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五章 沈万秋现身
    在外人眼中,此时的孙长空与神流仙使,就像两座丰碑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仿佛失了魂似的,全然没了活气。而稍有眼光便能看出,现如今的二人正在神识之中的某个角落之中斗法,胜败只在一念之间。

    “那个小子什么来头,居然可以与仙使叫板,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嘿嘿,你还真别说,我听别人讲,这个小子是守界者孙逸扬的儿子,今年不过二十出头,便已拥有仙人境界的修为,可以说是惊为天人,像我们这样靠自身努力成仙的人,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如果他真的能得守界者真传的话,即便不是仙使的对手,也不会输得太惨。”

    就在两位仙人为孙长空的事情低声交流之际,眼下的空间之中忽然腾起一道无缘热浪,立即将整个天地都烤得无比炽热,吸一口空气都有灼伤气道的危险。好在,他们都是仙人,这点伤害对他们而言并算不了什么。但即使这样,众人仍然为眼下的这种异象而心惊不已。

    “意识之中的斗法居然会影响现实之中的事物规律,可见他们二人之间的战斗是何等激烈啊!真可惜,这种空前的大战我们没法亲眼目睹。否则的话,定然会对我们的修行大有裨益。”

    “没错,只是这股热流到底是由谁发出的,我怎么感觉这势头有些不太对劲啊!”

    就在那人刚刚说完之际,只见神流仙使脚下所站在大地之上立即燃起一道红色的火焰。在这股火锅之下,无论是可燃的枯草落落枝,还是不可燃烧的泥土石砾,竟全在此时成了火势的帮凶,一时之间众人眼前除了一簌簌的火舌之外再无其它,如果再不向外逃散的话,恐怕就要引火烧身了。

    “快,向后撤!”

    就在这个时候,方惜时与雷鸣帝的对决也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虽说两者的招式并没有孙长空来的那般激进,但天地之间也不乏雷光窜动,血光隐浮。

    “想脱脱雷鼓的追击,白日做梦!”

    对于自己的得力助手雷鼓,雷鸣帝有十足的把握。可是不知怎么了,面前方惜时的身法异常诡异,每当雷鼓所释放出的雷鸣神力即将击中他的时候,对方总能在最后一瞬间逃离预先设定好的位置,有惊无险地躲过自己的杀招。而这一边,方惜时的血河不断从地上对其发动偷袭,一来二往,雷鸣帝的向上已经挂彩,左侧的衣袖更是被滚烫的血河水吞噬消化,不剩灰烬。如此一来,雷鸣帝落到下风之中,而且还有继续败阵的趋势,照这个势头下去的放,不出三十招,他便要败在对方手中了。

    “真是奇怪,我的雷鼓向来都是以诡秘莫测见长,就算这个方惜时身法再怎么高超,也不该能如此轻松避开我的所有攻击。不对,这里一定有我不知道的隐情。”

    意识到自己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雷鸣帝强行将自己那颗混乱的内心稳定下来,并不断告诫自己“冷静冷静”。果然,如此一番做下来之后,他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

    端倪就在地面之上。

    只见就在二者对战区域的附近位置处,竟有一大块地表都呈现出暗红色的状态,而这便是血河水存留的证据。换言之,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泥土之下,埋葬着一大片血河流域。而每当他的雷鼓将要引动雷电之力,轰向大地之时,那些暗红色区域的相应位置便会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也就是说血河水因为畏惧雷电之力而自动消退了。而这,便是方惜时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判断的主要根据。

    虽说现在已经找出破功的真凶,但摆在雷鸣帝面前的另一大问题就是:如何破解对方的招式。

    血河水阴毒无比,别说是与之为敌,就算被它沾上一点,普通人也要肠穿肚烂,重则当场死亡。而血河作为方惜时的一大助力,肯定不能轻易舍弃。所以要将二者分离开来,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趁着双方停步回自己的工夫,雷鸣帝的头脑之中立即刮起一片风暴,只为尽早想出一个应对之策。不过方惜时也不是傻子,意料想雷鸣帝的意图之后,他索性放弃了休息的时间,紧接而上,对其继续发动狂风骤雨的攻势。一道道随机出现的血泉相继破水而出,并以千刃盈天之势,直殁雷鸣帝的身体。而在雷鸣帝的眼中,此时的自己已经被成千上万的血色光刃所包围,他所过的每一处地方,更是血流成河,无比凄惨。看着那些近在咫尺的血河泉,雷鸣帝的心里已经凉了半截。

    “该死,空有一身蛮力却无的放矢,难道我雷鸣帝只要输在这个魔人的手中?”

