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三章 挟持
    adsdu;三胖与高渐飞虽不想成为人质,任由摆步,可眼下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否则两个人就真的要给人皇陪葬了。

    “好好好,我们和你走就是了,不管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敢有任何过分要求的话,我俩就是拼了命也要阻止你。”三胖严肃道。

    “这个可以,只要你们乖乖听我的话,让方柔束手就擒,我保你们三人性命无忧。”

    有了江患海的保障之后,二人终于叹了口气,随即走向对方的身前。然而就在这时,江患海忽然传出一招拂袖而去身法,闪身来到他们的身后,“啪啪啪”在二人的身上连点了数处大大穴。如今的三胖与高渐飞就如同两个废人一样,别刘反抗,就连走路都有些费劲了。

    “你!”高渐飞欲言又止道。

    “哎,这你也不能怪我,万一过程之中你们两个沆瀣一气,撇下我跑了,那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只是最起码的保障而已,穴道会在一个时辰之后自动解开,在那之前能够找到方柔是好的,不然的话,你们两个可就要付出些代价了。”

    三胖不由道:“什么代价?难道还要我们哥俩以身相许不成?”

    听了对方的话,江患海的脸上顿时显现出一副嫌弃的神情,随即道:“呵呵,你这样的我怕吃多了油腻,你还是好好留着自己享用吧!不过,如里到时真的没有寻到方柔的话,我要卸你们二人每人一条膀子,怎么样,一条手臂换一条命很划算吧?”

    “划算个屁!划算你姥姥!来来来,有本事现在就杀了你高大爷,不然的话就算你把的双手双脚都砍掉,我也要用牙齿活活咬死你!”

    怒不可遏的高渐飞已然忘记了刚才人皇惨死的景象以及江患海的冷酷,如今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将江患海碎尸万段然后拿去喂狗!

    “你这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看来现在我就得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说话间,江患海右手五指并拢,一道冷冽剑气立即浮于掌面,并洋溢着一股淡淡的蓝光。

    “让我看看,先斩你哪条手臂好呢?嗯,执剑的那条还有些用处,就选左臂吧!”

    江患海一脸冷笑地走到高渐飞的面前,此时三胖的心情比高渐飞还要紧张百倍,心几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万分心急。现在的他没有别的奢求,只希望能有一个世外高人拯救一下他们这两个孤立无援的毛头小子。再这么下去的话,不只是高渐飞,就连自己也要遭殃,只不过是顺序先后的问题。

    “用手!”

    就在三胖与高渐飞以为那条手臂真的要被江患海斩落之时,一道稍显稚嫩但却充满清泠气息的声音忽然破空而出,并且传入三人的耳朵之中。转头一看,只见三个无一不是百里挑一美人的女子赫然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之上,面色冷冰地看着他们的方向。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让你失望的起凤,方柔已经被你带回来了,我还要他们两个作甚,索性在这里解决掉算了。”

    说时迟那时快,由江患海使出的那一击掌剑毫无征兆地搠向高渐飞的左侧肩膀。刹那间,高渐飞只觉得自己的肩头关节之中寒气凛然,一股清晰的酥麻感油然而生,袭入他的大脑之中。这一刻,他的心已经坠到了谷底,他知道从此以后自己将是一名不完之人。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飞燕快影忽然闪到他的身前,并以双手之力,轰然接住江患海的掌剑。由于掌剑之上的剑气实在太过恐怖,以至于那两只玉雕琢一般的素手登时淌出两行热血,看到这一的高渐飞心中不由得为之一暖,并且惊呼道:“小心,姑娘!”

    “前辈!”

    “你!”

    令方柔与柳如音完全没有想到是,出手救下高渐飞的居然是第三个人黄起凤,一个原本属于敌方的人。眼见自己最为信任的部下成了叛徒,江患海的脸上立即多了一几分冷酷的表情。

    “黄起凤,你这个吃里趴外的东西,你在做什么!”

    黄起凤抬起那张惨白无雪的脸庞,强颜欢笑道:“多亏早到一步,不然你的掌剑就挥下了。”

    眼见对方眼中的坚毅神光,怒火涛天的江患海立即发出一声近乎咆哮的吼叫道:“给我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杀!”

    面对江患海的最后警告,黄起凤竟是一脸淡然回道:“来都来了,哪有说滚就滚的道理。如果要斩的话,就先把我的脑袋一同割下吧!”

