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转生之谜
    adsdu;哇!第八百章了啊!!!

    听饕餮说到这里的时候,兴浪兽不由得道:“所以,你是怎么进入到吞天兽的身体之中的?莫非,在你进入到极恶深渊之后,肉shen便被一同毁去了?”

    饕餮惨笑了一声,继续道:“大兽长的强大,你应该也略有耳闻,当年我与他之间的差距虽然不大,但为了不让我东山再起,他还是废去了我的奇经八脉,使我成为一个废人,一身修为竟是毫无用武之地。然而,见到吞天兽的那一天,我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我从自己的身体之中竟神魂抽离出来,而后进入到了吞天兽的心脏之中,并且陷入了长眠,等待时机成熟的那一天。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哈哈,大兽长,经过了数万年的岁月,不知现在的你是否还能镇压我呢?”

    说到这里,地面的一块飞石突然凭空掠起,并朝饕餮的面部飞射而去。这时候的他竟然不闪不避,张嘴便将那面前的飞石一口擒在了唇齿之间,而后顺势吞下,连嚼都不嚼。看到这一幕的兴浪盖与人皇,不禁心生寒意,他们知道那个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极恶魔王已经重现人间了。

    “呵呵,既然阁下已经答应了朕的邀请,那你现在就得听我的命令,将这只兴浪兽尽快斩杀。”

    饕餮目光一闪,随即看向不远处的兴浪兽,口中淡淡道:“杀他?呵呵,杀鸡焉用牛刀,凭你自己的实力,就足以解决他了吧!更况且,我只是要加入你的阵营,与你们皇室合作,我可没有说要成为你们的走狗,听任你们的指挥。”

    “呵呵,这话说得虽然没错,但这只兴浪兽已经严重阻碍了朕的计划,如果真的出现差池的话,你的妻儿恐怕也难以寻得了。”

    饕餮脸部肌肉陡然一隆,而后凶狠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人皇淡然道:“既然是合作,那就得有契约精神,更何况到现在阁下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诚意,朕很难信服你的话啊!”

    饕餮语气冰冷道:“所以,你是非要杀他不可了?”

    人皇点头微笑道:“没错,他不死,朕无法安心。”

    “好!”

    话音一落,兴浪兽竟真的倒了下去。而原本站在人皇旁边的饕餮已经来到了兴浪兽的跟前,而他的右手食指之上,竟然还有一滴尚未落地的血液。再看地上兴浪兽的胸口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血洞,血洞看似很小,但却异常深邃,血像喷泉一样自洞口之中滚滚涌出,而兴浪兽的人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直到看见地上鲜血的时候,人皇才反应过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中途没有眨过眼的他,实在想不通,饕餮是如何在一瞬之间击杀如此强大的一个对手的。

    “他他死了?”人皇结巴道。

    “哼哼,不然呢?我饕餮杀手向来都不需要第二招。刚才要不是我手下留情,现在的你早就去下面给他作伴了。”

    如今的兴浪兽仍然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呆望着蔚蓝的天空。他从没有停下来欣赏过眼前的大好河山,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了。

    此时,被水晶宝塔自爆所困的高渐飞眼看便要死于巨大的能量之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臃肿的身影突然闪身来到他的身前。

    “让我来!”

    宝塔之中的刀片如飞蝗一般冲向二人的身体,然而,三胖凭借自己身材的优势,将其中**成的威力全部一肩担下,而后面的高渐飞却是安然无恙。刀片虫蛀一般在三胖身上剥下一层又一层的皮肉,现在的他已经化作一个彻头彻尾的血人,颤颤巍巍地站在那里,好像随时都有昏倒的危险。

    眼见二人竟然没有死在自己的杀招之中,江患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口中低声骂道:“这个该死的胖子,没想到关键时候这身肥肉反倒是帮了他。不过,看他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应该离死不远了吧!下一轮,我看谁还能救你们!”

    眼见三胖身处危险之中,高渐飞连忙上前扶住对方的身体,一手抓过对方的肩膀,他的掌心已经尽是血水,而且还散发着蒸蒸热气,就好像刚刚被烤熟了似的,摸起来十分烫手。

    “你怎么样三胖,能不能靠沧浪血脉恢复过来?”

    三胖回过那张逼近恶鬼一般的狰狞面孔,声音沙哑道:“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之前从沧浪血脉之中获得的自愈能力如今竟然使不出了。难道是兴浪公子出了什么事情?”

