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又一尊仙使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当孙长空说出心中猜测之时,眼前众多仙人不禁为之失色,基中有两个甚至露出几分莫名的戏谑,好像是在对孙长空的行为表示嘲讽一般。

    “呵呵,既然已经揭开了谜底,那你也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那名仙人暗暗笑道。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玉一般男子竟是突然回头看向他的位置,眼中的深邃目光使人有种置身黑洞之间的错觉。

    “仙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玉一般的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回过身去,面向孙长空道:“呵呵,你果然是好眼光。本来这次出来并不想惊扰太多人,毕竟有一个神流就已经足够了。可没想到,你们这些人居然如此顽强,为了一个所谓的魔界,竟然不惜牺牲生命。这位小朋友,听我一句劝,现在放下屠刀还来得及啊!”

    孙长空望着对方那白晳可鉴的面孔,随即笑道:“我想仙使你一定是误会了,从始至终我和魔界都是势不两例,有我没他。只是不知道怎么了,半路居然遇上了你们天界之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大打出手,根本不容我有半分解释的机会。说到底,我还真是冤枉啊!”

    “你冤枉个屁!你包庇天界叛徒遮天皇,这就是死罪一条。如果不想让其它人受到牵连的话,那就快快投降服诛吧!”说到这里,填海尊者已经气得七孔升烟,要不是知道自己现在的修为不如对方的话,他一定要上前与之决一死战。

    面对对方的指责,孙长空淡淡一笑,又道:“遮天皇与在下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只是因为事出有因,所以才让我们二人不得不站在同一战线之上。等这次的事件结束了,我们还是你死我活的敌人,这并不是问题。”

    孙长空刚说了两句,突然之间,位于他身边的气息陡然一变,一股难以言表的邪恶之气随即扑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在场众人无一例外,全部被包围其中,围得水泄不通。

    “嗯,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那个小鬼好像变了一个人,连看人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果不其然,原本清澈明亮的两只眼眸此刻竟变得相当模糊,乍一看去,眼瞳之中就好像浸润两股烟灰一样,让人看了十分不舒服。

    “不好,这家伙被人上身了。”

    那人话音刚落,“孙长空”双眼之中立时迸发出两道慑人的红光,凡是被他扫过的人,无论是凡是仙,全都仿佛被雷击了一般,灵魂,五脏,就连汗毛都不禁为之颤抖起来。

    “呦,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白霜仙使吗?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遮天皇,居然可以一次性惊扰到两位仙使,我不睦是万分荣幸呢!”

    “什么?遮天皇,怎么可能?你不是被压在山丘之下并被沉入到泥沼之中了吗?”

    听完“孙长空”的“厥词”之后,一直被捆缚着扔在地上的挪天人突然坐立一起,一脸吃惊的表情说道。而在这个时候,搬山士与填海尊者也相继站了出来,为挪天人所说的话作证。

    “挪天说的没错,遮天皇确实在我们三人合力之下被镇压到了泥潭之中。别说站在这里说话,就连是死是活我们都不知道。小子,你别在这里装神弄鬼了。”

    “孙长空”凄厉地大笑了几声之后,随即语气阴森道:“装神弄鬼?呵呵,你看这是什么!”

    话音刚落,“孙长空“在袖一挥,与此同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之上立即出来了一朵莫名其妙的巨大乌云,如同一只魔掌一样,将半边天空全部遮蔽起来。这下,在场众人不禁大惊失色,因为他们已经认出,那上的那朵黑色的东西并不是什么阴云,而是遮天皇的本命法宝遮天幕。

    “哈哈,怎么样,这下你们终于相信了吧!我遮天皇没有死,更没有褆镇压,我还好端端地活在这里。”

    就在遮天皇的声音特征展露无疑之际,位于孙长空身体的某一个部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声音接着道:“好了遮天皇,你闹够了吧!我能给你一个安身之所已经不错了,难道你一定要让他们赶尽杀绝吗?不要忘了,现在这具身体是我的,你的那副还在那堆烂泥之中。”

    看到眼前种种的情况之后,白霜仙使不由得沉吟了半晌,而后突然大笑道:“原来如此,你们两个居然是一莲双生,两魂共用一身。妙,真是妙啊!”

