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六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人本就是一种喜欢妒嫉的动物,更何况是女人,简直就是妒火的化身。当听到自己的心爱之人成了他人口中伴侣的时候,方柔仿佛遭到了晴天霹雳,那颗原本就不坚强的内心此时已经碎成了无数块。

    “你说孙长空,孙长空是你的情人?”方柔再次确认道。

    不用说也知道,与江患海一同前来,并且公然表示自己与孙长空关系的女子,正是凤鸣城的城主黄起凤。只是现在的她好像被一股无形的魔力装饰了一般,从身到脚都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妖艳,他的眼,他的唇,甚至连她耳边的发梢都透露着万种风情,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一直对自己容貌十分自信的方柔不也禁甘败下风。

    “没错,就是你们苍北仙苑的那个奇才孙长空。你不知道,前几日我们还在仙苑山腰处的旅店如胶似漆地住了一阵了。真可惜,你不在。”

    “你胡说!孙长空绝不会和你这种女人在一起的,他……他喜欢的是……”

    不等方柔说出“自己”二字,黄起凤已经抢先一步道:“是你是吧!呵呵,这个倒是无所谓。试问,哪个成功的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的,他要不是这样的话,我黄起凤还瞧不上他呢!”

    被对方这么一通驳斥,方柔那双水波一样的大眼眼睛之中,已经闪出些许泪光。但为了不让对方称心如意,就是哭,她也要将泪水吞回到肚子里面。

    “你这个卑鄙女子,一定是使了什么妖法让孙长空神魂颠倒的,我相信他的为人,他绝不会喜欢上你这种内心歹毒的女人的。”

    黄起凤淡淡一笑,也不生气,随即道:“好好好,我内心歹毒,我是卑鄙无耻。可是不管怎么样,我已是他的女人。就算他能对你重拾好感,但他的胸膛也有我的一半呢!”

    “一半恐怕不够了,充其量只有三分之一。”

    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破空而来,可这时的方柔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脸色大喜道:“是你,如音师姐!”

    巧了,实在太巧了,好容易赶到皇宫之中的柳如音,一路追来,遍地都是死尸残肢,连个活人的影儿都没有见到。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竟是方柔,一个和他喜欢同一个男人的女人。

    黄起凤上下打量了几下柳如音的身体,一时间他那高傲、不可一世的姿态竟是骤然萎靡,变得谦逊了许多。

    “你刚才说要和我们一同分割孙长空的胸膛,莫非,你就是飘渺云巅的柳如音?”

    柳如音淡淡一笑,随即行礼道:“见过前辈。”

    虽然只是简单的四字答话,但听在黄起凤的耳中却堪比千万柄尖刀刺心。前辈,不是姐姐,也不是同辈相称,这不是明摆着说她黄起凤年纪大了,无法与他们这些小姑娘争庞了吗?黄起凤可以允许别人说他胖,可以允许别人说他丑,但绝不允许别人说他不年轻。而一旦发起火来,她就好像一只被抢走了伴侣的发情凤凰一样,将自己心中的双熊熊怒火发泄到它人的身上。

    然而,这回她竟然遏止住了心中的怒意,因为她知道在别的女人、尤其是情敌的面前,发火就等于投降认输了。

    “呵呵,妹妹,姐姐我有这么老吗?即便我年纪比你稍长一些,但不是我吹嘘,等你到了我这年纪,还未必有这种姿色呢,呵呵!”

    最后,黄起凤还不忘加上一声轻笑,以来掩饰自己话语之中的怒意。然而,作为“对手”的柳如音,就好像一个油盐不进的仙人一样,对于黄起凤的挑衅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反而面色如常地回道:“前辈就是前辈,这和年纪无关。早在数年之前,晚辈已经听说过您的大名,一个女人可以坐到城主之位,可以想象过程之中的重重困难。单凭这一点,前辈二字,您就当之无愧。”

    被柳如音这么一番吹捧之后,黄起凤的脸色竟真的舒缓了许多,说话的语气也婉转了不少。

    “呵呵,这个妹妹嘴巴真是吃了蜜一样的甜,怪不得长空他会对你钟爱有佳。”

    眼见这二人越说越和谐,越说越热闹,被放在一旁全然不理的方柔气得在原地直跺脚,虽然嘴上不敢说,但他已经将二人在心里臭骂了好几百遍。

    “好你个柳如音,枉我这么喜欢你,原来你和那个黄什么凤的是一路货色!城主是吧!哼,还不知道是靠什么手段换来的呢!孙长空能看上你们两个,真是他瞎了眼!”

