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九章 同流合污
    adsdu;饕餮的出现,使得兴浪兽再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他的眼里,那般强大无比的人皇居然也是这样不堪一击,实在叫人心惊胆颤。不知不觉之中,他的双手已经不由得颤抖起来。

    在充分享受过“黄金巨龙”的滋味之后,饕餮以其翩若惊鸿一般的身法安然落到地面之上。而直到此时此刻,人皇才意识到,刚才的对决是自己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毫无尊严可言。

    “你究竟是谁!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人皇惊愕道。

    饕餮咂么一下嘴巴,好像仍在回味之前黄金巨龙,所以才漫不经心道:“刚才那样的龙息还有没有,再来三条,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这话听在人皇的耳朵之中无比尖锐,然而心知自己不是对方对手的他,只得生生咽下这口恶气,强颜欢笑道:“呵呵,这位高人说笑了!黄金巨龙乃无仙龙脉的仙气所化,每天显现的次数都是有限的。现在黄金巨龙已经被你吞下,再想凝聚同等大小的规模,至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皇室,朕愿意与你平起平坐,让出半壁江山,阁下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饕餮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道:“今天天气挺不错,东海那边应该有不少天海鲸在活动,如果这个时候可以捕上几天的话,兴许今天的早饭就有着实了。”

    饕餮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在兴浪兽听来却是犹如雷霆,令他无比震撼。都说饕餮好吃,但没想到这个家伙已经到了这种无药可救的地步。天海鲸作为海洋之中霸主,别说是人类,就连凶兽都很少招惹他们。否则被它们头上的盈天角刺中的话,那可就是要性命不保、死无全尸了。可是从饕餮的语气看来,这些赫赫有名的凶煞竟不过是他眼中的饱腹美食而已,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想到此处,兴浪兽又打了个冷战,他感觉自己脑中的常识需要扩展一下了。

    “阁下能不能正面回答一下朕的问题,毕竟朕感觉与你投缘,如果真能合作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饕餮将低捶的头猛然竖了起来,随即道:“和你合作有什么好处?”

    一听这话里有戏,人皇立即喜出望外道:“好处有的是,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什么样的好处我都可以给你。、”

    就在人皇夸下海口之际,饕餮回头看向远方的天边,随即略显忧郁道:“我找一个人已经许多年了,即便是吞天兽控制身体的时期,我也在注意着与她与关的讯息。可这么多年来过去了,她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彻底音信全无,有些时候我甚至认为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如果说,你能帮我找她到的话,哪怕是能确定他的生死,我都能答应你的条件。否则,心中空虚的我只能通过进食来使自己充实,怎么样,敢不敢接受我的条件?”

    “当然接受!”人皇不假思索道。

    见到对方这般干脆利落的回答,就连饕餮也不禁满意地点了点头,并且道:“我就喜欢和你这种直爽的人打交道,至少不用耽误时间。可是话又说回来,我连人都没有说,你凭什么相信自己能够找到我要寻的那个人。”

    人皇得意道:“朕当然知道,轱辘朕是人皇!凡是与初升大陆相关的人与事,都逃不出我的法眼!”

    “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我要寻的那个人与我一样,同为凶兽。七万年前,我们在云崖仙境相遇,一见钟情,之后偈过了上万年的神仙眷侣的生活。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不见了,而她的肚子里还怀着我未出世的孩儿。”

    “所以,阁下是想让我帮你去寻那位出走的妻子,还是那个素未谋面的亲生孩子?”

    饕餮斩钉截铁道:“两个都要!我要问看看我那孩子如今怎么样了,更想把他娘拉到跟前,问问他为何要离我而去!”

    语毕,饕餮的脸色显得极为难看,就迦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许多。如今的他就好像一个身负不共戴天之仇却突然见到苦大仇深的仇人一样,恨不得立即将其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阁下先不要激动,既然你让朕帮你寻妻寻子,至少也应该将令夫人的相貌特征告知一下啊!否则茫茫人海,谁能知道哪个是你的结发之妻?”