    听完三胖的说法,高渐飞暗中尝试了一下唤醒体内的沧浪血脉之力。但与三胖所说的一样,血脉之力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没有沧浪血脉的他们只不过是两个修为稍稍高于常人的普通修行者而已,根本没有太多了彩的地方。如果要以这种形态和江患海正面交锋,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你先别胡思乱想,兴许是兴浪公子一时有事,所以才将血脉之力暂时收了回去,我想过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吧!接下来,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和那个江患海周旋一会儿。”

    高渐飞刚要起身,三胖忽然拉住他的手臂,随即靠在他的耳边,虚弱地道:“你可要挺住啊老高,不然咱们可就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哈哈,不会的,你放心!”

    高渐飞爽朗的一笑,伸手拍了拍了对方的肩膀,好让对方宽心。而当他重新立起腰杆之际,他的整个人都变得无比阴森起来。

    “呵呵,我看你们两个人的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变故,修为有了明显下降。就凭现在你们二人的样子,连给我江某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好在,今天我的心情比较好,只要你们自废修为,断去双手双脚的经脉,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哈哈!”

    面对江患海的最后警告,高渐飞居然只是用一患刺耳的笑声作为回应。直到此时,江患海心中的耐性终于被磨灭干净,看来今天他只能大开杀戒了。

    “你笑什么?”江患海冷冷道。

    “我笑你在放屁!”高渐飞又一次大笑起来。见此情形的江患海忍无可忍,刹那间只见他的掌心之中忽然跃起一大片水花,紧接着这引起水花迅速变化,一转眼的工夫便已凝作一枚枚透明冰片,直削高渐飞的要害。

    虽然修为大打折扣,但与生俱来的敏锐反应却是仍然奏效。一瞬之间,他已经挥动手中黑剑,接连斩出三剑,这三剑出招之及时,切入角度之巧,竟能以弱克强,化腐朽为神奇。这一刻,六枚冰片同时爆成了冰雾,而高渐飞的黑剑也因为接连受挫而顺势折断当场,碎作无数碎片。

    “呵呵,有点意思,不过,这点功夫能接得下全部的冰片吗?”

    原来,高渐飞之前所拦下的六枚冰片,只是整个冰片大军的十分之一,更多更密集的冰片直到这时才姗姗来到,而这个时候的黑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嗖嗖嗖!”

    冰片击中高渐飞的身体便没有出现血淋淋的刀口,更没能激起可观的爆炸。现在高渐飞的身前只有一团团相继升丰收的冰雾,还有一地未能完全发挥效用的冰粒。而这时的江患海在目睹了对方中招的整个过程之后,脸上不由得流露出冷酷的笑容。

    “呵呵,小娃娃,我看你这次如何嚣张!”

    “哗!”

    随着最后一块冰片命中目标之后,江患海的招式终于告一段落。而这时的高渐飞恍如隔世一般迟迟回过神来,眼前他的身上除了那些冰粒之外没有出现任何异样,就连一个小小的划痕都没有见到。这样看起来,江患海的冰片似乎失效了。

    “哈哈,不用奇怪,我知道你在好奇,为什么那么多的冰片击中你的身体都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不过你不需要着急,因为一会儿就要见分晓了。”

    高渐飞挥动了一下自己右臂,此时黑剑已经重新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在他看来,如今的黑剑甚至要比之前还要来得锋利许多,这让他的侥幸心理不由得又壮大了不少。

    “呵呵,少在那里虚张声势,我看你江患海也是老了不中用了,连这种大好机会都把握不住。如此看来,这个世界真的是属于我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话语一顿,高渐飞身化急光,手中黑剑顺势劈斩而落,直击江患海的面门。这一次的雷霆一击来得实在之快,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呼吸之间,二者所在地面之上赫然爆裂开一条不见首尾的狭长沟壑,而处于中间位置的江患海更是身处千钧一发之际。

    “呵呵!”

    不知怎么了,明知道高渐飞是冲自己而来的江患海居然不去躲避那致命一剑,反而站在那里,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丝毫没有将高渐飞放在眼里。只见黑剑剑锋距离江患海的头顶已经不足尺许,高渐飞的攻势竟是不由自主地停止下来。

    “你!”

    才说了一个字的高渐飞发现自己再也说不下去,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被一层厚厚的冰壳完全封住,动弹不得。哪怕是稍稍用力,都能感觉到皮肉之中传来的撕裂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