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八章 仙使的独到之处
    神流仙使的身体陡然一震,随即恍然隔世一般环视四周,这才喃喃道:“我已经回来了吗?”

    这时,只听身后的一名仙林军随即道:“仙使,你终于回神了,雷鸣帝那边已经支撑不住了!”

    定睛一看,正与方惜时浴血奋战的雷鸣帝,此刻已经化身为一个彻头彻尾的“血人”,混身到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多不胜数。此刻的他,正以雷鼓的“清心鸣神咒”为自己强行提升功力,只有借助这样的极端方法,他才能有可能与方惜时勉强为敌。

    “呵呵,我还没出力你就已经这副模样了,看来天界十斗神也不过如此嘛!”

    说话间,方惜时手中招式突变,三枚掌印接连自他的掌心之中飞奔而出,“砰砰砰”三声打在了雷鸣帝的胸膛之上。

    “归灵掌,霰云掌,行云掌,三掌归一,通灵神掌!”

    此时此地,大地之上立即升起一道勃然杀意,只见身中通灵三掌最终奥义通灵神掌的雷鸣帝,身形顿时扩张了四五倍,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头,都因为内部传来的巨大压力而发出“咯咯”的怪响。大量的血丝分布在他的身体之上,看上去就像一条条精心排布的导线一样,只要一经触发,便会立即将他的整个身体完全引爆。然而,就在雷鸣帝以为自己大限已至之际,一道快影突然习闪到他的眼前。

    “你老了,还是让我来吧!闪势夺魂!”

    原本身负重伤的电闪真君不知是何原因,竟在短时间当中重拾活力,眼下这一招“闪势夺魂”更是恰到好处,刚好将通灵神掌最后的“引爆”能量阻截在雷鸣帝的身体之外,后者这才得以幸存。随着时间的流逝,雷鸣帝的身形再次恢复到了以往的正常状态,只是他身边那枚雷鼓却已经率先夭折,就在鼓面中心处,竟然出现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

    “小闪,你别冲动,单凭你一人之力,不是他的对手!”

    眼见电闪真君顶替自己,上前与方惜时以命相拼。雷鸣帝看得是心急如焚,却又不能意气用事。这种时候,自乱阵脚便是最大的忌讳,非但帮助不了同伴,甚至还要将自己的性命也一同搭进去。如今的他虽然还有战力,但身上的伤势已经不能允许他过多活动,否则后果十分严重。想到这里,他索性盘膝而坐,立即进入到疗伤的状态之中。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忽然有雷声隐隐作响,却是看不到有任何雷云的迹象。

    “呵呵,小子,我看你年纪轻轻就成了天斗神之一,属实不易。如果今天这么死在我手里的诱,未免也太可惜了吧!”

    面对方惜时的公然嘲讽,电闪真君不禁加快了身手,靠着一时心中的怒气,硬是将方惜时逼出了三丈之外。

    “你一个魔界余孽知道什么,我们天斗神虽然可以凭真身下凡,但原本的仙力会因此大打折扣,甚至不及从前的五成。打赢这种状态下的我们,你有什么好神气的。再说,我们还没有输,而你的败象马上也要显露了。”

    突然间,方惜时觉得电闪真君的语调竟变得无比古怪,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之中都仿佛充满了一股不经意但却十分有效的魔力,牵动着他的神志,控制着他的意识。接着他发现自己的脚步竟变得踉跄起来,脑袋也不住地向下低垂,随时都有可能栽倒在地。就在这个时候,电闪真君抓住空当正面抬手就是一拳,打得方惜时当场便倒飞了出去,样子十分狼狈。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方惜时用力甩了甩自己发晕发胀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出现残影,抬头看向前方的电闪真君,他发现对方已经变出了无数的分身,一同冷笑着看着自己。

    “我我这是怎么了?”

    方惜时人中处突然感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伸手一摸,竟是鼻孔之中淌出了鲜血。然而,这时候的他猛然惊觉之前的不适感居然全部消退,一切的古怪现象都又回到了一开始的正常状态。

    “遭了,好像让他醒过来了。”

    看着眼睛愈发明亮的方惜时,电闪真君的脸上虽然还残留着笑意,但心中却已大叫不。然而,就在他准备故技重施之际,方惜时竟然先于一步,攻到他的跟前。

    “还想再来?没有机会了!”

    “唰唰唰唰!”

