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水晶宝塔
    ,

    水晶宝塔高逾百丈,共分九层,塔内中空,且以九千九百九十九柄水刀相佐,呈刀滚之势。宝塔一经飞入天空,其中近万柄水刀立即围绕着塔体四周飞速旋转,一眼望去,天空之中竟是水波刀光,好不气派。

    “那是什么东西,我们该怎么办?”三胖忽然惊呼道。

    此时,已经被黑神杀影附体的高渐飞已经面露冷色,皮肤之上更是有若干刀气浮于其中,凡是进入到他近身范围之中的物体,都会被这些锋利刀气瞬间剐成碎片。

    “还能怎么办,就是一个字,干!”

    话音刚落,高渐飞已经身化黑影,一跃飞入天空之中,直奔头顶上方的水晶宝塔。此刻,在江患海的摧动之下,塔内刀刃旋转的速度愈发迅猛,竟使得塔下空间之中不由得刮起一道凛冽旋风,吹得由下方而来的高渐飞东倒西歪,差点摔落在地。

    “哈哈,不自量力的小娃娃,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江患海的真正实力!万刀屠夫!”

    一言说罢,原本位于高空之中的水晶宝塔骤然迫降,直挺挺地罩向下方的高渐飞,如果被那股旋风吸入其中的话,别说是人,就连尸骨恐怕都寻不见了。想到这里,高渐飞心头一沉,随即身体表面的黑神杀影登时发威。

    “黑神袭天!”

    话出之时,正是黑神破体之际。刹那间,以高渐飞的身体为中心,一道漆黑的高大身影陡然飞出,三息之后,所谓的黑影之影突然形态大变,竟化作一柄黑色巨剑,直殁头上水晶宝塔的中心。一白一黑两道光影就在此刻汇聚到一处,水晶宝塔之中的众多刀刃如同漫天飞蝗一般,一齐搠向中心处的黑色巨剑。

    “铛铛铛铛铛!”

    随着刀刃不断砍在黑神之影所化的剑身之上,一串串震耳欲聋的铿锵声接连人那中空的塔体之中传到外面,并散向远方。而在水晶宝塔滴水不露的攻势之下,就连高渐飞的最强杀招黑神杀影也不禁黯然失色,长达三丈,宽近五尺的剑身眨眼之间竟然只剩下了丈许大小,而且还在继续减弱。

    眼见自己的杀招即将败下阵来,高渐飞脸上青筋猛得隆起,此时他的口鼻之中竟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黑气,并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轰然冲向天上的黑神杀影。

    “让我高渐飞服输,没有那么容易!”

    当那股莫名的黑气涌入到已经近乎崩溃的黑剑之中的时候,后者那具已经伤累累、裂痕遍布的剑身之上突然之间光芒大作,与此同时,黑神杀影豁然炸裂,一道以火光为本体的火色快剑,登时刺向水晶宝塔的塔顶。

    水晶宝塔之上有一颗闪闪发亮的定神珠,而他便是整个机关的关键所在,珠在塔在,珠亡塔亡。就在刚刚交手的时候,高渐飞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现在的他别无它求,只想尽快解决眼前的麻烦。

    “嗡嗡嗡!”

    随着火光巨剑不断浸入水晶宝塔的上端,巨剑所受到的刀刃阻力也是越来越强,火光巨剑虽然没有真实形体,却仍然被刀势刀气震得神魂涣散,几近溃败。可不知是怎么了,那道看似平常无奇的火光之中好像寄宿着一只无形的魔鬼一般,欲要使出混身解数突破眼前的围攻。也就在这个时候,火光巨剑的剑尖位置,已经几乎触及到了最上端的塔珠位置,只要再前近一步,高渐飞与三胖就可以转危为安了。

    “星星之火也想与皓月争辉,想破我的水晶宝塔,你们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话说至此,高渐飞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回神的第一刹那,他不是立即逃跑,而是回身朝旁边的三胖高声吼道:“快跑!”

    然而,意外发生得总是那么突然,不等三胖做出回应,只见二者头顶之上的水晶宝塔轰然爆炸,数以万计的水刀刀刃碎片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向地上的二人。

    “哈哈,死吧,死吧!全部都去死吧!与我江患海为敌我,我要把你们剁成肉酱然后拿去喂狗!”

    骤然间,空旷的院庭之中已经被雨滴一样的刀片完全充斥,庞大的能量将落在地上的水刀立即蒸成水汽,而后形成一大片浓郁的迷雾,赫然呈现在江患海的眼前。

    此时,正在与人皇苦苦战斗的兴浪兽身体陡然一震,接着不禁看向自己身后的天空之中,只见在那里,竟是平空出现一朵巨大的白色蘑菇云,云端中心处,似乎还能看到一股淡淡红色。

    “遭了,三胖与高渐飞出事了!”

