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强扭的甜瓜
    ,

    “和孙长空合作对抗魔界?呵呵,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听到那人提出的条件之后,遮天皇当场大笑起来,笑声之狂妄,丝毫没有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我没有骗你,只有集合你和孙长空的力量,方能帮助人间度过这场浩劫。否则,不只是你们,就连天下苍生,乃是九天幽冥,皆要因此灭亡。难道,你想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吗?”

    此话一出,遮天皇果真再也笑不出来。不过,他所在意的并不是“浩劫”的真实含意,而是为什么解救天下苍生的任务会落在自己与孙长空的身上。

    “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你会选择我们来扭转乾坤?”遮天皇不禁道。

    这时,只听那暗中之人忽然叹了口气,接着道:“这个……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和你说,你与孙长空一样,与常人迥异。唯有这样,你们才能战胜最后的强敌!”

    “强敌?强敌是谁,他很厉害吗?”遮天皇心潮澎湃道。

    “很厉害,十分厉害。”

    遮天皇本以为对方还会说下去,谁知道声音到此就戛然而止了。

    “这么说,仙宗,大兽长,还有阎王他们也不是那人的对手?”

    “当然!那人的强大已经远远超过这个世间的规律,哪怕是穷尽这方天地的所有力量,都无法与之抗衡。”那人的语气严肃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

    “他无处不在,也许现在他就在窃听你我之间的谈话。”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出来阻止你,或者杀了我与孙长空,那他岂不是天下无敌了?”说到这里,遮天皇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寒意,如果那人真像这位神秘人所说的那样,也许下一刻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好吧!他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只是,现在的他还太过弱小,不足以与你我为敌,他更不想冒这个风险。他处处小心,无比狡猾,世间甚至找不到他所留下手痕迹。若不是我窥得天机,恐怕还不知道他正在酝酿这场遮天阴谋呢!”

    说完对方的解释,遮天皇迫不及待道:“那我们为什么不趁他未成气候之前,抢行一步灭杀了他。这样一来,风险岂不是小了许多,更不需要我和孙长空联手出马了。”

    那人沉声道:“我说过,那人无处不在,即便你能杀了他,死的也只是他的一具分身而已,对于他的本体而言,根本不具任何威胁。”

    这下,遮天皇彻底失去了耐性,于是厉声:“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一定要眼睁睁地看着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才能动手吗?你就这么相信我和孙长空的实力?说实话,那家伙直到现在对我都依然虎视眈眈,恨不得把我剁碎了喂狗吃。你以为,这样子的我们真的能够联手吗?”

    “哈哈,小子,不要那么悲观!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难道你不认为,你和孙长空之间,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羁绊吗?正是这份说不出的关系,才让你们成为了这场浩劫的关键。记住,有事你所见到的并不是真相,真相往往都隐藏在假相之后。切记切记!”

    这话说完之后,那位神秘人终于再也不说话,而心境之中,又只剩下了遮天皇一个人。

    “这人到底是谁,说话为何这么古怪?再说,他的一念之词,我为什么要去相信,万一……”

    “咣!”

    没有万一,就在遮天皇为刚才的事情纠结不已之际,一道通天彻地的光亮赫然自他头顶之上轰然而落,并将原本漆黑一片的心境一劈两半,随即无数光线涌入到他的视野之中,就在他的不远处,一个栩栩如生的雪人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这里本是遮天皇的心境,按理来讲不该有他人出现才对。可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之后,他对这眼前的雪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遮天皇凑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然而这一看不要紧,他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怎么是你,孙长空!”

    无法相信,他竟会这里与这个命中羁绊的男人再次相会。原来,这个雪人是孙长空乔装的,可是他身上的雪花却是真的,在这种一无所有的地方竟会有雪花出现,他实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喂,喂,你醒醒,你怎么会在这里!”

    带着满心的疑惑,遮天皇使劲摇晃着孙长空的身体。可是后者就像丢了魂似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回应,这让他相当无奈。

    “你这家伙,我不是把身体还给你了吗?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不行,你快给我回去,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说话间,遮天皇已经抬起了手掌,摆出一副要轰毙对方的架势。而在这情况之下,森然的凶气竟将孙长空身上的雪花尽数吹去,显出其原本的面貌。

    “好不容易才睡了一会儿,你干嘛要吵醒我!”

