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众剑之祖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不知为何,当白霜仙使握上那把始祖剑之时,二者竟好像已经融为一体一样,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迥异的地方。仿佛,对于他而言,剑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已经与他密不可分。二者缺了谁,都算不上完整。而当白霜仙使以这种状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遮天皇也终于沉下脸色,随即对身后的朱大闯道:“你去旁边待着吧!不然一会儿不小心把你牵连进去,那可不要怪我。”

    朱大闯当然不是傻子,听到对方已经如此警告,他自是连忙跑向远处的一颗大树之上,这才停了下来。相比较于其他仙人,朱大闯的修为十分卑微,唯一可以倚仗的司命血螨也在之前为保护方惜时的时候伤亡惨重,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到过来。现在的他已经和一般的修行者没有任何区别,哪怕是始祖剑的一道剑气,都能将他轻易击杀。这种情况之下,远远地离开战场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这么多年没见,我也很少使用剑了。正好,今天先试试手,不然都有些生疏了。”

    说话间,白霜仙使挥动剑刃,朝身前的空间轻轻一刺,与此同时对面的遮天皇瞬时向加一边微微晃身。片刻之后,只见遮天皇身后的地面之上轰然裂开一条深不见底的缝隙,缝隙之中竟还有一缕缕白气油然升出,看上去十分神奇。可内行人一看到这一幕立即脸色大变,因为他们知道,刚刚看似轻描淡写地的一剑已经击中了地上的暗河,那些白气便是由河水蒸发形成的。

    “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有看清楚,那个仙使居然已经完成了一次出招的动作。不过遮天皇确实也有些难耐,不知他本就如此,还是因为有孙长空的身体相助呢?”

    眼见举手投足之间便造成了如此可怕的破坏力,朱大闯在旁边暗暗惊叫,却不敢有过分的动作。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之中人,任何过激的反应都可能使得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他当然不想那样。然而,就在朱大闯准备继续看向战场中心的时候,一个不知从哪来的手掌忽然落到了他的肩膀之上。

    “谁!”

    噤若寒蝉的朱大闯回身便来了一记卸力锁喉,然而当他见到对方面孔的时候,他竟不禁惊声道:“是你,胖子!”

    三胖尴尬地笑了笑,指着对方掐在自己手臂与咽喉上的手掌,同时道:“能不能先放开手。”

    这时候,柳如音,高渐飞还有黄起凤三人也从树林之中相继走了出来,朱大闯抬眼瞧到柳如音的时候,不由得屏气凝神,连话也不敢说了。

    “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有朝一日,我要是能娶到她的话,就算死也心甘了。”

    发现朱大闯直勾勾看着自己的柳如音,不禁显露腮红,随即轻斥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一直盯着看我做什么?”

    这时,高渐飞也在一边插嘴道:“大肠,你别瞎想了,这位可是孙长空的心上人,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孙长空?”

    听到这里,朱大闯情不自禁地朝身后瞥了一眼,而这个细微的动作却再次被柳如音发现了。

    “那里有什么,让我也看看。”柳如音向前迈步道。

    “哎,没……没什么,不要看!”

    朱大闯本意是好的,他不想让对方为孙长空的安危而担心。可人就是这样,你越不让他做什么,她便偏要做什么。虽说现在“孙长空”的装扮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但柳如音还是一眼认出了战场之上的心上人。

    “孙长空,他怎么在那!对面人的修为为什么那么高强,难道他要和那样的绝顶高手对决吗?”

    眼见柳如音就要踏出树林的范围,朱大闯连忙将她拦下,苦口婆心地劝道:“别,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的。前面那个是孙长空,却又不是孙长空,现在控制孙长空身体的,是一个名叫遮天皇的魔头。”

    当再次听到“遮天皇”三个字的时候,柳如音的身体就像遭到雷亟一般,不由得为之一震,脸色也立时惨白一片,甚至比重伤未愈的病人还要难看。她实在想不到,与自己如此密切的两个男人,竟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当如何抉择的时候,柳如音破天荒地第一次出现了迟疑。

    “喂,姑娘,你没事吧!”朱大闯伸手在表情木讷的柳如音晃动了两下,随即道。

    “哎,柳姑娘,你也不要太过伤心啊!至少,孙长空他人还在这里啊!也许我们还有办法让他回到原来的样子。”三胖安慰道。

    “就是啊妹妹,不要灰心。虽然孙长空有些劫难,我也十分难过,但既然对方可以如此淡定地站在那里,说不定他真的有战胜对方的把握,我们应该相信他才是。”

    同是女人,黄起凤的话最能引起了柳如音的共鸣。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如音突然回身看黄起凤,语气相当奇怪道:“你也喜欢长空,对吗?”

