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二章 拦截者
    adsdu;江患海跑了,而且是在人皇与饕餮两大绝顶高手面前跑掉了,一直压抑着怒火的人皇此时已经化作一只丧妻失子的猛虎,恨不得将对方生吃活剥,以解自己心头之气。

    “饕餮,快去给我追,追不到的话,你休想让我帮你寻找妻儿!”

    说实话,就连饕餮自己也没有想到人皇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应,一时之间反应不过的他竟然忘记了自己心中那颗桀骜不驯的兽心,不由自主地追了上去。

    “该死的江患海,临死之前还要摆我的一道!你放心,你走了之后,整个江家都要为你偿命!”

    说话间,人皇抬眼看向面前的二人,仅仅是一个眼神的对视,朱大闯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无数蛇蚁飞速爬过一般,使其心中不寒而栗。

    “人人皇!”三胖结巴道。

    “你是谁,来皇宫所为何事?”人皇冷冷道。

    “我我,这”

    由于过度紧张,一向心灵嘴快的三胖此时竟也成了木头疙瘩,怎么也想不出个合理的说辞。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皇竟然瞧上旁边如此冰雕一般的高渐飞。

    “这是江患海的杰作吧?没想到今年未见他出手,功力又精进了这么多。今天要不是有饕餮在场,岂不是连我也拦不住他?”

    说话间,人皇伸手摸向高渐飞的那条握剑刺出的手臂。这时,不能言语不能动弹的高渐飞几乎快把心脏提到嗓子眼里了,生怕对方会将心中的一股怒火发泄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来自于人皇体内的暖流忽然传入到那条已经冻僵的手臂之上,喘息的工夫高渐飞的右边身体已经重回自由。

    “多谢人皇搭救!高渐飞感激不尽!”

    因为身体只解冻了一半,相对应的唇齿同样也只能活动右侧的部分,这么一来高渐飞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就变得十分诡异,就与偏瘫患者的说话方式无二。

    “呵呵,不要这么着急感谢朕,朕现在有话要问你,你们为何要来皇宫呢?”

    高渐飞的脑子比三胖还要笨,这种情况下让他现场编造一个无懈可击的谎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在他思量的时候,人皇竟然已经伸手搭在他另一侧还未解冻的肩膀之上,一脸笑意道:“说吧!说出来我就让你恢复自由之身,否则”

    话音未落,人皇右手由掌变爪,两根虬根一般的手指立即插入到那只原本就已经十分脆弱的手臂之中,无数裂纹立即横于其上,钻心蚀骨之痛随之涌入到他的大脑之中。

    “啊!”

    “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眼见性格坚毅的高渐飞也不禁发出连天惨叫,三胖知道对方已经坚持不住,只得全盘托出。

    “三胖,你敢!我高渐飞就算是死,也不会背叛公子的。”

    千钧一发之间,向来都将兄弟书情谊看得比生命还要珍贵的高渐飞立时做出决定,那就是以自己的死来封住三胖的嘴。趁着右边身体刚刚解封,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高渐飞伸出右掌,直击盵左侧的心脏位置,在那里有一颗比宣纸还要孱弱的心脏,现在的它只要稍稍受到一些震荡,便会立刻轻然炸裂。

    “想死?没那么容易!”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高渐飞的右手即将抵达左侧心脏位置处的刹那间,人皇一只犹如狂龙限出海一般的龙爪赫然破空而出,并以其独门的推拿秘术眨眼的工夫便叩住了对方的手腕,使其动弹不得。

    眼见伸手自杀不成,高渐飞想到自己的舌头还有死穴,随即他猛然张开大嘴,包裹在左侧

    腮部的冰壳登时破裂,连同下方的皮肤也一同自身上掉落下来。

    “你这家伙,好不知死活!”

    人皇的右手已然控制了高渐飞的右手,而对方这时又想通过咬断舌头自戕,无奈之下他只得伸出另一只手来,用以捏住对方颔骨,从而阻止对方的自尽行径。然而,就在他们双手出击,只为阻止高渐飞寻短见的时候,一只不知从哪袭来的手掌豁然掠过的他的门户,径直刺入到他的胸膛之中。这一击的力道之强,角度之刁钻,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哪怕是像人皇这种超级高手也无法安然挺过,血像瀑布一样自伤口之中喷涌而出。

    “噗!”

