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一章 傲视群雄的昔日霸主
    adsdu;突如其来的寒意将高渐飞的大半个身体瞬间冻僵,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睫毛之上已经凝聚起大片大片的白霜,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爷爷。

    在高渐飞的身下,是一整个冰块,而他的人则刚好被安置在这似乎特意制造的底座之上,俨然成了一座鲜活的雕塑,看上去似真非幻,好不神奇。而这个时候的江患海已经自行走到高渐飞所持的黑剑跟前,随手探向剑刃的边缘处。

    “不错,果然是一柄锋利的宝剑,若不是我早有准备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死得不明不白了。”

    一边说着,江患海掐起两指,顺势在黑剑的中间位置处轻轻一拗,紧接着黑剑竟是应声而断,脆得着实夸张。

    “老高,你怎么了,快跑啊!”

    处在后方的三胖仍在盘膝打坐疗伤,眼见高渐飞身处危险之中,他不禁将心揪了起来,浑圆的眼睛之中也吐出熊熊怒火。

    “呵呵,不要再白费力气了。现在你的朋友已经被我彻底定在了这里,别说是跑,就连张口说话也做不到。更要要命的是,现在他的身体就像这柄黑剑一样”

    说着,江患海又将手里的那段残剑双双一折,剑身再次一分为二,好不容易。

    “脆弱得很,现在的我稍有行动,他便要当场被碎尸万段了。”

    “别别,有事可以商量,千万别动手。”

    眼见形势已经到了如此严峻的时刻,三胖再也淡定不了,强忍着身体各个部分的剧痛,他咬着牙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短短的一会儿工夫,他的血已经将身下的地面染成了暗红色。

    见到这般模样的三胖还能有力气动弹,江患海的脸上不由得显出几分惊讶之色,同时赞赏道:“看来你们的关系真的不同一般,否则你也不会连自己都不顾,而选择与我谈判吧!”

    三胖笑道:“呵呵,什么叫关系不一般,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不过,既然是同门,又是朋友,我自然不能见死不救。就算有点小伤也无所谓,至少要比死一个人要来得划算多了吧!”

    “哦?你就这么确信,自己能救得了你的朋友?”

    一边说着,江患海看了一眼旁边的高渐飞,随即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使之吹拂在对方的身上。看似平淡无奇的气息一经接触到高渐飞的身体,立即引起他相应位置的刺骨剧痛。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迎风面似乎被一把铁刷子用力擦过一般,如果毛孔没有被寒气堵死的话,也许现在的他已经满身大汗了。

    见到高渐飞的痛苦的神情,三胖心里虽然不是滋味,但为了不让自己一方显得太过被动,他只得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下,依然面色泰然道:“你不是想要带走方柔吗?好了,你赢了,人你就带走吧!”

    江患海轻笑一声,随即摇头道:“小娃娃,你是不是以为我江患海头脑不灵光啊?你以为凭那丫头的修为,能是黄起凤的对手吗?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的方柔应该已经束手就擒了吧!”

    三胖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大事不。但转念一想,这么长时间了,二人还没有回来,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想到这里,他不禁释然道:“呵呵,你以为方惜时的独女是那么好对付的吗?实话告诉你,那家伙的能耐要远超你的想象。”

    “哦?是吗?可你不要忘记了,传薪大会的时候我也在场,她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她有几斤几两,我同样心如明镜。你想吓唬我,呵呵,还太嫩了些。”

    三胖冷笑道:“江大人,我看你真的是糊涂了啊!你也知道那是传薪大会,不是真正的实战。要知道,受比赛规则所限,许多强悍的招式都无法在场上使用。而一旦到了真正的厮杀这中,才是方柔大显神威的时候。”

    江患海脸色一凝,随即沉声道:“你小子少在这里虚张声势,就算那妮子有些手段,但经验老道的黄起凤也不是吃素的。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呵呵,是这样吗?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为何我还没有见到您的那位黄姑娘回来啊!我是不是可以猜测一下,现在的她正陷于苦战之中,一时之间抽不开身,所以才无法回到您的身边啊!”