    与所谓的寄生不同,现在孙长空与遮天皇并没有主次之分,更没有高低之别。对于现在的“孙长空”而言,他等于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神识,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受这两个灵魂所控制。就是这个原因,才会让他一会以孙长空自称,一会儿又以遮天口吻说话。想到这里,他再次向前迈出两步,现如今双方相距已经不足两丈,凭他们的修为与实力,眨眼的工夫便可以将自己拳头打在对方的脸上。只是,现在的他们都还没有这个想法。因为双方都知道,一旦他们打起来,事态将会变得无法收拾,至于最后的伤亡情况,就更加不敢设想了。俗话说以和为贵,在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之下,当然是伤亡越少越好。

    “遮天皇,我们好久不见,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不是这个样子啊!哈哈!”

    面对白霜仙使的调侃,遮天皇也不生气,反而笑脸盈盈道:“是啊!一转眼一万年都过去了,物是人非,你却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朝气蓬勃,好像永远也不会知道疲倦一样。”

    遮天皇很少会去赞美一个人,而一旦他这么做了,那就说明他真的很欣赏这个人某个特性。而这时的白霜仙使却是叹了口气,而后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潇洒地回道:“我们都一样,都拥有永无止境的生命。不同的是,我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概念,甚至已经忘记了老是什么概念。或许,当人真的忘记老的那一天,那他也就不会再为衰老所困扰了吧!”

    遮天皇把眼睛瞪得溜圆,连忙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怎么没有想到。等我哪一天也落得一身轻松的时候,说不定也能达到你现在的境界。”

    白霜仙使微笑道:“嗯,一定会的。”

    “一会儿的战斗你不要插手,我要和这个仙使来一场一对一的决战。”遮天皇暗暗对体内孙长空的灵魂道。

    “为什么?你不会又是想重新把这具身体抢回去吧?不行,这次我绝不依你。”孙长空斩钉截铁道。

    “哎,你这人怎么是个死脑筋,你也不想想,如果我真的对你这具身体如此留恋的话,当初又怎么会主动和嗲交换身体?放心吧!只要打完这场,接下来你就可以当我不存在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把我赶回泥沼之中的那具皮囊里,我绝无怨言。”

    “真的?”孙长空不禁问道。

    “当然!别婆婆妈妈了。你先休息一下,说不定等会还有你出马的机会。”

    在一番好言相劝之后,孙长空终于答应了遮天皇的请求。与此同时,就在孙长空的皮肤之上,竟然浮现出一条条庶民的纹路,这些纹路看起来就好像是上古某种神秘文字一样,记载着一种不为人知的强大力量,正等待着他的主人为其解封。而这个时候,看到这一幕的白霜仙使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同时道:“没想到失去了原本真身,你居然还没有放下之前的修炼。果真像老师说得那样,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武痴啊!”

    这时,遮天皇已经闭上双眼,正在对如今的身体做着最后的检查与适应,以便待会打起来能将身体的潜能发挥到最大程度。对于白霜仙使的夸奖,他竟然冷笑道:“那又有什么用,再多的汗水,也抵不上那一下点的天赋重要。你这个被称作天界万年不遇的天才,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呢!”

    白霜仙使淡淡一笑,手掌随即向旁边的空地上轻轻一搭,一枚白柄,白刃,白光的利剑登时破空而出,一经落他的手中,剑身之中立即升起一道龙影一般的剑气,一道道沧桑却富有活力的剑纹随即显露在剑刃之上。

    “一剑纵横三界内,白霜过处无异声。你终于露出凶狠的真面目了。”

    白霜仙使翘起指尖,随手在剑刃之上轻轻一弹,一道悦耳的龙吟随即自剑身之中登时发出。方圆百里的之内的兵器皆受其影响,纷纷掉在地上,并且首端对着白霜仙使所在地方,呈拜服之礼。这样神奇的景象使得不明真相的朱大闯不禁目瞪口呆,过了好大晌,他才痴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大伙的兵器都会向那位仙使和他的佩剑参拜?”

    本来,遮天皇是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的,但见到对方再三请求之后,他淡淡地吐了口气,而后面色冷峻地看着那柄白色的佩剑,沉声道:“因为,白霜所持的剑,是自生灵诞生以来出现的第一柄剑,换言之,那柄白色的柄就是众剑之祖。”

    “众剑之祖?那是什么?”

    “那就是始祖剑!”

    遮天皇话一说完,由白霜仙使所持的始祖剑上立即洋溢一道耀眼的光芒,众人见此情况,不禁纷纷避让。

    还在找”平步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