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

    神流仙使的无故变招使的原本就处在下风之中的崔判官,形势更加危急。就在匕首出现的那一刻,他的口中不由得惊呼道:“惩仙刃”!

    惩仙刃,顾名思义,就是仙宗赐予仙使用来惩治犯错仙人的神兵利器,任何仙人被其刺中,都会形神俱灭,甚至连轮回六道都无法进入,只能成为天地之间的一丝残魂。而作为上古大神的崔判官同样不能例外,一旦被惩仙刃伤及要害,即使不死恐怕也要重伤。

    “判官,让我来!”

    千钧一发之际,崔判官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前多了一个人影,接着那枚散发着异样红光的兵刃便扎入了那人的身体之中。

    “你!你小子不想活了吗?”

    此刻出现在崔判官面前的不是孙长空,而是与其一同到来的朱大闯。只见他一身血污,遍体脓疮,要不是看他能够自由行动,还以为他已经病入膏肓,不久于人世。然而,就是这样,被百病缠的朱大闯仍然还活着,事实上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

    惩仙刃刺中了朱大闯,却并没有对其造成可观的伤害。刀刃没入皮肉之中的瞬间,血还像泉水一样向外溅出,然而几息之后,由于司命血螨的神奇功效,血口已然自行愈合,就连惩仙刃也被随之生长出来的新鲜肉芽一同包裹其中。

    “你!你!”

    神流仙使尝试用力向外拔出自己的兵器,然而由于朱大闯以灵气护体,并且用皮下肌肉紧紧夹住惩仙刃,如此一来不可一世的神流仙使居然还拗不过一个卑微的凡人朱大闯,这让他不禁大为恼火,手上的青筋也随之显现出来。

    “你找死!”

    刹那间,神流仙使的目光之中闪烁起一道异常恐怕的神光,与此同时他握着惩仙刃的手竟然高高举起,随便也将另一端的朱大闯也抬了起来。由于动作过于剧烈,之前刚刚才愈合的伤口不由得再次崩裂开来,粘稠的血水像棕榈油一样一滴一滴落在神流仙使的脸上。

    “嘿嘿,你刚才还是很嚣张吗?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一言说罢,神流仙使居然抡圆了胳膊,欲要使用蛮力强行将朱大闯甩飞出去。可这个时候,朱大闯已经抢先一步,双手死死箍紧对方的手腕,力道之大,竟攥得仙使的手掌咔咔直响。

    “趁现在,崔判官快!”

    虽然没有与崔判官有过交谈,但此刻他的一句提醒,后者当即心领神会。呼吸之间,崔判官再次祭出自己那支不起眼的狼毫,这回他没有写半个字,而是以笔代剑,直刺神流仙使的肋下。

    “噗!”

    崔判官的身手之快,已经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就连已经进入戒备之中的神流仙使仍然没能料到他会有这么一招。看似柔弱的笔尖在刚刚的一瞬之间化作了这天底之下的最强兵刃,交以摧枯拉朽之势,搠入了神流的身体之中。

    “啊!”

    不知是这一击对他造成的伤害太过巨大,还是因为被两个不应该是他对手的人所伤而心有不甘,神流仙使望天长啸,声势之大,直接将崔判官与朱大闯两人双双震飞出去。由于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崔判官连拔出笔杆的机会都没有。而这时候,神流仙使自己便将那支染血的狼毫取了出来,同时将他架在自己的中指之上,食指与无名指同时用力一拗,这支跟随了崔判官无数岁月的毛笔便应声折断了。

    “哼哼,没了它,我看你怎么使用那样邪门歪道的妖法。崔钰,你今天死定了!”

    一边说着,神流仙使伸手在自己肋下轻轻一抚,原本那里的伤口便随之完全修复,只留下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同一时间,神流仙使身后陡然浮现出八道形态可异,却同样英明神武的天神幻影,心念一动,这八道幻影便一同攻向前方的崔判官与朱大闯。

    很是奇怪,正面被惩仙刃击中的朱大闯,直到现在仍然安然无恙。如果要说前后区别的话,那就是如今他的脸色要比之前还要红润一些,简单比来的时候还要显得更加健康。这样的事情在他人看来,根本就是无法解释的。而目睹这一切的方惜时,却是神秘地笑了笑,而后看向自己的对手,雷鸣帝。

    “你笑什么?难道,那个凡人能接住仙使的惩仙刃,都是因为你?”雷鸣帝忽然道。

    方惜时摆手道:“呵呵,这并不是我的初衷,如果非说是我搞的鬼,那也可以勉强算是吧!”

