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六章 父子一战
    adsdu;现如今,自沈万秋跑出来的那道黑影,竟长着一张与魔皇一般无二的脸庞,这让方惜时的心中不禁为之震撼。然而就在他准备脱身逃离之际,只听那道黑影突然张口道:“呵呵,血河,原来你还认得我这个父皇啊!你设计陷害我,甚至险些将我置于死地,现在我借着沈万秋的身体,终于再次复活了!”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魔皇黑影登时发出两拳,直击方惜时的面目与胸口之上。要知道,凭魔皇的实力,哪怕是最为平常的招式都可能化作这天底之下最强杀招,令人防不胜防。深知这一点的方惜时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运气抵御。

    “血河神掌!”

    两掌对两拳,这很公平。而在方惜时全神贯注之下,掌印之上萦绕着的血色光芒竟让魔皇的拳影为之黯然失色。远远看去,二者方圆三丈之内,竟全被一股浓郁的血色气河所包围,而魔皇的黑色身影身处其间,好像随时都要被其吞没似的。

    “呵呵,连血河神掌都用出来了,看来你已经对我完全没有亲情而言了。也罢,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

    拳劲凝缩,全部聚焦在一点之上,而在如此高密度的能量之下,就连空气都为此燃烧起来,放射出耀眼的火光。紧接着,不只是拳影,就连魔皇也一同成了火人,这一刻,他已经俨然成为一尊祝融火神,欲要将眼前的一切化为灰烬!

    “魔火焚天!”

    顷刻之间,以二者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内全部沦为火海一片,而之前方惜时赖以自豪的血河神掌竟在还未发力之前,便被那道火力尽数消灭,连同周围的红色血气也一同不见了踪影。

    “糟糕!”

    方惜时出口惊语,然而魔皇两只灭世火拳已经贴在他的身体之上。一瞬之间,他感觉不只是自己的身体,就连隐藏在深处的灵魂也一同情不自禁地燃烧起来。他感觉可以感觉到火力穿过自己的胸膛,自背后射出的过程。哪怕是强于此等的方惜时,也不禁会联想到自己待会惨死的模样。

    “呵!”

    强忍着心中的一口灼气,方惜时聚起体内最后一丝真气,立即护住自己的心脉与识海,以防自己遭到致命的打击。然而,这么做虽然可以暂保性命,但其它部位便显得疏于防守,所以所受到的伤害也要较之以往厉害了数分。而他的两只手掌甚至已经被火焰烧得露出了白骨,一眼看去让人触目惊心。

    “呼!”

    受过魔皇两拳的方惜时的一番滑行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从始至终他的双膝都没有弯曲过,就连他的脸上也没有出现任何痛苦的表情。因为他的脸颊已经不见了。之前的火拳在击中他头部的同时,已经将上方所有的皮肉一并毁去,现在留下的只有侧面上的两个巨大的窟窿,还有两排整齐却已经烤得发红的牙齿。

    “哦?这样都不死,血河,你的命似乎又变硬了呢!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一开始就死掉的话,那也未免太过扫兴了吧!再来!”

    处于黑影状态下的魔皇就好像不知疲倦一样,再次朝方惜时急攻而去。心知再也无法承受之前那般招式的方惜时急中生智,地面之上无数血河泉相继破土而出,并将现场化作一座血池。

    “血河回春!”

    惊呼之间,疯狂的血河水立即将其中的方惜时包裹在自己体内。同一时间,就在血池的前端,一个与方惜时身材相仿,更有着相似面容的幻身随即破水跃出。

    “嗯?这是怎么东西,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眼见血池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方惜时的替代品,魔皇不由得心生狐疑,以防其中有许。而看到这一幕的沈万秋,却是厉声呵斥道:“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把那个家伙给我杀了!”

    确实,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示弱的话,实在太丢面子。想到自己现在已经身不由己,魔皇只得迎头追上,炮弹一般的杀拳再镒迫空击出。

    “魔皇撼世拳!”

    此时,神志处在另一个空间维度之中的孙长空,正在仰望头顶之上的寒九女神。然而就在这此时,来自于外界的一股不同寻常的震动,使得他那张原本就已经难看的脸庞显得更加凝重。

    “这是魔皇的气息!”

    得知魔皇再次现身,身负不共戴天大仇的孙长空立即变得莫名冷酷,就连那双原本温柔的神光也遽地森然起来。

    “对不起了神流仙使,我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耗下去了!魔皇现身,我必须要亲手宰了他,以祭我爹在天之灵。”

    听完孙长空的话之后,神流仙使不禁显出几分轻蔑的神情,随即不屑道:“你还想和魔皇斗,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寒九女神,助我一臂之力!”

