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五章 天降煞星
    adsdu;煞星,不速之客一类的词汇用来形容突然出现的江患海那就再合适不过了,虽然从始至终他都是以笑脸相迎,但用脚上的小指头都来猜到,对方的到来一边暗藏歹意。

    “呵呵,真是巧啊!没想到会这在这里遇到江大人您!”说着,方柔朝江患海的方向拜了一拜,却不想对方一个闪身的动作,竟然已经托住了他的两只手肘。

    “哎,方大小姐言重了,好歹您的父亲方惜时也是我们皇室的上宾,像您这样的身份我怎么能承受得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本来就是在皇宫之中,你们能够看到我也不是很奇怪吧!”

    听到这时,高渐飞尴尬地笑了笑,随即伸手捅上一下前面的三胖,轻声道:“怎么办,他是不是要将这里的事情都嫁祸在我们的身上啊?”

    不等三胖说话,江患海又道:“这位小兄弟说错了,虽然天牢被劫我也很是关注,可没有证据的话我江某人可不会乱说。至于方大小姐会被关到监牢之中,那全是方掌门自己的意思,说实话我看了也是盐分痛心。无奈,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插手,所以只能照着办了。”

    在这里,江患海故意将关押方柔的事情从人皇转移到方惜时的身上,目的就是为了取得三人的好感。这样一来,他才能继续自己的计划。而此时的三胖等人还没有意识到对方的意图,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不知如何应对而已。

    “对了,我来的时候看到皇室众高手正在与几名强敌对垒激战,为何江大人没有到场,反而还跑到这个地方?”三胖冷不丁地问道。

    “啊,呵呵,是这样的。人皇怕皇宫要地被人趁机而入,所以命我看守在这附近,这不刚好遇到你们几个,所以才所说是缘分啊!”

    “既然这样,江大人你有没有看到仙苑的神来子离开过这里呢?”

    高渐飞的话让刚刚到场的江患海颇为尴尬,毕竟他不是真的奉命前来把守要地,至于这里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经过,他也拿捏不准。不过,抱着一问三不知的心,江患海淡然回道:“没有,绝对没有。”

    三胖微笑地问道:“大人确定?”

    江患海点头道:“我确定!”

    “不可能!师叔祖是我亲眼看着离开地牢的,而且与他一同离去的还有那个叫剑鬼的人。”方柔笃定道。

    江患海脸色一变,不由道:“剑鬼?他也来了吗?哼哼,一个只知道耍威风的好吃懒做之辈又有什么可取之处,真不知人皇是怎么想的。”

    这回,三胖几乎可以确信对方是在欺骗自己,于是便道:“神来子没有看到,剑鬼也不知去向,这么说来,江大人并不是一直都在这里把守啊!”

    江患海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于是又接着道:“实不相瞒,我也到达这里不久,所以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话又说回来,这些守卫是怎么回事,是谁害了他们的性命?”

    方柔低着头,刚要说话,却被旁边的三胖抢过话茬道:“我们也不知道,兴许是哪个投机分子想借这个机会钻空子吧!不过里面已经没有活人,大人无需再看。”

    江患海微笑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将视线放到了方柔的身上,同时和蔼道:“方大小姐,我看你惊魂未定,何不去我那里休息一下,我那里有精心调配的安神汤,喝了之后保你重焕神采。”

    方柔一听这话不由得心生感动,可“不解风情”的三胖又一次抢先道:“不要麻烦了,江大人。我们几个不家要事在身,这里的事情就拜托您来善后了。”

    说罢,三胖欲根本带着方柔与高渐飞就此离去。可就在他准备越过对方的身旁,向前进发之际,江患海忽然道:“看你们神色如此匆忙,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三胖先是一愣,然后才艰难地笑道:“怎么会,我们几个可都是无辜者,甚至差点成为这里的亡魂。现在皇宫附近如此动荡,当然是明哲保身,先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哦?明哲保身?呵呵,这个词我喜欢。不过,你和那个黑衣服的年轻人可以离开,方姑娘必须留下。”

    三胖豁然回身,沉声道:“为什么?”

    江患海仍然一脸和气道:“因为方姑娘和方掌门一样,都是我们皇室的客人。作为皇室的守护者,我有责任保他周全。”

    三胖冷笑道:“可是我们也能保护他!”