    雷鸣帝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意思?那个小子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方惜时道:“虽然我也不太清楚,可根本我的猜测,应该是和他凡人的身份大有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惩仙刃只对仙人有效,但对凡人的伤害却是十分有限?”

    方惜时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不过,这并不能解释中招之后的朱大闯,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越战越勇的原因。在我看来,使他重焕神采的应该是惩仙刃将体内的司命血螨除去之后的结果。”

    “司命血螨?那是什么东西?莫非是你们魔界之物?”雷鸣帝不由道。

    “没错,正是司命血螨的存在,才让朱大闯拥有了超乎常人的生命力,只要司命血螨还寄生于他的体内,他便拥有着强于别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生命力。这也能解释即便惩仙刃的杀神属性未能发挥、但仍能无法重伤朱大闯的缘由。这么说来,朱大闯的出现简直就是给神注仙使量身定做的。”

    面对方惜时的回答,雷鸣帝随即阴沉地笑了笑,而后伸手在自己面前的雷鼓之上轻轻捶了一下。虽然只有一击,但自雷鼓之中激发出的强悍气劲仍能飞到了方惜时的身边。同一时间,他仿佛感觉有千万只小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捉痒,搞得他万分难受。

    “呵呵,就算你们用这种剑走偏锋的办法能够应付一时,也不代表能够一直支持下去。你应该也清楚神流仙使的厉害之处吧!只要大人他稍一认真,你们,包括那个守界者的传人,都会成为他手下的亡魂。”

    对于雷鸣帝的说法,方惜时并没有直接反驳,而是淡淡道:“没错,神流仙使固然强大无比,以我们这种没有经历仙路的仙人修为,根本无法与之正面抗衡。不过你不要忘了,眼前并不是一对一的战斗,而是需要团结协作的混战。也许单凭一个人的力量无法与神流仙使相比肩,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打得过我们所有的人。不信,你看!”

    说着,方惜时伸手指向不远处的地方,那里,召唤出八道天神幻影的神流仙使正在准备对面前几人发动最强一击。可就在这时,孙长空居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神流仙使的身后,且左右两手之上各有一团灵气在蠢蠢欲动。

    “仙使小心!”

    此时的神流仙使,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崔判官与朱大闯的身上,全然忘记了孙长空的存在。而当他意识到这一点、准备回身迎击的时候,孙长空那两只散发着异界能量的手掌已经双双轰击在他的后心之上。

    “吃我这一招,冰火双炼!”

    冰是冰涎,火是湿婆火,这两种来自于五行神力的能量,在此刻同时作用在神流仙使的身上,哪怕他是仙神之身,也难以全身而退。中招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边滚烫得如同正在火海之中沐浴,另一边则仿佛栖息在万丈冰川之下,苦不堪言。而更加可怕的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竟顺着他的经脉立时传遍他的身体各处,并且相互叠加,相互作用,使得原本完美无瑕的仙躯立即胀得如同气球一般夸张,可笑至极。

    “你!”

    凭借着自己超乎常理的修为,神流仙使硬是利用自己体内的无极仙气强行压制下这两股来自外界的恐怖力量。然而就算这样,冰涎与湿婆火还是将他的衣衫尽数毁去,而如此一来,他便只能赤身**地站在众人的身前。

    身为堂堂仙使的他,哪里有过这样狼狈的时候,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以这样极不雅观的方式呈现给大家。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个仙,这都无疑是奇耻大辱。可以的话,他想将这些看过自己身体的人们全部斩杀于此。

    “还看着做什么,快点给我找件衣服!”

    神流仙使的话使得天界之人不禁为之一震,作为他的同僚,这些仙家想笑却不能笑,生怕惹怒这位凶煞。然而,心中的感觉还是无法消除,如此一来他们只能委屈自己,将自己的脸颊憋得通红,就好像一个个猴屁股一样。

    过了数息之后,终于有一个仙林军将自己的外衣脱给了神流仙使,然而在对方回到队伍之中的刹那间,他还是看到了对方脸上不禁浮起的笑容。

    “你是这在嘲笑我吗?”神流仙使冷冷道。

    那名仙林军赶紧跪在地上,立即求饶道:“仙使饶命,卑职……”

    话音未落,神流仙使的鹰爪已经轰然击中了那人的天灵盖,随着一声刺耳的脆响,可怜的他便栽倒在地,登时一命呜呼。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