    直至这里,方柔心中的怒意才算消退了一些,但因为激动涨红的小脸,却仍然十分可爱。女人总是这样无理,总是手捧着幸福,却在艳羡其它女人的幸福。可她却不知道,就在自己羡慕别人的时候,她也成为了别人羡慕的对象。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生在福中不知福吧!

    “好了我的好妹妹,今日你我一见如故,要不是有事在身的话,我定要和你促膝长谈,玩它个通晓达旦。可是……”

    说着,黄起凤将目光投向方柔,随即平静道:“可是我还有事情,不将他完成的话,别说是嬉戏,就连活着都不可能了。”

    随着黄起凤的视线,柳如音同样瞅向方柔,接着她笑了笑,就好像冬天冰封的河面之上冒出的第一缕清流一样,让人心旷神怡,万分舒畅。

    “前辈与方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晚辈也许能帮忙开解一下。”

    黄起凤摇头道:“不,我和她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江大人有令,命我务必将方姑娘带走。否则的话,我便看不到今天日头落下的景象了。”

    柳如音黛眉轻皱,脸色忽沉道:“为什么会这样,江大人为什么要如此为难方姑娘?”

    黄起凤苦笑道:“他不是为难方姑娘,而是在为难我。他在考验我对他的忠诚,如果通过不了考验,他便会将我视为弃子从而铲除。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带走她不可了吧?”

    柳如音稍事思考之后,接着又道:“难道,前辈你不能离开江大人的身边吗?或许,我们有更好应对的办法。”

    黄起凤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伸出自己左边的手腕,只见他的掌尾处有一段浅浅的红线,笔直地延伸到手臂之上,至于他的末端在那里就不得而知了。

    “在今天出发之前,江大人已经喂我吃下了这世上最毒最狠的毒药,海棠之星。如果天黑之前我还没有吃下他的解药的话,那我便会化作一滩血水,再无生还的可能。”

    “有这么严重!怎么会这样!前辈你怎么能听之任之,吃下那么危险的东西呢?”

    面对柳如音的关心,黄起凤伸手拉过对方的上臂,而后无比温柔道:“妹妹,你入世不久,还是太过单纯。为了我这个毫不相甘的人如此焦急,值得吗?”

    柳如音瞬也不瞬道:“值得,当然值得!我们修行之人,不但要律己,还应该要助人。否则就算修得天下无敌的修为,又有什么用呢?”

    黄起凤拍手连声叫好,动作之飒爽,声音之洪亮,与她女人的身份大相径庭。

    “妹妹,你这话说得好!都说皇室**,人皇无能,我们这些修行之人为何不能揭竿而起,取而代之,为百姓造福!妹妹,这你话又让我战心重燃啊!”

    这时,旁边的方柔也凑起了热闹,略作撒娇状道:“喂,你到底还抓不抓我回去了,我都已经做好准备了。”

    黄起凤与柳如音相视一笑,随即摇了摇头,并且道:“我想为自己而活!”

    此刻,就在数墙之隔、一处更为空旷的院庭之中,江患海,朱大闯以及高渐飞已经准备妥当,只要对面稍有风吹草动,大战便会立即发动。

    “你们两个凡人,也想与我为敌,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了吧!”

    “呵呵,废话少说,那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我们是死是活,和你无关。再说,谁说修为高的人就一定所向披靡,以弱打强,以少打多的成功案例应该不在少数吧!况且,我们这边有两个人,你以为自己就稳操胜券吗?”

    面对江患海这种棘手的敌人,三胖虽然嘴中不饶人,但他的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难以平静。眼前的交手必是一场恶战,稍有不慎,他与高渐飞都要栽在这里。但为了气势之上不落下风,他只得先逞口舌之利了。

    “好好!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我也不不对你们客气了。记住,等你们到了阎王殿的时候,千万不要怪我啊!”

    一言说罢,江患海的身后已经腾起无灵敏波浪,这些波浪的形状十分诡异,作一看去就好像是由无数刀刃攒在一起的刀簇,看上去凶狠无比。而就在这个时候,高渐飞手中的黑剑也已经凶相毕露。

    “黑神杀影,出来吧!”

    一念闪过,只见原本已经蔓延到右膀上的黑剑陡然一震,而后便以雷霆之势迅速占据了他的整个身体,使之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黑人”。这个时候,由江患海所控纵的水刀簇刚好跃离地面,几息之后,刀簇的体积陡然壮大了无数倍,原本只有半人来高的刀簇竟已变作一座巨型的水晶宝塔,轰然砸向三胖与高渐飞的所在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