    被人皇一语惊醒的饕餮用力拍了一下自己脑门,虽然苦笑道:“瞧我这个脑子,把关键地方都忘记了。我的内人是一条水蛟,之前她栖身在黑海之中,也算是当地的一方霸主。后来我也去过那里,却发现她并没有回到那里。而原本生机勃勃的黑海也成了一滩死水,其中的生物更是不知去向,就好像专门为了躲避我而特意逃走的一样。”

    “水蛟?这个倒是有点方向了。不过天大地大,海域更大。要想从无边大海之中找出一条水蛟,还是太过勉强。万一她真的死于非命,那么我们岂不是要寻到天荒地老?”

    饕餮摆手道:“不会的,早在结为夫妻之时,我们两个便交换了本命血印。这东西虽然没有什么大作用,但却可以直观地展示对方的健康情况,包括生与死。而我心中关于她的本命血印仍然还在,那就是说明我的夫人现在仍然还尚在人间。只要他一日未死,我便有机会找到他的下落。而这一回从吞天兽的身体之中跑到外面,便是为了实现这个长久以来的愿望。”

    人皇刚要继续说下去,旁边的兴浪兽忽然插嘴道:“这位饕餮前辈,刚才多有得罪,请多见谅了。不过,你千万不要和这个卑鄙小人为伍,否则到头来一定会被他算计的。”

    人皇冷冷地望了兴浪兽一眼,并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饕餮已经给出了最终答案:“是好是坏我不管,只要他能帮我找到亲人,我便可以答应他的任何要求,哪怕是毁天灭地也在所不惜。”

    饕餮的坚定信念使得人皇脸上不禁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此刻他才明白,自己之前的努力并不是白费力气。从某种方面说来,好人有好抒是没有问题的。

    “前辈你到底是正是邪?”兴浪兽再次问道。

    “是如何,恶如何,在我眼里都不过是脚底上的泥点而已,根本不足以为之芝神。我说了,谁能帮我找到我的妻儿,我就听谁的话。相反,谁要是敢阻拦我的放,就算是天上的仙宗,我也照样吃给你们看!”

    望着对方穷凶极恶的表情,兴浪兽轻叹了一声,而后淡淡道:“既然事已至此,再说下去只是浪费时间。如果今天你和人皇为伍,那就等于与我为敌。如果你再一意孤行的话,那我兴浪兽可就不客气了。”

    “兴浪兽?风浪兽是你什么人?”

    兴浪兽道:“那是家父!”

    “这!”饕餮惊呼道。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兴浪兽不由道。

    饕餮点头且十分欢笑道:“巧了,实在太巧了,没想到你是风浪兽的儿子。哈哈,说来你也许不信,你出生的那一天,我还在你家呢!”

    一听这话,兴浪兽以为对方是在和自己计近乎,于是连忙趁热打铁道:“真的吗?可是奇怪,我为何没有听家家父捍起过这件事?”

    饕餮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失意道:“呵呵,像我这样恶名远扬的异类,又有谁愿意与我同路呢?不瞒你说,当日我会出现在你的家中,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因为当时的我被仇人追杀,被逼无奈之前只得躲入到你家之中。

    “这这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资格追杀前辈您?”

    饕餮脸色陡然一沉,随即表情阴森道:“还能有谁,当然是我们亲爱的大兽长。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可以是我现在的对手。”

    “大兽长,你居然得罪了大兽长?怪不得你会遭到追杀、”

    饕餮点头道:“没错,大兽长的修为实力以及手段,足以让我们活在世上的第一个人都为之记忆犹新,哪怕是仙宗与其相比起来也要逊色半分。不对,半分也不够,需要整整一分才能比得上。”

    “所以说,前辈你今日会变成这副模样,全都是拜大兽长所赐?”兴浪兽又问道、

    “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大兽长确实技艺超群,所向披靡。但想要将我饕餮制伏、甚至毁去肉身而独留神魂,那是一件极为荒唐的事情。当年,大兽长追了几个月,就算我藏身在沧浪家族之中也没有被人察觉。可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就在我准备出来活动一下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而降,当时我定睛一瞧,竟是大兽长。在一番缠斗之后,为了不影响沧浪家族的声誉,我只得选择跟前大兽长回到云梦仙境之中,并被关在极恶深渊之中,一待就是好几万年。直到那一天,呓呓学语的吞天兽爬入了我的世界,起初我还以为那是上天垂怜,将我的亲生儿子送还到我的手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