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章 世仇
    adsdu;一出手便解决了仙林军将近四分之一的战力,这等恐怖的修为以及破坏力,无论在谁的眼里,都是死亡一般的存在。哪怕这些人再怎么好大喜功,再怎么急于求成,富贵险中求,可那只是少数人从老天那里得到的回报,而大部分人都成了他们的垫脚石。

    因此,在左右权衡之后,仙林军的其余人还是向后退缩了,而这一幕刚好被正与捷疾鬼大战的神流仙使看到,一时间,他的脸庞仿佛炸开一样,一条条隆起的青筋清晰可见。

    “你们这群饭桶,要你们何用!”

    捷疾鬼的突然反水本来就已经令他十分头痛,现在仙林军的示弱,无疑又是给他了这队天界精英又一次沉重的打击。如今的神流仙吏已经后悔听从仙宗的命令下凡降世了。与其和这帮“乌合之众”为伍,还不如像其他三名仙使一样,云游四海,享尽人间繁华,也算落个心静。现在倒好,事已至此,骑虎难下的他虽然明知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将会异常艰难,可他毕竟是这些人的首脑,如果连他都怯懦的话,其他人又该何去何从,天界的脸面又该放在哪里?

    想到这,原本内心煎熬的神流仙使,竟然再次重烧战意,而由捷疾鬼所操控的那只巨大鬼影竟也被他的一招飞流神下破的干干净净,神魂全无。

    鬼影被迫,付魂于其上的捷疾鬼同样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一连退了十几步的他,张口喷出一道淡淡的灰色雾气,见此以毒情形的崔判官连忙上前,关切地询问道:“捷疾鬼,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崔判官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第一眼他便认出了那团灰气的本质,竟是缘于捷疾鬼的灵魂碎片。换言之,现在捷疾鬼的灵魂已经处于崩溃的临界点,只要稍有波动,便会令其解体崩溃。如此说来,捷疾鬼不是和神流仙使在战斗,而是在与自己以命相拼,简直就是自杀的行为。

    捷疾鬼挪开崔判官的手臂,同时淡淡地笑道:“无它,只是一点小伤而已,稍微调息一下就好了。”

    听到这里,神流仙使不由得尖笑道:“小伤?哈哈,你以为崔钰是傻子吗?你刚才所吐出的,明明就是自己的灵魂碎片而已。既然事已至此,难道你还不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吗?”

    崔判官心头一震,随即道:“什么真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对方那双炽热的目光,本来还想抗争一下的捷疾鬼竟没有勇气继续欺骗下去,只得坦言道:“唉,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如果那一天我不是动了凡人,去到人间一处烟花之地,也不会染上那场噩梦。”

    接着,捷疾鬼便为崔判官旗鼓讲述了自己曾在人间的一场遭遇,而正是这次事件,才让他在人鬼两界消失无踪,进而成为了天界的奴隶。

    那一天,趁着新来的鬼差在阴间熟悉工作,捷疾鬼这才得以抽身,去往了人间的一座城池。在那里,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繁华景象,领略了自己从未感受过的风土人情。而从未与女人有过邂逅的他,在一处风月场所遇到了自己第一春。变幻为人类模样的捷疾鬼高大威猛,英气逼人,是每一个女人都曾幻想过的梦中情人。靠着这样的外表,他取得了当地头牌的青睐,当天二人度过了一个美的夜晚,而捿疾鬼也首次品尝到了情爱的滋味。

    然而,捷疾鬼不知道,身为鬼差的自己,一旦与人类有染之后,便会法力尽失,他更不知道,自己进入人间之后,所有的行为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当幕后黑手露出真面目的时候,正与那名女子相拥而睡的捷疾鬼仿佛跌进了深渊之中一般,心情无比的沉重。到现在,他都还记得对方的话:“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个废物,如果让阎王知道你做过如此无耻的事情,定要将你关进十八层地狱之中,饱受酷刑,永无出头之日。与其这样,你还不如跟我回到天上,我保你呼风唤雨,独尊八方。”

