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天牢惊魂
    adsdu;话说,三胖与高渐飞在收到兴浪兽的命令之后,双双进入皇宫之中寻找其他人的下落。而这个时候,他们二人已经来到了皇宫之中,被喻为有去无回的死牢之中,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不禁为之错愕。

    “怎么回事,人怎么都死了!”

    没错,眼下死牢之外已经尸横遍地,血水像小溪一样自两边水沟缓缓淌去,看样子这里的惨案才发生不久。可话又说回来,是谁制造的这场杀孽呢?

    “走!快去里面看看!”

    料定里面的人凶多吉少的三胖,仍然飞步直入大牢之中。一眼望去,里面所关押的囚犯竟然尽数死去,就连栖身其中的蛇虫鼠蚁也没能逃过一劫。由于通风条件有限,深邃的通道之中被霉湿气与血腥气完全占据,在这里哪怕呼吸上一口空气,恐怕都要短寿十年。

    强忍着心中的呕吐感,二人终于来到了天牢的尽头。然而,出乎他们是,本来应该用来关押最重要犯人的房间之中已经空空如也,唯有这里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看来,杀戮便是从这里面开始的。

    “神来子他们人呢,还有方柔也不见了。”

    高渐飞一边在四下里寻找着线索,一边着急地徘徊道。而这一边的三胖已经在墙上发现一些情况。

    “你快看这里!”三胖指着旁边墙上的一块石砖道。

    高渐飞凑上跟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也没瞧出门道,于是问道:“怎么,这有什么迥异之处吗?你别看这些支末的东西,找人要紧。”

    就在高渐飞出口埋怨三胖的时候,后者居然伸手在那块石砖上轻轻叩,忽然间,二者面前整堵砖墙轰然裂开了一个贯穿始末的缝隙,一条散发着阴森气息的走廊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我的乖乖,你是怎么知道的?”高渐飞不由得惊呼道。

    三胖摸了摸鼻子,略显惭愧道:“呵呵,这可是我从武侠小说的书里学到的。算了,费话不多说,咱们快点往下走吧!”

    然而,二人还没走上几步,突然发现自黑暗之中猛然窜出一张惨白的脸庞,高渐飞回身要斩,却不曾想三胖已经先于他叫出声道:“别!你看是谁!”

    “三胖!”

    “方柔!”

    惊喜总是让你猝不及防,若不是刚才三胖及时出口阻止的话,高渐飞的黑剑已经将方柔那张精致的小脸一劈两半了。然而,即使这样,方柔的脸色仍然难看得要命,这让身为朋友的三胖不禁心生怜悯。

    “你你这是怎么了?”

    见到二人出现的方柔,好像已经压抑了许久了似的,突然飞身扑在三胖的身上,立即号啕大哭起来。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三胖将方柔扶了起来,随即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面还有没有苍北仙苑的人?”

    听到,方柔突然面露惊恐道:“不!你们不能去找他,他已经疯了。”

    这时,高渐飞略感莫名其,于是又问道:“他是谁,他在哪里!”

    方柔紧紧抓着三胖的衣袖,以至于顶端的指甲已经叩入了他的皮肉之中,好在三胖的皮肤较为松弛,这才没让他抓破皮肤。不然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中,一会儿就要感染化脓了。

    “是神来子师叔祖,他疯了。”

    意识到情况复杂的三胖一边哄说着方柔,一连叫着高渐飞一同离开这个深不见底的隐秘地牢。当三人重新出现在阳光之下的时候,他们才终于明白,活着是一件多么美的事情。

    接着,在一番安抚之下,方柔终于道出了之前的事情。

    原来,前一夜二人被关在地牢之中,想要尝试自救,于是便想出了一招苦肉计,借方柔自杀之事,从而引来外面的守护,进而夺得对方手中的房门钥匙。起初,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看守人员来的也是十分及时。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二人以为可以脱身离开之际,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了。

    “谁?”三胖惊呼道。

    方柔摇头道:“我也没有见过,可以他自称是剑鬼。”

    “剑鬼?好可怕的名字。”三胖沉声道。

    这时,高渐飞突然插了一句道:“你知道他?”

    三胖立刻回道:“当然不知道!”

    “那你还装出一副好像很懂的样子。”高渐飞数落道。

    “得得得,说得好像你知道他似的。”

    高渐飞得意道:“我当然知道,不要忘了,我也是用剑之人。我想天底之下,只要稍微在剑术之上有所造诣的名家高人,都对这个剑鬼略有耳闻吧!”