    随着遮天皇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孙长空竟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随之睁开眼睛。不知为何,当那双明眸再次出现之际,两道慑人的神光如剑一般冲出眼瞳,要是被它们正面击中的话,恐怕就是不死也要残废了。

    “你这家伙,原来一直都在骗我!”

    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被这眼前的小子所愚弄,遮天皇被气得七窍生烟,手上的青筋列是根根暴起,好像干枯的树皮一样,给人一种强烈的危险信号。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忽然扭头道:“好了好了,我向你赔不是,这样好吗?”

    遮天皇冷酷道:“这么说来,刚才那个神秘人也是你假装出来的?”

    孙长空连忙摆手道:“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也是刚到这里。你有所不知,我在与神流仙使斗法之时,由于轻敌竟被他的一招天下皆雪封住了神识,被逼奈之下,我发现自己竟然还能与这具身体联通,所以就先过来应急一下了。”

    “应急?你把我当什么了!快,给我滚回去!不然,我让你神魂俱灭!”

    此时的遮天皇已经目吐火舌,以孙长空对遮天皇的了解,对方做出那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

    “别别,你想想,我成为这个样子,也是拜你所赐。现在我有难了,不管是出于道义,还是出于私心,你都应该帮我解封身体,这样我才能回到自己的躯壳之中。相反,你要是见死不救,听之任之的话,就算我回去于你又有什么好处。最后不还是要被天界的人逐一解决掉。别忘了,外面还有一个巅峰状态下的神流仙使,虽说崔判官临危救场,但在我看来,凭他老人家的修为,还不是那个仙使的对手。趁着现在他们还处在焦灼之中,你还是先帮我解冻身体吧!只有集合我们众人之力,方有可能与神流仙使一较高下。”

    听了孙长空陈述之后,遮天皇看着他,四目相望,这一刻遮天皇那颗坚硬石一般的心竟然软了下来。最终,他还是将手掌慢慢放下,随即转过身去,淡淡道:“好!我就帮你这一次!等着吧!”

    邪气回聚,神魂归位,一直坐在枯树之下打坐的遮天皇突然睁开了爬满血色的双眼。转眼之间,只见那顶光秃秃的枝桠之上竟是神奇地长出了无数嫩绿色的新芽,接着芽中吐出新的枝蔓,并长出更多的绿叶。不时,那颗本在冬眠之中的死树竟然重焕生机,郁郁葱葱的样子让人有种仿佛身处夏日的错觉。

    “快看,那个怪物醒过来了。我们上!”

    眼见遮天皇恢复神志,一直按兵不动的仙林军立即发动全部力量,疯狂地冲向那颗绿树。这些人当中,有的已经位列仙班,有的还只是新人而已。可他们现在都有一个目标:斩杀遮天皇。唯有这样,他们才能一举成名,出人投地。别说仙宗的封赏,哪怕是因此得到的荣誉都足以让他们吹嘘一辈子。对于他们而言,遮天皇的命就是自己通往成功的捷径。在这种强大的诱惑之下,又有谁能甘于落后呢?

    “呵呵,刚一醒过来就看见你们这群杂碎,也罢,就当活动筋骨了。”

    说着,遮天皇伸手将那颗已经不如从前那般碧绿的心脏重新寒回了它原本应在的位置。与此同时,涛天杀气立即喷涌乍现,并以屠灭八方之势,袭向前方众多的仙林军。

    “一叶遮目!”

    一招发出,众人眼前突然一黑,紧接着他们便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处传来一阵刺骨的冰凉感,同时耳边传来阵阵轰鸣,就在他们挣扎着去够眼前异物的时候,一股由内而外的无力感立即席卷全身,并让他们铁一般的身体相继倒地。而在外人看来,那些倒地者竟是那么弱不禁风,而这些人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树叶。来自于那颗参天绿树上的绿叶。

    一叶遮目果真是一叶遮目,遮天皇刚了出手,便让仙林军损失惨重。其余的幸存者眼见自己的同胞死得不明不白,如此诡异,哪怕是磐石一样的意志也会为之动摇。

    谁又能抵挡得了死亡的恐吓呢?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