    在恐吓与利诱的双重作用之下,捷疾鬼终于放弃了反抗。作为鬼差的他本没有能力进入天界,否则将会被天雷轰体,魂飞魄散。而若要不引起天雷的反应,便要和其他仙人一样,成为真正的修行者。作为鬼灵的捷疾鬼本就没有所谓的实体,更不用说是修行炼功。为了成为真正的仙人,那人给捷疾鬼吞下一颗灵药——脱胎换骨丹。在这颗灵药的作用之下,捷疾鬼竟然生出了真正的肉shen,也能自行吸纳天地灵气甚至是稀有的无极仙气。然而,捷疾鬼的体内本来还具有鬼灵所独享的阴气。而灵气与无极仙气都统称为阳气。阴阳之气看起来似乎相济相生,但实际上却是水火不融的两类东西,二者一旦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体之上,立即便会对其造成毁灭性的伤害。而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那人”早已想好了对策,而这便是之前捷疾鬼所披的那件黄金光影。

    黄金光影本名叫做纯阳金装,原先是用来提升个人修为实力的辅助装备,一直被天界中人视作珍宝。而这所谓的纯阳金装除了可以增强仙人修为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便是颠倒阴阳,逆转乾坤。

    这里所说的逆转乾坤并不是真的将天地翻转过来,而是可以将至寒至极的阴气转化为精纯的阳气。而正是它,才将捷疾鬼体内的阴气全部转化为了与仙人无二的灵气与仙气,进而才拥有了进入三界的资格。

    从那时起,捷疾鬼便一直生活在天界,整日与那件金光灿灿的靓装为伴。别人都看到了他光鲜亮丽的一面,却不曾想过,这并不是捷疾鬼所要的生活。而对于他的身份,知情者绝口不提,鲜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所以即便冥界派了多方人马寻找,却仍然没有寻到他的下落。就这一样,一晃上万年过去了,捷疾鬼的名字几乎已经被人们遗忘,若不是有崔判官这个当事者在场的话,恐怕他还要继续浑浑噩噩地活下去。

    “所以说,你刚才褪掉那件金色的衣服,就等于”

    捷疾鬼憨笑一声,然后不动声色道:“现在我的体内存在着两股截然相反的气,他们就像两队积怨已深的仇人,一经相见,便要杀个你死我活。没有了纯阳金装的帮助,原本的鬼气便被打回了原形。而其余的灵气仙气,就会像疯了一样,对他们进行狂风暴雨的攻击。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我的身体与灵魂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所以到了现在,我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话音刚落,捷疾鬼那具高大的身形竟不由自主地摇晃起来,同时他的耳鼻口之中同时溢出大量墨绿色的血液,这是鬼灵独有的标志。直到现在,崔判官才发现,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已经油尽灯枯,时日无多了。

    “你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早说!如果我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说什么也不会让你脱下那件该死的外衣。”

    捷疾鬼惨笑道:“你我都是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对于生死本应该早已看淡。对我而言,这个世界我早就看够了,与其像之前那样不人不鬼地苟活下去,不如正大光明地坦然死去,也算得以保住晚节。话又说回来,我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你这个阴律司是不是想好好嘲讽一番我啊!呵呵,真可惜,你的机会不多了,因为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消失了。”

    消失,不是死去。消失的意思就是,从此以后,天界人间,地府幽冥,再也无处能够雪到他的影子。鬼魂是众生之始,同样也是众生之末。一旦在鬼魂状态之下死去,那就真的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你先别说话,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间,崔判官运起全身的阴气,欲要为捷疾鬼推宫过血,从而镇压住对方体内的阳气。可是这一度不要紧,不只是捷疾钣本身,就连崔判官自己也被对方体内的灵气仙气所侵袭,异物以洪水决口之势涌入到他的右手之上,一道道表烟立体破体而出,并且留下一块块溃烂的伤疤。

    “快停下!”

    捷疾鬼强行屏住气息,这才将切断了二者之间的真气联系。而借助自身的自愈能力,崔判官的那只手臂这才得以保住。

    “不用再为我冒险了,这些情况我早已想过,也早有觉悟。如果说这一天迟早要来的话,那我便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说着,捷疾鬼将头转向一旁的神流仙使,同时冷冷道:“神流,你可知道,当年设计陷害我的人到底是谁?”

    被对方这么突兀地一问,神流仙使不免有些以迟钝,等他想到开口之际,捷疾鬼已经抢先道:“我告诉你,把我害得这副模样的,不是上一任的仙宗,而是你的父亲,神奇。”

    神奇,如此奇怪的名字,一般人听到一定会忍俊不禁。可当那些天界中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竟同时浮现出一股畏惧的神情,唯有神流仙使显得迥异。因为他所呈现出的,是一种无比骄傲的神态。就好像,对方所说的那人就是自己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