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诱人的条件
    adsdu;孙长空自小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吃饭的时候喜欢将好吃的留到最后,然后一口将其吞下去,以及来享用其中的美味。而在平常的生活之中,孙长空也是如此。

    他痴迷于追逐美味的过程,对于最后的结果倒是年得很开。所以在一些对决之中,他往往都是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方才显示最强实力,从而攻对方一个摸手不及。

    眼下,对于孙长空而言,神流仙使便是一道美味佳肴,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然而,对方的实力实在超乎想象得强大,哪怕是他已经开始认真认真对待这场对决,仍然显得力不从心,更是被对方先行断去一掌,损失惨重。而令他更为吃惊的是,原本藏身于他体内的“再舟之力”,竟然失去了原本的效用,无法帮他再继断肢。如今,他只得依靠无二真经图之中的百骨鬼林,来勉强治疗伤势,但寒九的力量委实霸道,就算到了现在,他的身体仍然被其牢牢掌握着,稍有运气,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眼见孙长空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之上,神流仙使绝对一鼓作气解决战斗,此刻他的身体之上已经凝聚起前所未有凛冽寒气,任何想要接近他的人,都会在一瞬之间化作冰块。

    “寒九女神,最强一式,天下皆雪!”

    随着神流仙使的一声嘶吼,原本平淡无奇的天空之上忽然来了一阵莫名其的阴云,空间之中更是温度骤降,风仿佛刀子一样割在人的脸上,似乎还发出了阵阵拉肉的声响,听着让人不禁为之毛骨悚然。刹那间,整个天地都被寒九女神的寒意所笼罩,任何生命进入其中都难逃被它侵蚀的结果。

    “已经准备动用杀招了吗?好,我倒要看看,所谓的神流仙使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说话之间,孙长空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大片大片的冰花自他的鼻腔与嘴巴之中簌簌飘落,看起来着实神奇。而直到现在孙长空才发现,天空之上已经降下了鹅毛大雪,不仅将他们二,更是将大地一同遮掩起来,再也分辨不出原本的模样。

    “呵呵,你就在这里等死吧!天下皆雪一经释放,任何与雪相接触的人或物体都会立即被冻成冰砣。现在的你已经是穷途末路,想翻盘那是痴心妄想。”

    渐渐地,神流仙使的身影消失在了雪地之中,只有孙长空有一人迎风而立,头发,眉毛以及眼睫毛都被一层厚厚的冰霜所覆盖,就好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正在孤独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这一刻,孙长空的心中无比孤寂,自打有记忆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独身一人的可怕之处。现在的他,宁愿看到了自己的仇人魔皇,宿敌张达远和沈万秋,也绝不要一个人死在这里,谁也不知道。恍惚之间,他缓缓抬起已经僵硬发直的脖颈,口中随即淡淡道:

    “如音,你在哪里?”

    与众人一同前往战场中心处的柳如音,突然混身一震,就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整个人都开始冒起了冷汗。如今的她已不如从前那般毛彩照人,相反在她的嘴边之上,竟有一股淡淡的虚弱感浮于表面。

    “你怎么了,不会是现在就开始思念情郎了吧?”三胖打趣地说道。

    柳如音摇了摇头,那双翦水一般的眼眸之中忽然升起一股黯然之色,随即道:“从刚才开始我的心就乱跳个不停,不会是孙长空他们出了什么事情吧?”

    高渐飞接过话茬安慰道:“柳姑娘,你有所不知,根据兴浪公子所言,现在的孙长空已经脱胎换骨,已然变作了另外一个人,别说是咱们,就连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都奈何不了他。所以与其担心他,还不如关心一下我们自己呢!现在受伤的江患海带着方柔不知逃去了哪里,我们到底是应该去战场中心,还是先去寻找他们二人的下落,这确实是个问题。”

    黄起凤继续道:“你说得没错,面对两个选择,结果可能截然不同。不过,现在让我更加在意的是,江患海不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方柔带走,到底是何居心?难道,他要将方柔掳去当小老婆?”

    黄起凤对于江患海的秉性十分了解,此人表面看上去风度翩翩,器宇不凡,但实际上私下里却是一个好色贪淫,只知道性趣的无耻之徒。虽然明着没有这么说,但她的脸色已经表面了一切。

    “不是吧!就他,一个好几千岁的老妖怪,居然好意思对方柔伸出魔爪,他是不是疯了啊!”

