毒人,任何与他接触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哈哈,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吧!虽说现在的我无法使用全部的魔皇之力,但仅凭我体内的符水之毒,恐怕就没有几个是我对手的了。师父,弟子再劝你一次,不要再追下去,否则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方惜时凭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对方的手臂,随即镇定如常道:“万秋,你误会了,我追过来,只是想和你确定一下,魔皇是不是真的死了,并没有其它的意思。”

    “哦?真是这样吗?不过,魔皇死没死,您不是比我更清楚吗?你忘了,我走的时候,您和魔皇都还在大殿之上啊!”

    方惜时道:“有些事情我现在和你解释不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那时你见到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至于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只要了解,魔皇是否还尚在人间。只要魔皇一死,魔界大门就永远都无法开启了。”

    沈万秋面色一沉,不禁问道:“这是为什么,为何魔皇一死魔界大门就无法开启了?”

    方惜时转念思考了一下,然后才道:“不行,你得先告诉我,他到底死了没。只有知道了答案,我才能决定是不是要将这其中的隐情告知于你!”

    沈万秋苦笑了下,双手一摊做了一个一无所有架势道:“我能获得魔皇之力这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他已经死在我的手上。”

    方惜时皱眉道:“就凭你?”

    沈万秋道:“呵呵,不得不承认,这里面的九成的功劳还要算是师父你的,不对,应该是另一个血河魔君的。正因为有他打头阵,我才能坐收渔利。”

    方惜时目光如炬,死死盯着沈万秋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没想到魔皇的一身神力,居然会便宜给你。真是苍天无眼!”

    方惜时啧舌摆手道:“师父,您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怎么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意呢?他们两个反目,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我来到二人所在的宫殿之中才打,这难道不是天公作美吗?再说,我能得到魔皇之力也是凭自己实力的,并没有偷偷摸摸。怪就怪,那个方惜时运气太差了,遇到了我。”

    说话间,沈万秋口中忽然射出一道墨绿色的汁液。虽然还没有来到跟前,但打老远方惜时便嗅到了其中的恶臭,于是连忙运功抵挡。可谁承想,那毒液邪门的很,不但可以蚀肉化骨,就连气墙也奈它不何。眼见穿过气屏的毒液已经近在咫尺,方惜时连忙唤出一道澎湃血河,当即便将面前的毒液拍到了地面之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血红色的血河水竟然已经和毒液一样变成了病态的深绿色。而被沾染的土地植被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立即消失殆尽。

    “好霸道的血河!”

    “好狠的毒!”

    几乎在同一时间,沈万秋与方惜时一起开口。紧接着,沈万秋再次回身,准备继续逃窜。但这时候,方惜时居然不追了。

    “去吧!反正只凭一人之力也无法解开魔界大门。而接下来,你就像一只过街老鼠一样,整天担惊受怕,提防别人的追杀吧!”

    听着方惜时的话,沈万秋的脸色不禁变得铁青起来,就好像这话是专门说给他听的一样。明知道此行可能一无所获,但此刻的沈万秋就像着了魔一样,偏要回苍北仙苑一探。在那里,或许会有意外惊喜在等着他也说不定。

    “等着瞧吧师父!等我们再次相见之时,我一定要你臣服在我的脚下!”

    眼见沈万秋越飞越远,最后消失在天际的心头,方惜时忽然叹了口气,而这时候一道绿色的血浆竟自他的嘴边缓缓流下。一瞬之间,满面红光的方惜时变得死气沉沉,不只是嘴,就连眼睛鼻子还有耳朵都尚出了这种几乎不能算是血的血水。原来,他已经着了沈万秋的道儿。

    “这么多年了,万秋还是没能改变自负的坏毛病。不然,刚才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把我亲手解决掉了。不过,符水的毒性还真是有些超乎想象,没想到只是血河水沾到毒液的我,竟会被其中的毒素反噬。可是既然这毒如此无解,那沈万秋是怎么撑到现在的呢?”

    从刚才方惜时便惊觉,如今的沈万秋似乎已经开始习惯了那具携带剧毒的身体。从始至终,他甚至没有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痛苦表情,这与他满身毒疮的状态一点也不契合。难道,对方还有某种解毒的秘术是自己未曾知道的吗?说实话,方惜时也不知道其中的实情。眼前的他已不敢再多做耽搁,趁着中毒未深,他必须要将体内的毒素全嗍排出。否则,即便沈万秋已经走远,可他还是有生命危险。

    靠一招惊天动地的招式将围攻的众人冲得晕头转向,江患海轻点脚尖,赫然落到最高的一颗松树之上,居临四顾,戏谑之相,表露无遗。眼见这一切的三胖越看越气,不经意他看到地上滚落着几颗松子,怒由心生的他拾起它们,愤懑将掷向头上的江患海。

    “你给我下来!”

    三胖这丢东西的手法虽然稍显粗糙,但用起来反倒是相当好用,江患海来不及运功抵御,当场便被其中的一颗击中了眉心。一时失策的他白日,身体终于失去了平衡,随即自树冠之上跌落在地。有此意外收获的三胖被这眼前的一幕惊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只得抢步来到树下,一探对方情况。

    “喂,你没事吧?”

    随着三胖的呼喊,江患海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可当见到对方脸面的时候,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握的三胖也不禁向后倒退了几步。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江患海伸手一摸已经溃烂的脸皮,喉咙之中随即爆发出一阵诡笑道:“哈哈,被你发现啦!”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