    意识到这两个难兄难弟身陷危机之中,而他这个当老大的却是爱莫能助。人皇的强大是远远超乎他人意料的,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人世之间还有这么一位传奇高手。

    当灭世水莲与沧浪破天炮相交之际,天地之间立即腾起一道喧天大波,并以毁山填海之势,传向远方。这时,距离十里之外的一座高山之上,由爆炸产生的气浪如刀一般,竟将整个山头整个切下,山顶顺势滑落,露出了其中平展如新的断面。

    “和朕过招还敢分神,兴浪兽,你也未必太目中无人了吧!”

    虽然嘴里说着话,但人皇的双手一时也没有闲下来。面对兴浪兽庞大的身躯,他竟然丝毫不惧,只见他那不及对方身上鳞片大小的掌印接连撞击在兴浪兽的身体之上,竟让后者那形同小山一样的身体一连退了四五步。一路之上,兴浪兽所过之处无一不是狼狈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流星雨袭击。

    略处下风的兴浪兽虽然一直被对方压制,但也没有放弃希望。凭借着自己一族独有的沧浪神力,以及几乎不死的凶兽之躯,一路过来兴浪兽连消带打,竟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样子略显难看了一些。尤其是他那条巨长无比的兽尾,竟还被人皇随手系上了一个死结。

    “你!”

    眼见自己受到这般侮辱,兴浪兽气不可遏,一声慑天咆哮,大地之上立时涌现出大量的洪水急流。

    “哦?终于发怒了吗?呵呵,正合我意!”

    其实按照仙灵之气的储备以及体力强弱来讲,人皇是远远不及兴浪兽的。之所以一上来他便使出全力,就是为了彻底激怒兴浪兽,使其阵脚大乱,而自己则可以趁机而入,寻找到对方的死穴,给予致命一击。而这时候,已经陷入到疯狂状态下的兴浪兽已经考虑不了许多,那道宫殿一样的身影随即飞上天空之中,同一时间他的周身表面立时涌现出大片浪花。

    “九浪临凡!”

    九个浪头,不多不少,同时自兴浪兽的身体之中发射而出,而当这些浪头即将落在地面之上的时候,这些看似一般的水花立即变得锋利无比,甚至已经可以吹毛断发,成了无坚不摧的神兵。九柄刀浪以兴浪兽的身体为中心,分别从九个不同的方位,一同斩向下方的人皇。此时的人皇就好像被头了一个巨大的笼子之中,既不能进,也不能退,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然而,人皇毕竟还是人皇,如果连一只凶兽的“杀招”都解决不了的话,他也没法成为初升大陆的皇者。呼吸之间,他的头顶上方,一条蜿蜒长龙凭空出现,紧接着龙头之上,一股几乎可以灭尽世间万物的毁灭之气顿时呼啸而出。

    “呜呜~”

    剑一样的龙息甫一掠过那些刀浪,如同刀斩西瓜一般,轻松将其破除。同一时间,长龙的颀长身体趁机窜出包围,并携着其中的人皇,一同逃脱升天。可是就在人皇以为自己可以就此脱离险境之际,一个鬼一般的身影突然拦在了他的身前。

    “人皇,你要去哪里?”

    人皇定睛一瞧,不由得轻嗔道:“是你,吞天兽!”

    “吞天杀拳!”

    吞天兽的到来可以说是适到好处,而那枚无比沉重的拳头也随即轰入了人皇的身体,不只是他,就连他体外的那条巨型长龙也不禁仰天悲鸣。

    “啊!”

    吞天杀拳看似只有一击,但实际却又三层劲力。随着一层层劲力的释放,作用在人皇身上的拳力都会迅速攀升,直到最后一层拳劲宣泄完毕之后,人皇的人影已经被砸入了深不见底的地缝之中,是生是死,谁也不知。

    如今的吞天兽还没有完全恢复,脸上的灼伤仍然清晰可见。可是这是这种状态之下的他,嘴边竟然挂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笑意之中仿佛有杀机浮现,样子着实恐怖。

    “人皇,这下你再也威风不起来了吧!”

    这时,天空之中的兴浪兽已经恢复成人类的形态,来到吞天兽的面前,看着对方诡异的面容,兴浪兽不由得问道:“你恢复正常了,吞天兽?”

    吞天兽扶着自己的额头,缓缓地转过身来,表情无比夸张地笑道:“你和谁说话呢?”

    兴浪兽先是一愣,然后才醒悟过来,接着道:“怎么,你记不得自己是谁了吗?”

    吞天兽摊开双手,仔细审视了自己的身体一番,而后语气阴森道:“呵呵,管他呢!从今天开始,我要作回真正的自己,从今天开始,我便是饕餮。”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