    就在雷鸣帝对眼前的血河束手无策之际,身后的电闪真君突然发话道:“我说雷鸣帝,需不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啊!”

    回首一看,原本身负重伤的电闪真君竟再次生龙活虎起出现在他的眼中,而且全身上下没丝毫异常的地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见到对方平安无事,雷鸣帝的心也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可以啊!我这人向来都喜欢分享,有这么好的对手,当然要和你来一同面对,否则怎么对得起咱们晕电闪雷鸣的默契呢?”

    电闪真君朗笑道:“有道理,雷鸣帝,既然这样,那我就可不客气了。”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眼下的雷鸣帝还没有解决,那边的电闪真君已经重返战场,而且志在必得。一脚踏入到战场之中,现场的气氛立即变得紧张起来,而之前隐藏在地下的血河也随之退去了许多。

    来到雷鸣帝身边的电闪真君,随即说道:“你的雷鼓威力固然不弱,只可惜需要借助天威神力,所以反应略慢,速度勉强也算可以,但遇上像方惜时这样的绝顶高手就只能瞪眼了。不过我的电闪神力刚好与你相反,全都是收我身体之中所释放,破坏力上可能要稍逊一筹,但却可以杀敌人一个出其不意,比如像这样!”

    话锋即转,原本向雷鸣帝讲述克制与被克制缘由的电闪真君突然间凶相毕露,一道天外闪电,突然裂空而降。

    调动不起天地间的力量,就无法牵动地下的血河。如此一来,方惜时就是明知道对方要对自己出手,却也不知该从何处应对。

    “砰!”

    闪光像刀一样劈下了地面,而它原来的目标方惜时竟已躲到一顶大树之下。而在他的左侧肋下的位置,赫然横卧着一条一匝来长的血口,伤口不深,但却痛彻心扉,而更加诡异的是,那伤口看起来十分严重,但却在中招的同时被止血,所以并无性命之忧。

    然而,虽然只有一击,但在方惜时的眼里已经胜过千千万万次的实战。他没有想到,电闪真君出手竟是如此之快,而更让他为之错愕的是,招式显威所需的时间却是更加短暂,根本不给人回旋的机会。眼见电、雷鸣二人再次重聚一起,方惜时的脸色不由得黯淡下来。

    “纳百川,你要是在这里那该多好啊!不过我也知道,现在你那边应该也不好过,希望一切图都顺利啊!”

    话说,之前在古浊的帮助之下,孙长空、方惜时、纳百川以及朱大闯四人同去往了魔界之上的穹顶,欲要通过在穹顶之上打洞的方法,将困于夹层世界之中的古浊救出。可世事难料,就在孙长空准备动手之际,纳百川突然表露了自己的身份,并邀请加入自己的一方。一转眼个时辰过去,他们虽然活着回到了人间,但却缺少了纳百川的踪迹。如此说来,对方究竟去了哪呢?

    “混蛋,混蛋,居然把我搞得如此狼狈。我发誓,一定要让那个兴浪兽付出严重的代价!”

    说话间,一道残破不堪的身影突然自泥土之中爬了出来,当众人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得向后躲闪了几步,生怕对方身上的生气沾染到自己的身上,惹来晦气。可当见到对方原本面目的时候,还是有人不禁惊呼道:“快看!那是沈万秋吗?打翻了破阵用的符水,居然还能活下来,真是罕见啊!”

    “你们在看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本公子的大名吗?我姓沈,是现在苍北仙苑的首席大弟子,将来掌门的最佳人选沈万秋。你们以为我死了吗?呵,怎么可能!”

    言谈淡定从容,手上的动作也是有条不紊,就好像事先摆练过的一样。然而,就是这样子的沈万秋仍然是无比恐怖,刹时间,一道黑影突然自他的身后狂射而出,直奔不远方的方惜时。

    “你!怎么会是你!你应该已经被我将修为吸收掉了啊!为何还会出现在这个世上?”

    声音与黑影一同到来,方惜时一连使出三次绝身法,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大部分的攻击。但即使是这样,他的身上还是出现了数道血口,然而与此同时,沈万秋的黑影同样不期而至。当看向那道黑影中心位置的时候,方惜时不由得惊呼道:“是你,魔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