    刹那间,电闪真君的身体抽搐了好几次,一口鲜血直接夺口而出,喷在了方惜时那件青色的长衫之上。看着近在咫尺的敌人,电闪真君努力地想要前行,然而他却没有发觉,此时的自己已经悬在半空之中,双脚离开了地面。而用来支撑身体的竟是七根血色石锥,正是这些石锥刺过电闪真君的身体,并将他高高地挑了起来。

    “七悬魔锥!你输了!”

    听到此话的电闪真君不禁再次口吐淤血,直到现在他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真气又一次散开,如今的他再也没有聚气的力气,哪怕是呼吸都有些费神了。

    “你这个魔鬼,如果是在天上的话,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面对电闪真君的辱骂,方惜时冷笑道:“呵呵,真可惜,这是在人间。即便你有你所说的那般强大,但也只能含恨而终了。”

    说话之时,方惜时手起刀落,登时砍向对方的脖颈,欲要直取首级。然而就在生死关头,神一样的神流仙使及时赶到,翻掌撩拨,便将那致命的手刀弹到了一旁。

    “你没事吧?”神流仙使沉声道。

    电闪真君勉强地笑了笑,随即道:“呵呵,还好!至少死不了。不过,仙使您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这种架势真的不太舒服。”

    随着一阵铁器散落的铿锵声,电闪真君连同那七根魔锥一同掉到了神流仙使的怀里。之前的伤势再加上现在的重创,使得如今的电闪真君异常虚弱,哪怕是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也能轻松结果了他。好在,他的身旁有了一个坚实的靠山,他就是神流仙使。

    方惜时看了一眼另一边一动不动的孙长空,眉头不由得一皱道:“孙长空怎么了?”

    神流仙使怪笑一声,回道:“呵呵,你说他啊!他是作茧自缚,自己害了自己。现在除了他孙长空之外,再也无人解救他了吧!”

    “哼,谁知道你又用了什么阴谋诡计,不过你也别得意,刚才你身后的那个小子已经都和我说了,你们天界之人下凡之后仙力都会有所下降,哪怕你是神流仙使,也不能例外吧!”

    一言说罢,方惜时飞身出掌,通灵三掌再次迫空而来。

    “呵呵,人间的把戏也想与我天界之众为敌,荒谬!”

    没有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在方惜时还未落地之前,神流仙使已经将他的手掌捏在了半空之中。一瞬之间,掌上的澎湃灵气立即随风散尽,而方惜时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名煞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就是通灵三掌吗?果然是华而不实的把戏!”

    话音刚落,神流仙使随手一甩,方惜时便顺势飞了出去。心知高手过招不能有一丝懈怠的他赶紧起身,以防对方穷追不舍。可谁承想,当他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五道天神幻影已经接踵而至。

    “五神封天!”

    五道天神幻影,一影一只右掌,同时轰向中间位置处的方惜时。这一刻,别说是人,哪怕是大地都不禁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黑色的咒文,如天籁一般的梵音也来到这里凑热闹,只身一人的方惜时哪怕有血河护体,也无法与这么多天神相抗衡。顷刻间,他的身上已经被那些诡秘的咒文尽数封禁,五感七孔也被一同遮闭,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活死人。

    “哼哼,我还以为当年的血河魔君有多么厉害呢!原来也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哦,对了!忘记告诉你,我与其他的天斗神不同,这次下凡我能带来本尊,便可以使用全部的仙力,所以于我而言,在人间与在天界根本毫无差别。这下,你总该输得心服口服了吧!”

    “呵呵,仙使,你这样以大欺小,恐怕不太妥当吧!”

    顺着传来的声音,神流仙使转头看向侧方的不远处,只见在那里,崔判官与褪下黄色光影的捷疾鬼竟然站在一起,目光如炬一般死死盯着他。

    “捷疾鬼,你居然背叛我!脱下了仙宗赐予的金仙华裳,难道你就不怕灰飞烟灭了吗?”

    这时,体形高大,一身邪气的捷疾鬼突然向前迈出两步,嗓音异常沙哑道:“你们天界之人设计陷害我,令我成为了你们天界的走狗。若不是崔钰今天到来,恐怕我的心志还被你们蒙蔽着。就凭这一点,我要和你们斗个鱼死网破!”

    由心中无数愤怒堆积而成的恐怖戾气如阴霾一般萦绕在捷疾鬼的身体外侧,突然之间,一道鬼影拔地而起,伸着两只干枯的鬼爪,径直戮向前方的神流仙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