    黄起凤苦笑了一下,随即道:“我说不喜欢你相信吗?”

    柳如音微笑道:“那你能保证一生一世只对他一个人好吗?”

    黄起凤道:“年轻的时候,我或许做出过一些轻率的事,这让别人对我的看法相当之差,甚至一再给我冠上贱人dang妇的骂名。但活了几十年,我已经看淡了。与其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如去找一个爱自己的人。这样至少对方不会背叛你。当然,你不用学我,毕竟我们所经历的人生并不同。你和那个方姑娘都好年轻,有的是机会去追寻只属于自己的幸福。我已经累了,再也不想和你们这些小女子们争下去了。”

    柳如音道:“可是……你之前还和方姑娘说过,你和孙长空是两情相悦,亲密无间之类的话,那怎么会……”

    黄起凤嬉笑道:“哈哈,妹妹,你怎么这么单纯。我说那种话,就是为了挫挫那丫头的锐气啊!否则什么事情都要听之任之,那岂不是无法无天了?”

    听到这,柳如音不禁陷入到沉默之中。真不知道,现在的方柔怎么样了,江患海到底将她带到了哪里。

    “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我要杀了你!”

    被江患海一手抗在肩膀上的方柔使劲混身的力气,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然而,现如今的他已经被江患海点住了了身上的数处大穴,在保证起码的生命活动前提之下,他的身上几乎使不出一丝一毫的气力,更不用说提气运功了。现在方柔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除了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嘿嘿,方姑娘,你就不要再浪费力气了。再过不久,我们就要达目的地了。”

    “目的地?我们要去哪里,做什么?”方柔不由问道。

    “那你不要管了。反正,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保你安全。不然的话,要是逼急了我,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怎样的事情。”

    看着身下一脸诡笑的江患海,方柔越想越气,最终他竟张口樱桃小嘴,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在对方的肩头上咬了一口,血像喷泉一样自缺口之中狂涌而出。对此,江患海却是大声唐笑。

    “没想到,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这么有活力。算了算了,就当是对你的补偿好了。等我吨事俱备之时,你们就能派上用场上了。”、

    “你们?还有谁?”

    就在方柔问话之时,她的身体突然一轻,而后整个人都从江患海的肩头上滚落到地上。这一摔虽然力道不大,但也足以让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方柔跌得七荤八素,其中滋味一言难尽。

    “好了,你先在这里休息着吧!等时机到了,我自己会来找你。”

    说完,江患海又回过身去,朝另一边说道:“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她,千万不能让她跑出去,听清楚了吗?”

    黑暗之中,一个微弱的女人声音轻轻应了一声。接着,一阵金属的敲击声自那里接连传出,那是金属相互碰撞所发出的动静。接着,方柔便看到,自己的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个被锁链禁锢的年轻女性。而让她更为吃惊的是,对方的下半身竟是一条鱼尾,她居然是一只鲛人!

    “好了方姑娘,你们两个就先认识一下吧!我走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眨眼的工夫魔鬼一般的江患海已经消失在二人的面前。方柔挣扎着要从地上站起来,却猛然发现自己的脚踝处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被利器划出了一道血口,剧痛之下,她竟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身来。

    “不要乱动,我来帮你!”

    说话间,那名鲛人已经拿出一只小瓷瓶,并将上面的塞子打开,将其中的东西朝那条伤口上轻轻撒了一下。说来也奇怪,刚刚接触到瓷瓶之中的粉末,那条原本还在淌血的伤口居然神奇地自己止血了,由此产生的疼痛感也减弱了许多。方柔意识到自己刚才表现实在太过丢人,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随即轻声道:“多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秀儿!”秀儿的脸上出现一抹略带苦涩的神情,谁知道这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