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四章 师兄师弟
    ;“好了,耍也耍了,闹也闹了,接下来我可不会继续手下留情了。”

    一言说罢,白霜仙使双臂一振,原本束缚在身上的一条条云锁随即崩裂折断,再次化作一缕缕烟雾,消失于空间之中。至此,众人才发觉,原来从始至终白霜仙使都在刻意保留自己的实力,而眼前轻松破解天缚手便是最好的证据。同样地,遮天皇也知道,接下来的白霜仙使恐怕要使出十成十的实力了。

    “我的天,白霜仙使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你们快看,看他的右手!”

    随着一声惊语,众人将视线再次移向白霜仙使的右臂。只见本来落在掌中的始祖剑不知什么时候竟已偷偷发生异变,平淡无奇的剑体之上如此已经生出许多翎羽一般的细小利刃,而末端的剑柄也早已与手掌融为了一体,变得密不可分。

    异变带来的并不只是始祖剑的变化,就连白霜仙使的身体也与之前大不一样。现在他的每一个动作,哪怕是一个简单的眼神之中,带充满了犀利的剑气,任何妄图接近他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那些天界之人看到这一幕之后纷纷选择避让,不然遮天皇还没有败下阵来,他们便要率先阵亡了。

    “来吧来吧,让我看看你遮天皇到底还有多少未用的力气。看招白霜一剑!”

    剑,以气代剑,以身为剑,一瞬之间,白霜仙使竟然令自己化身为一柄无坚不摧的凌厉神剑,轰然斩向遮天皇的身体。这一剑惊天动地,这一剑神鬼俱寂。空气之上悬浮的微粒子使得现场众人不由得屏气凝神,同一时间,他们的脸上却表现出一股极度激动的神情,好像挥出那一剑的不是白霜仙使,而是他们自己一样。

    白霜一剑所斩的不仅仅是遮天皇,还有他所在大地。一剑掠过,大地之中立即喷涌出大片的炽热岩浆,所以与它们相接触的事物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化为灰烬。强大的剑气并不是只无往不利的神器,更是一股可以控制自然法则的权杖。直到剑气斩落的时候遮天皇才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自已,因为剑气已经将他的身体锁定其中,就像在他的身上钉下了八角钢钉一样,丝毫不能动弹。

    “既然你已经使出全力,那我这个当师兄的自然也不能落后。遮天皇的伙伴——遮天幕下来吧!”

    随着一声轻轻的呼唤,停在天上的巨型遮天幕陡然一变,迅速下坠的同时,身形也在急剧缩小,不时便已化作一件灰黑色的长衫,顺势穿在了遮天皇的身上。当遮天皇与遮天幕合而为一的时候,大地之中立即发出阵阵悲鸣,一道道不知从何来的黑气立即弥漫全场,令得空气之中雾霾重重,视线也大为衰减。

    “遮世伏天功!”

    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叫喊,自遮天皇的身体之中忽然跃起一只神奇的手掌,而更加怪异的是,这只手掌人类的不一样,竟有六根手掌。据说,只有魔界的天魔才能拥有六根手指,而这只忽然出现手掌岂不是魔界之物?

    巨大的手掌不但来势之猛,力量也是霸道非常。眼见白霜一剑来到眼前,那只天魔巨手竟然徒手便将剑光擒在掌心之中。刹那间,二者体内立即发出一连串“吱吱喳喳”的怪响,那是遮天皇与神流仙使斗法所致。现在战况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状态,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使自己满盘皆输。然而,一直迟迟未有行动的众多仙人看此情形,不禁蠢蠢欲动。终于随着挪天人的一声大呵,众人将视线纷纷投向他所在的地方。

    “别管什么道义公平,杀了这个魔头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现在,这家伙因为白霜仙使而掣肘,力有不继。我们集合全部力量,定能让他一败涂地。”

    惊色同时浮现在遮天皇与白霜仙使的脸上,尤其是后者,位于他脸上的表情,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含义。

    “都给我滚开!”

    随着白霜仙使的大声叫骂,他的嘴边已经渗出一股血水。这是由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之下强行分散注意力所导致的真气逆行,虽然对于他这种顶世高手而言并算不了什么。但在这种高强度的对攻之下,还是令他这边的气息陡然衰减了大半。遮天皇看着对方那张惨白的脸庞,不由道:“你这是何苦色,我死了岂不是正合你们的心意?”