    说话之间,高渐飞已经瞧见了远方不时升起的一道道烟云,他知道自己距离战场已经不远了。

    “哎,一个是同门,一个是天下苍生,虽说我们这些人和那些高手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但在我看来,哪怕是星星之火,也可以掀起盈天之光。我决定了,我要去往战场之中,为人间众生付出一份绵薄之力。”

    听完高渐飞的慷慨陈词之后,黄起凤不禁拍手叫好道:“好一个星星之火。如果加以时日的放,你这颗不起眼的火星,一定能成为漫天火海。”

    高渐飞抓了抓杂乱的头发,不好意思道:“呵呵,多谢姐姐夸奖。”

    看到长相如经硬派的高渐飞居然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黄起凤不由得掩面轻笑了几声,随即道:“这个弟弟好是讨人欢喜,今年多大了,有没有意中人?”

    高渐飞难为情地四下看了看,这才吞吞吐吐道:“我今年不多不少刚好二十八岁,意中人的话,这算是有吧!”

    高起凤情不自禁地伸手轻抚了一下高渐飞的脸庞,后者的脸颊立即升起一道难得的嫣红,身体也随着向后倒退了数步。

    “你你干啥!”

    咄咄逼人的黄起凤不便没有丝毫怯懦,反而愈发紧迫,当即一步迈到对方的面前,声音略显媚惑道:“我能干啥,莫非还能吃了你不成?”

    高渐飞此刻连头也不敢低下,只得装成一副风云不惊的模样,结巴道:“师父说过,你们女人凶起来真的可以吃人,我想他是不会骗我的。”

    黄起凤莞尔一笑,就好似雨打梨花一般,好不诱人。此时高渐飞一个不经意间刚好将视线落在对方的身上,一瞬之间,他的身体仿佛有万道电流飞闪而过一般,令他混身酥麻,难以自制。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这是在打情骂俏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快点走吧!”

    三胖的一声提醒打破了二人难得的美好时光,直到这时高渐飞才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尴尬地傻笑了几声,这才越过黄起凤,前去追赶前面的三胖与柳如音。

    “好俊的小伙。”黄起凤饱含深情地笑道。

    “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这是来自于遮天皇心中极力的呐喊,然而,现在无人能够听到他的呼喊,哪怕是一个人也好,他想坐下来好好与对方聊聊天,说说话,最好的话,可以像历代骚客豪杰一样,喝一两杯浊酒,写两行拙句,以供消遣。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美好幻想而已。他的世界之中除了他之外再无旁人。

    因为他被关在了自己的心境之中。

    “不对,这里还有别人来过的痕迹,是谁呢?”

    遮天皇踱着步子,来回寻找,却并没有找到有利的证据去证明造访者的身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自身体的最深处呼啸而出直入遮天皇的双耳之中。

    “孙长空!不对,你不是孙长空!呵呵,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遮天皇!”

    甫一听到对方的声音,遮天皇竟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他觉得自己一定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或者见过这个人,只是因为时间太过遥远,所以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而已。

    “你是谁?请现身相见!”遮天皇高声道。

    “呵呵,真不巧,我的人并没有在这,你所听到的只是我在这里留下的声音而已,以供与我的本尊沟通交流。没想到转来转去,你们居然又回到了起始原点。真是奇啊!”

    不知为何,对方的话说得越多,他的心中便是越发凄冷,现在的他就仿佛赤shenluo体地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般,心中的羞愧感油然而生。

    “既然不能出来相见,你还是速速离去吧,省得打扰了我的清静!”

    面对遮天皇下达的逐客令,对方却是不以为然道:“呵呵,你要赶我走,可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吗?”

    “为什么?”

    “因为这具躯壳就是由我一手创造的啊!”

    听完对方的话之后,遮天皇心中不禁大吃一惊,哪怕是向来学着冷静的他,此刻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些许狂色。

    “你说你能制造肉shen,而且还是拥有仙人底蕴的身体?那你能不能帮我也做一具?遮天皇迫不及待道。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你必须满足我的一个要求。”

    遮天皇冷冷道:“什么要求?”

    “很简单,就是和孙长空联手对抗魔界一族。”

    说话间,遮天皇的内心世界之中忽然投向一束久违的阳光,当身体第一时间被光芒照射的时候,他感觉整个人都变得坦荡积极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