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九章 来自秀儿的消息
    看着眼前这个正值豆蔻年华、却是一脸憔悴的女孩,方柔不由得心头一跳,不免生出怜悯之情。

    “你叫秀儿?你怎么会给江患海带到这里?”

    方柔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身上的锁链,而后接着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是被他胁持来的吧?”

    秀儿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张原本稚嫩的俏脸之上,竟然出现了几分与之极不相符的苦色,这样的成熟原不应该出现在她脸上的。

    “不,我是自愿来这的。如果,如果不是他们把我娘抓走的话,我也许早就逃离这里了。”

    说话间,秀儿双手用力一拉身前的锁链,只见那根手臂粗细的铁链竟被他轻松扯断,不费吹灰之力。

    “你……你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看不出来啊!”方柔惊讶道。

    秀儿又摇着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现在的样子。但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便发现自己的力量与日俱益,竟然达到连我也无法控制的地步。每一天,我的身上都会脱落大量的鳞片,而鲛化的程度也在一点一点加剧。再这么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我便要成为一只真真正正的鲛人了。”

    “这么说来,现在的你还没有完全鲛化?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原来是人类吗?”

    秀儿一边点着头,一边将那那只盛着神奇粉末的瓷瓶小心地收了起来,然后坐到方柔的身边,将之前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当提到“孙长空”三个字的时候,方柔的整个人几乎都从地上跳了起来:

    “什么?是孙长空救了你?我的天!天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秀儿忽闪着那双明珠一样的大眼睛,随即欣喜地问道:“你居然认识孙大哥?你那是……柳姐姐!”

    从秀儿说出的这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击中了刚刚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方柔。一瞬之间,她的整个人都迟钝下来,以至于连目光都变得有些呆滞。

    “呵呵,是柳姑娘吗?原来,他真的已经把我忘记,不对!是把我抛弃了啊!”

    眼见方柔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秀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开口补救道:“姐姐你不要放在心上上,我刚才是胡说的。毕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我也忘记那个姐姐是姓柳……还是姓……姓……”

    秀儿的大脑在飞速旋转,可如今的他实在不知道该如哪个姓氏。料定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她只得鼓起勇气,死马当活马医,大声道:“方!还是……”

    方柔喜出望外道:“真的吗?孙长空真的提到过方姑娘吗?”

    虽说还不知道其中的事情,但见到对方如此兴奋的样子,秀儿暗叫有希望,于是继续道:“对,对!是姓方。孙大哥和我说,方姑娘温柔贤惠,秀外慧中,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他说有你这样的恋人,简直……简直就是……”

    “是什么!你快说啊!”方柔迫不及待道。

    “简直就是上辈修来的福气。”秀儿如释重负地回道。

    “哼,就知道是这种陈词滥调,不过,这一次就饶他了。嘻嘻!”

    说到后面,方柔已经喜形于色,哪怕是在阴暗的山洞之中,秀儿也能看到对方脸上洋溢着动人微笑。看着面前如此令人心动的美女,秀儿不禁出口感叹道:“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孙大哥能有这你样的伴侣,简直是太幸福了。”

    方柔稍微收拾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之后,这才故作镇定道:“哼,还是秀儿妹妹你有眼光。不像那个死木头,明明有我这样的绝代佳人相守,却非要去外面沾染一些狂蜂浪蝶。我……我……”

    说到这里,方柔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柳如音的相貌,虽说话是那么讲,但被逼求是,对方长昨却是可以算是倾国倾城,惊为天人。这样的女人,难道不是从天上掉落到凡间的仙子吗?

    “对了,姐姐,我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秀儿突然道。

    “哦,我叫方柔,和孙长空一样都是苍北仙苑的弟子。我和他可是从小长到大的玩伴,他有什么糗事,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

    “哦?真的吗,方姐姐!能不能和我分享一下啊!”秀儿跃跃欲试道。

    “好,看你为我疗伤的份上,我就拿出两件和你分享一下。那年夏天,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进山去寻药,结果被一只熊给撞见了,然后……”

    在就方柔说得热火朝天之际,远在数十里之外的皇宫边上,孙长空,不对,应该是说遮天皇,正在与白霜仙使进行着生死对决。

    从刚才到现在,白霜仙使出招不过短短十几招,而遮天皇为了抵挡这些招式,不得不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时间与之周旋。一来二往,他这边已经气喘吁吁,而白霜仙使却依然淡定从容,头上连一丝汗光也没有发现。

    “呵呵,巅峰状态下的白霜仙使果然非同凡响,和他相比起来,神流仙使似乎就要逊色一些了。”一名仙人突然沉声道。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另一人忽然接着道:“我看未必!东西南北四位仙使各有千秋,也不能只凭一场战斗来评断他们的实力排名。更何况,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或许神流仙使在一对一的战斗之中并不能发挥所有的力量,可在其它方面,却有着过人的天赋也说不定呢!”