    江患海摇头道:“你们还不行。”

    三胖不由得问道:“为什么?”

    江患海率然道:“因为你们还不够实力。”

    一言说罢,江患海脚下立即波风涌动,一道道湛蓝的水纹自他的身下飞闪而出,眨眼之间便已将三胖等人团团包围,封住了所有的去路。

    这时,方柔再也按捺不住,随即大声怒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患海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回道:“没什么!为了保护方姑娘你的周全,江某只能得罪了。”

    三胖猛然向前迈出一步,冷冷道:“你敢!”

    江患海翘起一只手指,指着三胖的面门,一脸惊讶道:“为什么不敢?”

    话音刚落,三胖的脚底之下突然升起一道涛天巨浪,当场便将他的整个人打翻在地。而三胖原本就已经相当浑圆的身体竟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然后才停了下来,但已经跌的是头晕眼花,心里更是七荤八素了。

    “老高,给我揍他!”

    三胖的话虽然已经说出口,但高渐飞早已先于一步拔剑攻上。霎时间,天空之中被无数黑色剑芒所充斥着,就连江患海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出声叫好起来。

    “好厉害的剑气,刚好我来试试你!”

    凭空一握,江患海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由水凝成的碧水剑。剑一入手,浪花一般的剑光已经反袭迎上,与那黑色剑气登时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道道刺耳的轰鸣声。

    一招使过,无论是黑色剑气还是碧水剑光,都已经消失无踪。而这时,立于原地之上的江患海已经微微点了点头,对高渐飞表示赞许。

    “你这样的年轻人,如果能投身皇室之中,为魔皇效力的话,定然会有一番作为,只可惜你跟错了人。

    高渐飞微微一笑,随即轻佻道:“我跟谁你管不着,再说,你以为你们皇室中人有什么好东西吗?与其和你们同流合污,我宁愿做一介武夫!”

    说话间,高渐飞手中的黑剑已经蔓延到他的整只右臂之上,现在的他们已经合而为一,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现在,他可以从剑身之上感应到来自周围的一波能量波动,哪怕是一个呼吸,都逃不过他的知觉。

    “你们两个快走,这周围还有他的人。”

    就在高渐飞出口提醒之际,那个所谓的暗中之人已经自行从墙后走了出来,三胖定睛一看,发现对方竟是一个女人。

    因为天生对女性战力的歧视,三胖的脸上不由得显出几分讥笑,随即淡淡道:“我说这位大姐,如果不想受伤的话就请快点让开吧!不然,一会不小心伤了你,那就大大不了。”

    方柔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三胖一眼,没好气地教训道:“你个呆子,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修为,就凭现在的你,恐怕十招之后就要成为她的手下亡魂了。”

    方柔都这么说了,三胖自然不会怀疑。可他上下打量了好几遍眼前的女子,都没有看出异溃的地方。

    “不用看了,他说的没错,不想死的话就快快放弃反抗。不然,方姑娘能活着,我可不能保证你的性命。”

    三胖刚要上前与其理论,方柔却忽然制止道:“怪就怪你自己之前没有好好修行练功吧!你先退到一旁,我来和他斗上一斗!”

    同为女人的二者走到一块相对空旷的庭院之中,战斗的火药味异常浓郁,稍有风吹草动,都能将其引燃。

    “你就是方柔?”女子随即问道。

    “没错,怎么,你听过我?是谁告诉你的,我爹吗?”

    女人摇头道:“不是,是从一个你们的同门那里听说的。”

    “哦?你居然认识苍北仙苑的人,他叫什么名字?”方柔问道。

    “呵呵,你真的想知道吗?实话告诉你,我们两个已经暗中结为伉俪了。”

    方柔柳眉微振,不由脱口道:“还有这种事?他到底是谁?”

    女人不怀好意地笑道:“实话告诉你,你还是不知道为。不然,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听了对方的这段回答,方柔感觉听得云里雾里,不得要领。她的做事方式与她的名字一点也不一样,她喜欢有话直说,喜欢直来直往,并不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站到一起打哑谜。

    “你快告诉我,那人到底是谁!”

    女人伸手撩开额前的发丝,却不曾想这个简单的动作竟让他那成熟的面孔之上又平添了几分难以形容的魅力。

    “还能有谁,当然就是你曾经的情郎,孙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