    这时的江患海已经有稍稍发作的迹象,此时他的两侧太阳穴之上,青筋高高隆起,两只虎眼之中已经布满了腥红的血丝,显出一副要大开杀戒的样子。可就在怒火即将爆发的前一刻,他竟又恢复到了平静状态之中,脸上的红晕也随之退去。

    “哼哼,想惹我发火,没那么容易。就算那个方柔能靠自己的能力落于不败之地甚至逃之夭夭又能如何,只要有你们在这里,我就不信她不会乖乖回到这里。”

    三胖的神情陡然一滞,千算万算的他忽略了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他和高渐飞。一旦自己落入对方的手中成为人质,那江患海便可以堂而皇之地用他们作为筹码,逼迫方柔就犯。而方柔有脾气三胖很是了解,舍己救人的事情她不是做不出的。

    “江大人,你好歹也是一朝显贵,怎么会同做出如此不堪的无耻之事?”

    江患海朗笑数声,而后道:“历史上从来都是胜利者来书写的,而失败者只会随着时间而被人们遗忘。为了胜利,我可以不择手段。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成为百姓所仰望的那个人。”

    三胖心头一震,不由道:“你想将人皇取而代之?”

    江患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副十分恐怖的表情,接着,他向前猛然迈出一步,待三胖回神之际,对方已经贴到了他的眼前,伸伸舌头都能触及对方的脸面。

    “小小人皇,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我的愿望是成为这个世间的王者,吞并蓬莱大陆,统一整个人界!”

    “你疯了!”三胖惊呼道。

    面对三胖的指责,江患海不以为然道:“疯又如何,狂又如何,像你们这些甘于平凡的弱者,只会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永无出头之日。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有野心,我有能力,我还有缜密的计划,只要天时地利人合全部聚齐,我江患海便可以成为人界的王。”

    “江患海,你刚才说什么?”

    一个本不该出现的声音突然从江患海与三胖的身后传来,当二者一同看向那人的时候,他们的脸上立即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表情。

    “人皇!”三胖惊喜道。

    “人皇!”江患海惊愕道。

    这时,一道雷厉快影突然自门外闪入到庭院之中,直到这个时候二人才发现,还有另一个人也一同跟了过来。

    “吞天兽?”三胖不由得吃惊道。

    “你也认识我?呵呵,真是太巧了。不过从今天开始,世上便没有吞天兽了,我是饕餮,饕餮的饕,饕餮的餮。”

    “饕餮?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古怪,你什么时候改了名字?”

    三胖不经心的话使得饕餮不禁狂笑起来,随即激起的声浪竟好比无形气劲,将远处树上的树叶削得满天飞舞。

    “好厉害的气息,这就是吞天兽吗?果真名副其实!”

    如今的江患海已经半个字也说不出,自见到人皇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自己性命已经不由他了。以下犯上,妄图篡位,那是杀头诛九族的涛天大罪,即便他为皇室已经立下了赫赫战轼,也无法掩下这条罪行。此时的他似乎已经可以微微听到来自人皇手掌之中传来的“咯咯”声,那是关节摩擦所发生的声响。

    “江爱卿,你不是为皇室捐躯了吗?你可知道,朕为了你的死可留下了不少眼泪啊!”

    事已至此,江患海也不想继续虚情假意下去,于是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道:“好了人皇,你也不要在这里和我演戏了。我的那个分身,就是死于你的手上,这件事我心里清楚得很。”

    人皇哈哈一笑,接着道:“江患海,平常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今天这么冲动。难道你不知道,惹怒了我之后,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江患海冷笑一声,回道:“但我也清楚,就凭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就足以让我死上十次百次。而依你的脾气,自然也不会养虎为患,你说是吗?”

    人皇收了下脸上的表情,同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语气平静道:“你说是就是。反正,朕也改变不了你对朕的看法。好了,闲话说得差不多了,我想问你一句,你要方惜时的女儿为的是什么目的?”

    江患海抬起眼皮,声音阴森道:“你想知道吗?”

    人皇缓缓睁了一下眼睛,然后点头道:“想知道。”

    “那你就去问你爹吧!”

    话锋急转,除了江患海本人之外,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气话。然而,当他们再次看向对方所在的地方之时,眼前所见,方圆十丈的空间之中已经被一股呛鼻的白色气体所充斥,一时间众人被这股突来的白烟辣得口鼻窜火,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

    “快,给我追!”人皇歇斯底里地怒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