    二人相视一笑,刚要继续说下去,谁知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自二人的身前破土而出,两只鬼爪一般的手掌立时掐住两位的命门。

    “你们说谁不行,你们说谁不能独挡一面,今天我就让你们瞧瞧我神流仙使的厉害!”

    出人意料,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应该与捷疾鬼一并消失的神流仙吏竟是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且还是以这种“独特”的方式现身,实在叫人料想不到。而之前对他品头论足的两位仙家此时已经吓得脸色煞白,除了求饶之外再也想不到其它可以做的事情。

    “仙使大人有大量,这次就放过小人吧!”

    话音刚落,那名仙人的脑袋突然跳了起来,接着血泉自脖颈的断面喷射而出,当即便将神流仙使染成了半个血人。而在血水的“洗礼”之下,原本气息已经相当虚弱的审流仙使竟然如有神助,失去的气力如泉涌一般迅速恢复,不时便已恢复到巅峰时间的七成。眼风自己曾经无比崇拜的大人物,如今已经变成一只嗜血的魔鬼。另一个幸存下来的仙人不由得绝望了。就在临死之前,他竟说出了一句话:

    “算你狠!”

    果然,神流仙使没有让他失望。那名仙人并没有身首异处,但已经陷入疯魔状态之下的神流仙使直接将他视作一只装满了甘泉的“水壶”,张开在对方的喉咙处用力一咬,血水便自里面汹涌喷出,而神流仙使也不客气,直接将射出的精血全部吸干,几乎一滴也没有落下。见证了整个血腥过程的众多天界之人,这下立即陷入了空前的恐慌之中,因为下一刻,死得也许就是他们。

    “快跑!神流仙使疯了!”

    在几名仙林军的带头鼓动之下,天界大军轰然溃散,不成样子。之前仙宗派下的命令也被他们忘到了九霄云外,现在唯有活命才是他们唯一目的。

    “呵呵,逃吧。逃吧!你们这帮废物们,留着也没有用!还有你,崔钰!你还想要当王八当到什么时候,我已经藏腻了,快点出来与我决一死战吧!”

    说话之间,只见距离神流仙使最近一棵大树之上忽然烯起了一道熊熊大火,与此同时,一个久违的身影赫然从中阔步走出,这不是正是之前下落下明的崔钰崔判官吗?他怎么会出现在火光之中?

    “呵呵,好一招浴火重生,看来地藏王菩萨教了你不少东西嘛!”

    面对神流仙使的寒暄,崔判官近手扫去身上的烟灰,随即轻笑道:“菩萨他早算到我有此劫,所以便在我临凡之前,特竟这门神通传授于我,以备不时之需。现在看来,起葳王菩萨的智慧真是无人可及啊!”

    神流仙使抬起衣袖,抹去嘴边的殷红血痕,随即阴森道:“无所谓,就算地藏王将所愿的本事将传授给你,我今天也要杀死你。因为你让我生气了!”

    说到最后,神流仙使的声音已经近乎咆哮,哪怕是稍微离近一些,可有可能被其吐出的真气吹成灰烬。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地之下再次传来异动,一道道太阳一般的江影赫然出现在二人的外侧,不多不少,刚好六个,而他们便是之前神流仙使召唤出的天神幻影。

    “崔钰,接招!看我祝融天神的威力!”

    一言说罢,只见崔判官的身体四周已经腾起一道莫名其妙的火光,火势如蛇行一般,迅速爬上他的身体,便用自己无比可怕的势量,烘烤着对方的身体,欲要使之灰飞烟灭。恍惚间,崔判官的脸上竟然多了几分诡笑,再看对面神流仙使的身上,竟然出现一副与他他一模一样的景象。

    神流仙使居然引火上身了!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