    白霜咬紧牙关,手中变异之后的始祖剑已经被他握得咔咔直响。而在这种形式之下,被天魔巨手所制的白霜一剑再次向遮天后的位置移动了一尺有余,心满意足的他终于露出会心的笑容,随即道:“我要打败你,但绝不想利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本来就是你我之间的对决,外人绝不能插手。你放心,今天谁敢搅局,我白霜第一个就杀了他。”

    听到对方如此坚定的回答,遮天皇无奈地笑了笑,而后轻叹道:“你啊你,还是像小时候那般固执,你心里的执念太强,否则修为还能有所精进。”

    白霜仙使道:“我不要修为提升,我要那么高深的修为没有用,就算真的让我天下无敌又能如何,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手那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不得不承认,师兄你的实力确实已经震古烁今,凭自己一人之力能达到这种层面的,哪怕是你的先父也要甘败下风。正是因为有你这种完美的对手,我才有必须堂堂正正一战的决心,否则那可就是浪费了上天为我准备的一件大礼了。你说是吧?”

    话音刚落,白霜仙使混身青筋暴涨,与之前粉面小生,如玉雕成的外形不同,如今的他就好像一个被烧红的铁疙瘩一样,混身上下无处不在散发着灼人的气息。而正是这一切所换来的成果,白霜一剑威力大增,与之相抗衡的天魔巨手,立即浮现出大片密集却又细碎的裂痕,看起来好像随时都有解体的危险。

    “呵呵,师弟,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像原来一样,一点也没有变。只可惜,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天了。”

    说到这里,遮天皇的口中竟是喷出了大量血雾,如此看来,这在种势均力敌的情况之下,就连他也休想完好无伤。而之前见到因为分神而口溢鲜血的护手霜仙使,那些本来虎视眈眈的仙人这才消停了许多。可现在遮天皇又露破绽,这下他们再也按捺不住,首当其冲的当然还是刚才的挪天人。

    要知道在这么多天界之人当中,就数挪天人对遮天皇或者说是对孙长空的怨恨最深。因为对方让自己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臭态百出,一点尊严都不剩。现在,为了报仇,他必须要使出十倍百倍的力量,从而将之前的愤懑全部发泄出来。

    “吃我这一招,斗转星移!”

    人还未至,挪天人的掌心之中已经仙气涌动。以其右手为中心,一道白色的气旋应势而出,随即产生的巨大气流直接将天空刮得日明无光,昏天黑地,巨大的风力吹得遮天皇身形摇摆不定,就连那只天魔巨手出现了动摇的迹象。

    “受死吧!”

    话音刚落,挪天人驱掌轰在遮天皇的后心之上,随着一声悦耳的声响传过之后,遮天皇的面色立即变得无比难看,眼耳鼻口之中同时渗出殷红的血痕,看起来尤为吓人。

    “快给我住手挪天人,不然我杀了你!”

    此时的白霜仙使分身乏术,只能靠口头警告迫使对方离开遮天皇。可是,现在的挪天人已经动了杀念,尤其是在这中全面压制的情况之下,好不容易换来的胜势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为了在不得罪白霜仙使的前提之下,将遮天皇顺利击杀,挪天人只得开口道:“仙使,我知道您顾念旧情,一时间下不了杀手。您做不到的事情,就让我来帮你做吧!”

    挪天人掌心再次窜出一道气旋之力,这下不只是遮天皇的面部,就连左侧的胸膛也因此扭曲骚动起来。实际上,早在斗转是星移击中遮天皇的时候,那股无法抗拒的气旋之力便将他的内脏搞得一团糟,其间的经脉,血脉相互交叠,不但不能让气血正常运行,更成为了遮天皇体内的一大负担。若不是依靠之前体内储存的仙灵之气,恐怕现在的他已经力竭败北了。

    “遮天皇,用不用我来,我看你一个人似乎应付不了两个啊!”孙长空焦急道。

    “不!不要出手,我能对付得了。如果连这种蝼蚁都解决不了的话,我遮天皇如何遮世东北蔽日,如何颠倒乾坤、挪天人,你要扭转我体内的世界是吧,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颠倒众生的力量!”

    心念一动,原本作用在遮天皇身上的斗转星移气旋之力立即向外部反噬,长时间积聚在一点之力的力量全部爆发所产生的威力,就连原本的主人挪天人也万万没有料到。而当这股恐怖的力量,沿手掌手臂一路逆行进入自己身体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招惹了一位何等可怕的敌人。

    “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