    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黄起凤发现前方数丈之外倒落的人头,当辨认出死者身份是人皇之时,就连她那颗早已看破生死的心都不禁为之颤抖起来。

    “你你把人皇杀了?”

    看出对方眼神之中的惧色,江患海不禁得意道:“呵呵,既然知道人皇已死,你还要继续反抗吗?人皇我都杀得了,更何况是你们这群乌合之众!黄起凤,念在旧情的份儿上我再说一遍,快点给我让开。不然,一会儿死的可就不只是你一人了。”

    “去你大爷的江患海,看你胖爷撞死你!”

    看到这里,三胖再也按捺不住,就算他再如何忍辱负重,也不能让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兄弟丢了性命。趁着二者交谈的空当,三胖攒足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猛然冲向江患第的身前,欲要和对方来一个玉石俱焚。然而,江患海修为之高,反应之快,根本不是三胖可以想象得到的。更何况,现在的三胖身负重伤,无论气势速度还是力道,都要较之前逊色不少,所以这一撞的效果在对方眼里看来,并没有多少威胁。三胖发动的这一刻,江患海甚至没有闪避的打算,直接用自己的一只肉掌,挥向对方的身体,欲要将之一掌击飞。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三连来到跟前之际,高渐飞竟已先于一步落到他的身后。

    “看剑!”

    “噗!”

    一声闷响,高渐飞的黑剑不费吹灰之力,竟然刺进了江患海的后心之中,不等血水窜涌出来,他已抢先将黑剑拔了出来,顺便还在对方的背后补了一脚,踹得对方人仰马翻。

    “快!趁现在,大家一起上,结果了他的命!”

    这时候,作为众人之中修为最为卑微的三胖,立刻展现出其独有“领导”能力,一语发出,后方的方柔与柳如音仿佛疯了一样,杀气腾腾地冲向三胖等人所在方向。一时间,斩袖刀的刀光,柳叶剑的剑气,悉数袭向江患海的身上。不等刀式剑招到达,周围的地面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深邃的裂痕。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刹那间,本来被一脚踢翻在地的江患海陡然起身,两手向头顶之上随意一抓,便将方柔的衣袖以及柳如音的柳叶剑双双握在掌心之中,使二人动弹不得。

    “救她们!”

    高渐飞一声令下,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一同攻向江患海的两只肉掌。然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狡猾的江患海使出一记出人意料的招式,位于其左手上的柳如音竟被他抡圆起来,顺势砸向周身的三渐飞,三胖以及黄起凤三者。由于那股力道实在太大,以至于率先对撞的高渐飞与柳如音双双吐血受伤,那柄锋利无比的黑剑因为高渐飞的注意力下降而焕然消散。

    “咚咚咚!”

    随着三声清脆的轰鸣,柳如音与高渐飞,三胖以及黄起凤三人一同飞了出去,之后才相继狼狈坠地。而在这个时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三胖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嘴巴竟有些漏风,伸手一摸,原来是前面的两颗门牙被撞掉了。这下,三胖被气得直接暴跳如雷,看他踩脚的样子,活像一个在地上来回反弹的皮球。

    “我的牙,我的门牙不见了!”

    随着三胖的声音,高渐飞看向对方的方向,当发现对方已经变成“无牙老鬼”的时候,就连他这个难兄难弟也不禁为之大笑起来。

    “哈哈,三胖,这下好了,以后你吃东西可就方便多了,至少不会寒牙了啊,哈哈!”

    三胖凶狠地瞪了一眼高渐飞的那边,然后又看向另一处的柳如音,不由得出口埋怨道:“姐姐,你这怎么还自己打自己人啊!我三胖本来英俊潇洒,器宇轩昂,被你这么一撞彻底是雄风全无了啊!”

    看到三胖变成这副样子,柳如音当然会有所愧疚。然而,稍事迟疑之后,她便意识到另一个大问题:方柔,方柔还在江患海手里!

    “哈哈!我就说嘛,就凭你们这群虾兵蟹将,怎么可能是我江患海的对手。方姑娘的人,我就带走了啊!”

    当众人再次看向战场中心之处的时候,江患海已经和方柔双双消失在其中,只留下满地的狼藉,似乎是在提醒着他们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然而,即使他们已经使出混身解数,但仍是斗不过江患海这条老狐狸、都说姜还是老得辣,至少这句话用在他的身上是十分适当的。

    江患海再次成功逃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