    被高渐飞这么一说,三胖不禁来了兴致,于是道:“来!快对我们讲讲,这个剑鬼到底是何方妖孽!”

    高渐飞轻笑道:“人家可不是妖孽,他可是人间之中,少有靠剑术升至仙人之境的修行者,单论剑术的话,天底之下恐怕无人能是他的对手了吧!”

    对此,方柔深表同感,激动道:“没错!当时我们解决了其它监牢之中的护卫,唯独这人十分难缠,哪怕是使出了全力的师叔祖也不是他的对手。”

    “然后呢?师叔祖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三胖迫不及待道。

    “后来,后来不知怎么了,师叔祖身上的伤口开始迅速变化,并且长出了些说不上名字的假体,几息之间师叔祖便从一个人变成了一只魔鬼。由于迫于当时的空间狭窄,剑鬼的招式施展不开,他们二人便从牢中前后冲了出去,可等跟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的通道已经被人从外侧锁死,就这样我被独自关在了地牢之中。”

    “这么说来,你看到他们最后一眼的时候,二人都还活着喽?”三胖问道。

    “没错!不过,魔化之后的师叔祖也将那个剑鬼吃了不少苦头。要不是这样,他不也会选择向往对对方有利的地点。”

    听到这里,高渐飞点头道:“确实,像刚才那种狭小的地方,剑鬼的剑法根本无法发挥威力。不过如果真让他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合的话,那师叔祖岂不是要有危险?”

    三胖面色阴森,语气沉重道:“我更关心的是,师叔祖的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为何会无缘无故地当众魔化。”

    方柔道:“这个其实我在见到师叔祖的时候,他的身体便已经出现了变异的征兆。那时他的头上长头三只眼睛,第三只长在额头之上。”

    “什么?三只眼?这不是妖怪还能是什么?莫非,师叔祖早有和魔人私通的先例,而这次刚好原形毕露?”

    三胖回身捶了高渐飞的胸膛一拳,随即呵斥他道:“师叔祖向来都是严于律己,刚正不阿,怎么可能和魔界为伍?你别胡说八道!”

    高渐飞道:“可是掌门不也”

    语至此处,高渐飞才意识到眼前还有个方柔,可话又说出,他又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只得抱歉道:“对不住啊方柔,我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方柔的脸色先是一冷,而后又由阴转晴道:“哎,没什么,我爹犯下了涛天罪行,理应当诛,我这个作女儿的不能大义灭亲,还不能让别人说两句了?呵呵,没事,我真的没事!”

    女人入往就是这样,嘴上越是表现得云淡风清,心里便是越为在意。三胖虽不是女人,但他了解女人们的心思。这时,他伸手在方柔的肩上轻轻拍打了两下,随即轻声道:“方柔,这个件事情不怪你,怪只能怪掌门自己。不过你放心,只要我们来了,就不会让方掌门为所欲为。”

    听到这里,方柔的脸上已经淌下两道泪水,同时道:“你你们会杀了他,对吗?”

    这个尖锐的问题使得三胖与高渐飞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当着人家的面说要杀她的爹,这样的话实在有些太过残酷。稍事思考之后,三胖忽而大笑道:“杀他做什么,把他丢回魔界,让魔界中人惩罚他才好呢!”

    方柔喜出望外道:“真的吗?你们真的不会杀他?”

    “当然不会!你说是不是啊老高!”

    说着,三胖朝身旁的高渐飞使了个眼色,令对方附和自己的话。高渐飞本不想欺骗一个如此受伤的女人,但为了不让对方在短时间内接连受到打击,他只得上下晃动着僵硬的脖子,点头示意。

    “太好了,我爹不用死了,哈哈!”

    女人的心情就好像夏日的老天爷一样,阴晴不定,前一秒还哭得声泪俱下,下一秒便作回了那个动人可爱的小女人,恨不得一下子跳上云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全天下的人。

    “既然这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呵呵,怎么办,你们得想离开这里才行!”

    突然,一道刺耳的尖笑从三人背后猛然传来,定睛一看,那站在墙头之上的人竟是有些眼熟,只是一时之间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你是江大人?”三胖疑声道。

    “呵呵,方大小姐好记性,当日我们在苍北仙苑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里面相会,真是缘分,缘分啊!”

    不知怎么了,一见到江患海腠上那副不怀好意笑容的时候,三胖的牙根便不由恨得直发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