    一道淤血夺口喷出,人皇松开放在高渐飞身上的两只手掌,踉跄地向后倒退了几步。可是因为动手偷袭的人是从背后出招的,可以直到现在他也没能看到对方的真实面容。然而,就在他准备回过身来看向凶手之际,只听那人忽然阴森道:“人皇,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人皇吐出嘴里的血块,牙齿打着哆嗦道:“是你,是江患海,你,你怎么”

    未等把话说完,人皇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随着每一次的震动,都有大股的暗红色血水自伤口之中溢出体外,不一会儿他的那件金色龙袍已经被血色染遍,变成一种不伦不类的橙色。

    直到这时,江患海才将自己那只致命手掌从人皇的体内拔离出来,并且洋洋道:“兵不厌诈,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以为我刚才殷下那几颗烟雾弹是为了逃跑吗?呵呵,当然不是!我是为了将自己的行踪掩藏其来,进而等待反击的机会。果然,天无绝人之路,这一刻终于让我等到了。哈哈哈哈!”

    此时的人皇在遭受了江患海的偷袭一击之后,已经十分虚弱,身体周围更是大量仙气灵气四散而出,出现了散功的迹象。而一旦到了这种地方,也就表现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人皇,半生戎马,高居王位,号令天下,自取代了莫家之后几千年的时间之中,经历了大大小小几百场战斗,未尝一败。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首次失利的自己便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在痛恨江患海阴险卑鄙的同时,他不禁为自己的不幸而心有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想我人皇贵为天之子,应动而生,享万物之厚物,承命运之气数,怎会输在一只蝼蚁的手上,朕不甘心,朕不甘心!”

    当然,这些话只是人皇心中的想法而已,毕竟的他已经是油尽灯枯,唯一的一点气力他要保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哈哈,太好了!人皇一死,我江患海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下一代的人皇了。”

    眼见现在的江患海已经凶相毕路,三胖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只愿能将高渐飞从冰封之中解救出去,二人一同逃去便好。可是依现在的局势,想要在对方的眼皮底下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合现实啊!

    “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两颗无用的棋子,居然能够成为本尊扭转局势的关键,太好了,你真是爱死你们了。”

    手舞足蹈的江患海随手拍了僵在那里的高渐飞,一瞬之间,后者身上的冰壳竟是寸寸崩裂,但其中的皮肉却没有丝毫受损。死里逃生的高渐飞摸着自己尤为冰凉的脖颈,不禁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前后几息的时间在他眼里长漫长得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你你肯放我们走了?”三胖不禁问道。

    “放你们?哈哈,当然不能!不过,你们现在可以继续活下去,一直到帮我找到方柔为止。”

    说完,江患海豁然回身,看着地面上半死不活、气若游丝的人皇,同时冷酷道:“不要怪我人皇,虽然你对我也算是欣赏有佳,但为了成就霸业,我必须要将你这个巨大的障碍铲除,否则今后我将永无宁日!”

    “呲!”

    一道血光划过,人皇的头颅竟然自脖颈上跳了起来。三胖从未收取想象过,一个人体内的血液竟会如此之多,如此之猛,将那半空之中人头冲得几经翻滚,最后才惨然落地。直到现在,三胖和高渐飞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人皇至死的时候两只眼睛都未能合上。

    “哈哈,大敌已除,你们两个如果不想和他一个下场的话,就快随我一同前去寻人。”

    转眼之间,饕餮已经跑出了十来里路,可这一道上别说是人,就连个鬼影也没有看见。当见到前方不久处的一条小河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中了敌人圈套。可是正所谓不巧不成书,饕餮转身刚要原路返回的时候,却发现前面的道路之上竟然已经出现了个头戴斗笠、身着破衣烂衫的怪人。

    那人怪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装束,更是因为他那畸形的走路方式。仿佛,他不是在走路,而是在地方爬行一般,每迈步一步都要耗费大量气力,甚至有些力不从心。

    “来者何人,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给我让开!”饕餮不耐烦地叫道。

    面对饕餮的警告,那人竟好像耳聋了似的,完全不为之所动,反而前进的步伐愈发坚定了。这让身为凶兽之祖的饕餮无比愤怒。本来追击就已经失败,现在又遇到一个客观不知死活的残废,想到这里,他不禁怒由心生,忽出一掌,蕴含了无限狂暴之力的掌力随即咆哮掠出。

    “呵呵,还是那么暴躁啊,饕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