    “一臂之力”果然就是一臂之力,刹那间,自那天空之中的寒九女神身上,突然退去了一条左臂,与此同时神流仙使的左臂竟从血肉之躯变成了冰雕一般的光洁模样,甚至可以像镜子一样,映出人的面容。这时间,孙长空才刚刚将目光自天上的寒九女神身上挪开,他哪想到,这时的神流仙使已经发动了攻击。

    “极寒秋波!”

    没错,神流仙使并没有直接动身,而是先用一个眼神作为见面礼,送给了对面的孙长空。简单的一个对视,他便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严寒之中的冰窖之中一般,混身上下,从里到处都充斥着一股骇人的寒气。都说仙人冷热不忌,但这一刻的孙长空却分明从这股寒气之中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呜!”

    伴着杂乱无章的步法,孙长空一连退出了数十步。然而就在他努力喘息从而舒缓心中紧张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气息之中竟已经携带了许多肉眼可见的冰粒。原来这时候的他,早已被寒九女神的威势侵迫了身体,伤及了元神。

    “哈哈,寒九女神作为这天下至阴至寒之神,可以将世间的一切生灵冰封在永远的寒气之中,一辈子也别想出来。现在的你已经受中极寒秋波,过不了多久,这股寒气便会随着你的经脉流遍全身,最终将你变成一个真真正正的冰雕。孙长空,你能死在这样的招式之中,可以说是”

    话音未完,神流仙使突然觉察到来自对方体内的一股强烈杀气。突然之间,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数处大穴之上有剑气涌动,再看孙长空的眼睛之中,竟是闪烁着一股如剑一般的光芒。

    “这是什么玩意!”

    “噗噗噗噗!”

    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爆发出连片的血雾却无能为力,神流仙使惨白的脸色之上,更是充斥着一股浓重的怨气。他想不通,对方只是一介凡人,为何能与身为仙使的自己相提并论。

    “这是怎么招式?”神流仙使冷冷道。

    孙长空惨笑着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随即回道:“哦,云来势剑,飘渺云巅苏掌门的招式,你肯定是第一次见吧?”

    “云来势剑,苏掌门?真没想到,人间之中居然隐藏着如此可怕的招式,这要是稍加改进的话,岂不是要天下无敌?”

    就在神流仙使对苏如云与云来势剑接连赞叹之时,孙长空已经将体内大部分的寒气清出体外,身上的冰壳也随之消退下去。心知“极寒秋波”的厉害之后,孙长空不敢再次看对方的眼睛,而是选择闷头直上,以其豪放直接的招式发动最强一招。

    “飞鹰伏魔手!”

    不是从背面,也不是从侧面,而是在眼前,孙长空身化展翅翱翔的黑鹰,手掌之中立即浮现出一道形同鹰爪般的罡气,追云迫日一般直搠向对方的脖颈。

    “呵呵,区区儿戏也想与我相斗,做梦!”

    一言说罢,神流仙使挥臂迎上,而那条从寒九女神身上移植来的冰色手臂竟在此刻光芒四射,就像浸浴在夏日阳光之中的冰晶一样,给人一种似真非幻的错觉。

    “哈!”

    “哼!”

    呼吸之间,两股无坚无摧,无孔不入的恐怖力量终于拥抱在一起,就在爆炸的中心处,一只黑色的雄鹰正在与一位翩翩飞舞的女子进行着最后的博弈。

    “给我开!”

    惊呼之间,孙长空猛然向前迈出一步,那只已经化作鹰爪的手掌登时撞击在神流仙使的手掌之上,同一时间,来自对神流仙使体内的极寒之气,趁势涌向孙长空的手臂之上,瞬也不瞬地,便将那只鹰爪冻成了浑然的冰块。

    “你输了!”

    神流仙使在叫一声,随即余出的左掌顺势在那只已经被冰僵冰硬的鹰爪之上轻轻一拍,后者当场被轰成了碎片。看着自己的鹰爪惨遭横祸,孙长空竟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因为寒气已经令他的神经完全麻痹,别说是手臂,现在就算是把他腰斩,也不会有丝毫感觉。

    但就是这种森讷的知觉,使得孙长空心中的恐惧感徒增数倍。就是这种对危险的无知感,使得他第一次识见到了神流仙使的厉害。

    “纳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